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慕尼黑到海德堡三百多公里的距离,开车需要三个多小时。虽然在德国又待了一年,但这是闻烟毕业后第一次来。

经过岁月的沉淀,整座城市都弥漫着浓厚的文化气息,闻烟还是那么喜欢她的宁静和美丽。

忽然觉得,这很像她和谭叙深之间的感情,一路风风雨雨,从最初的致命吸引到后来惨痛断裂,再到现在的温馨平淡,说不清楚哪种更好,每段感情好像都是这种循环,但细水长流的状态让闻烟很安心。

海德堡是座大学城,甚至可以说,整座城市就是一座大学,因为各个校区就融合在这座古城中。

还没到达目的地,谭叙深在开车,闻烟悠闲地吃着零食,车里放着轻快的音乐,她将窗户稍微打开一条缝隙,冷冽的空气瞬间往里面涌动,闻烟觉得很舒服。

“关上,待会儿吹感冒了。”谭叙深帮她关上。

“就一小会儿。”闻烟不敢吹太久,她已经有了感冒的鼻音。

买了很多零食,闻烟像是在开箱一样,找到好吃的就投喂给谭叙深,从开始到结束,谭叙深都被她喂饱了。

“先去哪儿呢?城堡,大教堂,还有老桥,还有集市……”闻烟念念叨叨停不下来,然后她转身看着谭叙深,“我跟你讲,这些地方我们一定要走着去。”

“我可以,你走得动吗?”谭叙深看着她纤瘦的身板笑了笑。

“当然可以,这一年有好好锻炼身体,再说我走不动你背我。”闻烟将脚伸到谭叙深腿上,有点嚣张。

她不安分的动作,让谭叙深身体有些僵硬,他注意着前面和两侧的路况,一手握着方向盘,另一只手握着她不安分的脚丫。

“痒,痒……”闻烟挣扎着缩了回去。

“别闹,开车呢。”谭叙深双手握着方向盘,笑着扭头。

“没有闹。”闻烟真的没有其他意思,“你这是淫者见淫。”

“嗯。”谭叙深大大方方承认了,整个人很愉快。

就算他带着墨镜,闻烟也看出来了他眼底不怀好意的笑。

一路上很欢快,临近中午的时候两人到了。

“先带你去吃好吃的。”闻烟带着谭叙深穿街走巷,走到一个外观很雅致的餐厅,没什么特别的,就是一家很小的餐馆,“以前和同学喜欢来这里,就坐在这个位置。”

谭叙深微微打量着这家餐厅,店面不大但很干净,很符合这座城市的浪漫气息,他环视着四周,最后将目光落在闻烟身上。

忽然感觉时间很奇妙。

谭叙深情不自禁地握住她放在桌子上的手:“男同学女同学?”

“谭叙深,上瘾了?”闻烟笑得露出了牙齿,眼睛也都是笑意,还以为他会感动得说出几句温柔的情话。

“男同学还是女同学?”谭叙深握着她的手继续追问。

“有男同学也有女同学。”闻烟笑了笑,像极了每天晚上出去被林女士盘问的样子。

“男同学好看吗?”谭叙深打开她的手指慢慢摩挲,唇角始终挂着浅笑。

“没有你好看。”闻烟知道他想听什么。

谭叙深满意地点了点头:“眼光不错。”

“你眼光也不错。”闻烟手心被他摸得有点痒,情不自禁地收了回来。

吃过饭,两人沐浴着午后的阳光,慢慢悠悠地走在老城的街道。闻烟发现其实不用刻意想去哪里,随便放眼望去都是风景。

“这个咖啡馆,以前我也和同学来过,我喜欢坐在那个位置看书复习。”从店铺外面走过,闻烟为谭叙深指了指。

“男同学还是女同学?”玻璃窗上倒映着彼此的影子,谭叙深拿出手机,随手拍了一张。

“男同学。”闻烟笑着抬头。

谭叙深愣住了,他只是随口一问,没想到还真是。

“和男同学过来复习功课?”谭叙深低头,再低,再低,直到两个人鼻子相触。

“不是,我在复习功课,男同学过来向我表白。”闻烟迎着他的视线,乖乖地解释,生怕解释不清楚。

“继续。”谭叙深再往前一厘米,就碰到了闻烟的嘴唇。

“没有答应,当时功课很难,整天学习都已经很累了……所以有点小遗憾。”后面那句话闻烟的声音很小,悄悄抬头注视着他。

“什么?”谭叙深听清了。

“遗憾怎么没有早点遇到你。”闻烟顺势讨好地勾住他的肩膀,跳着抬起了腿。

嘴角藏着笑,谭叙深抱住了她,然后在她唇上咬了一口,拉着她就往里面走:“请我喝咖啡。”

