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语无伦次的话混杂着哭声,谭叙深表情渐渐变得凝重,他面无表情地站在落地窗前,蓝珀大厦三十六楼几乎可以俯瞰A市的全景,汽车如同玩具一样在高架桥上穿梭。

电话已经挂断了,谭叙深依旧保持着刚才的姿势,仿佛不曾动过,阳光斜斜地照在他身上,在地板投下一道影子。

“咚咚——”

办公室的门被敲响了,谭叙深回过神,眼睛微动:“请进。”

“Jarod,五点和凯莉有个会,关于CRM和凯扬要不要续约的问题。”Aaron把一沓资料放在谭叙深桌子上,“这是之前的比稿文件,电子版同步发你邮箱了。”

“好。”谭叙深手指从文件边缘划过,刚打开还没看到里面的内容,就又合上了,他转身看着Aaron,“下周有什么比较重要的安排?”

“西南区置换的活动在下周三,周一周二还好。”Aaron仔细回想着他的行程。

“这两天的安排往后推迟,有事打电话给我。”谭叙深回到办公桌前,打开抽屉,拿出来护照和其他证件。

“……好,您要休假吗?”Aaron看着他的动作,感觉很突然,还有点摸不着头脑。

“嗯,凯莉的会也暂时推迟吧。”谭叙深将钱包证件放在一旁,浏览了一遍未读邮件,然后关了电脑。

“好的,那我先去安排一下。”Aaron先一步离开谭叙深办公室。

.

谭叙深开车回家,准备简单收拾几件衣服,但打开衣柜的那一瞬间,他目光忽然暗了几分,抬起的手渐渐垂下。

衣柜里所有衣服都是她叠好挂好的,井井有条。

这一刻,谭叙深不是很想碰。

在衣柜前沉默地伫立,男人高大的身形挡住了阳光,衣柜里昏暗,他看了几秒转身走向沙发。

谭叙深坐在沙发上,修长的双腿交叠,抬头时余光不经意掠过窗边柜子上的蓝色礼盒,黑色的眼眸有一丝凝滞。

夏天的傍晚,晚霞浓烈,房间没开灯,谭叙深半边脸映着光,半边隐匿在昏暗里。

他很清楚,待会儿走了是什么结果。

忽然觉得领带和衬衣很紧,他抬手松开领带,纽扣也随意地解开两颗,动作带着几分粗鲁。

“咔嗒”一声,打火机在房间的声音很清晰。

指间夹着烟,谭叙深环视着房间内的摆饰和一些小物件,忽然发现,卧室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变成了另一种风格。

烟支缓缓燃烧,轻烟向上袅袅飘散,谭叙深没抽几口,只是失神地望着暗红的烟头,在烟燃尽的那一刻,他掐灭扔进烟灰缸里。

收拾行李,转身出了门。

.

坐在去机场的出租车里,谭叙深望着窗外迅速倒退的景色,拨通了周寻的电话。

“喂。”周寻正在开车,车窗半开头发被吹得凌乱。

“这几天帮我照顾下易阳。”谭叙深直说

“好,你要出差吗?”这种事对周寻来说已经见怪不怪了,就像他经常出差会把yellow放在谭叙深家一样。

“叶漫病了,我去看看。”谭叙深微微向后靠,疲惫地闭上了眼睛。

“怎么回事?”周寻眉头紧皱,握着方向盘的手不自觉用力,方向忽然偏了一份,他连忙又转回来。

能让谭叙深过去的,一定不是简单的头疼发热。

“小涵打给我的电话,不太好。”谭叙深简单解释。

小涵是叶漫的助理,在国内的时候就跟着她,和周寻一样,是见证了谭叙深和叶漫所有感情阶段的人,但她今天情绪很不稳定。

“……”周寻长叹一口气,忽然不知道说什么好,他很尊重女人追求自己的事业,但是这么拼命地他没见过几个,“劝劝她,回来吧。”

谭叙深依旧闭着眼睛,不知道在想什么。

“易阳是不是快放学了?我直接去学校接他吧。”周寻调了个头。

“应该到家了。”谭叙深抬起手腕看了眼时间。

“那我……等一下,”周寻脑海里忽然闪过一个画面,他望着前面的红绿灯路口,微微失神,“闻烟……明天生日?”

那次在咖啡厅,他听星棠说是这周六。

谭叙深握着手机的动作微顿,眼底划过一丝不知名的情绪:“嗯。”

“哥,你这有点狠了。”眼前闪过闻烟的脸,周寻忽然有些不忍心,“但我这两天还有事,替你去不了。”

出租车缓缓停下,谭叙深打开车门下去:“我到了,待会儿再说。”

.

整个下午,闻烟都没有看到谭叙深,发的消息也没回。

还在忙吗?

说好不会再从他办公室前路过,但下班的时候,闻烟还是路过了他办公室,门没锁,只是虚掩着。

透过磨砂玻璃向里面张望,但闻烟什么都没看见。

因为明天生日,所以她今天晚上回家,看着手机里未回的消息,对话框里上一条消息,还是一天前的。

这一周,闻烟刻意和他保持距离。

有些东西只隔了一层薄薄的纸,脆弱得她不敢碰。闻烟知道自己在逃避,在自欺欺人,但如果真得能骗到自己也好……

但她无法做到彻底清醒,也没有办法完全糊涂。

所以就这么半醉半醒地痛苦着,不想放手,她拼命抓住手里最后的稻草,死死攥住,但心里已经产生了隔阂,再也没有办法像以前那样亲近。

.

