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周日下午,叶漫不像以前一样将车停在景华城外,而是送易阳进去了。

她有必要见一次谭叙深。

站在门外,她敲了敲门。

“妈妈,我知道密码。”易阳抬头。

“没关系,等爸爸开门。”叶漫拉着易阳的手。

过了两分钟,谭叙深穿着家居服开了门,看到门外的女人时愣了愣。

“方便进去吗?”叶漫抬头看向他。

谭叙深打开门,欠身让他们进来。

这个房子,叶漫来得次数屈指可数,但她马上要去机场也来不及找个咖啡店了。

“先回房间,妈妈和爸爸有事要说。”叶漫摸了摸易阳的头。

“哼,又背着我讲小秘密。”轻哼一声,易阳还是乖乖地回房间了。

客厅就剩谭叙深和叶漫,坐在沙发上,叶漫打量着客厅的装修,跟她上次来得时候不太一样,然而她的目光掠过谭叙深的卧室时,视线凝滞了。

他的房间门没关,地上扔着一件的情/趣内/衣。

“她在?”叶漫扭头看着谭叙深。

“刚走。”谭叙深为她倒了杯水,将玻璃杯缓缓推到她面前。

思绪有些混沌,叶漫久久回不过神,虽然知道离婚后什么情况都会发生,但想和亲眼看到还是不一样的。

这是叶漫第一次意识到,他有别的女人了。

本来有很多事想问他,但忽然间她有些想不起来,叶漫抿了抿嘴唇:“我想明年把易阳带到欧洲。”

两个人坐在沙发上,距离不是很远,但也不近,无形中透露着疏离。

谭叙深偏头看着她:“为什么?”

“我不相信你。”将刚才的情绪收起来,叶漫又变得冷静,“这样你交女朋友或者以后结婚,也会方便点。”

谭叙深倒了杯酒,沉默了片刻,目光落在她尖瘦的下巴:“先照顾好你自己,再谈易阳。”

迎着他的视线,叶漫不疾不徐地开口:“我会想办法,总之你也考虑一下。”

.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两三个月就过去了。

晚上,闻烟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的吊灯,她最近在想,该怎么向他爸妈介绍谭叙深,但想了好久都没有特别好的办法,脑海里只有棒打鸳鸯的画面。

苦思冥想没有结果,闻烟拨了星棠的电话。

星棠正在往脸上涂面膜,黑色的泥状一点点把脸覆盖,听到手机在床上震动,她从梳妆台前起身,但刚站起来就把她家狗吓跑了。

“胆小鬼。”星棠看着躲在角落里的狗,故意作了个鬼脸还不忘略略略,然后才接通电话,“美女晚上好。”

“在干什么?”闻烟听着她的声音很饱满。

“吓狗。”星棠慢慢走到狗身边,但狗看见她就跑,两个人在房间里你追我赶。

“有件事你帮我想想。”闻烟心里有点乱。

“什么?你说。”星棠跑累了,瘫在了床上。

“该怎么向我爸妈介绍谭叙深,今年生日我想让他来家里一起过。”闻烟苦恼地在床上翻来覆去。

“这你可真为难我了,我只能在你爸打断你两条腿的时候救下其中一条。”星棠乐了。

“……你快帮我想想办法。”

“知道了,待会儿睡觉肯定能梦见一个绝世妙招。”

.

“Jarod,Evens的李总临时有事,所以今天他们总经理过来。”Aaron在谭叙深办公室,给他汇报最新的会议变化。

谭叙深皱了皱眉,若有所思:“是新上任的那个吗?”

