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有风,打灰机冒出的火苗有些飘,碰到烟草发出微弱的烧焦声,谭叙深顺着抽了一口,猩红的烟头在昏黄光线下明明灭灭。

“嗯。”他淡淡应了一声。

“去吗?”周寻饶有兴味地看着他,摆明了看戏的姿态。

太阳刚落下没多久,天边飘着几缕灰蓝色的云,谭叙深远远望着,若有所思:“现在的女孩儿,谈恋爱都考虑那么远吗?”

“我交的那些女朋友应该不会。”周寻笑了笑,将烟插灭在白色的细石粒中,抬头的同时推了推眼镜。

周寻和谭叙深永远不会喜欢上同一个女人。

周寻喜欢漂亮的,会玩的,他没想过结婚,但身边的女人也从来没断过,说白了他喜欢自由。

但谭叙深不一样。

想到这里,周寻扭头看了他一眼,至于谭叙深喜欢什么样的女人,他具体描述不出来,但脑海里会不自觉地浮现出几张脸……

比如叶漫,比如闻烟。

“快一年了吧。”说实话,周寻也分不清他用了几分真心,但他知道,绝对没到见父母的程度。

“快了。”大厦前的灯是暗调的黄,沐浴在谭叙深身上有几分不真实,他将烟掐灭,呼吸间还有带着淡淡的烟气,“我上去了。”

“好。”周寻看着他的背影,停了几秒,拿着优盘离开了。

.

周五晚上,易阳洗过澡和闻烟在沙发上玩,谭叙深在厨房洗碗,闻烟视线总是不自觉地落在他的背影,有些心绪不宁。

离生日还有一周,但她还是和爸妈开不了口。

“姐姐,我困了。”易阳抱着他的大熊猫玩偶躺在沙发上,眼睛眨得缓慢,迷迷糊糊地看着闻烟。

“今天怎么困得这么早?”闻烟往旁边移了移,手轻轻放在他额头上,还以为他生病了。

“中午在幼儿园没有睡午觉……”易阳声音渐渐变得越来越低,眼睛也闭上了。

看着易阳安静的脸,闻烟嘴角不自觉地露出笑容,很羡慕这个年龄的孩子,心里和眼睛都那么清澈,困得时候可以肆意地倒头就睡。

怕把他吵醒,闻烟小心翼翼地把易阳抱起准备送回房间,五岁的孩子,抱起来竟然还有点吃力,但她刚转身,就看到谭叙深缓缓走过来。

“怎么了?” 谭叙深走到闻烟身边,轻轻接过易阳。

“睡着了。”闻烟顿时感觉胳膊一阵轻松,看易阳脚上拖鞋快掉了,她连忙接住。

闻烟把他的拖鞋放在床边摆好,谭叙深将易阳放在床上,轻轻给他盖上被子,虽然动作已经很轻了,但易阳刚刚入睡,睡眠还很浅,他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

“爸爸……”孩子的声音含糊不清。

“睡吧,晚安。”谭叙深在易阳额头落下一个轻吻。

嘴角情不自禁地扬起弧度,闻烟站在旁边看得微微失神,如果她和谭叙深有了孩子,会不会也这么听话懂事?家里四个人,会很幸福吧?

沉浸在幻想里,但不经意间脑海忽然闪过爸妈的脸,还有其他画面,闻烟眼睛里的笑意缓缓停住了,终归是被拉回现实。

“走吧。”谭叙深看着闻烟。

“好。”房间只留了一盏小夜灯,闻烟跟在谭叙深后面,轻轻把房门关上。

回到卧室,谭叙深在电脑前处理事情,闻烟将床单换了,来到他身后抱着他的脖子。

“我爸妈看到你这么优秀,是不是就不会说什么了?”闻烟弯腰,下巴蹭着他的肩膀,她沉迷于他工作的每一个瞬间。

谭叙深敲击键盘的动作停了一秒,眼睛倒映着电脑画面中的白光,然后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似的,继续撰写邮件。

直到点了发送键,他才幽幽地开口:“很为难吗?”

“不为难。”怕谭叙深多想,闻烟连忙否认,还不自觉地站直了身体。

将电脑关了,谭叙深缓缓起身,他面无表情地注视着闻烟,身高的差距让氛围很有压迫感:“既然为难,为什么要强迫自己?”

闻烟的否认谭叙深好像完全没有听到。

抬头注视着他,闻烟眉眼的笑意渐渐消失,已经很久没有这种感觉了,在他面前,她好像是一张透明的白纸,完全被他剥/光看透。

“我们的感情……可能要比其他人难一点,但也没有想象中那么难以跨越,我们在一起都快一年了,”闻烟组织着语言,像是在努力说服自己,但却有些语无伦次,最后还是潜意识地跟着心走,“谭叙深,我想和你有以后,想嫁给你,所以想把你介绍给我最爱的家人,让他们知道我有一个超级好的男朋友。”

以后?

