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恶姐姐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祝翰平知道祝沧澜要去剪发,就是没想到她居然直接给他剃了个板寸回来,也亏得祝沧澜头型好,不然这发型搁一般女孩身上铁定要成车祸现场。

作为父亲,他心里是肯定不赞同祝沧澜的这个行为的,但明面上也不好多说什么。

唐香兰倒是见怪不怪。

能一回来就把贺思妤赶出去的主儿,会是让人省心的人吗?无论做出多离经叛道的事都不稀奇。

暑假结束前两天,家里的小霸王祝向麒回来了。祝向麒被唐香兰给宠坏了,性格嚣张霸道,经常跟祝翰平顶嘴,只有在贺思妤面前才会化身为小绵羊。

虽然祝翰平提前给祝向麒打过预防针了,然而在听说贺思妤搬出祝家后,祝向麒还是发了好大一通脾气。他把家里能搬得动的家具乱砸一通,把原本井然有序的客厅砸的一片狼藉,末了,他把矛头指向祝沧澜,恶狠狠地质问:“是你对不对,是你把我姐赶走的!!!”

十二岁的祝向麒圆头圆脑的,一双黑葡萄似的大眼睛随了唐香兰,瞪人的时候又憨又虎。他还不能辨别是非,觉得贺思妤对他好,每次他爸要揍他,都是贺思妤帮他拦着,现在祝沧澜把贺思妤赶走了,那祝沧澜就是他的敌人。

彼时祝翰平不在,管家跟几个佣人拿这个小霸王没有办法,而唐香兰对祝沧澜有怨气,象征意义地呵斥了两句,手上完全没有制止的举动。

祝沧澜撩起眼皮扫了眼地上的玻璃跟花瓶碎片,再瞅瞅对面的小豹子祝向麒,压根没有把他的质问放在心上,“是我又怎么样?”

这是赤.裸.裸的挑衅!

祝向麒彻底被激怒了,嚎了一嗓子,不管不顾地朝祝沧澜冲了过来,周围传来几声惊叫声。

祝沧澜忍不住摇了摇头,太慢了,这速度够她把这小子锤死好多回了。

没等祝向麒的手挨上她的脸,祝沧澜三下五除二地将祝向麒的两条胳膊禁锢在他身后,另一手照着他圆滚滚的脑门轻拍了一下,“我不欺负小孩的。”

“放开我!”

祝向麒反应过来自己被擒,憋红了脸使劲在祝沧澜怀里挣扎。

他的抵抗毫无章法,手不能动,他就用脚踢。

祝沧澜不想欺负弱小,手上没怎么使劲,在这过程中被踢了好几脚。

原先袖手旁观的唐香兰,见自家宝贝被这么粗暴对待,杏眼瞠圆,急急道:“祝苍蓝,快放开向麒,你别弄痛他了。”

祝沧澜撩起眼皮,冷冷睨了唐香兰一眼,刚才祝向麒要打她,怎么没见唐香兰过来帮忙。

“你这儿子这么没有教养,还是让我替你好好管教他吧。”

寄居在人类的身体里,不像当僵尸那会儿没有痛觉,这小子踢得那几脚还挺痛的,本来她是不屑跟小屁孩一般见识的,奈何这小子太嚣张,于是她改变了注意。

“你要干什么?”

唐香兰一脸忌惮。

对于这个女儿,她是有些犯怵的。

祝沧澜道:“这你就不用管了。”

说罢,她跟提垃圾袋一样把祝向麒拎起,转身朝她自己的卧室反向走去。

祝向麒只比祝沧澜矮半个头,身材圆滚滚的,重量不轻,而祝沧澜单手就能将他提到半空中,并且脸不红气不喘。

这是怎么样的怪力啊。

唐香兰跟一众佣人都被惊到了。

管家有眼色,忙跟祝向麒道:“少爷,你还不快跟你姐道歉?”