“是的,之前一直在Evens德国总部,上个月刚被调任到大中华区。”Aaron拿出一沓资料,沿着办公桌边缘滑到谭叙深面前,“这是他的详细资料。”

傅铭川,General Manager,37岁……

“什么时候过来?”谭叙深随意翻看了几眼放在了一旁。

“按照约定的会议时间,还有一个小时。”Aaron抬起手腕看了眼时间。

“提前十分钟提醒我。”谭叙深每次进入会议室,时间偏差总是控制在1分钟之内,提前十分钟,可以看出来他很有诚意。

“好的。”Aaron和谭叙深说完后,走出了办公室。

竞争对手之间,不止有竞争,偶尔也会有合作。

FA和Evens占据了全球豪华汽车销量百分之八十的市场,不断有人买车,也不断有人换车,谁都想把车主牢牢掌握在自己手里,然而那是最理想的情况。

比如有些人买了FA 6,过了几年可能想换成Evens-G,这时候会涉及到置换重构政/策,而关于其中的利率都是通过大数据严谨计算的。

如果是同品牌置换还好说,但这次是FA和Evens,一分一厘都需要谈判。

当然,利率的问题是金融的同事负责,但谭叙深需要对媒体宣发和市场潜在风险进行整体把控。

会议地点定在了FA。

.

三十五楼开放区域,罗文和闻烟坐在沙发上谈事。

“就这些问题,待会儿再稍微调整下。”罗文将旁边散落的文件整理了下。

“好,下午给你。”闻烟在旁边都做了标注,修改起来会很快。

“你工作是不是快一年了?”罗文把电脑合起来,端起喝了一半的咖啡。

“快了,怎么了?”闻烟抬头,不明白他为什么突然问这个。

“听说你们广告公司一般到一年了就会跳槽。”罗文微微向后靠着沙发,言语和目光中都带着试探。

正在修改方案内容,听到他的话闻烟微愣,然后笑着抬头:“怕我走?”

“你这一年进步很大,继续留下当然最好,但如果真得要跳槽也可以先告诉我,说不定我还能给你介绍好的工作。”罗文将咖啡喝完,扔进了旁边的垃圾桶里。

乙方和甲方之间,无非就是帮他解决问题,处好关系,积累人脉和客户资源。

目前来看,闻烟似乎已经做到了。

“谢谢,不过不用怕,暂时没这个打算。”闻烟玩笑说,罗文是个很好的客户,也教会她很多东西,她都记在心里。

闻烟的位置对着楼梯,她正和罗文说着话,余光忽然捕捉到正在下楼的男人,笔挺的身形,衣服永远都是深色系,不会跟随着季节改变,只模糊的一眼闻烟就知道是他。

他今天穿了件黑色的衬衣,银灰色的领带散发着点点光泽,是闻烟送的。

然而她此刻看着那条熟悉的领带,却忍不住浮想联翩,不自觉地抚上手腕,似乎传来一阵灼痛感。

闻烟看着他和Aaron一起出去,却没有看见她。

“看什么呢?”罗文看着她发呆,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

闻烟心里一惊,连忙收回了视线:“没什么。”

“Jarod?”罗文只看见谭叙深的背影,他扭头笑着看向闻烟,“喜欢我们总监这样的?”

“没有,你别乱说。”心跳越来越快,闻烟低着头不敢看罗文,生怕眼睛泄露出什么。

“没关系,随便看,我们公司女同事都喜欢看他。”罗文玩笑着。然后又看向闻烟,“闻烟你有男朋友吗?”

同事客户之间很少聊家庭和感情生活,但罗文今天工作量好像不太饱和,有点闲。

“……有。”还是你们女同事都喜欢看的那位。

闻烟暗暗吃醋。

“别紧张,我没其它意思。“罗文看着她脸红忍不住笑了,紧接着起身,“不逗你了,我先去开会。”

“好,我下午发给你。”闻烟想快点绕过那个危险的话题。

罗文走后,闻烟坐在沙发上平缓了下心情,刚才确实是她大意了,目光毫不掩饰,那么赤/裸。

过了片刻,闻烟抱着电脑准备回三十六楼,这时,她听到身后的门禁被刷开,非常细微的声音,她潜意识觉得是谭叙深,但吸取了刚才的教训,闻烟没有扭头。

“会议室在楼上,这边请。”谭叙深带着Evens的总经理进来。

“办公环境不错。”傅铭川扫了一眼三十五楼的公共区域,玩笑说。

“有机会去Evens拜访。”谭叙深嘴角上扬,商业精英的标准笑容,并不过分热情。

“一定欢迎。”

