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希凡额头冒着细汗,呼吸一时间平缓不下来,他看着闻烟错愕的表情,笑着脱下了外套。

“吓到了?”希凡好整以暇地看着闻烟,刮了刮她的鼻子。

突然的碰触让闻烟缓过了神,她上下打量着希凡:“你……就这么过来的?”

闻烟没有看到他拿包,也没有任何行李。

“刚才和星棠吃饭的时候她说你要去出差,我就过来了。”希凡甚至饭都只吃了一半,让朋友把他送过来了。

闻烟顿时笑了,明明都一个年纪,但总能在他和星棠身上看到年轻人的活力,风风火火的样子让她很羡慕。

“我去忙,又不是去玩。”注意到他额头的汗,闻烟从包里拿出一张纸巾递到他面前。

而希凡却微微把头向前倾,嘴角噙笑地看着她。

忽然拉近的距离,闻烟动作不由得停在了那里,注视着他眉眼间的明朗,闻烟嘴角上扬,然后将纸巾轻轻放在他手上,坐直了身体。

“烟烟,你的心是什么做的?”希凡挫败地拿起纸巾,自己擦了擦额头的汗,“我以为这么赶过来,能看到你感动得抱着我哭呢。”

刚才的动作,再加上希凡的脸,没有女孩儿能抵挡得住心动。

但闻烟不是。

纸巾上带着淡淡的香味,希凡叠好放在一旁,他追女孩儿从来没有超过半个月的,而身边的女孩儿……希凡无奈地笑了笑。

“我哭了很麻烦的。”闻烟和他玩笑道。

希凡很耀眼,会带给她很多新奇的体验,闻烟也很想和他试试。

她试了,但高/潮时想起的是谭叙深的脸,以及谭叙深带给她的屈辱。

“这么久了还没见识到我的耐心吗?”希凡将椅背往后稍微调了调,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坐着。

“见识到了,不过下午和明天我都有事,应该没时间和你玩。”闻烟明天傍晚回A市,行程安排得很紧。

“那周一能不能请一天假?”希凡侧头看着她,声音带着几分粘人。

“不能。”闻烟看着他笑了笑,“上次老板都对我不满意了。”

“星棠说那是你爸爸的朋友。”那天在FA楼下,希凡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谭叙深身上,对她身边的那个男人倒是没有印象。

“好的老板都公私分明。”回想着第二天去公司的场景,铭川哥确实对她有些冷漠,或者还有其他的情绪,但至于什么原因,闻烟不愿意细想,“星棠又和你出去吃饭了?”

“嗯,除了你工作忙,我们都游手好闲。”希凡不经意地调笑,“不过星棠这两天也有点忙,好像要重新装修画室,所以没能陪你过来。”

“没关系,她跟我说过了。”去海市而已,没必要有人陪着,闻烟有点累了,缓缓闭上了眼睛。

很久没听到她说话,希凡偏头发现她睡着了,过了片刻,他跟路过的空姐要了条毯子,盖在了闻烟身上。

感觉到身上的异样,闻烟眉头微不可查地皱了皱,没睁开眼睛。

.

房间还是原来的样子,但不知道是冬天的缘故,还是因为少了一个人,卧室显得莫名冷清。

谭叙深坐在书桌前,一眼晃过去电脑屏幕里全是心理健康的搜索词条。

浏览器打开了很多页面,男人神情专注地浏览着,时而皱眉,时而沉声呼吸,就这么过了两个小时,他拿起手机按照页面里的信息输入号码。

手机里响起几声等待音,谭叙深起身走到落地窗前,房间的暖气有点闷,他打开了一扇窗户,就在这时,电话接通了。

“你好,这里是舒宁心理咨询室。”

突然响起的声音,谭叙深忽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抿了抿嘴唇:“你好,我想咨询些问题,现在可以预约时间吗?”

“今天可能不行了,您看明天下午三点可以吗?”电话里是一个成熟温柔的女人声音

“可以。”谭叙深应下,打算去过这里直接去机场接闻烟。

“好的,其他您还有什么需要了解的吗?”

望着窗外萧瑟的冬景,谭叙深犹豫了片刻:“当事人不去可以吗?”

“呃……”电话里的声音犹豫了两秒,“他能过来吗?”

“暂时不会。”谭叙深想到闻烟这段时间的状态,眼底划过几分暗淡。

“好的明白了,那具体情况我们明天再聊。”电话里的人显然不是第一次见这种状况。

电话挂断了,谭叙深回到电脑桌前,望着屏幕里密密麻麻地资料,他目光凝滞了片刻,然后关掉了。

.

