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无论夜晚多难熬,闻烟总能在太阳升起时恢复成自己想要的样子。

化上淡淡的妆,搭配好得体的衣服,营造出最好的状态去开始新一天的工作。

以前闻烟总是偏爱浅色的衣服,像所有刚毕业的女孩儿一样,无论怎么故作成熟,无形中总会透露出骨子里的清纯和活力。

但现在闻烟打开衣柜却不会再看那些衣服一眼,因为她每天都会跟公司所有部门的人打交道,也会被所有八卦的人盯着,闻烟不想被他们看轻,衣服都挑黑白灰比较成熟的颜色。

而这次的故作成熟,很像。

这一年来心境早已不像从前那么纯粹轻松,承受了太多超负荷的东西,心脏很沉,千疮百孔。

她已经不用刻意地扮作大人,她已经长大了,但长大的代价沉重又惨烈。

.

闻烟的工位在傅铭川办公室附近,和其他同事坐在一起。

早上进到公司碰到迎面走来的同事,有打招呼的闻烟就笑着点头回应,不亲切也不疏离,一切都保持在正常范围内。

工作不是来交朋友的,没必要刻意讨好谁,讨厌你的人不会因为你的退让喜欢你,你软一分他会认为你是个软柿子,只会捏的更厉害。

刚到座位上看了几封邮件,闻烟就看到了傅铭川的消息,让她去一下。

几米的距离,闻烟抱着电脑来到傅铭川办公室,站在外面敲了敲门。

“请进。”

闻烟进去关上了门,坐在了傅铭川对面的沙发上:“今天有什么可以替傅总分忧的?”

两人认识太久了,闻烟在他面前不需要伪装成特别能干的样子,身心不自觉地放松。

“最近还习惯吗?”傅铭川习惯了她的古灵精怪,笑着倒了杯茶。

“挺好的。”闻烟入职半个月了,已经慢慢进入了状态。

“同事之间呢?”傅铭川每天除了开会、待在办公室,就是外出参加活动,对公司工作之外的事情不是很了解,但他还是担心有不好的声音。

“别担心,同事之间也不用推心置腹,公事公办就挺好的。”闻烟视线低垂着落在电脑屏幕上,笑了笑没多说。

能进入Evens的,情商智商都不会太低,谁也不会把这种事情摆在明面说,但你永远也不会想到背后捅你刀子的,可能就是刚才笑着跟你打招呼的人。

昨天早上闻烟端着一杯咖啡来到公司,有个女同事笑着和她说早上好,她微笑回应,但过了几分钟闻烟去洗手间,就听到她和另一个女人在说她是不是傅铭川包养的情/人。

无所谓,闻烟不在乎。

“最近CRM的项目我邮件都BCC你了,有什么想法吗?”闲聊结束,傅铭川摆出了工作的状态。

“这方面我们没有FA做得好。”闻烟向后微微靠着沙发,直截了当地说。

傅铭川微愣,这方面不如FA他知道,但公司却很少有人会直接说出来,他看着闻烟笑了笑:“具体怎么说?”

视线落在墙上挂着的壁画,闻烟若有所思:“只说中国市场,你觉得最近几年的销量有什么问题吗?”

“Evens的品牌市场销量5年蝉联第一,FA集团所有品牌的车型在这5年也是第一。”傅铭川回忆着最新的趋势图,停顿了几秒,“但前者的距离不断缩小,后者的距离在不断拉大。”

“Evens品牌我们做得很好,但从去年FA所有子品牌也都处在上升的趋势,这说明他们内部一定是有了整体改善。”闻烟知道Evens这两年来很有危机感,所以才会有新建工厂等一系列动作,“去年FA成立了数字化的子公司,我觉得跟这个有关系。”

“所以他们数字化的子公司驱动了数据库的完善,能和各个部门都对接起来,但我们现在只做到了监测,没有进一步的追踪。”傅铭川看着闻烟说。

闻烟笑了笑,和聪明人交流就是轻松,她还没说完他就想到了。

“是这样没错,他们市场部每次发送项目都要去数据库提取精准的目标受众,会精确到车主潜客以及具体年限,如果这部分受众中有人打电话咨询,他们会进一步在系统中将这部分买车意向高的人标记,之后就会转到销售和具体的经销商,形成了一个闭环。”闻烟客观地分析完FA的整个流程。

但傅铭川目光落在闻烟身上,渐渐失神,有些移不开眼。

她穿着白色的西装外套,耳边的碎发散下来几缕,说话时不疾不徐,沉稳中透露着淡淡的自信。

这种状态,很迷人。

“所以对比FA,我们在第一阶段数据库做得不完善,在后面阶段也衔接的不是很紧密。”傅铭川收回思绪,掩饰性地喝了口茶。

“简单来说是这样。”闻烟点了点头。

“交给你做可以吗?”傅铭川笑着看向她,眼睛里透露着期许,她比他想像得更聪明。

“……你高估我了。”闻烟愣神,接着微微一笑,然后稍微坐直了身体,“据我所知,我们现在的客户咨询是外包出去的,但如果想要做好,数字化时代这是公司最机密的东西,所以从数据库到下游客户咨询,我们都需要建立自己的团队,除了人力的投入,还需要很大一笔资金。”