她轻柔的语调,她脸上的笑,谭叙深垂在身体两侧的手有些沉,黑色的眼眸意味不明,负担和负罪感一时间分不清楚。

“简单一点不好吗?”谭叙深低头看着她。

简单?闻烟忽然语塞。

他的眼睛黑亮深邃,她好像永远看不透,被他视线完全笼罩的时候闻烟不自觉地想去抱他,想要寻求安全感,想让两颗心靠得更近,但她刚抬手,就被他脸上的淡漠击回现实。

他连着几个问题,闻烟脸上的笑消失殆尽,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刚才她在谭叙深眼睛里看到几分冷漠,还有最深最深处的一丝不耐烦,很浅,一闪而过……

是她的错觉吧,他的风度和涵养怎么会流露出这种神情。

“简单的意思是?”闻烟忽然有些不知所措,有些茫然,但心脏却不受控制地摇摇往下坠,渐渐被裹上了一层冰霜。

闻烟突然想到,每次谈论到这件事,谭叙深从来没有给过她明确的回复。

是突然吗?还是她刻意地选择忽略他眼中的淡漠?

将她的神情变化看在眼里,谭叙深依旧低头注视着她,嘴唇紧抿成一条直线,沉默不语。

两人无声无息地对视,闻烟心里忽然乱得厉害,无数暗藏在心底的画面一时间全部涌现,又被她快速压制,变得风平浪静一片空白。

“两个人的事,牵扯到太多人就会变得麻烦。”余光掠过柜子上的礼袋,谭叙深视线停了几秒,终于还是放缓了语调。

“但爱一个人,不就是想把他……”

话说到一半,闻烟忽然停住了,嗓子像塞了裹着玻璃渣的棉花,再也说不出一个字。

从内心深处生出的无力和恐惧感,直接逼红了她的眼睛。

怕被他发现,闻烟连忙绕过他走向沙发,呆滞地整理着沙发上的衣服:“如果你还没有准备好的话,那我们就先不去了,生日那天我中午回家和爸妈吃饭,晚上再来找你。”

谭叙深双腿交叠坐着,目光始终落在她身上:“好。”

看着她将衣服一件一件叠整齐,谭叙深起身站在落地窗前,望着闻烟的背影,声音还是和刚才一样轻柔,如果没有注意到她眼角那一抹飞红的话,他一定可以当作什么都没发生过。

谈谈恋爱,可以,但是以后和结婚?

他没想过,也不可能。

“要有蛋糕哦,我喜欢吃草莓味的。”闻烟嘴角的弧度向上扬,但滚烫的泪水却顺着眼角直接砸在衣服里,瞬间便消失了。

“好。”谭叙深点了一支烟。

“不要忘了生日礼物,不然罚你买十个。”闻烟机械地重复着动作,浑然不觉手里拿得这件衬衣已经叠了三遍。

“已经买好了。”目光依旧落在她身上,谭叙深弹了弹烟灰,落在了烟灰缸外面。

“是那个蓝色礼盒吗?你先收好,到生日那天再给我。”闻烟声音听不出丝毫异样,温柔带着微微撒娇的语调,和往常如出一辙。

“好。”喉咙混入烟草的气息,谭叙深声音带着低沉。

谭叙深一支烟抽完了,闻烟还在叠衣服。

将烟头捻灭扔进烟灰缸里,谭叙深走到闻烟身边,从背后抱着她,落在她脖子上的吻,从温柔到越来越狠。

闻烟没有发出任何声音,甚至连眼睛都没有闭上。

她清醒地感受着他的温柔,他的肆虐,和自己慢慢撕开的心口。

两个人眼底都没有任何情/欲,一个是伤痕,一个是安抚。

“我先去洗澡。”谭叙深手臂环着她的腰,注视着黑色衬衣上突兀的深色斑点。

他知道,是眼泪。

“好,我收拾下房间,待会儿再去。”闻烟笑了笑,不动声色地挣脱了他的怀抱,弯腰抱起叠好的衣服。

摩挲着她颈间的红痕,谭叙深转身走向浴室。

而在他出去关上门的那一刹那,闻烟像只断了线的风筝,身体轻飘飘又重重地跌落在沙发上,叠放整齐的衣服全部散落在地上。

眼泪控制不住地往外涌,闻烟用最后的理智捂着嘴唇不发出声音,往日所有被她压至心底的疑虑纷至沓来,仿佛要将她淹没溺死……

他从来没提过他的爸妈。

他从来不主动说些什么。

他从来不和她谈以后。

……

.

周五,闻烟生日的前一天,谭叙深刚回到办公室就看到手机在办公桌上震动,然而等他走到跟前,电话却挂断了。

7个未接来电,看到备注时谭叙深不禁皱了皱眉。

望着远处的港丽大厦沉默了片刻,谭叙深刚要回拨过去,而她已经打过来了。

“叙深哥……对不起,我不知道打给谁……漫漫在片场晕倒了,已经进去很久了……怎么办啊……”

电话那端突如其来的哭声抽泣,谭叙深微愣,翻阅文件的动作顿住,他沉默了两秒缓缓开口:“别着急,慢慢说。”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