第43章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周日下午的航班,闻烟和谭叙深一起回了A市,是周寻开车来接的他们,将她送回家他们才离开。

第二天要正常上班,但当天晚上闻烟还是花了很长时间,将所有的照片都导出来,修图制作成电子相册,她打算下周有空了将照片洗出来,她喜欢纸质的东西,翻阅起来很有感觉。

好久没回家,十二月三十一号跨年那天晚上,闻烟是和星棠还有爸爸妈妈,以及星棠的爸爸妈妈一起过的,两家人在闻烟家里一起吃了晚饭。

.

这个冬天过得格外快,好像也没有闻烟记忆里那么冷,一眨眼,柳絮飘飞,就到了春天。

周五下班的晚上,还是和往常一样,闻烟跟着谭叙深一起回家,站在门外她心血来潮地敲了敲门,只听里面一阵飞快的脚步声,然后停了两秒,门裂开一条缝。

“闻烟姐姐,爸爸!”小脑袋从门里探出来,然后完全打开。

闻烟和谭叙深进了门。

“在玩什么?”闻烟摸了摸他的脑袋,将买的零食递给他。

“画了一幅画,但还剩一点点。”易阳的衣服上都沾染了水粉颜料。

“待会儿记得换衣服。”谭叙深弯腰去擦他脸上的颜色,却发现已经干了擦不掉。

“知道啦。”

易阳跟着闻烟回了客厅,吃了一袋小饼干后接着画画。

阿姨刚走没多久,饭菜都还是热的,闻烟盛好米饭放在餐桌上:“先来吃饭吧。”

“好。”谭叙深将茶几收拾干净,看着易阳的背影说,“去洗手。”

“我画的好看吗?”易阳转身指着画板看向谭叙深,心里却打着小算盘。

孩子眼中的世界似乎永远都是那么明艳灿烂,谭叙深看着画板,不是很复杂的画面,但构图和色彩搭配都很舒服。

重要的是画面中的摩天轮和过山车。

视线从画板移到他身上,谭叙深看着他不停转动的眼睛笑了:“还有进步的空间。”

易阳嘴角立即耷拉了下来。

.

餐桌上,三个人一起吃饭,但闻烟发现易阳有些无精打采,米饭也没有动几口。

“怎么了?”怕易阳够不着,闻烟将他喜欢的菜夹到他面前的盘子里。

“我们明天去游乐场好吗?”话是问闻烟的,但易阳的视线却偷偷移到谭叙深身上。

这不是闻烟可以决定的,她也悄悄地打量着身边男人的反应。

而谭叙深像是没听到,毫不在意旁边两人的目光,慢条斯理地吃着晚饭,浑身透露着优雅。

上次和闻烟去了迪士尼,谭叙深近一年都不想再去游乐场。

“嗯……我们去郊外野餐好不好?人不多,最近天气也挺好的。”闻烟知道谭叙深不会答应去游乐场,但也不想让易阳不开心,小孩子现在正是出去玩闹的季节。

“好!要带好多好吃的!”谭叙深还没说话,易阳先激动地应下了。

谭叙深还是没反应。

但这时易阳的手机忽然响了,他拿起手机,看着视频电话的备注显示:“是妈妈。”

闻烟拿着筷子的动作顿住,米饭缓缓从筷子掉落在了碗里,目光仿佛也凝滞了。

余光注意到她细微的动作,谭叙深视线低垂着,没说什么。

“妈妈。”易阳微笑着向视频里挥了挥手。

“宝宝乖,想妈妈了吗?”

这是闻烟第一次听到这个女人的声音,该怎么形容呢?

闻烟想得脑袋发疼,却没找到一个合适的形容词,此时此刻,她只知道这个女人是谭叙深的前妻。

闻烟甚至刻意地不去了解关于她的一切,只把她当作一个真实存在却又虚拟的人,不是不想知道,闻烟很想,但她怕控制不住自己的嫉妒,她怕和谭叙深之间争吵。

忽然感觉,透不过气。

“想了。”易阳乖乖地应着。

“吃晚饭了没有?”

“正在吃,阿姨做得饭可好吃了。”易阳将视频照着桌子上的菜。

“那宝宝多吃点。”

闻烟收了收思绪,若无其事地夹菜继续吃饭,但舌苔却蔓延出一丝清苦。

“爸爸不陪我去游乐场,就知道工作。”易阳不满地控诉,说着拿手机正对着谭叙深。

然而画面在闻烟身上一扫而过,虽然很短暂,但叶漫还是看见了,视频两端顿时陷入了沉默。

易阳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依旧举着手机对着谭叙深,似乎要让妈妈帮他讨回公道。

过了几秒,谭叙深抬头看向视频里的人:“吃饭了吗?”

