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郊区到市区比较远,有些路段隔很远才有一个路灯,所以周寻没开那么快。

一个多小时后,周寻停在了叶漫家单元楼下,她已经在楼下等着了。

“妈妈。”易阳趴在车窗往外探。

“想妈妈了吗?”好久没见孩子,叶漫笑着打开车门,将易阳抱在怀里吻了吻他的额头。

“想了!”易阳抱着叶漫的脖子没撒手。

周寻解开安全带,从车上下来走到叶漫身前。

“麻烦你了。”叶漫看着周寻笑了笑。

“今天刚回来?”周寻看她身上穿着家居服,只外面披了件外套。

“下午五点多。”他们认识很多年了,见面也不需要寒暄。

“快回去休息吧。”看着她眼底的疲惫,周寻摸了摸易阳的头,“我走了。”

“叔叔再见。”见到叶漫易阳还是很开心的,原本刚才在车里都快睡着了,现在又变得精神奕奕。

其实叶漫有很多话想问周寻,但她看了眼怀里的孩子,目光停滞了一瞬,转而望着他:“你也快回去吧,改天出来喝杯咖啡。”

“我这几天都有空。”周寻明白她的意思,从某方面来说,叶漫一直是他很佩服的那种女人。

然而,让男人佩服的女人,很难让男人心疼。

“好,路上注意安全。”叶漫嘱咐他。

“知道了,快上去吧。”周寻从车后面绕回驾驶位。

看着他开车离开,叶漫才抱着易阳乘电梯上楼。

.

这个房子,是谭叙深和叶漫曾经结婚住的,里面还有易阳小时候的婴儿房,但那时候他太小,肯定没有印象。

离婚之后房子就留给了叶漫,景华城是谭叙深又买的。

“我给爸爸打个电话,告诉他我到家了。”易阳累得坐在了沙发上。

“好,今天去哪玩了?”叶漫给他倒了杯温水,里面放了蜂蜜。

“去山里烧烤了,周寻叔叔烤得很好吃,还搭了帐篷,下次妈妈也和我们一起去好吗?”虽然小家伙已经累得不行,但说起来还是满脸兴奋,明显没有玩尽兴。

“好呀。”叶漫笑着缓缓凑近,看着孩子的脸,所有工作和旅途上的疲惫都在这一瞬间消失。

即使只有一天的时间,这一刻,也值了。

这时,电话被接通。

“爸爸,我到家了。”易阳开了免提,明明不是视频却专注地看着屏幕。

“好,洗个澡早点休息。”谭叙深知道他到家了,几分钟前周寻刚来过电话。

听着男人熟悉的声音,叶漫没说话,将沙发上的衣服叠了起来。

“帐篷睡得舒服吗?”孩子对没有尝试过的东西都很好奇,易阳还挂念着。

“没有床舒服。”谭叙深笑着说。

“那以后能在家里搭帐篷让我睡吗?”小孩子总有奇奇怪怪的想法。

“好。”手指绕在闻烟发丝间,谭叙深应得敷衍。

“真的吗?谢谢爸爸!”易阳声调忍不住扬高,很好骗。

“早点休息,晚安。”谭叙深将闻烟的头发撩在耳后,露出白皙小巧的耳垂。

“爸爸姐姐晚安。”易阳也累了。

姐姐?叶漫正叠着衣服脸上闪过一丝疑惑,手上的动作也停下了。

然而随着叶漫的停顿,手机里紧接着传来一个温柔的女声。

“阳阳晚安。”

电话挂断的同时,衣服也叠好了,叶漫将它们放在一旁,坐在易阳身边。

“姐姐是谁?”叶漫看着易阳的眼睛,其实她心里隐隐约约已经有了答案。

“是闻烟姐姐,经常去我们家里……”易阳正说着,看着叶漫的脸声音不自觉渐渐低了下来。

五岁的孩子关于大人间的事可能明白得没那么透彻,但易阳从小在单亲家庭长大,相比较同龄的孩子要敏感很多。

“爸爸喜欢她?”叶漫握着易阳的手,轻轻给他剪手指甲,仿佛这些问题只是随口提起。

她漫不经心的态度让易阳没刚才那么紧张,回想着第一次闻烟来家里的时候,他也问过谭叙深这个问题。

“喜欢。”易阳想了想说。

“姐姐多大了?”发现他手背上有两个蚊子咬的包,叶漫从茶几下拿出宝宝花露水,轻轻给他涂上,“痒不痒?”

“现在不痒了。”易阳看着那个红红的包,掰着指头开始算,“姐姐比我大18岁,我今年5岁,那姐姐……23岁?”