“不,你请我喝。”闻烟原本没想要进来,但看谭叙深的兴致不错。

点了两杯咖啡,他们依旧坐在闻烟曾经喜欢的位置,谭叙深望着对面的女孩儿,阳光下仿佛能看清她的睫毛。

“好喝吗?”闻烟被他看得眼睛有些闪躲,这么久了,什么也都经历过了,但她依旧经不住他的注视。

“好喝。”谭叙深笑了,还是那么害羞。

最后结账,谭叙深迟迟不动,任服务员在旁边等着,他还是好整以暇地看着闻烟,丝毫没有要买单的意思。

“小气鬼,醋坛子。”闻烟边说边结账。

最后,还是闻烟请谭叙深喝的咖啡。

谭叙深乐此不疲,短短一个下午,总是感觉很奇妙,像她在家里翻他的相册,谭叙深和她漫步在一条条街道,好像也是在翻阅她的相册。

彼此的身影在地上投下长长的影子,相互依偎,他们边走边聊,过了片刻走到了豪普特街,连接着西端的俾斯麦广场和东端的集市广场,这也是欧洲最长的商业步行街,很热闹。

街道两侧的店铺种类很多,闻烟控制不住自己的手,走进去再走出来,手里拿满了东西。

“还买吗?”谭叙深帮她提着袋子。

“不……”闻烟正要说不买了,但余光注意到前面的牌子,摇头的动作停下了,“那个得买。”

“巧克力?”谭叙深无奈地跟在她身后。

“在本地很有名,学生之吻巧克力,听说掌柜老奶奶心情好了才开门,今天真巧。”闻烟笑着走过去,“可以给星棠带一些。”

红墙白窗,窗上有个圆形的标志,戴着帽子的男人和扎着发髻的女孩儿在微微亲吻。

闻烟走进去,再走出来,谭叙深手里又多了个袋子。

逛完这条街之后,天就黑了,闻烟和谭叙深回到酒店将东西放下,两人又一起出来吃饭。

城市很小,但总觉得逛不完,每块地砖闻烟都想和谭叙深走一遍。

“我们去老桥吧。”饭后两人一起散步,闻烟缠着谭叙深的手臂晃来晃去。

“好。”晚上有点冷,谭叙深穿着闻烟新买的大衣和围巾。

海德堡老桥已经有二百多年的历史了,在内卡河上横跨而过,像是以前天然的护城河。

“谭叙深,来摸摸这个。”闻烟拉着谭叙深兴致勃勃地走到一个猴子铜像旁,“摸这个镜子。”

“怎么了?”谭叙深按照闻烟说的,摸了摸猴子手中的铜镜。

“据说摸这个镜子会带来健康。”闻烟笑了笑。

眼角挂着笑,谭叙深握着闻烟的手又一起摸了一遍。

不远处就是海德堡城堡,晚上灯光亮着,像是坐落在国王宝座山上的明珠,虽然城墙已经斑驳残破了,但夜幕中依旧能感受到它庄严的气息。

“明天我们去城堡吧。”闻烟指着不远处的城堡,在那上面可以俯瞰整个城市风光。

“好。”谭叙深将她的手握在口袋里。

“里面有个门,叫伊丽莎白门,是国王为他夫人伊丽莎白公主准备的生日礼物,听说在那里拍照会很幸福。”夜风吹拂着她的头发,闻烟扶着石桥的栏杆,依偎在谭叙深怀里。

“那我们明天去。”风好像越来越凉,谭叙深将闻烟藏在了大衣里。

“没有和男同学去过哦。”闻烟藏在他衣服里转了个身,笑着抬头。

“值得表扬。”谭叙深在她唇上轻吻。

“也没有和女同学去过。”闻烟勾着他的肩膀,眼里的笑让人迷醉。

谭叙深笑了,她的眼里像是落入了星辉,而他鬼迷心窍地又在她唇角轻吻,但渐渐控制不住力度。

水里倒映着河岸两侧的光影,缤纷夺目,将整个河岸的风都熏的温柔浪漫。

她为什么这么好?