“资金不是问题。”闻烟的顾虑傅铭川想到了,但公司发展日趋成熟,每个上升的机会他都会尝试。

闻烟不是怕压力,相反她很喜欢这种挑战性,但她刚入职不久就负责这么大的项目,就算开始做了,下面的人也会不服。

“或者……”闻烟思索了片刻忽然笑了,她看向傅铭川,“我们可以从FA挖一个人。”

傅铭川看着她,忽然想到狡黠的小狐狸:“你可以跟Kathy聊聊。”

“好的。”闻烟嘴角上扬,准备待会儿去慰问一下罗文,“没什么事我先回去了。”

“下周有个酒会,你跟我一起去吧。”看着她起身,傅铭川淡淡开口。

“什么酒会?”闻烟收拾文件,动作顿了顿。

“几个车企办的,有很多经销商过去,和他们处理好关系以后会方便很多。”傅铭川简单解释,“你爸爸应该也会去。”

本来还有些顾虑,但听到老爸也会去,闻烟就打消了暗生的念头:“好,知道了。”

.

十月底,天已经冷了,高大的梧桐往下纷纷扬扬掉着落叶,有几分萧瑟,黑色的Evens缓缓停在了希凡的酒吧。

以前习惯了挤地铁,但不知道什么时候起,看到黑压压的人群闻烟就控制不住地胸口发闷,所以后来无论去哪里,她都开车。

闻烟和星棠的车型是一样的,都是Evens的G系列,是爸妈送给她们的二十岁生日礼物。

今天加班有点晚,工作结束之后闻烟感觉空荡荡的,不想面对冰冷的房间和漫长的夜,忽然很想喝一杯,所以她就直接过来了,但身上的通勤装似乎和酒吧格格不入。

闻烟刚到,希凡就在门外等着了,看到她后往前走了几步:“冷不冷?”

“有一点。”深灰格子的鱼尾裙堪堪遮住膝盖,下面只有一条丝袜。

眼里有淡淡的笑,希凡握住她的手走了进去。

酒吧仿佛永远都是热情似火的夏天,喧嚣的音乐,清凉的穿着和躁动不安的身体,所有的烦躁似乎都能被音乐声盖过去。

希凡刚才在和朋友喝酒,回来的时候卡座上零零散散的已经没几个人了,闻烟坐在了他旁边的位置。

“想喝什么?”希凡偏头看着她,黑色修身的高领毛衣和鱼尾裙,将身体优美的线条展现的淋漓尽致。

“就这个吧。”闻烟目光落在桌子上的半瓶酒,她只是想喝,喝什么不重要。

希凡拿了个干净的杯子,只倒了个杯底递给她,像是在哄小孩子。

嘴角挂着浅笑,闻烟没说什么,接过来仰头就喝光了,然后自己倒了满满一杯,没过多久又喝完了。

希凡坐在旁边平静地看着她,脸上的笑不知不觉已经消失了,在昏暗的光线下显得有些阴沉。接着斑驳的光,希凡看着她嘴角溢出的酒,看着她无处宣泄的阴郁悲痛,她像是深陷在沼泽中,越挣扎越无法脱身。

就在闻烟还要去倒酒的时候,希凡伸手将酒瓶滑到了桌面的边缘,酒瓶再往前一分就会掉下去。

闻烟愣了愣,将杯子放下了,然后无力地靠着沙发闭上了眼睛,她好像听不见嘈杂的音乐,她的世界被裹上了坚硬的壳,只有空白和黑暗交替,其他的什么都无法进入。

“醉了?”看她好久没反应,希凡靠近了些伏在她耳边。

“没有……”闻烟摇了摇头,声音有些含糊。

酒后微醺,像是醉了,意识却还很清醒,以前一杯就醉,不知道什么时候连醉都变成了一件很奢侈的事。

随着她摇头的动作,闻烟身体不稳,斜斜地倒向希凡。

希凡顺势抱住她,让她靠在他的肩膀,但还保持着刚才的姿势,面无表情地望着舞池里晃动的人影。

“希凡,爱为什么会变成恨……”

听到她的呢喃,希凡低头注视着她,发现她还闭着眼睛但嘴唇却在颤抖,他忍不住皱眉:“忘不了他?”

“忘了。”

清冷的声音不含酒意,回答的那么干脆,真的忘了吗?

希凡忽然意识到她很清醒,她没有醉,

酒吧的气氛在不断上升,希凡沉默地注视着她苍白的脸,在灯光晃过来的那一刹那,低头吻在了她的唇角,控制不住地越来越深。

而闻烟,没有拒绝。

.

蓝珀大厦,FA.

工作结束已经晚上十点了,Aaron伸了个懒腰,抬头发现谭叙深办公室的灯还亮着,他准备过去打个招呼然后下班。

来到办公室前发现门是敞开的,Aaron刚想敲门,但看到里面的画面不由得顿住了。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他发现总监最近总喜欢发呆,好几次他来办公室都是这样,连他站在门外都没有察觉,好像也不是在思考工作的事。

“咚咚——”Aaron轻轻敲了两声。

暗调的灯光下,男人的身影显得清冷落寞。

谭叙深望着星星点点的霓虹像是有了恍惚的幻影,面对无边夜色时,心脏好像格外的空,仿佛在被心里的身影不断蚕食。

“什么事?”谭叙深收回视线,身上透露着浓浓的懒倦。

“明天晚上在半岛酒店的酒会,用帮您安排司机吗?”

“不用了,我开车过去。”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