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一个多月以来,谭叙深晚上总觉得无所事事,以前最喜欢的独处,最近却觉得空荡荡的。

一瓶酒,一部电影,可以消磨一个夜晚。

谭叙深没有看社交软件的习惯,对他而言,那只是方便工作的一种工具,然而最近,他总会不自觉地看看。

电影里播放着熟悉的片段,谭叙深打开手机,消息列表的置顶还是她,当初刚在一起,他回消息的时候她顺势把自己设置在最前面,后来谭叙深再也没动过,但聊天框的时间仿佛凝滞了,永远不会再有新的消息弹出,永远停留在了那天下午。

最后一条消息,是7月26日下午,她生日的前一天。

她问:晚饭想吃什么?

那天晚上,他去了法国。

凯扬合同的会议,谭叙深拖了很久,之前这个答案是毫无悬念的,因为从公司各方面考虑都不会续约。不是凯扬不好,而是两个公司合作太久不会产生太多火花,都需要注入新鲜血液。

但这段时间没有见过她,谭叙深迟迟没有做决定。

直到上周,和罗文对接的人换了个他没见过的男人,从他们的谈话中谭叙深隐隐约约听到,她离职了。

消失的彻底。

房间的光线暗淡,她在家的时候,因为怕黑每次睡觉都会留一盏夜灯,每次情/动,因为害羞也会把所有灯关了,只留一盏夜灯。

然而现在,灯光昏暗,显得有些暧昧,又落寞。

随意浏览着朋友发的动态,谭叙深手指机械地划过,有些索然无味,就在他准备关掉的时候,几张照片忽然闯入视线……

谭叙深的目光一滞。

似乎从来没有见过她这个样子,视线被她脸上的笑吸引,很迷人耀眼,已经很久了,谭叙深没有见过她这么纯粹烂漫的笑,梦里全是她惨白的脸和通红的眼眶,还有裙子上的血,最后失去意识轻飘飘地倒在他怀里。

隔几天谭叙深就会梦见这样的场景,除了前几次的惊醒和心悸,到后来,他已经知道了这是个梦,会自动醒来,然后再也无法入睡。

视线上移,谭叙深看到是星棠发的,但余光掠过面前几张照片,目光不由得一沉。

刚刚所有的注意力完全被她占据,以至于谭叙深没有看到旁边的男人,他沉默地看着那九张图,迟迟没有点开。

过了很久,谭叙深从第一张慢慢往后翻,但越往后翻他的眸光越沉,嘴唇也不自觉地紧抿成一条直线,不知道划到第几张,谭叙深的手停下了。

碧海蓝天,两个人浸在水里,冲浪板静静漂浮在一旁,他们互相对视笑着,身体靠得很近。

视线落在闻烟后背那只男人的手,谭叙深眉头拧得越来越紧。

不知道呆滞地看了了多久,谭叙深终于挪开了视线,他站起来缓缓呼出一口气,倒了杯酒,加了很多冰块。

那个男生看着年龄不大,脸有点熟悉,但却想不起来再哪里见过。

谭叙深端着酒杯走到落地窗前,遥望着A市的繁华夜景,黑色的眼眸微微透露出几分不解和茫然。

他们分开,她开始新的生活,接触不同的人,这都是谭叙深之前所期望的,她这么快走出前段日子的阴影,按理说谭叙深应该安心,为她高兴。

然而刚才心里的沉闷和其他不知名的情绪却清晰地告诉他,不是这样。

看到她和别人在一起,他不舒服。

谭叙深仰头,冰凉的烈酒漫过喉咙,酒喝完了,玻璃杯里只剩下未融化的冰块,碰在一起发出清脆微弱的声响。

或许,他也需要一段时间去适应。

谭叙深又打开手机,刚解锁的屏幕里依旧是那张照片,看着她泡在海里,谭叙深不禁皱眉,胸腔内酝酿的沉闷很快被担心覆盖了。

身体可以下水了吗?

眼睛往下看,谭叙深注意到星棠发这条动态的时间,是三天前。

返回消息列表,谭叙深打开置顶的消息框,目光落在她最后一条消息看了很久。

犹豫了片刻,谭叙深打下一行字。

- 身体好点了吗?

手指落在发送键的上方,迟迟没有落下,时间仿佛静止了。

然而这时,门外忽然传来输入密码的声音,紧接着,门被打开了。

“爸爸!”

