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回归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这句话如同平地一声惊雷,砸的在场三人都措手不及。

谁也没有料到祝沧澜会甩出这么一句话,祝翰平神色顿时变得极为复杂,贺万发惊得都忘了发怒,只有方秀雯率先回过神来,原本止住的泪水扑簌簌往下掉,嘶声喊道:“苍蓝,你不能这么对我啊。”

贺万发绿豆眼瞪得有铜铃那么大,“贺苍蓝,你疯了!”

祝沧澜没搭理他们,扭头看向祝翰平,表情平静地问:“爸,您觉得呢?”

祝翰平顿时说不出话来。

他来这里之前都跟唐香兰商量好了,尽量满足贺万发的开的条件,把亲生女儿带回祝家,如果报警的话,那思妤怎么办?难道要让思妤眼睁睁看着她的亲生母亲去坐牢吗?

不行,他不能这么做,他是恨方秀雯害的他跟亲生骨肉分离十六年,可事已至此,一味地报复,并不能解决根本问题。思及此,祝翰平看向祝沧澜,语气艰难地开口道:“苍蓝,我……”

却是怎么也继续不下去。

祝沧澜道:“我知道这让您为难了,方秀雯再怎么说也是祝思妤,哦不,是贺思妤的生母,而贺思妤又是您跟妈一手养大的,十几年积累的感情,不是我这个刚相认的女儿可以比的,你们肯定不舍得让贺思妤为难。”

“苍蓝,你别这么说……”

祝沧澜打断道:“我也不是个不念及旧情的人,报警还是算了。”

祝翰平顿时松了一口气,没等他吸气,又听祝沧澜道:“错误该纠正还是要纠正的,既然我跟贺思妤换了身份,现在换回来就好了。”

祝翰平一怔。

难道真要换回来?

方秀雯自知有错,听到祝沧澜的提议,也不敢反对,她不想进监狱。

在场情绪最激动的人莫过于贺万发,眼看着五百万就要到手,却被祝沧澜搞砸了,怎么能让他不怒,他气的脑壳都要掀翻了,失去理智地去抓祝沧澜的头发,用尖利的声音骂道:“贱人,敢破坏我的好事,看我不撕烂你的嘴……啊……”

尾音陡然变调,只听砰的一声,原先嚣张恶劣的贺万发,被祝沧澜一个过肩摔,重重砸到了地上,木质凳子被贺万发压了个粉碎。贺万发痛的脑袋传来阵阵晕眩,等到回过神来,他挣扎着想要爬起,一只有些脏的白色球鞋踩到了他的胸.口,脚尖恶劣地往下碾。

球鞋的主人脸上有着还未褪去的婴儿肥,略显凌乱的发丝下是一张巴掌大的小脸,肤白唇红,眼尾微微上挑,有着与她年龄不符的媚态,这是一张妖艳贱货的脸,看着就不是安分守己的类型,放到小说里,绝对是恶毒女配的存在。

祝沧澜加重力道,踩得贺万发眼前发黑,只觉得胸肋骨都要被她踩断了。

“苍蓝,住手。”

祝翰平看贺万发要昏死过去,忙过来阻止。

祝沧澜这才慢悠悠地收了腿,重新将目光移到祝翰平身上,在贺万发咳得撕心裂肺的咳嗽声中,慢条斯理地继续刚才断掉的话题:“你也看到了,贺万发脾气不好有暴力倾向,我是被他从小打到大的,如果不是方秀雯,我本该幸福快乐地待在你们身边。”

方秀雯忍不住放声大哭:“呜呜呜,我也不想的,我是没有办法啊。”

通过这些日子以来的接触,祝翰平知道贺万发就是个人渣,虽然能够猜到苍蓝在这里过得不好,但亲口听到她说这些,他的心还是狠狠抽痛了一下。

如果方秀雯没有受到应有的惩罚,那他女儿这些年遭的罪又该怪到谁的头上。

见祝翰平的神情有些松动,祝沧澜继续道:“我知道报警不现实,不管怎么说方秀雯也是我的养母,所以我也不想追究对错了,我回到你跟妈身边,贺思妤回来贺家,让一切回归正轨就好。”

装可怜不是祝沧澜的作风,说起这些她的语气平铺直叙,要多平静有多平静。

祝翰平难免多看了祝沧澜一眼,总觉得她今天有哪里不一样,当然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只是让思妤离开祝家,香兰肯定接受不了。

于是他用商量的语气道:“你也说了,思妤跟我们生活了十几年,有感情了,能不能让她暂时住在家里,她前一阵子出了车祸,身体不太好,等她调理好身体了,再让她离开好不好?”

缓兵之计?

祝沧澜眸光一闪,微笑道:“换回来不影响的,方秀雯会好好照顾她的。”说罢,祝沧澜把话头抛给了一旁的方秀雯,“妈,你说是吧?”

