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Aaron从谭叙深办公室出来,一时间还有点摸不着头脑。

茶水间是公司最八卦的地方,像是白领们的自助产粮地,关于Jarod的话题当然不在少数。

Aaron之前好几次去磨咖啡,都听见女同事在讨论Jarod今天穿了什么颜色的衬衣,很帅之类的话题。

但这么久了,只知道他离过婚有一个孩子,其他的就一无所知。

所以,总监这是又交女朋友了?

Aaron满脸问号地回到了工位,看着手机里谭叙深发过来的图片愣神,就算离过婚,像总监这样的男人,身边肯定也不缺女人吧……

想到这里,Aaron笑着叹了声气,这条项链比他两个月工资还多,他还是好好工作吧。

中午吃过饭,趁着有时间Aaron到附近的商场专柜看了看,按照谭叙深给他的图片买了那条项链,回到公司的时候已经过了下午的上班时间,但他从电梯出来,就碰到刚从洗手间出来的罗文。

“刚吃饭吗?”罗文笑着和Aaron打招呼,但低头就注意到了他手上提的袋子,“哟,给女朋友买礼物?”

Aaron愣了愣:“……呃,对,快生日了。”

笑着推了推眼镜,Aaron心虚地没看罗文,微微低头继续往前走。

如果他说是Jarod买的……可能半个小时内就在公司传遍了,不知道会不会对Jarod造成困扰,所以潜意识地应下了。

“助理待遇这么好吗?Jarod还缺不缺助理?”罗文玩笑说,和Aaron并肩往前走。

“改天有空帮你问问。”Aaron脸上挂着笑,但心里的悲伤已经逆流成河。

他没有女朋友,也买不起这么贵的礼物,什么人间疾苦。

走到公共区域,罗文顺着另一个方向回工位了,Aaron不自觉地加快脚步回了三十六楼,很怕再碰到有人问他。

来不及回自己的位置,Aaron提着礼袋直接去了谭叙深办公室,但办公室的门开着,却没有人,应该是去交流论坛还没回来。

担心待会儿有人进来,Aaron把礼物放在架子一个不起眼的位置,左看右看感觉没问题,才关门出去。

但他刚关上门,就看到有人路过向办公室里看。

“找Jarod吗?”Aaron笑着看向对面的女孩儿。

“嗯?”闻烟慌乱地收回了视线,强装镇定地笑了笑,“没有。”

她找谭叙深干什么?他们中间隔了无数级,她连罗文的老板凯莉接触的都很少,表面上他们怎么都不会认识。

五指不自觉地握在一起,闻烟担心地看着Aaron,只见他笑着看了她一眼,没再说什么走过去了。

她刚才很明显吗?他不会真的看出什么了吧?

心里几乎快被后悔淹没,她以后一定不从谭叙深办公室外路过了……闻烟魂不守舍地往前走,视线落在地板上都没有焦距。

.

幼儿园下午放学很早,星棠下课后就开车过来接闻烟,但到了之后才发现她还有一个小时下班。

星棠无聊地刷着手机,刷刷微博,刷刷instagram,再刷刷微信……

一个个消息框划得很快,但忽然间她好像捕捉到了什么,星棠停住又往上翻,直到看见谭叙深的名字,她不由得一阵恼火。

她发的两条消息都没回,他不会没给烟烟准备礼物吧!

星棠恼火地打开车窗,将腿翘在方向盘上,手扇着风自动降温消火。

不生气不生气大老板很忙的有无数会要开连饭都没有时间吃……

扇了会儿发现一点用都没,星棠拿起手机开始啪啪打字。

- 烟烟最近喜欢一个作者的书,但是绝版了,大陆找不到,二手的也找不全,你有什么途径可以买到吗?

- 还有些小女生喜欢的东西……

- 算了,你买什么她应该都喜欢。

星棠叹了声气,自暴自弃地将手机扔在了副驾驶,开始闭目养神。

为了方便闻烟找,她在路边临时停车的位置等着,这时有辆车停在她前面,星棠扫了一眼又闭上了眼睛,但不一会儿车窗就被人敲响了。

“星棠小姐,好巧。”

听见声音,星棠缓缓扭头,透过墨镜,眼睛向上抬:“周先生,好巧。”

周寻站在车外笑了笑:“来找闻烟吗?”

“嗯,等她下班。”看到他很意外,星棠礼貌地微微一笑,将刚才脸上的烦躁收起来。

“巧了,我来找叙深,”周寻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可能还得一段时间,去喝杯咖啡吗?”