职场的寒暄客套话,谁也没放在心上。Evens来了5个人,跟在谭叙深和Aaron身后。

听见他的声音,闻烟走在前面不由得笑了,对谭叙深,她的第六感格外敏感,但另一个声音莫名有些熟悉……

“烟烟?”

还在分辨那个声音,忽然听到有人叫她,闻烟转身,看到谭叙深旁边穿白衬衫的男人时,满脸的意外和惊喜:“铭川哥?”

“怎么在这里?”傅铭川也很意外,但看到她手里的电脑时,嘴角的笑微微收了起来,心里已经有了猜测。

随着傅铭川停下脚步,身后的人也都停住了,谭叙深站在一旁,目光落在闻烟身上,嘴角的弧度和刚才没什么变化。

“……工作。”惊喜过后,闻烟忽然意识到他在身边,抬头心虚地看了眼谭叙深。

傅铭川看着闻烟的时候,声音会不自觉地温和,带着呵护,或许他比闻烟都还要意外,但他会隐藏。

“中午一起吃饭。”傅铭川往前走了几步,走到闻烟身边。

开放区域有很多人在谈事,而几乎所有人都知道站在谭叙深身边的是Evens的总经理……

闻烟现在进退两难,她不想成为众人的焦点,也不想被人问一个小小的职员为什么和Evens的高层认识。

她没说话,傅铭川就当她答应了,然后继续和谭叙深往前走。

闻烟站在原地心虚地看向谭叙深,目光恰好和他遇上,但只有短暂的一秒,他就上楼了。

果然和闻烟猜测的一样,周围若隐若现的打量落在她身上,不仅有FA的人,还有Evens的。

“刚才的方案有点问题,你来看一下。”罗文忽然出现在闻烟身边。

身边突然的声音,闻烟扭头:“你不是去开会了吗?”

“取消了。”罗文说,“跟我过来一下。”

“好的。”闻烟抱着电脑和罗文走进一个会议室。

然而会议室的门刚关上,罗文放下电脑就开始问:“怎么和傅铭川认识的?”

“……方案有问题?”闻烟语调中透露着无奈。

“没看到外面那群人一副八卦的样子吗?还不如来这里躲躲。”这是个小会议室,罗文边办公边跟她闲聊。

闻烟知道他是好意,但她的心理承受能力也没那么弱。

“我爸的朋友,那时候在德国读书,拖他照顾我。”闻烟笑着三言两语解释清楚了。

“关系还挺硬。”罗文玩笑说,“那你可以跳到Evens,肯定要比你在凯扬轻松一点。”

“目前还没考虑过。”闻烟笑了笑,继续修改刚才讨论的方案。

“反正车企就这几个,圈子挺小的,我们有几个同事跳到了Evens,现在公司也有从其他地方跳过来的,论薪资待遇的话还是FA和Evens好一点。”热心小伙罗文,以过来人的身份持续给闻烟灌输经验。

“好,说不定以后可以做同事。”闻烟笑着说。

.

3612,会议结束已经中午了。

“傅总,我订了餐厅,中午一起吃个饭吧。”会是在FA开的,谭叙深需要尽地主之谊,面子上还是要过得去。

傅铭川迟疑了两秒,刚才见到闻烟有些意外,忘了中午和FA的人有饭局,但谭叙深这边他也不好拒绝,毕竟是强有力的竞争对手和接下来的合作伙伴。

“好,那就麻烦谭总了。”傅铭川看着谭叙深轻笑。

他的迟疑,谭叙深看得很清楚,他轻扬唇角:“客气了。”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