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女人的声音很平静,是沉淀了一夜后的结果。

谭叙深望着窗外没说话,也没否认,离婚的时候确实这么说过。

“你是认真的吗?”因为那一晃而过的瞬间,叶漫整个晚上都没睡好,但当她问出这个问题的同时,不禁疲惫地揉了揉眉心。

已经带到了家里,已经和易阳见了面,不可能只是玩玩而已。

但视频画面闪过得太快,叶漫只看见一个虚影,不清楚样貌,猜不出年龄。

“易阳很喜欢她。”谭叙深知道她问这些的潜台词和意思,却没回答她的问题。

“我不相信。”低声平静的语调却很坚定,叶漫将椅子滑到一旁起身走到落地窗前,巴黎现在是中午,阳光很刺眼。

她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女人能够对着男朋友和前妻的孩子敞开心扉,女人是贪婪的,也是极其容易嫉妒的。

既然她选择不相信,谭叙深也就不再解释。

“多长时间了?”这个问题,叶漫似乎不是完全为了易阳,连她自己都没意识到声音缓和了几分。

地板上倒映着男人的身影,谭叙深依旧站在窗前凝神,脸上没什么表情,过了很久他才开口:“别问了。”

叶漫视线低垂,微微顿住了。

隔着几个小时的时差,隔着千万里,两个曾经关系最亲密的人都站在落地窗前,一个晴天一个下雨,但神情各异,言谈之间也却全是疏离。

“你的感情我不问,但无论我们之间怎么样,希望你永远把易阳放在第一位。”落地窗映着女人姣好的身材,西裤和高跟鞋显得知性利落,但眉眼之间却难掩倦色。

因为知道了闻烟的存在,叶漫过去的一整天都在担心易阳。

“好。”谭叙深转身回了沙发,目光掠过沙发上的围巾时愣了愣,是她落下的。

他坐下,无意识地抚摸,神情始终没有变动。

“我下周回趟国。”不亲口听到孩子说,叶漫始终放心不下。

谭叙深皱了皱眉,语调没什么温度:“你想弥补什么?”

眼睛随即闪过一丝受伤的神情,叶漫微微低下头,然后转身回到办公桌前,声音平静冷然:“我知道我是个不称职的妈妈,但你我之间,就不要互相指责了。”

.

闻烟下班后,星棠也恰巧下班,于是顺路来接她,两人一起吃了晚饭。

“星棠,你周末有空吗?”闻烟放下木筷,用纸巾擦了擦嘴。

“要出去玩吗?”星棠眼睛忽然亮了,期待地看向闻烟。

“准备和谭叙深去郊外野餐,你如果有时间的话,我们一起去。”闻烟想借着这个机会,把易阳的存在告诉星棠。

她和谭叙深在一起已经八个月了,感情也比较稳定,星棠也慢慢接受了他,所以没有再瞒下去的道理,而易阳本身性子就讨喜,闻烟相信星棠会很喜欢他的。

等说服了星棠,闻烟再让星棠陪着她一起去过她爸妈那关。

“一定要带烧烤架。”星棠对野餐很有兴趣,但好像忽然想到什么,她抬头看向闻烟,“周末什么时候?”

“周六下午,有时间吗?”闻烟拿起旁边的茶壶,往对面木质的杯子里到了半杯大麦茶。

“周六好像不行,有个朋友过生日。”星棠遗憾地拧紧了眉,跟闻烟嘀咕着解释,“关键这个朋友属于那种半生不熟的,不太好拒绝。”

“没关系,你去吧,等下次有机会我们再一起。”闻烟安慰她,然后低下头若有所思。

没想到时间这么不凑巧,或许是还不到合适的时机。

.

周五,闻烟收好电脑准备下班,路过谭叙深办公室的时候他的助理Aaron迎面走来,闻烟眼睛就没向办公室乱飘,目视前方地走着,但余光察觉到Aaron但视线好像有意无意地落在她身上。

闻烟微微偏头,两人目光相遇的那一瞬,Aaron朝闻烟点头轻笑,闻烟内心微愣,但随即也朝他淡然一笑。

然而背过去的一刹那,闻烟不禁五指收紧,脸上的笑也消失不见。

难道Aaron看出来什么了吗?

同处一个公司办公,平常低头不见抬头见,虽然没有说过话,但也都知道彼此是谁以及具体负责什么业务,这么说来打个招呼也正常,但闻烟就是不由得心虚,手心也冒了一层冷汗。

谭叙深说让她在地库等他,但因为Aaron不明所以的眼神,闻烟还是打车回去了。

.

吃过晚饭,易阳跑去客厅玩游戏,谭叙深在厨房洗碗,将餐桌收拾干净后闻烟也走进了厨房。

“今天下班遇到了Aaron,他看了我很久。”闻烟皱眉回想着那个微笑,很想知道他是出于什么意图,“他是不是看出来什么了?”

