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闻烟潜意识地回头,但看到几米外的人,心脏忍不住猛然一颤,连呼吸都停了。

“谁叫你?”星棠听着声音有点熟悉,她跟着转身,“小谭同学……”

话没说完,星棠目光掠过易阳旁边的男人,脸上的笑忽然凝滞了,刹那间脑海里闪现过很多画面,有个念头闪瞬即逝,马上就要呼之欲出。

都姓谭,这么巧吗?

“他们什么关系?”星棠望着对面的三个人,呼吸沉重,她已经分不清心里翻涌的情绪是愤怒还是心疼。

闻烟愣怔着没说话,这一刻她仿佛置身于月台,列车呼啸着驶过,周围人声鼎沸,而她的世界却安静极了。她不知道列车把她带到了将来,还是回到了过去。

看到他的这一刻,两个月的努力仿佛都化成了泡沫,她努力忘掉他想要开始新的生活,但随着他的出现,过往所有的回忆、疼痛、不堪和卑微都通通涌到了脑海,疼得快要裂开。

“爸爸,闻烟姐姐为什么不答应我?”易阳被叶漫抱在怀里,他扭头看着谭叙深。

而旁边的男人,目光紧紧锁在对面的女孩儿身上,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贪婪和小心翼翼。还以为以后再也不会遇到,但刚才听到易阳的叫声,谭叙深清晰地感觉到了自己内心的惊喜和忐忑。

他转身,真的是她。

好久没见,她还是那么漂亮,但下巴尖得让人心疼。

周围人来人往,车的鸣笛和说笑声混杂在一起,很嘈杂。但他们几个人沉默地站在那里,暗流涌动。

叶漫抱着易阳,手有点酸了,她的目光在闻烟和星棠之间游移,但最后还是落在了闻烟身上。虽然有两个人,但直觉告诉她,是眼神和情绪看似更平静那位。

就是这个女孩儿吗?

很年轻漂亮,原本叶漫以为他会找一个漂亮、或许没那么正经的女孩儿,毕竟男人都喜欢刺/激。但她似乎弄错了,一个人的气质不会骗人,那个女孩儿明显不是她曾经想的样子。

在叶漫打量闻烟的时候,闻烟也在打量她。

之前闻烟很想知道,到底是怎样一个女人,能让谭叙深心甘情愿入了婚姻的围城,即使离婚这么多年也能毫不费力地占据他的心,让她的存在完全沦为笑话。

一个活在她假象里的女人,一个让她深刻体会到嫉妒是什么滋味的女人,闻烟今天终于看见了。

确实不错。

四相静默,星棠脸上忽然扬起明媚的笑,她将手里的两个袋子放在了地上,朝对面几个人走过去。

七八米的距离,几步就到了。

“易阳同学,要回家吗?”星棠站在叶漫面前,摸了摸易阳的头。

“是的星棠老师,爸爸妈妈要接我回家过生日,今天是我五岁生日哦!”

易阳在叶漫怀里很兴奋,但星棠嘴角的笑却越来越深了,她看着叶漫,又将视线落在谭叙深身上。

爸爸妈妈,是吗?

星棠缓缓舒出一口气,忍住眼里的酸涩,她伸手捂住易阳的耳朵,然后抬头笑着看向叶漫:“谭叙深的前妻?哦不好意思,忘记你们已经复婚了。”

女孩儿虽然在笑,但语气却很没礼貌,叶漫微微皱眉,却没说话,但只见她忽然靠近。

“谭太太,告诉你一个秘密哦……”星棠眼里带着几分神秘,她扫了一眼谭叙深,又笑着将视线回到叶漫身上,“前段时间我朋友怀孕了,你不用怀疑是谁的,我们烟烟很乖,从初吻到初恋再到初夜,都只有谭叙深一个人,但有次他们做/爱谭叙深一不小心让烟烟流产了,嗐,可惜了一条小生命,当时烟烟满身是血哦!就是不知道谭叙深晚上和你同床共枕的时候,会不会想到烟烟和那个孩子,你老公应该不会把这件事告诉你吧。”

女孩儿云淡风轻的语调,叶漫愣住了,他从来没有说过,他甚至很少跟她提那个女孩儿。叶漫抬头看向谭叙深,却发现他的目光落在对面。

仅仅在星棠走过来的时候,谭叙深看了她一眼,从始至终,他的视线没有从闻烟身上移开过。

但随着星棠说出的每个字,那些血淋淋的画面就在眼前循环播放,谭叙深不自觉地握紧了五指,眼底浮现出痛苦和愧疚,心脏也跟着麻木。

她明明就在眼前,但几步的距离却遥不可及。

闻烟失神地望着对面的三个人,许久不见,他果然过得很好。

怪不得毫不犹豫地甩掉她。

可爱的孩子,漂亮的妻子,幸福的一家三口。

她和那个流掉的孩子算了什么?根本不值一提,除了她也不会有人记得,他们都恨不得快点摆脱她这个麻烦。

看到他们的表情,星棠畅快极了,脸上还挂着纯真的笑:“复婚快乐哦!”