“真聪明。”叶漫笑着捏了捏他的鼻子,但眼角的笑却不达眼底。

忽然发觉那句话说得很对,无论多大年龄的男人,都喜欢十八岁的姑娘。

她并不是还有其他想法,每个人听到前夫有了新的女朋友,可能心里都会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滋味。

“姐姐对你好吗?”不疾不徐的语调,但问题却一个接着一个,叶漫心里的忧虑掩藏不住,要不然也不会急忙从欧洲赶回来。

“姐姐很好,每次都会给我买小蛋糕,还给我买衣服鞋子,爸爸不带我出去玩的时候姐姐就带我去游乐场,还教我烤小饼干……”

边听孩子说话,边帮他剪指甲,喉咙有些哽咽,叶漫忽然俯身抱住了易阳,下巴放在他小小的肩膀,眼睛忍不住发红。

“妈妈怎么了?”易阳待在叶漫怀里没动,手臂缓缓抱住她。

“妈妈没事。”在易阳看不见的角度,叶漫迅速擦掉眼角的泪,然后放开他,轻轻抚摸着他的脸,“以后在家里,嘴要甜一点,不要和姐姐吵架,姐姐在家的时候也不要跟妈妈打电话,知道吗?”

叶漫说着,眼又不自觉得红了。

她不是个爱哭的人,这么多年一个人在外面,无论多难她从来不告诉任何人,上次哭,还是和谭叙深结婚的时候。

嘴甜的孩子招人喜欢,说到底,叶漫对孩子放心不下。

她不是不相信闻烟,她只是太相信人性。

没有女人能够对着男朋友和另一个女人的孩子真情实意,除非她不爱他。既然如此,为了孩子,叶漫会尽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知道了妈妈,你不要难过了……”易阳轻轻擦掉她眼角的泪。

“阳阳,你愿意和妈妈一起去欧洲吗?”这个想法忽然出现在叶漫的脑海里。

“爸爸也会去吗?”易阳问。

“不会。”叶漫蹲在孩子面前,视线和他持平。

“爷爷奶奶呢?”易阳轻声问。

“也不会。”叶漫摇头。

易阳低着头久久没有说话,似乎在思考。

“好了,没关系,妈妈再想想办法。”叶漫将易阳从沙发上抱起来,刚才只是一瞬间冲动,她其实不想让孩子做这些决定,“妈妈帮你洗澡,然后一起睡觉好不好?”

“好,妈妈身上香香的!”易阳很喜欢被叶漫抱。

“明天想去哪里玩?”叶漫笑着走向浴室。

“在家里看动画片!”易阳又变得神采奕奕。

浴室的门被关上,里面隐约传来两人轻快的笑声,从磨砂玻璃中透出暖黄的灯光。

.

夜深了,叶漫躺在床上,无法入眠。

十个小时的飞行时间,只下午睡了一会儿,甚至明天晚上还要赶回去。

有时候她忍不住会想,值得吗?

叶漫心里没有答案。

事业和家庭之间,她选择了事业。

结婚前叶漫以为她可以平衡,但她错了,而无论选择哪个,她都得承担后果。

三个月见一次孩子,失去他的成长,甚至刚从欧洲回来的那次,孩子都不认识她,见了她直往后躲,从那以后,她无论多忙,三个月都会回来一次。

.

山上的夜晚很静,晴朗的夜空密布着繁星点点,月亮弯弯的,周围飘着一缕铅灰色的云。

已经凌晨一点了,帐篷里,闻烟窝在谭叙深怀里睡不着。

“谭叙深,你们怎么认识的?”闻烟知道他没睡。

这么美好的夜晚,她其实不想问,但她忍不住心里的好奇。

“在美国读硕士的时候。”谭叙深缓缓开口,依旧闭着眼睛。

“一个学校的吗?”闻烟接着问。

“嗯。”

低垂着视线,闻烟黑亮的眸子微微凝滞,和他一个学校,一定是个很优秀的女人吧。

“跟你同年吗?”闻烟继续问。

“小我两岁。”谭叙深翻了下身,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将闻烟抱在怀里。

他们在美国认识,但当时仅仅是认识而已,没有进一步的发展,回国后在某次活动上因缘际会,才擦出了火花。

优秀的人总会惺惺相惜,但却不适合相互厮守。

一年的恋爱,三年的婚姻,然后桥归桥路归路。

尽管如此,也足够闻烟心酸羡慕了。

“她是个怎样的人?”他依旧闭着眼睛,闻烟静静地望着他,想透过温热的眼皮看到他深沉的眼底。

昏暗的光线中,谭叙深缓缓睁开眼睛,平躺着面无表情地看向上方,似乎在思考,在回忆。

叶漫是个怎样的人?

谭叙深是什么人,叶漫就是什么人。

他们之间没有感情破裂,也没有第三者,一切的原因都只是因为他们在彼此的世界都不是最优先的选择,他们都更爱自己。

爱情和婚姻的新鲜感褪去,两年的婚姻生活,让叶漫的工作陷入停滞状态,终于在第三年她做出了决定,但她又不想耽误谭叙深,所以提出了离婚。

谭叙深听到的时候并不惊讶,只是说,让她再思考十天。

十天后,叶漫还是一样的答案。

从始至终他们没有任何争吵,都是冷静死要面子的人,在叶漫说出那句话的时候他们之间已经结束了,比拿到离婚证更正式的结束。

已经是深思熟虑的结果,而两个人的骄傲,谁都不会开口挽留。

叶漫提出了离婚,谭叙深答应了。

就这么简单。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