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林瑜和闻奕城恰好是情人节那天过来的,闻烟下午没上班,去机场接了他们,然后三个人一起回家。

闻烟帮他们拉着行李箱,刚推开门,就听到林瑜在后面埋怨。

“我就说明天再过来,万一孩子今天要和朋友出去玩,都被你搅和了。”林瑜进门后将衣服挂起来,斜了闻奕城一眼。

“过什么节,和爸爸一起过多好。”虽然还不到两个月,闻奕城已经受不了了,只看着闻烟傻笑。

“爸爸说得对。”闻烟笑着附和,知道他们是什么心思。

已经提前好几天合计着要吃什么了,闻烟昨天买好了食材,要和爸妈在家里一起煮火锅。

餐桌前,林瑜和闻烟坐在一起,闻奕城坐在对面。

沸腾的浓汤底料和蒸腾的热气往外不断散发着食物的香味,很快弥漫在房间每个角落,将长时间的清冷空洞融化,玻璃窗上凝结着水汽,多了几分烟火气息。

闻烟有些馋了。

“工作还习惯吗?”其实闻奕城对闻烟在这里的情况很了解,但还是忍不住问。

“挺好……”闻烟吃得有些着急,不小心烫到了舌头,手在唇边不停地扇动,“最大的感受就是聪明人太多了。”

“慢点吃,多大了还跟个几岁小孩儿似的。”林瑜倒了杯果汁放在闻烟面前,“烫到了?”

“没有,不烫。”闻烟笑着喝了半杯果汁。

“多大了在爸妈面前也是个孩子。”可能是许久不见女儿,闻奕城浑身散发着父爱,不停地往闻烟盘子里夹菜。

“谢……”

“你最近怎么回事?总和我唱反调,我说明天来,你非得今天来,我说往东,你偏要往西。”林瑜不快地望着闻奕城。

闻烟的“谢谢爸”还没说完就被堵了回去,她默默地夹着盘子里的菜,腮帮子鼓鼓的,视线在两个人之间游移,丝毫不慌。

“我这不是想早点见到烟烟吗,来,多吃点。”闻奕城讪笑着给林瑜夹了些菜。

气氛僵持了几秒,林瑜纡尊降贵地动了筷子。

闻烟哑然失笑,这么多年她早已经习惯了,吵不起来的。

“又惹我妈生气了吧,是不是情人节没有表示?”等他们闹差不多了,闻烟再出来调和。

“怎么没有,提前半个月就开始准备,挑来挑去眼都花了,最后选了这条项链,喏,在脖子里戴着呢。”闻奕城边说边指了指。

“真好看,特别适合我妈的气质,爸你还挺会挑的。”顺着闻奕城的视线看过去,闻烟还没看清楚就开始夸。

“就知道跟你爸一起骗我。”嘴上虽是这么说,但林瑜的表情已经渐渐缓和了下来,眼角不自觉地挂着笑。

“没有,就是好看。”闻烟往那边偏了偏,喂了她一块西瓜。

“那今天……有没有收到朋友的礼物?”林瑜试探地问,现在对闻烟的感情很上心。

“没有。”闻烟摊开手耸了耸肩膀,低头继续吃饭。

也不知道怎么,脑海里忽然就浮现出了谭叙深的脸,然后心情开始莫名地低落。

早上醒来看到他发的消息和红包,闻烟没有收,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没有就没有,爸爸送!”闻奕城起身向旁边走了几步,打开行李箱拿出来一个盒子,然后放到了闻烟面前,“差点忘了。”

“什么?”闻烟笑眯眯地接过来,每年情人节都能收到爸妈的礼物,可能是因为可怜她。

“巧克力。”闻奕城说。

“……我妈项链,我巧克力?”偏心两个字没有说出口,闻烟拆开直接吃了一个。

而还没等她放下,门铃忽然响了,这么晚了会是谁?闻烟迟疑了几秒去开门。

但当她刚打开门,眼前就被一捧花淹没了,很大一束玫瑰花。

“请问是闻烟小姐吗?”男人说着德语。

“我是。”闻烟用德语回他。

“您的鲜花请签收。”

门关上了,闻烟吃力地捧着那束花回不过神,扑面而来的玫瑰气息让人很恍惚。

“烟烟,谁送的?”闻奕城坐在餐桌前,一副看好戏的状态。

“不知道。”闻烟神情呆呆的,上半身完全被花束挡住了。

她取下花束里的卡片,没有署名,也没有情人节快乐,甚至也不是我爱你,只是简简单单的两个汉字——

想你。

望着那两个字,闻烟心里渐渐起了波澜,好像在这种不知道是谁的情况下,才更清楚心里期望的是谁。

谭叙深是把整个花店的玫瑰都买下了吗?