谭叙深目光微微一沉,盘子上的泡沫被水流冲洗干净,在白炽的灯光下很亮,映着男人深邃的眼眸,他抬起手臂将干净的盘子放到碗架上。

“兴许是觉得你漂亮。”谭叙深低头看着闻烟轻笑,仿佛刚才的狐疑不曾存在。

闻烟意外地抬头,是这样吗?但无论真假,因为他的这个解释闻烟心中的疑虑瞬间消失了,随之而来的是掩藏不住的笑。

“所以我还是很有市场的,对我好点知道吗?”闻烟轻轻戳着谭叙深的后背,然后情不自禁地从后面抱住了他的腰,“忽然想起来,你好像都没有说过我漂亮。”

“别闹,衣服脏了。”她的手在他腰间不停乱动,袖子还蹭到了水,谭叙深腰间有些痒。

但闻烟不仅没有停下来,反而还把手伸了他的衬衣里面,在一起这么久,闻烟很清楚他腰上的皮肤很敏感,一边使坏一边威胁:“漂不漂亮?”

手还沾着水,谭叙深微微转身,用臂弯搂着闻烟的脖子将她转到身前,手臂禁锢着她的身体,以无比亲密的姿势,谭叙深伏在她耳边轻声开口:“漂亮。”

望着近在咫尺的小巧耳垂,谭叙深缓缓靠近,咬了一口。

“谭叙深,你总爱咬我。”痛感和温热,闻烟脖子不由得瑟缩,转身不满地控诉。

“喜欢。”谭叙深将最后一个盘子放好,笑着弯腰,在刚才咬得耳朵边缘轻轻吹气,“疼吗?”

随着他身体前倾,闻烟腰不自觉地往后仰,抵着洗碗台的大理石边缘,现在的谭叙深满脸都是捉弄,闻烟摇了摇头:“不疼。”

海市的旅行,圣诞夜的前夕,仿佛为他们之间打开了另一扇门,痛感中的温柔与欢快,闻烟不得不承认,他真的很坏,但她却爱得无法自拔。

怕她磕到腰,谭叙深手伸到闻烟背后,将她扶好:“明天要准备什么,去收拾下。”

“我已经准备得差不多了。”闻烟顺势抱住他,脸上扬起的笑和易阳画完画等谭叙深表扬时的神情如出一辙。

“好,我待会儿跟德国还有个会,你累了就先休息。”谭叙深放开她。

“那我和易阳再检查下明天需要带的东西。”他应该是视频会议,闻烟想尽量避开。

从厨房出去,谭叙深先回房间了,客厅里,闻烟和易阳一起把食材装到饰品收纳袋里。

.

周六下午三四点,谭叙深开车从家出发,闻烟和易阳坐在后排,两人中间摆满了零食。

“周寻叔叔和yellow呢?”易阳戴着黄色的棒球帽,手里捧着一盒酸奶,是闻烟最喜欢的牌子。

“已经在等你了。”谭叙深看着后视镜里的画面,目光恰好和闻烟对上,男人脸上弥漫着几分愉悦。

“好好开车。”现在处于高速公路,闻烟往外看了看提醒他。

“那我们快点过去和他们汇合,好想yellow呀。”如果不是系着安全带,易阳可能要冲到谭叙深身边。

他们去的是一个郊外的开放露营公园,谭叙深到的时候周寻已经在等着了,一人一狗躺在树荫下,很舒服。

“yellow!”易阳下车就朝金毛飞奔过去,两只可爱在地上扭成一团。

周寻伸手把易阳腾空拎起来:“没看见我是不是?”

“看见啦。”挣扎中易阳的帽子掉在了地上。

“看见了还先去抱狗?”周导吃醋了,捏着易阳脖子后的软肉。

“yellow离得近。”易阳狡辩得很不自然,然后讨好地抱了抱周寻。

他们玩闹间,谭叙深和闻烟也缓缓走过来。

“这个位置不错。”闻烟眺望远方,满眼的绿色让人瞬间就忘了所有烦恼。

他们所在的地势相对较高,山顶的位置视野非常开阔,同时坡度很平缓可以开车上来,很绝妙的露营地点。山并不是很高,可以看清楚山脚地势平坦的河边,也有很多人在野餐。

“你们还可以一起看个日出。”周寻从地上坐起来玩笑说,“你朋友没来吗?”

这么长时间,闻烟和周寻已经见过很多次了,虽然渐渐熟络,但却没谈论过“她的朋友”。

“星棠有个朋友今天生日。”闻烟笑了笑说。

“那很可惜。”虽是这么说,但周寻眼角的笑并没有多少遗憾。

谭叙深往山坡边缘走了走,摘下墨镜看着周围的景色,四五月份的季节,阳光很好,但却不刺眼,温度是最舒服的时候。

“爸爸,我们什么时候吃烧烤。”易阳跑过去抱着谭叙深的腿。

看着他跑过去,闻烟心里一惊。

“不要乱跑。”谭叙深拉着易阳往回走,“你和姐姐坐在这里休息。”

谭叙深和周寻去车边拿东西了,准备搭帐篷,以及烧烤用的东西。

“易阳,这里山很高,不能乱跑知道吗?”闻烟本来想去帮他们,但易阳经常自己待在家,好不容易出来玩始终都很兴奋,闻烟有些不放心。

“知道啦。”易阳听话地坐在闻烟旁边,开始和金毛玩。

后备箱里有很多东西,易阳带了画板,还有很多玩具,谭叙深刚取出他的水粉颜料,手机忽然震动了,他拿出手机解锁。

- 我刚下飞机,易阳在家吗?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