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吃过了。”闻烟目光平静,然而目光扫过他手里的蛋糕时,她鼻子顿时一酸。

所有的防线又逐渐崩塌,无数的质问被压在心底,闻烟模糊了视线,走了几步狠狠地扑进他怀里,搂着他的腰紧紧抱着,想要以此填充心里的空荡和疼痛。

闻烟很讨厌现在的自己,有多爱谭叙深,就有多讨厌自己。

她不爱哭的,以前总笑星棠,然而这段时间闻烟似乎要把这辈子的泪都流干了。

感受着怀里熟悉的温热,谭叙深低头,她的身体在微微颤抖,耳边的哭泣很轻,轻得几乎听不见。望着她的黑发,谭叙深目光深沉,想像以前那样抱她,但手刚抬起,在离她后背几厘米的距离顿住了,然后又缓缓放下。

“对不起。”谭叙深声音很沉,已经很多年了,他没有说过这三个字。

“别说话……”埋在他怀里,闻烟摇了摇头,声音很闷。

她怕彼此一开口,那些猜疑质问就会不受控制地脱口而出。

今天晚上,她只想好好过一个生日。

“吃饭了吗?”这次是闻烟问他。

“还没有。”谭叙深低头注视着她。

“那我去煮个面。”闻烟准备去厨房,但刚迈开步子,就被谭叙深抓住了手臂。

“我去吧。”终于,谭叙深还是摸了摸她的头。

“好。”闻烟看了他一眼,很快又垂下视线,不想让他看到眼睛里的脆弱。

谭叙深将行李箱放在客厅角落,蛋糕放在了餐桌上,然后走向了厨房。

坐在沙发上,闻烟视线跟着谭叙深移动,从他出现,她所有的感知器官仿佛都被他夺走了。

她看不到其他东西,也听不到其他声音,眼里脑海里全是他。

闻烟不敢想,以后没有他的日子……

没过多久,谭叙深从厨房出来,端了两碗面放到餐桌上。

“再吃点吧。”谭叙深看向沙发上的女孩儿。

闻烟缓缓走过来,其实她不饿,但目光落在桌子上简单的两碗面,好像下次吃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心里忽然很不是滋味。

她抬头,强扯出一个笑容:“好。”

餐厅里,桌子上摆着新鲜的花束,上面悬挂着暖黄色调的吊灯,他们面对面坐着,灯光照在他们身上,彼此之间有化解不开的浓稠。

谭叙深打开了蛋糕,还记得她说爱吃草莓味的。

“要戴吗?”谭叙深拿出金黄色的纸质王冠。

“要。”闻烟笑着接过来,戴在了头上,“待会儿要帮我录下来。”

“好。”谭叙深笑了笑,脸部线条很柔和,他拿出两根蜡烛插在蛋糕上,“现在点?”

“等一下,我把灯关了。”闻烟起身,把餐厅的吊灯关了。

谭叙深把她的动作看在眼里,有时候幼稚得像个孩子一样:“好了吗?”

“好了。”闻烟连忙坐回去。

她头上的王冠歪了,有点可爱,谭叙深帮她扶正后拿出了打火机,点燃了两根蜡烛。

一个2,一个3,闻烟的二十三岁生日。

她刚才说要录下来,谭叙深拿出了手机,打开录像:“许个愿。”

