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我要的不是这个。”心里坚硬的堡垒明明已经微微晃动了,但闻烟还是偏执地看着他。

证明感情的方式有很多种,有人说无数次我爱你但在金钱方面却藏得严严实实,也有人可能不善言辞却把所有的好都捧到爱人面前。

对于谭叙深来说,这可能是他最发自肺腑的话了,闻烟也感动了,但她还是偏执地不肯罢休。

因为在他身上,她从来没有得到过一个爱字。

“我爱你。”

三个字传入耳边,闻烟立即低下了头,戒指盒攥在手里无意识地越握越紧,视线也死死的落在地板上,不敢看他。

谭叙深很少说这些字眼,也很少表达自己的感情,他习惯一切都藏在心里。原本以为会很难开口,但这一刻却脱口而出,好像所有感情都是水到渠成。

脸上的不自然一闪而逝,谭叙深走到闻烟面前,温柔地撩起她耳边的发,用只有两个人能听的声音低低呢喃:“烟烟,我喜欢你,爱你,想和你在一起。”

闻烟依旧死死地攥着戒指盒,视线僵硬地落在地上,她不敢动,因为泪水在眼眶打转。

她的反应落在眼里,谭叙深心里一阵柔软又夹杂着疼痛,这些恋人间的承诺和情话,他本该很早就给她的,然而他却因为自以为是的现实,走了很多弯路,也失去了很多无法挽回的东西。

谭叙深伸手将她抱在怀里,而闻烟又瞬间将他推开了。

“我不要。”戒指盒还没打开,闻烟顺势扔到谭叙深身上,然后转身离开了。

将戒指捡起来,谭叙深愣在了原地,刚才所有的话都是潜意识地脱口而出,不知道哪句说错了,是银行卡密码吗?

他之前确实没有将密码告诉过其他人,他爸妈不需要,和叶漫在一起的时候也都经济独立……

思索了很久依旧没有结果,谭叙深将戒指装到口袋里,缓步走到餐厅。

仿佛还没有从刚才的情绪中缓过来,闻烟面无表情地坐在餐桌前,等着吃饭。而易阳早已经离开了战场,躲在沙发旁边玩小汽车边偷偷往这里看。

“过来吃饭。”谭叙深看着易阳。

“哦,好。”易阳放下小汽车,慢慢走过来。

三个人坐好了开始吃饭,但很安静,谁都没有说话。

易阳的脸埋在碗后面,眼睛悄悄在闻烟和谭叙深之间转来转去,安安静静吃着饭,没发出一丁点声音。

察觉到氛围的凝滞,闻烟回神后给易阳夹了一块排骨,小孩子的心思最是敏感,她不想因为自己让好好的圣诞节冷下来。

“谢谢姐姐!”易阳笑了。

“多吃点。”闻烟唇角上扬。

“好,姐姐也多吃点,这个好吃。”易阳夹了一根青菜,想放到闻烟碗里,但他胳膊太短了够不着,索性站在椅子上往前伸。

“小心别摔倒了。”闻烟把碗伸到他面前。

“等我长大了就能从这里够到那里那里,还有那里。”易阳指着桌子最远的地方。

“好,快吃吧。”闻烟看着他在那里手舞足蹈,不禁笑了。

都低头继续吃饭,闻烟碗里突然多了些菜,她凝神看着,还没来得及开口,就听见易阳在对面小声地嘟嘟囔囔。

“爸爸偏心。”易阳整张脸都快钻进了碗里,只一双黑亮的眼睛审视着谭叙深。

“你也偏心。”接的是易阳的话,但谭叙深的眼睛却始终落在闻烟身上。

“你”字也不知道说的是谁。

而闻烟置若罔闻,低头继续吃饭,心情好了就给易阳夹点菜,直到晚饭结束也没有理谭叙深,全程当他不存在。

“姐姐,我们一起看动画片好吗?”易阳放下筷子看着闻烟。

“好。”闻烟抽了张纸巾。

随后,两人一起去了客厅,餐桌前只剩谭叙深一个人,他望着一桌子的饭菜,忽然觉得有些食之无味。

“这集看过了,我们换个新的。”易阳拿着遥控器换到下一集。

桌子上摆满了零食,闻烟想切点水果,趁着易阳在选集就走向了厨房,而刚拉开门,就看到谭叙深在洗碗。

在门边不由自主地顿了一秒,闻烟缓缓走了进去,若无其事地从冰箱里拿出西瓜和哈密瓜,切成块插上牙签。

耳边哗啦啦的水声戛然而止,闻烟弄好后端着盘子准备离开,然而刚转身,谭叙深就抱了上来。

“生气了?”谭叙深从背后环着她的腰。

“别动我。”闻烟扭了下身体。

谭叙深埋在她的头发里,然后从盘子里拿了块插着牙签的哈密瓜:“好甜。”