谭叙深意外地抬头,他熄灭手机屏幕起身往外走,但刚走出卧室易阳就扑到了他腿上,叶漫提着行李箱在后面把门关上。

“怎么这么晚回来?”好久没见易阳,谭叙深把他抱了起来,墙上的挂钟时针已经指向10了。

“妈妈说要给你个惊喜!”易阳搂着谭叙深的脖子亲了一口。

叶漫站在玄关处换鞋,听着他们说话脸上洋溢着笑容,但刚打开鞋柜,她嘴角的笑渐渐凝滞了。

视线落在那两双女士拖鞋上,粉色的兔子棉拖,还有凉拖,不像新的,也不是她的尺码。

愣了两秒,叶漫拆开一双新的拖鞋,笑着走向谭叙深和易阳。

“累不累?”叶漫摸着易阳的脸。

“不累。”易阳声音还很有精神,赖在谭叙深怀里不撒手。

“吃晚饭了吗?”谭叙深尝试把他放下,但小家伙却像黏在了他身上。

“吃过了,和妈妈下飞机吃的,法国的饭一点都不好吃,没有张阿姨和闻烟姐姐做得好吃,我都饿瘦了。”易阳捏着自己的脸蛋扯了扯。

听到易阳口中的名字,谭叙深和叶漫同时愣住,平静地眼眸下隐藏着不同的情绪。

谭叙深眼睛微动,随后垂下了视线。

“那明天让爸爸给你做好不好?”叶漫笑着摸了摸易阳的头。

“虽然爸爸做得不好吃,但是我很喜欢。”易阳扬起小脸朝谭叙深甜甜一笑,丝毫没有察觉到大人间的情绪。

谭叙深捏了捏易阳的鼻子。

“下来,妈妈帮你洗澡,洗过之后早点睡觉。”叶漫伸手,想从谭叙深怀里接过易阳。

“自己去洗。”谭叙深直接将易阳放下了。

“妈妈别担心,我自己可以的。”易阳仰头看着叶漫。

叶漫欣慰地摸了摸他的头,笑着说:“那有事叫妈妈。”

“好的,知道啦。”易阳脱下外套,迈着轻盈的步子走进了浴室。

易阳一直都很懂事,知道叶漫生病了从来不让她抱,洗澡也都自己洗,但有时候叶漫总不放心,就会帮他洗。

易阳走进浴室后,客厅就剩下谭叙深和叶漫,气氛突然变得沉默。

叶漫身体还是微微带着虚弱,神色间也藏着病态,回国后也需要去复查调养。

“我把那边的工作辞了。”站在谭叙深面前,叶漫抬头望着他。

有了归心似箭的理由,叶漫边养病边交接工作,用最快的速度把那边的事情处理完,这已经是她能压缩的最短时间了。

“接下来什么打算?”谭叙深声音低低的。

叶漫眉眼闪动了一下,不知道他说的哪方面,工作还是感情?而按照原来的约定,他们是要复婚的。

“先休息一段时间。”叶漫轻笑。

“好。”谭叙深低头注视着她,眼眸中的情绪有些复杂,想说什么,但看到她病态的脸,最终又被压下归于平静。

谭叙深转身要回卧室,然而他刚转身,叶漫就从背后抱住了他的腰:“我们搬回以前的房子吧。”

刚才被压下去的情绪又浮现出来。谭叙深的身体顿住了,视线定格在客厅的窗帘上,似乎还能想到那天和她一起挂上的画面。

黑色的眼眸讳莫如深,过了很久,谭叙深缓缓松开腰上那双手臂,他转身走到旁边的储物格,拿出那个精致的戒盒。

原本想等她病好一点再提,但好像拖不了。

“抱歉。”谭叙深伸到叶漫面前。

叶漫目光平静地望着那个熟悉的盒子,他是还给她,而不是为她戴上。

“手术室外面都是哄我的吗?”叶漫笑了,眼底竟然一片释然。

女人都是很敏感的,更何况是叶漫,自从他回国后,只会在和易阳视频的时候问一下她的状态,很少单纯给她电话,这并不像复婚的状态。

“不是。”谭叙深声音低沉。

不可否认的,有那么一瞬间谭叙深动过这个念头,他们坐在床上叫他一起看动画片,以及易阳乖乖地喊爸爸妈妈……

然而,他却把另一个女孩儿弄伤了,伤得很彻底,无法弥补。

谭叙深这辈子没有对不起过谁,但想起来闻烟,他会有种深深的无力感。

“该说抱歉的是我,当时是我草率了,但叙深,从孩子的角度,以及我自己的想法,我确实想复婚,但如果这是你深思熟虑后的答案……我不强迫你。”叶漫知道,她强迫不了。

以及当年确实是她执意要走的,没有人可以一直等她。

叶漫转身缓缓呼出一口气,心里的失落和沉闷慢慢堆积,并不像她表现得那么洒脱。

“今晚我陪易阳睡,明天再回去。”叶漫走了几步,把行李箱放在一个角落。

“好,早点休息。”谭叙深望着她的背影。

“下周易阳生日,我把爸妈叫过来,一起给孩子过个生日。”这也是叶漫着急回来的另一个原因。

“好。”谭叙深说。

两个人都藏着心事,之后也没有什么可说的了。

等一切又归于平静,谭叙深回到卧室,打开手机时他微愣,屏幕页面还停留在她的消息框,那条消息还没发出去。

- 身体好点了吗?

目光在那行字停了很久,男人的姿势没有动过,在昏暗的光线下宛如一尊雕像,只手机屏幕的光微微照亮了他的脸。

最后,谭叙深缓缓删掉了。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