说完星棠松开易阳的耳朵转身离开,但她刚背过去他们,嘴角的笑就瞬间消失,眼角也红了。

“又背着宝宝说什么小秘密……”一直被星棠捂着耳朵,易阳什么都没听见,但却感受到了大人之间不是很开心。

易阳看看谭叙深,又看看叶漫,但谁都没有回答他。

谭叙深嘴唇紧抿成一条直线,喉结也不自觉地微动,她今天穿了件玫红色的针织吊带,宽松的牛仔裤微微露出肚脐,有点艳丽,有点调皮。

想和她说话,想知道她最近在做什么,想和以前一样听她在身边碎碎念个不停……

身体比理智先一步作出反应,但谭叙深的腿刚迈出去,就看到她勾唇朝他盈盈一笑,转身离开了。

望着对面幸福的一家三口,闻烟目光最后落在谭叙深身上,随着心慢慢撕扯,她缓缓勾起一抹冷笑。

女孩儿眼底再也不似先前的波澜不惊,黑眸渐渐涌现出几分浓烈的情绪,是恨。

谭叙深顿在原地,她已经转身了,但他脑海里全是她最后那个笑。

沉稳的表情终于有一丝破裂,谭叙深忽然意识到很多东西好像在不知不觉中变了,但无论这个世界怎么变化,他希望她永远都保持原来的样子,可爱,单纯,温柔善良……

后悔和心痛在胸腔里弥漫,最后,谭叙深无力地垂下了手臂。

.

弥漫着雾气的原始森林,小鹿拖着沉重的身躯仓皇逃离,一枚子/弹深深嵌进骨缝,她越过溪水,留下鲜红的血迹,而始终漫不经心的猎人,愣怔地望着走火的猎/枪,终究是掉入了自己设的陷阱。

.

回到车里,星棠坐在副驾驶阴沉着脸,再也没有说一句话。

这段时间成长的不只是闻烟,星棠也在慢慢改变。

朋友之间,是需要彼此照顾相互支撑的,闻烟身上发生了这些事,星棠就担任起了那个保护她的角色,按照她以往的性格,今天面对谭叙深和叶漫可能只会大喊大叫,会生气地将手机砸在他们身上,但最后被路人指指点点沦为笑话。

包括现在,星棠都在拼命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不去骂闻烟,因为解决不了问题,更何况,她比任何人都难受。

黑色的Evens平稳地行驶在马路上,闻烟面无表情地看着前方,但眼前的画面不是红绿灯,而是他们一家三口的画面。

那么温馨美满的家庭,她只配站在对面远远看着,毕竟她是个多余的人。

这么想着,闻烟嘴角又不自觉地扬起冷笑,对自己的可怜和深深嘲弄。

车内很安静,谁都没有说话,星棠还在气头上,而闻烟怔怔地望着前方,眼底的一潭死水终于泛起涟漪,有刻骨的痛,但更为浓烈的是被激起的恨意。

“烟烟!”

星棠忽然惊声尖叫,望着前面越来越近的大卡车,她以为闻烟会刹车减速,然而随着距离不断缩短,速度却好像越来越快!

眼看就要追尾,星棠连忙拨动方向盘,车“嘭”的一声撞在旁边的花坛上!

在惯性的作用下,她们身体不断往前冲,却又被安全带和安全气囊用力弹回去。

闻烟猛地回过神。

车熄火了,星棠望着窗外惊魂未定,大声地喘着粗气,她慌忙扭头看向闻烟,却发现她安静地坐在那里,有些呆滞,不悲不喜。

星棠心里的火瞬间窜到头顶,她解开安全带用力地甩上车门,绕到另一边把闻烟从车里拽出来。

星棠想把她骂醒,想把她打醒,但看到她苍白的脸,还没开口眼泪就控制不住地往外流。

“烟烟……不值得,真的不值得……”星棠抚摸着闻烟的脸,声音哽咽。

刚才的画面,闻烟心里一阵后怕,但她好像失去了情绪的表达,眼睛里全是木讷,只是嘴唇白的厉害。

眼角挂着泪,闻烟抬手擦掉星棠脸上的泪痕,笑了笑:“嗯,我知道。”

.

晚上,闻烟回到家的第一件事还是洗澡。

这一次,她没有再像以前一样强迫自己忘记,既然忘不掉,那就记在心里吧。

记住他在她身上留的那些痛苦和不堪。

记住他们一家三口的幸福画面。

记住她一个人血淋淋地躺在手术台上。

从浴室出来,闻烟吹干头发温了杯牛奶,坐在沙发上给傅铭川发了条信息。

- 下周可以入职。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