都说许愿要闭着眼睛,在心里默念,否则就不灵了。

“想和谭叙深在一起一辈子。”闻烟缓缓抬头,在烛光中贪恋地注视着他,然后唇角轻轻上扬,一字一句无比清晰。

谭叙深目光凝滞,握着手机的那只手臂慢慢变得僵硬,屏幕里,女孩儿的眼睛逐渐泛红,好像衬得脸庞更加苍白。

时间仿佛静止了,过了片刻,谭叙深缓缓抬头。

两个人隔着跳动的烛火互相对视,脸庞被羽化了轮廓,很温柔,很虚幻,很不真实,闻烟脸上始终挂着淡淡的笑容,和烛光映在一起变得无限美好。

然而此刻的沉默却像冰凌一样,将氛围的温柔浪漫缓缓割裂。

在谭叙深的沉默中,闻烟笑着收回了视线,吹灭了蜡烛。

浪漫瞬间沦为昏暗,空气也变得薄凉,只有客厅的光映过来,闻烟走了几步重新打开餐厅的灯。

“好大颗。”闻烟在蛋糕表面拿了颗草莓放到唇边,咬了一口。

“旁边有叉子。”谭叙深将蛋糕切开,几乎将所有的草莓到放在了她盘子里,然后放在她面前。

“谢谢。”闻烟拿起旁边的叉子。

那个愿望,谁也没再提。

知道他不爱吃甜食,闻烟没有强求,只自己大口吃着,但她抽纸巾的时候,看到他也拿着叉子,面前的盘子里放着一小块。

闻烟连忙低下了头,忍住了眼中的热泪。

为什么要这样?

为什么?

不给她希望又给她希望?

闻烟永远琢磨不透他,这辈子都看不透……

这顿饭下来,他们还和往常一样聊天,一样笑,结束之后谭叙深去洗碗,闻烟将餐桌擦干净。

一切,都和往常的周五一样。

“我去洗个澡。”谭叙深从厨房出来。

“一起。”离他一米的距离,闻烟注视着他,眼睛里带着执拗。

他们在一起一年的时间,闻烟第一次提这样的要求,往常都是谭叙深强行把她抱进浴室,她总是害羞地拒绝。

望着面前的女孩儿,谭叙深喉结微动:“烟烟……”

谭叙深刚唤出她的名字,闻烟就上前抱住了他,踮脚勾着他的脖子,不顾一切地亲吻。她的吻凌乱没有章法,仿佛要急切地填补内心的害怕和空荡。

闻烟抱得多紧,心里就有多害怕。想要嵌入他的身体,化为他最痛的那根肋骨,她有多痛,他就加倍得疼痛……

任由她吻着,谭叙深身体微微僵硬,像是石子落入心湖,逐渐下沉到越来越深的湖底,没有声音,但湖面的涟漪却一圈一圈荡着,男人平静的眼眸渐渐起了波澜,眼底暗潮涌动。

五指不由得收紧,终于,僵持中有一条弦好像断了,谭叙深反客为主将闻烟拥在怀里,手放在她的脑后,让她清醒地承受着他所有的力度。

感受着熟悉的温软,和她唇间香甜的草莓味,谭叙深抱着她走进了浴室。

浴室的水汽很快模糊了磨砂玻璃,在外面只能看到两个交的身影,一室氤氲,一室荒唐。

没过多久,谭叙深抱着闻烟回到卧室,两人身上都还挂着水珠,但却在急剧上升的温度中,很快蒸发了。

不知道是不是闻烟的错觉,还是已经习惯了他的xing爱方式。

今天的谭叙深格外温柔,比以往的每一次都要温柔,轻轻地抚摸又带着专属于他的狂热。

闻烟痴迷地注视着身上的男人,他下巴滴落的不知道是水还是汗,他的黑发,他的胸痛,他的臂膀,以及他近在咫尺的脸,每一个角度都让她不可自拔。

闻烟深深地望着,想印在脑海里。

“谭叙深…对我好一点好不好……”闻烟呼吸紊乱,眼里泛着水光,她伸出手想去抚摸谭叙深的脸,但手臂晃动却碰不到。

他的体温像是良药,闻烟感觉自己冰冷受伤的心仿佛正逐渐回温痊愈……

真得爱惨了他,爱得卑微爱得失去自己,她不敢想以后没有他的生活,仅仅是想象心脏就像被挖去似的疼。

察觉到她眼角的湿润,谭叙深刻意地移开了眼,低下身吻住了她的唇,十指相扣,温柔又愈发得狠。

光线昏昧,空气好像也逐渐稀薄,汗水凝成滴缓缓滑落,仿佛是最后的狂欢,最后的缠mian,两个人都用尽了所有力气。

然而在烟花绽放最盛的那一刻,谭叙深注视着闻烟的眼睛——

“宝贝,我要复婚了。”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