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三个月前她晕倒在自己面前的画面还历历在目,但从医院回来以后,他们谁都没提过那件事。

傅铭川目光落在她身上,他暗暗观察了很久,没见她身边出现什么可疑的人,她也像是完全好了,没有闷闷不乐,也没有郁郁寡欢,每天像从前一样生活工作。

但是,她的眼睛骗不了人。

“晚上一起吃饭吗?”傅铭川看着她把蛋糕和奶油吃完,最后只剩下一颗草莓,然后一口吃掉。

“和星棠约好了。”闻烟笑了笑,甜食果然会让人开心。

“……”傅铭川哑然。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这段时间她好像在刻意地和他保持距离,但每个拒绝的理由似乎又都很自然合理。

是他多想了吗?

“销售的同事和我约了个会,时间到了,”闻烟看了看表,然后抱着电脑起身,“和FA的项目资料你发我邮箱就好,我今天看看,没什么事我先过去了。”

“好,有什么不明白的直接问他们。”傅铭川也跟着起身,最近开会他都会带上闻烟,摆明了很看重的姿态,这样其他人就不敢看轻她。

“嗯,知道啦。”闻烟笑着走出了办公室,只是刚关上门,她脸上的笑就收了起来。

办公室,只剩傅铭川自己站在茶几前,看着那几个甜品发呆。

.

下班后,闻烟直接开车去了和星棠约好的餐厅,她先点了餐,等了十几分钟星棠才到。

“怎么今天突然想起来约我?”星棠踩着高跟鞋走到座位上,还是一如既往的风风火火。

闻烟提着玻璃壶往杯子里倒了杯花茶,她抬头看着对面:“最近在忙什么?短信都少了。”

“……就是,上周画展认识的那个男生。”星棠脸上忽然闪过一丝羞怯,“还记得吗?”

“你前天跟我说那个?”闻烟依稀记得她提过,但那几天被谭叙深搅得心神不宁,只有个大概的印象……闻烟垂眼,敛下眼里的思绪,再抬头发现星棠脸上的笑有些诡异,“发生了什么?”

“他约我吃饭哈哈哈!”星棠抱着花茶,控制不住的傻笑中隐藏着几分羞涩。

“什么时候?”闻烟被她脸上的傻气逗乐了。

“今天晚上。”星棠眨巴着星星眼,满脸地荡漾。

“……怎么不去?”闻烟是临近下班才约的她一起吃饭。

“哎呀当然是你最重要了,谁都没有你重要。”星棠又倒了杯玫瑰茄,她心里确实纠结了一下下,但想到闻烟最近情绪不稳定,就过来了,“为我们的友谊干杯!”

心里暖暖的,闻烟笑着和她碰了下杯子,玻璃杯发出清脆的声响:“他是做什么的?”

“也是搞美术的,开了个工作室。”星棠脸上的笑藏不住。

“多大了?”闻烟问。

“和我们一样大。”星棠回想了下说。

“这么年轻就有工作室?家庭怎么样?”闻烟担心她再被骗。

“才认识一周我哪知道这么清楚,”星棠笑着说,“不过应该还可以,工作室好像是他哥投资的。”

闻烟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家庭条件相当的话,至少不会像以前在钱的方面被骗。

“不用担心啦,这么长时间了好人坏人我能分得清,再说上次像周寻那种人骗我……”星棠说到一半立即停住了,恨不得把自己的舌头咬掉。

“什么?”闻烟微愣,脸色逐渐变得阴沉。

“就……”那件事星棠一直没告诉闻烟,因为没过几天她和谭叙深就发生了一系列的事,星棠不愿意再给她添堵。

“说清楚。”闻烟直直地看向星棠,呼吸不知不觉地加重。

她知道周寻对星棠有好感,她在谭叙深身上撞得头破血流就算了,但如果周寻对星棠再做了什么,她会忍不住杀了谭叙深。

“你先别生气听我说,什么都没发生,就那天我去FA找你,恰好他去找谭……”三个月了星棠都没过提这个名字,她停了一下继续说,“他本来要约我吃饭,但他去洗手间的时候,我看见他手机有别的女人发来的消息,总之我就把他拉黑了,什么都没发生。”

星棠说完,两个人之间一阵沉默。

闻烟目光呆滞地落在餐具上,过了几秒她端起杯子喝了口茶,想压制住心中膨胀的情绪,但好像无济于事。

虽然什么事都没发生,但这笔帐,闻烟还是记到了谭叙深头上。

.

