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水流顺着脸颊滑落,闻烟闭着眼睛仰起脸迎着花洒,水温已经达到了发烫的感觉,在肌肤上留下一片灼红。

她怎么会不记得他的生日?

去年他生日那天是周三,闻烟请了一天假,在家里和易阳一起做了个蛋糕,还挂了气球和彩灯,但他好像都忘了那天是自己生日,晚上还加了班,回来以后都9点了,但推开门的那一刹那,闻烟还是在他眼里看到了惊喜,似乎忘了易阳还在旁边,他刚进门就把她推在墙上,吻了她……

闻烟猛地睁开眼睛,慢慢缺失的氧气让人神志不清,她抬手将水温调节器调到最左端,冰冷的水流瞬间将浴室氤氲缠/绵的水汽浇灭了,皮肤冷得泛起一阵颤栗。

.

蓝珀大厦,FA.

“咳咳……”谭叙深坐在办公桌前轻咳了两声,嗓子有些干疼,他习惯性地去拿咖啡,但动作顿了一下,端起了另一个杯子里的温水。

“总监,用给您买点药吗?”Aaron正要出去,但听到谭叙深的声音他又转身回来了,感觉总监感冒大半个月了。

“不……”谭叙深刚想拒绝,但想到早上会和闻烟一起吃饭,他停了两秒抬头看着Aaron,“不用了谢谢,我中午自己去买就好。”

“好的。”Aaron说完准备关门出去。

“等一下。”谭叙深忽然想到一件事,叫住了他。

“还有什么事吗?”Aaron抱着电脑转身。

“最近一年公司有谁跳去Evens的?”谭叙深从屏幕中抬眼,鼻音还是很重。

“……最近我知道的好像就罗文,稍等我问一下人事再给您具体反馈。”不知道谭叙深问这个是什么意思,Aaron说话变得谨慎起来。

“不用了,你去忙吧。”谭叙深目光落在咖啡纸杯上,若有所思。

“好的,有事您再叫我。”Aaron摸不着头脑,微微打量了谭叙深一眼,关门出去了。

办公室变得安静,谭叙深起身走到落地窗前,三十六楼的高度几乎可以俯瞰城市的全景,他视线落在远处的港丽大厦,目光渐渐凝滞了。

入冬以来A市的天气一直不太好,两座大厦遥遥相望,中间隔着飘渺的雾气,虽然看得很不清楚,但谭叙深知道,她在那里。

站在金字塔顶端的男人,此刻神情却无比落寞。

无论工作还是生活,不管遇到多么棘手的问题,谭叙深总能剥茧抽丝找到最漂亮的方法解决。

然而在闻烟身上,不要说捷径,他连路都找不到,谭叙深觉得他好像走上了一条看不到看不到尽头的绝路,尽管看起来毫无意义,但他没有其他的办法,除此之外他不知道还有什么方式可以出现在她身边。

回到办公桌前,谭叙深从手机里找到了罗文的联系方式。

.

最近在赶一个项目,从周二到周四闻烟每天都凌晨才下班,回到家已经凌晨一点了。

周五她刚起床,谭叙深就把她抱回了房间。

“休息一天吧。”谭叙深担心她身体吃不消。

“不用了。”闻烟躺在床上揉了揉脑袋,头确实有些昏昏沉沉,但她能坚持下来。

“我在家陪你。”谭叙深和她并肩躺在床上,轻轻抱着她。

闻烟缓缓睁开了眼睛,望着窗帘缝隙里透出的光,面无表情地凝滞了几秒,然后推开了他。

“我今天晚上回家,明天出差,你不用来了。”闻烟声音淡淡的,她穿上拖鞋,走进了洗手间。

谭叙深的手臂放在被子上,错综复杂的青筋突起,过了片刻,又缓缓平复下去,手臂还呈抱着她的姿势,但人却已经不见了。

过了片刻,闻烟从洗手间出来,谭叙深还坐在床边。

“去哪出差?”每天晚上都抽很多烟,谭叙深声音的烟嗓越来越重。

“海市。”闻烟坐在梳妆台前,开始化妆。

“我陪你去。”镜子里露出半张脸,谭叙深望着她的背影。

“不用了。”闻烟视线落在眼前的瓶瓶罐罐上,始终没有看他。

胸膛微微起伏着,谭叙深视线落在她身上,手握紧了又张开,眼前的女孩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

想让她陪他一起过生日,但谭叙深却说不出口,今年她生日的场景还历历在目,他甚至不愿意回忆。

最近,他们会正常交流,谭叙深问什么她就回答什么,甚至有时候她会开心地和他聊起来。

但就在他刚刚感到关系有所缓和的时候,下一刻就会不知道因为哪句话忽然终止话题,然后把他推得远远的,一切就又回到原点。

当然,如果他不问,她不会主动和他说一个字。

这段时间,闻烟很少像先前似的情绪激动,但谭叙深却越来越不安,因为她像是没有灵魂,只剩下了个躯壳。

而谭叙深只能把这个躯壳牢牢地守好,先前住在这里快乐明媚的女孩儿已经被他弄丢了,他想把她找回来。

在谭叙深混乱不安的思绪中,闻烟已经化好了妆,她起身走到衣柜前,目光在那一排衣服上扫过,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衣柜里所有的衬衣都不见了,变成了很多针织衫和毛衣。

