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坐在出租车上,闻烟望着车窗外冷却的路灯和灯光,整个城市在她眼里模糊了。

闻烟没有回日月湾,以前总想把自己的难过藏起来,现在却迫切地想要感受家里的温暖。

打开门,又轻轻打开灯,将行李箱随意放在客厅的角落,闻烟回了房间。

这一刻,她再也忍不住了,扑在床上哭得泣不成声。

还记得第一次收到他信息激动得在床上翻滚。

以前有多悸动,现在就有多痛。

谭叙深啊,她第一个爱的男人,这辈子最爱的男人……

她该用多久才能忘掉他?

忘掉又该有多痛?

除了和他分手的那天晚上,闻烟后来再也没有一个人痛哭过。

所有伤心苦涩的情绪堆积在心底,酿成了毒,在这一刻变得无比猛烈。

过了半年,她终于正视了这段感情,也终于要为这段感情画上句号。

声音闷在被子里只能听到呜咽,闻烟哭化了妆,哭得头痛,似乎想要把一切都哭出来。

凌晨三点,林瑜醒来感觉有些口渴,她拿着水杯打开房间的门,半睡半醒中有些迷迷糊糊,没发现客厅的灯是亮着的。

但她坐在客厅刚喝了口水,就听到微不可查的哭声,然后越来越清晰。

林瑜皱着眉头转身,发现闻烟房间的门裂开了一条缝,声音是从那里传出来的……

睡意一瞬间彻底清醒,林瑜将杯子放到茶几上,连忙朝闻烟房间走去。

房间没有开灯,一片黑暗,林瑜站在门外听着女儿的哭声,一声声得像是打在她心上,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林瑜的眼睛顿时就红了。

“烟烟,怎么了?”林瑜轻轻敲了敲门,站在门边往里走了一步。

听到林瑜的声音,闻烟的哭声立即止住了,但那一声声抽泣却停不下来。

“妈妈进来了?”林瑜小心地关上门,借着月光的余晖来到床前。

闻烟从床上坐起来,抽了张纸巾擦掉眼泪:“没什么事……你快去睡吧…”

房间依旧处于昏暗中,谁都没有开灯。

“什么时候回来的?”林瑜坐在床边抚摸着她的头发。

“刚刚。”闻烟声音微弱还带着沙哑。

“怎么这么晚?”林瑜心想是不是在外面出了什么事。

“和朋友玩得时间晚了……就改签了一趟航班。”闻烟哭得时间太久,脑袋昏昏沉沉的,“你快去睡吧,明天还得上课。”

“好久没和你一起睡了,今天妈妈和你一起睡。”林瑜说着掀开被子上了床。

闻烟愣了愣,眼眶又忍不住涌出热泪,她没有卸妆,也没有洗澡,换上睡衣就上了床。

“妈……”闻烟躺在林瑜怀里,泪水再次不受控制。

望着天花板,林瑜眼里泛着水光,过了片刻她伸出手臂抚摸着闻烟柔顺的黑发,就像小时候每次给为梳头发一样。

“这半年,妈妈经常看见你发呆,也知道你有心事不高兴。”林瑜回想着这半年她的变化,以及垃圾桶里撕烂的衣服,眼睛酸涩,“但你从小就有主见,你不说,我们也不好多问什么,但爸妈一直都很担心你,你爸爸问了你身边所有的朋友……”

“妈,不要说了……”闻烟被愧疚淹没了,她最不想让爸妈为她担心,但最后还是适得其反。

“遇到不开心的事,不用自己一个人扛着,爸妈虽然不懂你们年轻人的想法,但多少能替你分担一些。”林瑜平躺在床上,轻轻拍着闻烟的背,像是在哄孩子睡觉。

眼泪滴落在被子里,有一片被浸湿了,闻烟哽咽着说不出话。

长这么大,虽然经历过很多,但闻烟习惯了报喜不报忧,也习惯了听星棠说她的不开心,帮她解决问题,比起倾诉闻烟更喜欢倾听,那些不开心的事,她全都压在了心底。

“妈,我喜欢上了一个人。”闻烟平躺着,滚烫的泪水从眼角滑落。

“还是那个吗?”林瑜回想着她生日后回家的那次,也是哭了。

“嗯。”闻烟低声应着。

原来说出来,也没有她想象中得那么难,但头昏昏沉沉的,不知道从哪句说起。

“他大我很多。”

林瑜眉心微蹙,心里开始不安。

“他做了一些伤害我的事,我也都还给了他。”闻烟呼吸沉重,她平静地望着上方,但眉眼间却充斥着痛苦,“但是妈,我却没有想象中的高兴。”

“他是做什么的?”林瑜想象过女儿会和什么样的男孩子在一起,但从没想过是一个年龄大她很多的男人。

这种男人不是小女生可以接近的,一时间林瑜脑海中浮现出很多不好的可能。

“不重要,以后都不会再有关系了。”闻烟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还喜欢他吗?”林瑜心里涌着阵阵自责。