一次漫不经心的开始,变成无法割舍的另一半。

谭叙深不知道这是冥冥中注定的恩赐还是惩罚,他后悔没有做好足够的准备来迎接她,又感恩误打误撞遇见了她。

过了很久,谭叙深才放开闻烟,两人的呼吸交/缠在一起,过去的那些事也控制不住地在他脑海中翻涌,而这段时间,她再也没有提过。

“烟烟,过去……”

谭叙深想再次和她道歉,但他刚开口,闻烟的手就放在了他唇边。

“我们,只说以后。”眼里充斥着温柔的水光,闻烟看着他笑了。

有些事,依旧会时不时地在脑海中闪过,但既然已经决定放下了,闻烟就不会再不依不挠地提起,要不然她自己也不会快乐。

从认识到现在,分开比在一起的时间长,而闻烟骗不了自己,这短短的十几天,是她近两年来最快乐的时光。

所以,原谅谭叙深,也是赦免她自己。

像是涟漪般一层一层荡开,在谭叙深心里掀起了波澜,他望着面前的女孩儿,怎么才能对她更好?好像怎么都不够。

眼底的情绪翻涌着,谭叙深控制不住自己,又在她唇间留下一个深吻。

闻烟可以不提,但谭叙深永远不会忘了,他会在以后的日子里对她更好,把所有的好都捧到她面前。

被谭叙深藏进衣服里,闻烟感受着他温热的体温,踮起脚尖想和他更近一点。

他们不是破镜重圆,也不是重新开始,他们只不过是在这段感情中迷了路,现在回来了。

经历过所有,有些人散了,而有些人,被回忆痛苦折磨还是不能忘记彼此。

世界上没有谁真的离不开谁,但如果你无法忘记他去拥抱另一个人,那就在一起吧,有漫漫余生来弥补以前的缺憾,只希望以后苦短一点,甜长一点。

.

从海德堡回去后,闻烟在德国的工作也进入了尾声,这边一结束,他们就回了A市。

出租车里,闻烟靠在谭叙深身上看着窗外的风景,落地后感觉空气都很新鲜。

“我先回家,过两天再去看叔叔阿姨。”闻烟将围巾解开一圈,有些热。

“先带你去另一个地方。”谭叙深帮她把围巾松了松。

“哪里?”闻烟疑惑地抬眼。

“到了就知道了,”谭叙深眼底浮现着笑,不告诉她。

“老男人还学会神秘兮兮了。”闻烟轻轻蹭着他的下巴。

注视着她脸上明媚的笑,谭叙深掐了掐她的腰。

一个小时后,出租车停在了一栋住宅楼下。

“谁住这里?刚回来就要见家长吗?”闻烟拖着箱子向周围看了看,刚刚进来忘了看名字,但里面的绿化和建筑都挺雅致的。

“嗯,准备好了吗?”谭叙深拉着她走进去,然后走进电梯。

“真的?”闻烟看着电梯镜子里的自己,那么久的飞机,头发都乱了,“要不改天吧。”

“没关系。”谭叙深帮她整理了下头发。

两人说话的瞬间,电梯已经到了。

谭叙深拉着闻烟往前走,闻烟不自觉地往后退,但直到谭叙深用指纹打开门,闻烟才察觉到一丝不对。

门打开了,闻烟被谭叙深拉着进去,但看到眼前的画面,她不由得停住了脚步,站在门边微微发愣。

客厅米色的窗帘,还有她喜欢的抱枕,地毯和日月湾的很像,茶几上摆放着他们的照片。

站在原地环视着四周,闻烟不敢往前走,只是觉得鼻子很酸。

“我们的家,喜欢吗?”谭叙深站在闻烟背后,环着她的腰。

视线有些模糊,闻烟稳住呼吸:“喜欢……”

过了很久,闻烟从惊喜和感动中回过神,在门边换了拖鞋,她慢慢往里面走,目光落在客厅每个细小的装饰,又看了看厨房和阳台,最后走进他们的卧室。

窗帘微微飘动,房间有粉色,也有灰色,闻烟站在落地窗前失神地望着窗外的风景。

片刻后,闻烟转身看着谭叙深,目光落在他大衣里的羊毛衫,绵软的布料很舒服,闻烟情不自禁地抚摸着他的胸膛。

“谭叙深。”闻烟抬头。

“嗯?”谭叙深温柔地迎着她的目光。

“我还是喜欢你穿衬衣的样子。”

— 正文完 —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