耳边的声音很清晰,闻烟偏了偏头,然后手肘向后捣在他的胸膛,谭叙深冷吸了口气,闻烟头也没回的走了出去。

“又背着宝宝说小秘密。”易阳把动画片暂停了,看到闻烟出来才按下播放键。

“没有,去切了点水果,尝尝甜不甜。”闻烟拿了块西瓜伸到易阳面前。

“甜!”易阳腮帮鼓鼓的。

闻烟笑了笑,将果盘放在了茶几上。

把客厅和厨房收拾干净,谭叙深也来到客厅,坐在了闻烟身边。

旁边两个孩子边吃零食边看电视,谭叙深微微往闻烟身边靠了靠,过了片刻,他手机响了。

“妈。”谭叙深接了视频。

听到声音闻烟动作立即顿住了,手里的薯片不知道该不该继续吃,她缓缓放到了易阳手里。

“吃饭了吗?”江淑因是第二天才知道他们去了南城,这几天也很少打电话。

“吃过了。”谭叙深笑着把屏幕往旁边偏了偏,握住了闻烟的手。

闻烟本来想甩开,但一扭头就看到了屏幕里的女人,脸上的不耐立即消失了,还不自觉地紧张起来。

反而是江淑因在看见闻烟后激动的不得了。

“这是烟烟吧,真漂亮,和叙深手机里的照片一模一样。”江淑因笑得弯了眉眼,但神情间还是带了几分拘谨。

一句话里透露出很多信息,但闻烟这时候却没有时间思考。

“阿姨好。”闻烟摆出一副好女孩儿的乖巧,从坐姿到笑容都带着拘束。

“听叙深说你前两天发烧了,好些了吗?”江淑因言语间带着关切。

“已经好了。”闻烟微微打量着屏幕里的女人,可能是常年做科研,鬓边的头发有一缕白了,但脸上的皮肤还是很年轻的。

“奶奶!”易阳挤到屏幕里。

“想奶奶了吗?”看见孩子江淑因笑了笑。

当初谭叙深和叶漫工作都忙,没时间照顾孩子,这几年她一直很担心易阳将来会变成谭叙深的样子。

“想啦!”易阳的脑袋往前,占了大半个屏幕。

“你往后一点,奶奶跟你烟烟阿姨说会儿话。”江淑因想趁着这个机会,和闻烟聊一聊。

“是姐姐,不是阿姨。”易阳字正腔圆地纠正。

“好好好,是姐姐。”

一时间大家都乐了,闻烟笑着摸了摸易阳的头,这个动作恰好落在江淑因眼里。

“阿姨您说。”闻烟拿着手机。

“你上楼,我们说会儿悄悄话。”江阿姨一时起了童心。

闻烟轻笑,她看了谭叙深一眼:“待会儿还给你。”

“去吧。”谭叙深这才放开了她的手。

闻烟边走边和江淑因聊,上楼后走进了她的房间。

“这还是当年我的房间。”江淑因看着那些熟悉的摆设,感觉很亲切。

“是吗?”闻烟又往周围看了看,这么说来这间房子真的有些年岁了。

“期间翻修过还几次,但格局都没有变过。”江淑因说。

“住着挺舒服的。”闻烟搭着话往下说。

“烟烟,其实也没什么要说的,就是随便聊聊。”江淑因担心闻烟不自在,说话尽量温和些。

“好,您说吧,我现在也没事。”闻烟笑了笑。

“之前只在叙深手机里看过你的照片,你们的事,叙深也都跟我说了。”江淑因不自觉地叹了声气,闻烟一看就是那种很规矩的女孩儿,她心里的愧疚不由得更重了,“孩子,是我们家对不住你。”

这句话,闻烟不知道怎么往下接,只能无声笑着。

“那段时间,他总是喝醉了被朋友送回家,我还以为是他工作压力太大了,但第二天醒了之后他跟我说,去年交了个女朋友,他做了很多错事,不知道怎么办……”江淑因目光有些飘远,随后又看着闻烟,“烟烟,我不是为他辩解,这么多年我们工作忙,对叙深疏于陪伴,所以有什么事他也很少告诉我们,总是一个人就解决了,但那是第一次,我看见他像个孩子一样,在我身边说不知道怎么办。”

嘴边挂着淡淡的笑,闻烟视线落在床单上,没有焦距。

“作为父母,我希望你们在一起,但他确实做了很多错事,所以烟烟,无论你做什么都是他该承受的。”站在一个女人的立场,江淑因找不到闻烟和他在一起的理由,“但如果还想在一起,以后被欺负了就告诉我,家里一定不会让你再受委屈的。”