登机后,谭叙深接了几个电话,都是工作上的,处理完之后他看着通话记录的列表,屏幕可见的范围内,最下面的名字是闻烟。

天色已经完全黑了,谭叙深失神地望着那个名字,深色的眼眸看不出情绪,但脑海里浮现出很多画面。

时间仿佛静止,男人如同雕塑般目光落在那一点。

只是到飞机起飞,他都没有拨出去。

.

心里装着事,吃过饭后闻烟没陪爸妈看电视,借口说工作累了,就回了房间。

屏幕解锁,消息依旧没有回复,也没有电话。

闻烟疲惫地向后仰,无力地躺在床上,脸上的苍白不及心里的一半。

她想好好过个生日,和喜欢的人一起,和谭叙深一起。

房间很安静,内心无数的猜疑顺势疯长,闻烟拿出耳机戴在头上,将音量开到最大,想把那些不受控制地念头全部驱散……

她明天就要生日了,她不要乱想。

拿着衣服走进浴室,水流顺着她的脸颊往下,闻烟双手捧着脸,想洗久一点,可以消磨时间,但又怕错过他的消息……

最后穿着睡衣回到房间,比平常快了十分钟,但电话里,还是没有他的消息。

这时闻烟忽然察觉到一丝不对劲,心里涌上阵阵不安,他不会出什么事了吧?

想到这里,闻烟毫不犹豫地拨了他的电话,但是直到自动挂断,都没有人接。

内心的不安越来越重。

她接着又打了第二个,还是没有人接。

呆滞地站在床前,痛苦和压抑早已被害怕不安取代,脑海里忽然闪过什么,闻烟连忙打开同城新闻,快速地浏览了一遍,没有发现车祸的信息她才松了一口气。

坐在房间的单人沙发,停了片刻,闻烟拨通了周寻的电话。

周寻去客厅倒了杯水,手机放在茶几上,看到屏幕上的来电显示时手一哆嗦,水倒在了外面,还溅到了手机屏幕上。

他不敢擦,也不敢接,也不敢挂。

周寻等着闻烟挂断,但他低估了她的耐心,手机震动了很久,最后好像是自动挂断的。

喝了杯水压压惊,周寻抽出一张纸巾擦了擦,朝房间走去,但他刚打开卧室的门,就看到易阳举着手机在傻笑。

“闻烟姐姐。”

“……”周寻很想退回客厅。

“我在周寻叔叔家。”易阳坐在床上抱着他的大熊猫,对面的电视里还放着动画片。

周寻退出去半步,又进来了。

“周寻叔叔刚刚去客厅了,刚回来。”这段时间易阳很少见到闻烟,接到她的电话很开心,乖乖回答她的问题,然后把手机送到了周寻面前,“闻烟姐姐要跟你说话。”

面前的手机像个烫手山芋,周寻看了两秒,才拿了过来,面无表情的脸瞬间爬上笑意:“不好意思刚刚去客厅接了杯水,没看到你电话。”

“没关系,易阳怎么在你那里,谭叙深呢?”闻烟想让自己沉静平稳,但语调还是出卖了她。

“叙深……叙深好像出差了,把易阳丢在了我这里。”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周寻都想咬掉自己的舌头,他已经很久没有这种负罪感了。

出差?

闻烟所有的害怕不安和难过,在这一刻忽然归于平静。

她的男朋友,在她生日的时候出差?没有一通电话,也没有一条信息。

身体好像在不停坠落,不停坠落,没有底,也没有依靠。

心脏的酸涩和愤怒在血液里无声无息地乱窜,闻烟手指不知不觉地握紧了手机,泛着森森的青白。

电话里陷入寂静,过了很久周寻都没有听到她的声音,他抿了抿嘴唇,硬着头皮开口:“烟……”

“好,我知道了,晚安。”

声音平静得没有丝毫破绽,周寻一时间竟然想不出来她是以什么表情说出的这句话,但总之,电话挂了。

“姐姐说了什么?”易阳好奇地凑到周寻身边。

“小麻烦。”周寻捏着易阳脖子后的软肉,就是担心会碰到闻烟,他才慌忙把他接到了家里,但还是没躲过去。

“我很听话的。”易阳嘟着嘴。

“那叔叔问你几个问题,乖乖回答。”周寻把动画片的声音调到最小。

“好!”易阳抱着他的熊猫玩偶。

“喜欢闻烟姐姐吗?”周寻撑着脑袋,侧躺在床上。

“喜欢!”易阳坐在被子上。

“喜欢妈妈吗?”周寻接着问。

“喜欢!”易阳笑了笑。

周寻不用像和成年人交流似的观察易阳的表情,因为孩子的话和他的眼睛一样干净。

“那喜欢妈妈还是喜欢姐姐?”周寻问。

“……”不像前几个问题那么果断,易阳脸上闪过几分迟疑,认真思考了好久,他看着周寻小声说,“都很喜欢。”

周寻笑了笑,很难得易阳在单亲环境中缺少爸妈的陪伴,还能这么童真可爱,而这一年来,不知道是因为长大了一岁,还是家里多了闻烟,周寻感觉到易阳比之前开朗了很多。

但接下来的问题,会很残忍,他想想该怎么组织语言。

“那如果,要选择一个人跟你和爸爸一起生活,你选谁?”这次,周寻注视着易阳的眼睛。

“呃……”和刚才一样的犹豫,易阳抱着他的大熊猫,低着头暗暗思索,最后抬眼看着周寻,“想要妈妈。”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