房间里空气变得安静,闻烟沉默了好久,感觉嗓子里有裹着棉花的玻璃渣,她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我想忘掉他。”闻烟平静地望着天花板,一眨眼睛,两行热泪就从脸颊滑落。

“对不起烟烟,是妈妈做得不好,总以为你成熟懂事很多事就忘了告诉你。”林瑜声音忽然有了浓重的鼻音。

年龄大的男人,要离远一点。

已婚的男人,要离远一点。

离婚的男人,也要离远一点。

这些都该告诉孩子的,但林瑜总觉得女儿聪明,不会和这些人沾上关系。

“别这样妈,谁都不怪,就怪我自己,就当是年轻长教训吧,从今天开始,我一定努力努力地忘掉他……”

说到“忘掉他”那三个字,闻烟将头埋进了被子里,不想哭得太大声,也不想哭得太狼狈,但最后还是失控了,房间里全是眼泪的味道。

“都会过去的。”林瑜轻轻拍着闻烟的肩膀。

闻烟翻身躲在林瑜的怀里,紧紧抱着她,放声痛哭。

房间外,闻奕城穿着睡衣靠墙站着,听着哭声渐渐变小,他掐灭了手里那支烟,过了片刻,关掉客厅的灯回了房间。

.

第二天早上醒来,已经十点了,但闻烟发现爸妈都还在家。

站在客厅里互相愣了几秒,闻烟余光看到镜子里自己的样子,连忙走进了洗手间。

“怎么都没去上班?”闻烟洗漱后回到客厅,其实她大概能猜出来。

“桌子上有早饭,快去吃。”闻奕城拿着平板在看新闻,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

“你爸说最近不太忙,我们也好久没出去旅行了,看看想去哪里?”林瑜将刚热好的早餐端过来。

坐在餐桌前闻烟笑了笑,无论是学校还是公司,年底都是最忙的时候。

“你们不忙我还忙呢,我先去公司了。”闻烟用最快的速度吃完饭,然后回房间换衣服。

“怎么,少了你公司就不转了?”闻奕城望着闻烟的背影,把平板放下。

“少说两句。”林瑜拿着抱枕朝他砸过去。

关上门,听着外面的声音,闻烟靠墙笑了。

.

到公司已经快中午了,闻烟还没走到座位,迎面就遇见了傅铭川。

傅铭川刚从会议室出来,看到闻烟停住了脚步。

“来我办公室一下。”陈述的口吻,傅铭川低头看着她,神色复杂。

“好。”有其他同事从身边路过,闻烟微笑着点头。

简单看了几封邮件,手机震动了,闻烟目光愣了愣,抱着电脑朝他办公室走去。

虽然可能用不到。

但闻烟刚打开门,就被一股力量抵在了门后。

“铭川哥,这是在公司。”闻烟被他突然的动作吓到,声音顿时冷下来。

“是谭叙深吗?”傅铭川冷凝着脸,幽深的眼眸充斥着隐忍和愤怒。

四目相对,闻烟表情瞬间凝滞了。

他……是怎么知道的?

注视着她的表情,傅铭川印证了心里的答案,呼吸不由得沉重,想到她那段时间郁郁寡欢,想到她在自己面前晕倒。

两个公司合作那么多次,她在他面前演戏,却从来没告诉他。

原来,她不排斥比她大很多的男人。

“烟烟,我很后悔没有早点告诉你……”

“铭川哥,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闻烟红了眼眶,虽然已经到了最不可挽回的边缘,但她还是想尽力阻止这一切。

“我知道,我很清楚。”傅铭川抚摸着她的脸,声音冷硬。

明明想晚上吃饭的时候再和她谈,但昨天晚上在机场看到的那一切让他彻底失去理智。

他从机场,一路跟到了景华城。

“铭川哥,不要说了好不好?”闻烟无助地摇着头。

“烟烟,我们认识了五年,从第一天看到你开始,我就在等你长大。”傅铭川声音变得温柔,但嘴角却有些苦涩。

“你所谓的等就是边等我边和别的女人上床是吗?”闻烟忽然平静了,既然一切无法挽回,那就全都走向终点吧。

傅铭川的表情凝固了,呆滞的目光里有几分不可置信,

虽然闻烟之前没有谈过恋爱,对感情也比较迟钝,但她知道傅铭川对她的感情。

同时她也知道,这几年他身边不可能没有女人,虽然确实没有女朋友。

有好几次闻烟去他德国的家里,看到有女人的衣服,但她从来没问过,只当作不知道。

“烟烟,我……”傅铭川想解释,但却力不从心,抚摸着她脸颊的那只手缓缓滑落。

成年人的游戏在有些人看来或许很正常,但在闻烟的世界里是不能接受也不可原谅的。

“铭川哥,我很感谢你对我的照顾,也很希望你一直是我的哥哥……”闻烟红着眼挪开了视线,无神地望着窗外,“总部那边给我发了邀请函,我要过去学习一年,半个月后走。”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