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阳光下手机屏幕显得很暗,谭叙深的视线停在那条短信上,没有动作。过了片刻,他扭头望着坐在树下玩闹的两个人。

担心山路不好走,闻烟今天穿了双运动鞋,橘色的毛衣搭配牛仔裤,扎了束马尾,整个人显得清纯又温柔。

似乎察觉到了谭叙深的视线,闻烟笑着向他挥了挥手,易阳看到闻烟的动作,也学着她向谭叙深挥动手臂:“爸爸!”

大概十米的距离,谭叙深能看到他们脸上纯粹的笑,而闻烟,却看不出谭叙深眼底的其他情绪。

将手机收起来,谭叙深拿着画板和颜料走到易阳身边:“小心别把衣服弄脏。”

“知道啦,谢谢爸爸!”易阳站起来接过装着水粉的塑料袋。

“待会儿我帮你们一起搭。”闻烟接过画板。

“好,先休息会儿。”谭叙深和闻烟一起帮易阳把画架放在合适的位置,放上了画板。

弄好后,谭叙深又回到车旁。他拿出手机回了一条消息。

- 在外面,晚上吧。

周寻今天开了辆房车过来,里面东西应有尽有,他和谭叙深一起搭好帐篷后,又开始支烧烤架。

树荫下,yellow躺在易阳身边摇尾巴,闻烟看着易阳用图钉将画纸固定好,由于力气太小,整个五官都在用力。

“我现在去帮叔叔爸爸准备东西,你在这里乖乖画画,不要去悬崖边知道吗?”闻烟边说边帮他固定画纸。

“那我可以帮忙吗?”易阳的心思现在并不在画画上,他很想过去一起玩,但又怕添麻烦。

“当然可以。”孩子有时候懂事的让闻烟心疼,她轻轻摸了摸他的头。

“那我们快去!”易阳迅速从凳子上起来,将调了一半的颜料放在草地上,拉着闻烟的手就往谭叙深的方向走。

小短腿捣腾得很快,闻烟竟然大步才能跟上:“慢点,别摔倒了。”

他们只隔了几米的距离,易阳听话地慢了下来,随即也到了谭叙深身边。

树荫很大,他们将烧烤架也放在了树旁,帐篷在几米远的位置,准备晚上休息用。闻烟和易阳将野餐垫拿出来,铺在树荫下,白绿色的格子很有春天的气息。

铺好后,易阳就躺在上面翻滚,满脸的兴奋和惬意。

“还想去游乐场吗?”闻烟玩笑说。

“不想啦。”易阳滚来滚去停不下来。

翻滚中他的卫衣卷了上去,闻烟帮他放下后不由得笑了,孩子真好满足。

易阳滚到垫子最右边,扭头发现旁边有一朵野花,白色的花瓣,黄色的细蕊,他伸手摘下来,然后轻轻插在闻烟的头发上:“姐姐真漂亮。”

“谢谢宝贝。”闻烟眉眼的笑意比花还要明媚,她拿起手机拍了张照,还和易阳一起拍了很多张。

听到声音,谭叙深向他们看过去,闻烟恰好和他的目光撞上,不由得白了他一眼,神情难掩可爱和娇嗔。

老男人还没有孩子懂事,要不是昨天威胁他,从他口中还听不到这两个字。

“这么小就知道讨女孩子欢心了,比你爸强。”周寻在给食物刷酱料,担任起了厨师的角色,一句话损了两个人。

谭叙深如此精明绅士的人,不会讨女孩子欢心是假的,只看他愿不愿意而已。可能对于聪明人来说,这是一种与生俱来的能力,他不用做什么,就有同样优秀的女人出现在身边。

“周寻叔叔最厉害!”易阳抱着他的大熊猫毛绒玩具。

童言无忌,孩子式夸奖,却噎得周寻哑口无言:“谢谢。”

“什么时候可以吃,我饿了。”易阳从垫子上起来,走到烧烤架旁边。

“不要靠太近。”谭叙深戴着一次性手套,将食物串起来,怕他烫到。

“我也想把肉肉串起来?”易阳走到谭叙深身边。

“容易戳到手,就不能画画了。”谭叙深将串好的食物放到盘子里。

易阳依旧站在那里,目光始终落在谭叙深手上,嘴巴越噘越高,满脸的不情愿。

看着易阳那张小脸,闻烟心都软了,不知道谭叙深心是什么做的,她起身缓缓走到烧烤架旁。

“可以小心一点,先试试这个蘑菇。”闻烟蹲在易阳身边,轻轻一笑,“来,先带上手套。”

易阳接过来一次性手套,忍不住抬头看谭叙深的脸。

“别戳到手。”谭叙深今天穿了件驼色羊毛衫,相比较往常深色衣服视觉上的冷俊,今天莫名多了一丝温和。

“哼。”易阳轻哼一声,不再看他,在闻烟的指导下开始串蘑菇。

乖宝宝也有了情绪。

夜幕悄悄降临,站在山顶可以俯瞰到山脚下一顶顶亮起的帐篷,山坡上也有,每隔一段距离就会出现。

烧烤架是燃气的,比木炭要方便些,加热起来很快。

周寻拿着烤好的鸡翅递给易阳:“叔叔好不好?”