这一声“妈”,颇具讽刺意味,方秀雯有些难堪,勉强点了点头,“是,我……一定会好好照顾思妤的。”

祝翰平很是为难。

他是个讲理的人,思妤享受了本该属于苍蓝的一切,而苍蓝却替思妤承受了不该承受的痛苦,将她们换回来是没错,可他们跟思妤十几年来的亲情,不是那么轻易就能割舍的。

他自诩是个公正的人,在面对苍蓝跟思妤时,心里的天秤还是稍稍向思妤倾斜的。

“苍蓝,思妤是无辜的,我们不能对她这么绝情,我可以想办法说服香兰,得到她的同意,让思妤搬出祝家,至于回到贺家——”祝翰平看了眼倒在地上面色发白的贺万发,摇了摇头,道:“贺万发是个烂人,不是个好父亲,思妤回这里肯定受不了的。”

祝沧澜点头。

这里才是贺思妤真正的家,不让贺思妤回这里,那贺思妤一个高中生,衣食住行肯定由祝家负担。原书里唐香兰对贺思妤极其偏心,而原主性格阴暗不讨喜,能得到唐香兰的母爱才怪,可以想见,如果她坚持要把贺思妤赶出祝家,唐香兰肯定不待见她。

不过,那有什么所谓。

祝沧澜能看清局势,她虽然是祝翰平跟唐香兰的亲生女儿,可在他们心里,贺思妤绝对比她重要,祝翰平能做出这样大的让步已经很不容易了,她也不能把人逼得太紧,得一步步来,等她成为祝家的掌权人,就是她说了算了。

这么想着,祝沧澜淡声道:“爸,我听你的。”

顿了顿,在祝翰平脸上浮现笑容之时,她意味深长地补充了一句:“要么方秀雯去坐牢,要么贺思妤搬出祝家,总要做出选择,您可不能搪塞我啊。”

对上祝沧澜幽沉如暗渊的双眸,祝翰平不知怎么的,心缩了一缩,“当……当然。”

祝家早年做贸易起家,这些年来,祝氏集团的规模在祝翰平的管理下扩大不少,在a市的中型企业当中也是排的上号的。前往祝家别墅的路上,祝沧澜坐在汽车后座,阖上眼帘开始闭目养神。

这个世界相比末世,真的落后太多了,出行居然坐四个轮子的汽车,要知道在她所在的那个世界,早就有飞船了。贼老天这招果然狠,居然让她穿到书里,还不如直接把她劈死呢。

她的万千僵尸部队都留在了末世,她该如何征服星辰跟大海呢?

“真他娘的……”

“苍蓝,回家了可不能说脏话。”

“……”

“以后别动不动就打架,也不知道贺万发伤势怎么样了,不过他也是活该。”

祝沧澜眼皮也没掀,继续想她自己的事,她在末世里是令人闻风丧胆的女魔头,在书里依旧是贯穿全书的恶毒女反派,总算是有那么点相似之处,知道所有剧情的她,只要不作死,不跟女主作对,不跟女主抢男主,平平安安活到结局应该没问题。

当然,那是不可能的。

三十分钟后,车子在一栋有着独立花园的超豪华欧式别墅门前停下。祝沧澜跟祝翰平下了车,管家上前接过她的破书包,恭恭敬敬地道:“老爷,小姐,你们回来了。”

祝翰平微微点头,然后跟祝沧澜介绍道:“这位是德叔,跟了我十几年了,以后你有什么事跟他说一声就好。”

祝沧澜跟着点点头,“德叔。”

父女两人眉眼尤其的相像,长在祝沧澜脸上艳丽不可逼视,长在祝翰平脸上就稍显女性化了,不过祝翰平方正的下颚中和了眉眼给人的女气,眼神坚定平和,反倒看上去贵气非凡,一大一小做出相同的动作,尤其是祝沧澜,不卑不亢,让管家不禁多看了她两眼。

“夫人呢?”

“知行少爷来了,夫人正在招待他。”

祝翰平嗯了声,转头跟祝沧澜道:“苍蓝,我们进去吧。”

祝沧澜收回打量别墅的目光,再次点头:“嗯。”

跟着祝翰平进了别墅,印入眼帘的是视野开阔亮堂的客厅,祝沧澜的审美不算好,也能看出这里每一块地板都价值不菲,末世战火连天,到处都是断壁残垣,即便是人类最高统帅的居所,也没有这里来的富丽堂皇。

这个世界科技落后是落后了点,但生活水平确实很高。

当然对祝沧澜来说,再好的房子,也不如一口棺材来的舒坦。

“爸,你回来了。”

一道纤柔温软的声音吸引了祝沧澜的注意,抬眼扫去,只见不远处的沙发前站了个身材纤瘦的女孩,女孩气质清纯,如同一朵纯洁无瑕的白莲,一双翦水秋瞳柔柔弱弱地看过来,让人忍不住心生怜惜。

如果祝沧澜没猜错的话,对方应该就是女主贺思妤了。

此时贺思妤脸上挂着略带僵硬的笑,目光触及祝沧澜的脸时,她怔了怔,随即不太自然地垂下了脸,倒是一旁相貌清俊的少年绽开一丝温柔的笑,礼貌地道:“祝叔好。”

随即微笑地看向祝沧澜,温和道:“这就是苍蓝吧,你好,我是沈知行。”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