而视频似乎静止了,没有任何声音,过了很久才听到女人的回复:“还没。”

一问一答,再也没有其他的话题,他们的谈话似乎已经结束了。

仿佛看不到他们一家三口的互动,也听不到他们之间的谈话,闻烟面无异常地吃着饭,但却味同嚼蜡。

而这时,易阳举着手机似乎也累了,他慢慢收回了胳膊:“妈妈。”

“宝宝乖,你先吃饭吧,等有时间妈妈再打给你。”

“好,妈妈再见。”

“拜拜。”

随着电话挂断,餐厅也变得很安静,谁也没有先说什么。

而过了几秒,谭叙深放在餐桌上的手机忽然震动,餐厅凝滞的氛围被打破了,一条消息进来。

- 等方便了给我回个电话。

手机震动的声音像是咒语,顺着餐桌传到闻烟的手臂,她不知道是谁发来的,也不知道里面是什么内容。

这一刻,她想让自己变成个傻子。

“我们明天去郊外野餐好不好?”易阳并没有察觉到大人之间微妙的氛围,继续吃饭看着对面的两个人。

“好。”不像先前那么犹豫,谭叙深答应了,然后扭头看着闻烟,“需要准备些什么?”

刚才不停地吃饭,闻烟已经吃好了,她放下筷子看着易阳:“需要准备一块野餐垫,还有帐篷,烧烤架如果有的话也可以带上,但这周太仓促了,我们下周去好吗?”

闻烟需要用一周的时间,来调节心情。

“好呀,我们还可以带上周寻叔叔和yellow!”易阳并没有因为推迟到下周而不开心,在他心里,闻烟要比谭叙深有信用,说好去就一定会去。

“好。”闻烟笑了笑,但笑容却没办法达到眼底。

听着他们将事情推向另一个走向,谭叙深没说话,低头继续吃饭。

闻烟一直以为自己是个很会隐藏情绪的人,但随着和谭叙深在一起的大半年,习惯了跟他撒娇,习惯了毫不掩饰的把自己向他敞开,导致现在她感觉把自己藏起来很困难。

这件事不怪谭叙深,不怪任何人,从她按照他发的地址走进他家里躺在他床上的那一刻,闻烟就知道,后续的这一切她都得承受。

然而现在,她觉得喘不过气。

.

洗过澡后,闻烟躺在床上,背对着谭叙深。

她刚才忽然明白了,或许她根本就不想隐藏心思,闻烟就是在等谭叙深来哄她。

而谭叙深,并不想惯着她的小情绪。

现实就是这样,这也是会永远存在的问题。他不想把事情推到麻烦的境地,他也不喜欢解释那些麻烦没有意义的问题。

在他看来,闻烟不问,他不说,一切都保持在平衡的状态,而随着今天的视频电话,似乎有些改变了。

但如果她问,他会说。

“谭叙深。”闻烟依旧背对着他,唤了声他的名字。

听到她终于开口,谭叙深视线落在书的扉页,过了几秒缓缓合上,放在了床头柜子边缘。

谭叙深躺下,伸手将她拽到身边:“嗯?”

“你们经常联系吗?”被他抱着的那一瞬,闻烟眼睛忽然酸涩。

“没有。”谭叙深注视着她的脸。

“她在A市吗?”

“不在。”

“那在哪?”

“欧洲。”

闻烟愣了愣,似乎没有想到这个答案。

“你们上一次见面是什么时候?”

“两个月前。”

“做了什么?”

“她来接易阳。”

闻烟的声音很轻,但温和的语调问出一个接一个的问题时,就有了分咄咄逼人,然而她的每个问题,谭叙深的答案都没有丝毫犹豫。

闻烟忽然觉得自己很无理取闹。

他的眼眸黑沉深邃,闻烟在他的眼睛里看见了自己的影子,这一刻,谭叙深的眼里全都是她。

“对不起,我就是……有点嫉妒她。”在他的注视下,闻烟终于从那通视频里缓了过来,从她可怕的嫉妒中找回了自己。

谭叙深的指腹抚过她温热的眼皮,沉默地描摹着她的眉眼,动作很轻。

没有像之前那么藏在他怀里,在某些事情上,闻烟是没有办法做到撒娇的。

她轻轻抱着谭叙深,认真的拥抱,但力度却逐渐收紧,她很害怕在谭叙深心里留下小心眼善妒的印象。

“明天还去野餐吗?”谭叙深任由她抱着。

“时间可能有点紧,”闻烟从他怀里起来,看着谭叙深说,“需要准备很多东西,我们下周去吧,周日早晨还能一起看日出。”

同样的答案,但闻烟这次是发自内心的。

他们谁也没再说刚才的话题,这或许是就聪明人的交流方式,但感情里不需要聪明人,即使现在跳过去了,以后还会出现,而每次还是会像刺一样扎在肉里。

.

周六,闻烟还是像往常一样,在傍晚时分回了家。

然而她刚走没多久,谭叙深的电话就响了,他看着来电显示的名字,沉默了片刻才接通,以及习惯性地等着对方先开口。

“不好意思,方便吗?”停了几秒,听筒里传来一个熟悉的女人声音。

“什么事?”谭叙深站在落地窗前,看着窗外的雨。

电话那端又沉默了几秒。

“离婚的时候说好的,如果我交男朋友,或者你有女朋友,要告诉对方。”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