“周寻叔叔最好了!”易阳笑着接过来,其实他一点都不饿,吃了一下午的零食嘴都没闲着,只是馋而已。

“小心烫。”闻烟抽了张纸巾,让易阳垫着手。

易阳小心翼翼地凑上去,但还是烫到了,小嘴飞快地移开:“好烫好烫。”

“不然先放一放,等稍微凉一点再吃?”闻烟将他嘴上的油擦掉。

“那我先喝酸奶。”易阳回到了野餐垫,上面摆满了他的玩具和零食。

“不要喝太多,不然一会儿吃不下了。”闻烟手里还拿着他只亲了一口的鸡翅,跟着他走到垫子旁。

谭叙深点了一支烟,看着暮色和暖黄灯光下他们的背影。

“比你有耐心。”周寻的目光从闻烟身上收回,扭头看着谭叙深饶有兴致地笑了。

烤得差不多了,周寻端着烤好的食物走过去,四个人坐在垫子上,晚风徐徐,很惬意。

“那个蘑菇是我串起来的。”易阳盯着周寻手上拿得香菇,眼睛亮得像夜空的碎星。

“真好吃。”周寻将最后一个放到他嘴边,“来尝尝自己的劳动果实。”

“真好吃。”还没碰到嘴唇,易阳就忍不住夸自己。

易阳坐在周寻和闻烟中间,闻烟时不时给他擦嘴:“冷不冷?”

“不冷。”易阳摇了摇头,嘴巴上泛着油光很诱人。

山里晚上的温度稍微有点低,虽然他说不冷,闻烟还是去车里拿了条毯子和外套,给易阳穿上。

“最近在忙什么?”谭叙深打开一罐啤酒,话是问周寻的。

“忙着一部过不了审的题材。”周寻笑着说,拿起酒和谭叙深碰了一下。

闻烟和易阳喝酸奶。

“烟烟,我看你挺符合我下部戏里一个角色,要试试吗?”周寻半开玩笑地说。

“要捧红我吗?”闻烟笑着将视线移到谭叙深身上。

“我可没这个能力。”周寻眼角扬着笑。

周寻是位很有个人风格的导演,他的题材要么很艳,要么就是完全现实向的小人物小故事。

虽然电影题材很小众,但却吸引了部分小众影迷,所以一般也不缺投资商。

反正他也没想过赚多少钱,拍着玩完全可以。

“你朋友也可以。”周寻还念着没见过几面的星棠,他扭头看向闻烟,“可以把你朋友电话给我吗?”

非常直接。

“我得征求下她的意见。”和周寻越来越熟,闻烟倒也经常和他开玩笑,她拿起手机给星棠发消息。

- 周寻想要你电话,给吗?

星棠像是守着手机似的,很快回了,

- 周寻是谁?

目光落在屏幕上的那几个字,闻烟有些愣怔,不愧是大小姐,不愧是粗线条。她看了眼周寻,心虚地把手机往身边收了收,然后继续回她。

- 谭叙深的好朋友。

那边很快又回过来。

- 不给,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

“星棠说,让你亲自去问她。”闻烟笑容里没有一丝破绽。

“好,有意思。”周寻脸上好像并没有很遗憾,似乎料到了这个不会给的结果,只是眼睛里多了些玩味。

山里很寂静,旁边的音响放着舒缓的音乐,这样的时光,只希望慢一点。

正和周寻喝着啤酒,谭叙深的手机亮了,看到显示的名字,他不动声色地将手机拿起来。

- 回去了吗?我现在去接他方便吗?

谭叙深仰头,将最后的啤酒喝完了,旁边又多了个空的易拉罐瓶子。

“易阳,你妈妈今天回来了,我待会儿送你过去。”谭叙深看着易阳,棱角的线条被昏暗的灯光衬得模糊。

随着谭叙深话音落地,周寻和闻烟的目光同时愣住,周寻端着酒杯缓缓仰头,目光不动声色地落在了闻烟身上。

而闻烟,视线低垂着始终没抬头,若无其事地整理乱掉的餐布。

“现在吗?”时间不早了,易阳也渐渐困了,但是听到回去有些情愿。

谭叙深和叶漫离婚的时候,易阳才两岁,对妈妈这个称呼没什么概念。

易阳对叶漫的态度,只是孩子性格里本能的乖巧,并没有像对谭叙深似的那么亲切又仰望,毕竟没有经常待在一起。

即使现在,叶漫工作忙得□□乏术,但还是努力抽出陪孩子的时间,每三个月就回国一趟,她不想孩子的童年缺失母爱,也不想自己在他成长中成为空白。

但尽管如此,易阳对她还是没有特别深的感情,三个月对叶漫来说,已经拼尽了全力,但对于易阳来说,却太久了。

“小没良心的,你妈妈那么辛苦回来看你,你还不乐意。”周寻原本就没打算在这里过夜,他摸着易阳的头,“再玩半个小时叔叔送你回去。”

“那以后还能出来烧烤吗?”易阳心心念念地不想离开。

“可以。”谭叙深说。

听他们聊天,闻烟只微笑着看向易阳,她现在最好不要说话,因为说什么都不合适。

半个小时后,易阳还是不想离开,但却没吵着留下来,因为他也知道,妈妈回来很辛苦。

“走了宝贝,你妈妈给你准备了小礼物。”周寻帮他把衣服整理好。

“妈妈这次怎么这么快回来?”上次见面是一个月前,易阳记得很清楚。

“当然是想你了。”周寻拉着易阳的小手往车边走。

易阳系好安全带坐在后排,周寻拧动车钥匙。

“慢点开。”谭叙深站在车旁边。

“知道了。”周寻笑着说。

“回家了给爸爸回个电话。”闻烟弯腰趴在窗边看着易阳。

“知道了,爸爸姐姐再见。”易阳朝他们挥了挥手。

“拜拜。”

周寻开车和易阳回去了,这个开放的露营公园修建得很好,路直通到山顶,还比较安全。

山风习习,夜色笼罩着山林,舒缓的音乐混合着山野的虫鸣鸟叫,山顶只剩下谭叙深和闻烟两个人。

闻烟轻轻靠在谭叙深的肩膀,眺望着远方的夜色。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