一周后,到了和FA约定开会的日子,会议定在下午三点,闻烟和傅铭川一起过去了,随行的还有3个其他部门的同事,职位都不低。

下了车,闻烟望着面前的旋转门微微失神,过去的一年,她从这里进进出出无数次,每次进去都期待看见一个人……

“傅总,不好意思久等了,谭总还在开会,让我下来接您。”

听见熟悉的声音,闻烟回过神。

“没关系,我们刚到。”傅铭川淡淡一笑。

“您这边请。”Aaron把访客门禁卡分给Evens的每个人,但看见闻烟他忽然愣住了。

“好久不见。”闻烟看着Aaron笑了笑。

“……原来换工作了,我说好久没看见你。”Aaron没想到闻烟记得他,一时间有些惊喜。

“嗯,刚入职不久。”

先前虽然没说过话,但彼此都认识,说起话来也不尴尬。

几个人边聊边进了电梯。

熟悉的电梯,熟悉的镜子,熟悉的B3按钮,脑海里破碎的画面有些凌厉,闻烟低头垂下了视线,看着镜子里的黑色高跟鞋失神。

到了三十六层,去会议室的路上路过他的办公室,闻烟目不斜视地直直走了过去,目光坚定得倒有些刻意。

会议室里FA的同事已经在了,看到傅铭川过来都齐齐跟他打招呼。

“还有十分钟开始,您先坐着休息会儿,Jarod应该马上就来了。”Aaron在每个人的桌子上摆了一瓶矿泉水。

“谢谢。”

“我去下洗手间。”闻烟坐在傅铭川身边,悄声和他说。

“好。”傅铭川看着她的背影,总觉得她今天情绪一直紧绷着,是因为紧张吗?

闻烟进入洗手间深深吸了一口气,打开水龙头拧到最冷的那端,低着头一遍遍洗着手,从始至终都没有抬头,因为面前是巨大的镜子,很长时间以来,闻烟都刻意地不照镜子,因为看到镜子里的自己会深深地厌恶。

会议马上要开始了,她没有太多时间收拾自己的情绪,闻烟抽了张纸巾擦了手,刚走出洗手间就接到了星棠的电话。

“烟烟,我今天晚上要和星野出去吃饭了哈哈哈,暂时抛弃你一下,为了补偿你我让希凡去接你下班哈。”星棠回想着星野发过来的消息,脸上春意荡漾。

“不用了,我自己回家就好。”闻烟最近想和希凡保持一定的距离。

“客气什么,就这样,拜拜~”

闻烟看着挂断的电话皱眉,但余光看到手机左上角的时间,会议快开始了,她收起手机走向会议室。

会议室的长形桌子,Evens和FA的同事各坐在一边。

“劳烦傅总跑一趟。”谭叙深刚来到座位,和傅铭川握了握手。

“下次可以约在我们公司。”傅铭川玩笑道,他并不介意会议地点,出于学习的心态他更愿意来几次FA。

“那可能会遇到很多熟悉的同事。”谭叙深嘴角的笑容略含深意,他打开电脑抬头,“听说傅总最近挖走我一个人。”

没想到他会挑明,傅铭川笑了笑:“正常的人员流动而已,谭总不要多想。”

其他同事听着两个老板讲话,都没有开口。

“人都到了吗?开始吧。”谭叙深抬起手腕,看着秒针走到十二。

然而随着他话音刚落,会议室响起高跟鞋的声音,由远及近。

谭叙深看着进来的人,身体和视线同时僵住,手还保持着抬腕的动作,然而目光从闻烟进来直到坐在对面,始终胶着在她身上没有移开。

“不好意思,来晚了。”闻烟看着面前的男人,勾唇一笑。

“没关系,刚开始。”傅铭川微微偏头,然后看着FA的同事,“可以开始了。”

“好的,首先非常有幸两家公司能一起合作。”FA的同事站在会议室的大屏幕前,“这次Evens和FA的合作,主要是两款相近车型的改款上市,Evens-G和FA-5,在消费者心中也是经常拿来做对比的……”

手里的笔悠悠地转着,闻烟侧身看向前面的大屏幕,但嘴角始终挂着浅笑,因为,对面的视线过于灼热。

还没反应过来为什么她忽然就出现在了眼前,谭叙深眼中惊喜和克制相互交替,前几天他去家里找她,可她再也没有开过门。

会议室的声音有些远,谭叙深看着她的侧脸久久回不过神,波浪的卷发披在肩上,衬衣和深灰色格子的鱼尾裙,由内而外散发出职业风的干练和性感,很陌生……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