到酒店后已经下午四点了,闻烟来到前台办理入住手续,希凡站在她旁边。

“能住一间吗?”希凡扭头看着她。

他脸上的神情看不出是认真的还是在开玩笑,闻烟笑着摇了摇头:“不能。”

希凡暗暗叹了声气,让工作人员又开了一间房。

两人乘着电梯一起上楼,闻烟将行李放到房间,希凡住在隔壁,但他没有去自己的房间,反而跟着闻烟一起进去了。

“我现在要出去一趟,你看看自己做点什么。”闻烟坐在沙发上稍作休息,给这边的同事回消息。

“几点回来?一起吃饭吗?”希凡坐在床边。

“抱歉,要和同事一起吃饭。”闻烟忽然觉得不好意思,希凡特意陪她过来,但她好像真的没有时间和他一起玩。

“那少吃一点,回来我带你去吃好吃的。”希凡总能找到办法。

闻烟情不自禁地笑了,如果可以,她真的很想和希凡试试。但发生过那件事,两个人之间总会有些暧昧。

她不想重蹈覆辙,闻烟希望下一次的感情是先从爱情开始的。

“好。”闻烟笑着答应,“我现在要过去了,时间有点紧张。”

“那我在酒店等你,有事打电话给我。”她工作,希凡就不跟着了。

“好。”闻烟换了双高跟鞋,提着包离开了。

前段时间的项目,闻烟和海市的同事对接比较多,所以这次邀请她过来,但车展却不是她的主要行程,公司会有专门的团队来负责。

闻烟主要想参加明天上午的交流论坛,关于汽车行业未来五年的发展趋势,特邀嘉宾都是很富传奇色彩的人物,闻烟最感兴趣的是是德国一个顶级豪车品牌的CEO,六十岁的老头子,现在已经荣退了,但当年在业内留下一个又一个奇迹,现在嗅觉依然敏锐。

海市的汽车博览会规模很大,今年因为特殊原因,提前了一个月,去年闻烟是和谭叙深一起来的,但不是因为工作。

闻烟收了收思绪,海市的同事已经在等她了,两个人简单逛了逛车展,晚上和另外几个同事一起吃了饭。

回到酒店已经九点了,闻烟累得倒在了床上,而没过多久,就听到了敲门声,闻烟穿着拖鞋走过去。

“有点累了,明天再出去吃吧。”闻烟打开门看着希凡说。

“可以进去吗?”希凡站在门外倚着墙。

闻烟静静地看着他,过了两秒,把门打开了。

“晚上吃饱了吗?”希凡跟在她身后,坐在了沙发上,没有再往里面走。

闻烟微微点头,其实晚上她没什么胃口,吃得很少,现在倒是有些饿了,但也不想再出去。

“我让餐厅送过来,陪我再吃点。”希凡知道她累了,刚才已经点了外卖。

闻烟坐在另一张单人沙发笑了笑,感觉好像被他猜透了心事:“好,刚好又饿了。”

晚上的酒店里,一男一女独处总有些暧昧。但好在他们谁都没有再提那天的事,也都守在安全线之内。

闻烟拿起手机看了看,有很多消息,谭叙深的,铭川哥的,还有爸妈和星棠的。

刚才累得不想回,闻烟这时回复了爸妈,然后又回了星棠,那两个人的消息,她看了一眼放下了手机。

没过多久门敲响了,希凡去开门,是订的餐。

“好香。”闻烟站在桌前,看着希凡拆开包装。

不知道是哪家餐厅,连外卖都很精致,里面是几个木质的食盒,深棕色雕着暗纹,花瓣的纹路很清晰,栩栩如生。

“饿坏了吧。”希凡笑容里莫名带着宠溺,他将几道菜摆在桌子上。

“是不是点太多了?”闻烟抬头看着他。

“那你就多吃点。”希凡已经很克制了,但每道菜都想让她尝尝。

客厅里的电视开着,两人坐在桌前边吃边聊。

“味道不错。”这家餐厅莫名很符合闻烟的口味。

“有机会可以去店里,应该会更好一些。”希凡倒了两杯果汁。

“对海市还挺熟悉。”闻烟看着希凡轻笑,“不会又是你朋友开的吧。”

“这倒没有,如果你喜欢的话我们可以在A市加盟开个分店。”希凡视线落在闻烟身上,带着隐隐的笑。

“我喜欢很多东西,少爷都要买下来吗?”闻烟挑眉,和他玩笑着。

“买。”希凡毫不犹豫地说。

每次和希凡出去逛,她只要稍微表现出来喜欢什么,希凡都只一个字——

买。

这让闻烟很有压力,但他以后的女朋友一定很幸福。

两人正吃着饭,放在桌子上的手机忽然震动,闻烟看了一眼,没接。

希凡低垂着眼皮,不动声色地收回视线,继续吃饭。

但没过多久,手机又响了,闻烟目光落在屏幕上的来电显示,停了两秒,按下了接听键。

“喂?”闻烟拿着筷子,无意识地夹着米粒。

暖调的光线下,房间内只有电视发出微弱的声音,安静极了。

希凡将剥好的虾放在闻烟的餐盘中,声音温柔:“这个好吃。”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