“烟烟,电话响了。”手机在桌子上震动,林瑜拿起手机递给闻烟,视线顺势在屏幕上扫了一眼,但手忽然抖了一下。

“哦,好……”闻烟回过神,将玫瑰花束放在茶几上,然后朝餐桌走过去。

但看着屏幕上的那串数字,闻烟停顿了几秒,把电话挂了。

“怎么不接?爸妈在不好意思了?”闻奕城玩笑着说。

“哪有,你们每天在我面前演电视剧还没有不好意思呢。”闻烟咬着筷子笑了笑,“继续吃饭。”

“告诉爸爸他是做什么的,帮你把把关。”有了上次的教训,闻奕城不打算就这么被她糊弄过去。

“不知道是谁,上面没署名。”闻烟不知道怎么说。

“行行行,等你想好了再告诉爸爸。”

像是个插曲,一家人继续聊天吃饭,闻烟手机屏幕时而亮起,过了片刻她反扣下了,而林瑜在旁边始终心不在焉。

结束后已经将近九点,闻烟收拾餐具准备去厨房洗,却被林瑜拦下了。

“快去休息吧,工作一天也累了,我和你爸来就好。”林瑜从闻烟手里接过盘子。

“没多少,不累。”闻烟笑了笑,担心他们坐那么久飞机身体受不住。

“让你爸洗,整天吃了就知道躺,都胖成什么样子了。”林瑜向闻奕城递了个眼神。

“唉……我去吧烟烟,你妈现在是看我哪哪儿都不顺眼,明明比你走的时候还瘦了三四斤。”闻奕城叹了声气,端着餐具去厨房了。

闻烟乐了:“那你快去表现一下。”

林瑜和闻奕城进了厨房,闻烟将餐桌收拾干净,打开客厅的窗户,然后回卧室了。

厨房里,林瑜看着闻烟回卧室,然后扯了扯闻奕城的衣角,还刻意压低了声音:“你记得FA谭总的电话吗?”

“怎么了?”闻奕城瞬间皱起眉头。

“我不知道,就直觉刚才打电话来的人是他。”林瑜心神不宁,上次闻烟抱着她痛哭的场景还历历在目,这才过去两个月,她的女儿她了解,很重感情,而且总觉得吃饭时不太对劲。

“看清电话了吗?”闻奕城脸上慈父的憨态消失了,不知不觉变得严肃。

“就看清了前面三四位数字,你拿出来看看。”林瑜急切地从他口袋里掏手机。

闻奕城将屏幕解锁,在通讯录里找到谭叙深的电话,但刚打开信息页面林瑜的脸色就变了。

“前几位一样,”林瑜心猛地下沉,然后不知所措地抬头,喃喃道,“怎么办……真是他的话该怎么办?”

沉沉地舒了一口气,闻奕城眉心紧紧蹙着,上次调查到谭叙深的信息,甚至连叶漫的信息也一并查了,但当时的情况,他看谭叙深哪都不顺眼,离婚有孩子更是让他气急败坏。

但想到闻烟的脸,闻奕城神情渐渐变得复杂,眼底全是为难。

.

回到房间,闻烟坐在沙发上看他发来的消息。

- 喜欢吗?

已经很晚了,不知道他睡了没有,闻烟随意回了一句。

- 收到一束花,不知道谁送的。

而不到一分钟,闻烟的手机忽然震动,望着那一串数字,她轻扬嘴角,接了。

“还敢是谁?”谭叙深在医院的楼梯间,声音带着回响。

“多着呢。”闻烟望着飘动的窗帘,神情淡淡的。

“……”谭叙深一口气闷在心里,想教训她又摸不着人,过了片刻,他语气又软下来,“不准收别人的花。”

卧室的门没关,闻烟望着客厅茶几上的那一大束玫瑰,过了几秒挪开视线:“伯父手术怎么样?”

“挺成功的,但现在还没醒。”下午的手术院长亲自操刀,和预计的结果差不多,但还没有苏醒,所以谭叙深晚上没回家。

“好。”更多关切的话,闻烟说不出来了。

“吃饭了吗?”谭叙深总担心她不按时吃饭。

望着飘动的窗帘,闻烟把身上的衣服裹紧了:“嗯,我爸妈在。”

谭叙深微愣,想到上次去她家里拜访的情景,以及刚才的花……闻奕城很聪明,应该猜到了。

“没事我挂了。”看到爸妈从厨房出来,闻烟回过神。

每次结束的都很突然,谭叙深似乎已经习惯了,他无奈地笑了,带着不舍:“早点休息,晚安。”

.

林瑜和闻奕城没有在闻烟面前提谭叙深,一是找不到解决办法,其次不能百分百确定就是他。

不过两个人心里,都有了思量和准备。

接下来一段时间,闻烟休了几天假,陪他们出去旅行散心,没过多久林瑜和闻奕城就回国了。

.

天气渐渐回温,谭叙深又来了几次,每次间隔差不多一个月,最多不超过两个月,然后每次待上两天。

时间过得很快,一眨眼,就这么过去了半年。

周末的下午,阳光顺着飘窗透进来,闻烟躺在沙发上看书,光影在发丝间嬉戏,一切都变得很美好。

过了片刻,她拿起旁边的日历,注视着上面的心形贴纸。

下周星棠生日,该回国了。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