这一年来,跟着烟烟也和他吃过几次饭,虽然刚开始印象不太好,但接触下来也还不错,星棠看着他的脸,还算挺好看的……

“好。”星棠摘了墨镜下车。

写字楼附近的咖啡厅永远都有很多人,有人在谈事,也有人抱着电脑办公。

他们点了两杯咖啡并排坐在一起,看着窗外形形色色的人。

“男人到了一定年龄,对一些节日小礼物是不是就不太注意了?”星棠很好奇,到底是只有谭叙深这样,还是成熟的男人都这样。

按照常理来说,女朋友生日,不都该求着闺蜜问她喜好吗?难道谭叙深非常非常了解烟烟不需要问她?

“分人,比如我……就不是。”周寻低头看着星棠,言语间的暗示很明显。

“那谭叙深呢?”星棠心里藏着事,没注意到周寻暗送的秋波。

“怎么了?”周寻无奈地笑了笑,心生挫败。

“烟烟快生日了,你知道他买什么礼物了吗?”星棠偏头看着他。

“前几天有聊到,但具体买了什么我不清楚。”周寻不假思索地开口,连眼神都没有变,“烟烟什么时候生日?”

“下周六。”星棠喝着咖啡。

“叙深就是忙了点,对烟烟还是很用心的。”周寻扶了扶眼镜,看着从大厦陆陆续续下班的人,眼角的笑很浅,不达眼底。

“好……”星棠迟缓地点了点头,就算不相信谭叙深,她也应该相信烟烟的眼光,“烟烟想生日的时候把谭叙深介绍给她爸妈,但我觉得叔叔阿姨那边可能不太容易接受……你有什么好办法吗?”

玻璃窗上倒映着两个人的虚影,周寻眼底闪过一丝意外,很快又不见了,他端起杯子若无其事地问:“叙深怎么说?”

“不知道……”星棠视线低垂着,很苦恼,“其实让谭叙深去挨一顿打就好了哈哈哈。”

顾忌到是谭叙深的朋友,星棠说话还是稍微注意了点,但脑海里幻想着画面,她忍不住自娱自乐,周寻也跟着她笑了。

“明天有空吗?出来吃个饭?”周寻收回视线,嘴角的笑倒是温柔。

“不知道烟烟和谭叙深有没有时间。”星棠说。

“就我们两个。”身体稍向旁边倾斜,周寻眉眼挂着笑,目不转睛地注视着她。

拿着咖啡的勺子,星棠微微发愣,这么说她再不懂就是真的白痴了。

“我……有时间。”星棠目光躲闪朝他笑了笑,声音忽然变得淑女。

“明天下班我打电话给你。”眼镜折射着咖啡厅暗调的光,周寻望着对面的大厦轻笑,“他们应该快下班了,我去下洗手间。”

“好。”星棠点头。

随着周寻转身,星棠悄悄打量着他,从背影来看身材很好,脸也很好,人也很温柔……

直到周寻消失在转角,星棠才收回视线。

而这时,桌子上忽然传来一声震动,他手机落在桌子上了,星棠眼睛往旁边一扫,目光瞬间僵住……

小野猫:老公,好想你呀,今天穿了吊/袜哦

星棠目光呆滞,还没回过神,那边连着又发过来两条消息。

小野猫:在家洗澡等你

小野猫:[图片]

“……”星棠失神地望着手机屏幕,直到它再次自动熄灭才缓过来,接着瞳孔放大满是错愕。

什么??

小野猫???

在家等他???

不是她乱看,而是两个人的座位离得很近,而他的手机又放在她手边,星棠脑子乱七八糟,已经控制不住脑补那张照片了,但越想越火大,顺着胸腔直往上涌。

果然第一印象是对的,什么垃圾狗东西!

星棠提着包就往外走,高跟鞋踩在地上发出“当当”的响声,还没走出咖啡店就把周寻的手机号码微信全拉黑了。

过了几分钟,周寻从洗手间出来,远远地就看到座位上没了人,视线向周围扫了扫,也没发现人影。周寻走到位置前,望着桌子上喝了一半的咖啡,他拿起手机……

看到显示的消息,他笑了,接着解锁查看发来的图片,脸上挂着意味不明的笑。

收起手机,周寻透过玻璃看向窗外来来去去的人,目光似乎透露出几分可惜,再细看好像又有些无所谓。

.

天色渐渐暗淡,下班晚高峰也过去了,周寻在大厦外的公共吸烟区抽了两根烟,终于等来了谭叙深。

“这个?”谭叙深把一个黑色优盘伸到他面前。

“嗯,找了好几天没找到。”周寻今天不是来找谭叙深喝酒吃饭,前几天有个优盘落在了他家里。

“晚饭吃了吗?”谭叙深摸了摸口袋,发现没带烟。

“还没,回去吃。”周寻笑了笑,毕竟家里还有只小野猫在等他。

“那我先上去了。”谭叙深工作没处理完,大概还有一个小时。

“等等。”周寻弹了弹烟灰,扭头看着他,“听说闻烟要带你回家?”

修长的双腿被黑色西裤包裹,谭叙深刚迈出去半步,听到周寻的话,又缓缓转身,从他手里拿出一支烟。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