而身后的男人,闻烟再也没见他穿过衬衣。

看着吊牌还没拆的米白色毛衣,闻烟神情有些呆滞,这确实是她以前喜欢的风格。

但现在,她不喜欢了。

从那排衣服上挪开视线,闻烟拿了件黑色毛衣和西裤。

餐桌上摆着早餐,两人面对面坐着,谁都没说一句话,但谭叙深的目光一直落在她身上,而闻烟始终没有抬头,只安静吃着。

吃完后闻烟去洗碗,被谭叙深拦下了。

“我去吧。”谭叙深说。

“没事。”闻烟收拾了餐具,走到厨房。

谭叙深愣了愣,将桌子上剩下的盘子收拾起来,也去了厨房。

“明天几点的航班,我送你去机场。”谭叙深不断往后退,直到无路可退。

“我爸去送我。”闻烟将洗好的碗筷摆在架子上,脸上看不出情绪。

眼皮低垂着,谭叙深望着她的侧脸,犹豫了几秒再次开口:“一个人出差挺累的,我陪你去吧。”

“一天就回来了。”闻烟转过身来,看着他脸上的担心,忽然轻扬嘴角,“周末不是生日吗?在家好好陪易阳吧。”

“……”

注视着她唇角的笑,谭叙深眼底浮现出几分呆滞,很久了,她没有向他笑过。

而且,她还记得周末是他的生日。

心底忽然涌现出暖意,她缓和的情绪,连带着持续压抑的氛围都流动了,谭叙深不明白为什么,但胸腔像是暖流穿过,渐渐回温。

“周末什么时候回来?我去接你。”谭叙深低头注视着她,黑色的眼眸无限温柔。

来之不易的缓和,谭叙深不敢强行做什么,既然她想一个人去海市,那他就等她回来。

“还不知道,大概傍晚。”闻烟双臂交叠靠着墙,迎着他的视线,嘴角挂着若有若无的淡笑。

气氛不知不觉中有弥漫着淡淡的温情,还有几分暧/昧。

谭叙深抿了抿嘴唇,喉结轻动,她忽然的变化让他隐隐兴奋,还有些不知所措,他的女孩儿好像快要回来了……

谭叙深控制着自己不要乱来,怕稍一动作就打破现在的缓和,但还是忍不住上前抱住了她。

“那晚上陪我一起吃饭。”谭叙深一只手微微环着她的腰,另一只手抚摸着她的脸,声音竟然有些粘人。

闻烟忽然笑了,她竟然在这个三十多岁的男人脸上看到了隐隐撒娇的神情,有些新奇。

“好,如果回来的早。”闻烟思忖了几秒说。

心脏的脉搏突然有力地跳动,谭叙深黑沉的眼底闪过一丝光,他的女孩儿真的要回来了吗?

温柔地抚摸着她的脸颊,谭叙深低头,控制不住地想吻她,但闻烟却条件反射地躲开了。

谭叙深愣了两秒,但下一瞬就紧紧抱住了她,没关系,他会一步一步来,直到她再次完全向他敞开。

黑眸变得深邃坚定,谭叙深一定会让她再次回到他身边。

“谢谢你,烟烟。”下巴放在她的肩膀,谭叙深埋在她的头发里,从呼吸间就能感觉到男人此刻的压抑的情绪和克制。

厨房,一个可以演绎很多美好的地方,似乎还残留着早餐的余温。

冬天清晨的阳光透过玻璃照进来,两人沐浴着日光静静拥抱,无限温情。

然而在谭叙深看不到的角度,闻烟手臂始终垂在身体两侧,面无表情的脸上有些木讷,没有抱他。

.

客厅里,易阳吃完早餐擦了擦嘴巴,叶漫为他穿上羽绒服,准备送他去幼儿园。

“妈妈,你要多休息,不要一直工作了。”易阳皱着可爱的眉头,一本正经。

“知道了。”前段时间在家里工作,可能被他看到了,叶漫笑着亲了下易阳的脸颊,为他拉好拉链,“爸爸周末生日,准备好礼物了吗?”

“准备好了!”易阳眼睛笑得眯成了一条缝。

“准备了什么?悄悄告诉妈妈。”叶漫声音刻意压低,往他身边凑近。

“这是个秘密哦。”易阳伏在叶漫耳边,也跟着压低声音,一副很神秘的样子。

“好,秘密。”叶漫手指轻轻点了下易阳的鼻子。

“不过好久都没有看到爸爸了。”易阳背上书包,嘟着嘴巴很不满。

“爸爸工作忙,这周就能见到了。”叶漫蹲在易阳面前,给他系上围巾。

“爸爸是个大笨蛋,这么久了都哄不好闻烟姐姐。”易阳低头玩着脖子里的大熊猫挂饰。

“……”叶漫的动作顿住了,她看着易阳,过了几秒开口,“爸爸去找闻烟姐姐了吗?”

“嗯,爸爸惹闻烟姐姐生气了。”

视线有些凝滞,叶漫低着头若有所思,过了片刻,她回过神继续为易阳系好围巾。

.

- 穿厚一点,不要感冒了。

坐在候机室,闻烟看着那几条消息有些愣神,过了很久,才懒懒地回了一个字。

- 好。

窗外飞机不断起飞降落,在天空中滑过飞行的轨迹,十几分钟后广播响起了提示音,闻烟收起了手机,拿着登机牌走向了登机口。

找到自己的位置,闻烟闭上眼睛开始休息,但没过多久,忽然感觉耳边有个温热的呼吸,她连忙睁开眼睛,但看到身旁的人她愣住了。

“你怎么在这里?”

“星棠说她的小公主一个人出差不放心,所以我想替她照顾一下。”希凡还喘着气,明显是慌忙赶过来的。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