“阿姨,您说笑了。”闻烟莫名觉得心里暖暖的。

“有什么都可以跟阿姨说,如果觉得……易阳和你们生活不舒服,我们可以照顾孩子。”江淑因知道闻烟失去一个孩子,心里肯定会不舒服的。

“易阳很好。”闻烟看着屏幕,眼睛里没有半点虚假。

以前她也想过,这毕竟是谭叙深和其他女人的孩子,她不可能不介意。

但每次见到易阳,看到他那么乖,闻烟这种想法就会变淡很多。

其实易阳和闻烟是一种人,没有太多心思,谁对他们好,他们就对谁好。

“但是阿姨,我现在给不了您任何答案。”闻烟看着屏幕,脸上的神情淡淡的。

“我知道,一切跟着心走吧。”江淑因叹了声气,站在女人的立场上,任何劝说的话她都无法再开口了。

这是个善良的女孩儿,或许现在没有答案,就是最好的答案。

视频挂断了,闻烟无力地躺在床上,迟迟没有下楼。

她最恨的不是谭叙深,而是她自己。

闻烟恨自己不够坚定,他做了那么多事,让她痛让她流泪,而她还是不能全心全意地去恨他。

真的很没出息。

这辈子,闻烟是忘不掉谭叙深的,无论他对她的伤害有多深,她始终忘不掉。

一道道伤痕刻在心里,越痛越清晰,越痛越深刻,爱和恨分不清楚。

两个人在一起的种种,有些是伤害,有些是甜蜜,而这些,都只会在彼此心里留下越来越深的痕迹。

经历过所有,有些人散了,而有些人,被回忆痛苦折磨还是不能忘记彼此。

闻烟不想就这么原谅他,但她也不知道接下来怎么办,但无论以后如何,闻烟再也不会像以前一样毫无保留、毫无底线地爱了。

过了片刻,闻烟拿出手机拨通了星棠的电话。

“美女晚上好。”星棠很快接通了电话。

“圣诞快乐。”她身后的背景不是家里,闻烟不怀好意地笑了笑,“在哪?”

“星野家,哈哈哈。”星棠把屏幕往旁边偏了偏。

“烟烟!”星野朝着屏幕挥了挥手,还是那么傻气。

“怎么没出去玩?”闻烟和他们一起吃过几次饭,也都熟了。

“天太冷,都不愿意动。”星野笑着说,“那你们聊,我去切点水果。”

“挺舒服。”闻烟看着星棠饶有兴味地打趣。

“还好还好。”星棠脸上的幸福藏不住。

嘴角挂着淡笑,闻烟视线低垂着,她沉默了片刻开口:“跟你说件事。”

“什么?”星棠嘴里嚼着零食。

“我和谭叙深在一起,在他外公家,南城。”闻烟说完不敢看星棠的脸,视线挪向了窗外。

星棠面无表情地看着屏幕:“我知道。”

闻烟的目光凝滞了,她扭头看向星棠,想问什么却又不知道怎么开口,只是呆滞地看着屏幕。

“周寻告诉我的。”星棠知道她疑惑什么。

“怎么又跟他联系了?”闻烟微微皱眉。

“那天下课,他来学校找我道歉来着。”星棠继续吃零食,“说不想因为他的关系影响你们。”

闻烟抿了抿嘴唇,心里忽然很难过,可能是因为愧疚,也因为心虚,还因为星棠知道竟然没有问她。

是对她太失望了吗?

“这几天都没问过我。”闻烟眼睛红了,她的星棠真的长大了,以前心里那么存不住事,现在竟然藏了这么久。

“这不是等你主动承认错误吗?”看到她的反应,星棠把屏幕离近了些,声音也软下来了。

刚开始确实很生气,但后来星棠想通了,她不是想拆散他们,只是怕烟烟受伤,也只想她幸福快乐而已。

“对不起星棠,我不知道怎么办。”闻烟声音带着哭腔,对自己很失望。

“别哭别哭,”星棠顿时慌了,条件反射地抽了张纸巾去擦手机屏幕,然后不由得拍了下自己的脑袋,“你说隔这么远我也帮你擦不了眼泪,没问是因为我知道你有自己的考虑,考虑好了肯定会告诉我,你看这不就说了嘛,不跟我说你还能和谁说?”

星棠语无伦次地开始碎碎念。

“很多次我都想离开,但阴差阳错,现在还是在这里。”那天去商场,闻烟准备去洗手间然后离开的,但却被谭叙深拉着去买了钻戒。

“别难为自己,也别想那么多,不要觉得对不起任何人,你难过的时候我们就算再着急也没有办法感同身受,所以只要自己快乐就好了,别给自己那么大心理压力。”星棠抱着膝盖,把手机离得很近。

“星棠,你真的长大了。”闻烟笑着感叹。

又聊了几分钟,视频挂断了,闻烟躺在床上整理了下情绪,感觉心里暖暖的。

而这时,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

门没有关,只有床边矮柜上的小夜灯亮着,谭叙深敲了敲门,进来了。

“怎么了?”望着她躺在床上的身影,谭叙深慢慢走近,然后坐在了床边。

侧身躺着,过了片刻闻烟坐起来,眼角的泛红还没有消下去,但在昏暗的光线中不明显,她望着谭叙深,淡淡地开口。

“我后天去德国。”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