失重的感觉让祝向麒感到惊惶,也不敢扑腾地太厉害,就怕对方一松手,他的屁.股就要开花,可怕归怕,要他跟这个赶走思妤姐的黑心姐姐道歉,那是不可能的。

于是他一边扑腾,一边嘴硬道:“我……我没错,我就不道歉,就不!”

眼看着宝贝儿子要被祝沧澜捉进房里,唐香兰急了,追了上去,伸手抓住祝沧澜的胳膊,接触到祝沧澜冰冷如刀的目光,她的心不由抖了一抖。祝翰平不在,家里也没个可以依靠的人,唐香兰只能软下语气:“苍蓝,别跟向麒一般见识好不好,向麒还小,我会好好管教他的。”

祝沧澜低头盯着唐香兰放在她胳膊上的手上,那双手保养的细腻光滑,一看就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人。

“放手。”

也许是被祝沧澜周身弥漫着的浓重戾气所震慑,唐香兰下意识地松了手,就这么一个迟疑间,祝沧澜已经拎着祝向麒闪进了卧室,唐香兰还想追过去,就听祝沧澜丢下一句“别跟过来”后,砰地一声甩上了门。

客厅静的一根针落地的声音都能听到。

唐香兰跟管家面面相觑。

现在是什么情况?

不等众人回过神来,房间突然传来祝向麒的惨叫,伴随着一声又一声啪啪啪的清脆声。

唐香兰想起祝沧澜刚才施展地怪力,浑身一颤,踉跄地跑过去,用力拍打门板。

砰砰砰。

“你们在里面干什么?快开门啊。”

“祝苍蓝,向麒不对有我们做长辈的管教,你凭什么打他!”

“快开门啊。”

唐香兰慌了手脚,生怕祝向麒会出事,拿肩膀用力撞门板,企图把门撞开,奈何门板质量太好,遭受撞击仍是纹丝不动,好在管家尚且保存理智,先给老爷打了个电话,然后转身去拿房间的备用钥匙了。

屋里,祝沧澜将毯子卷成绳子状,把祝向麒的两手捆在背后,随后凭借身体的重量压制住祝向麒乱踢的两腿,右手照着祝向麒的屁.股就是一顿打。

其实祝沧澜没怎么使劲儿,只用了一成的力道,奈何这小子叫声嘹亮又中气十足,听上去跟杀猪叫似的。

祝向麒后背朝上趴在床上,刚开始还能放出诸如“我杀了你”之类的狠话,到后来,被人打.屁.股的耻辱感让他泪涕横流,只能咬着枕头呜呜哭泣。

他告诉自己,绝对不能跟这个恶姐姐求饶,他要等他妈来救他——

“啊!!!”

又是一声响彻房间的惨叫声。

祝沧澜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叫什么叫,我这一掌还没拍下呢。”

“呜呜呜。”

祝向麒小声抽泣着,只觉得天都要塌了,未来一片黑暗。

他从来没有受过这么大的委屈,以前他做错事,他爸生气要揍他,都有他妈跟思妤姐拦着,连他爸都没怎么打过他屁.股,这个来家里没几天的恶姐姐居然敢这么对他。

呜呜呜,谁来救他。

这个念头刚划过祝向麒的脑海,祝沧澜跟有读心术似的,阴恻恻地在他耳边道:“没人会来救你。”

“哇……”

弱小可怜无助的祝向麒不禁嚎啕大哭起来。

他哭的惊天动地,没留意到祝沧澜掏了掏耳朵退离了他身边,等到发觉身后没动静了,他抽抽噎噎地扭头,想看祝沧澜在做什么,却看到祝沧澜干脆利落拧断了落地式台灯的灯头,稍显昏暗的光线下,祝沧澜朝他看来的眼神里流露着一丝诡异的笑意。

咔嚓。

祝向麒只觉得祝沧澜拧断的不是台灯的灯头,而是他的脑袋,不由眼前一黑,顾不得维持小小男子汉的尊严,大声哭喊道:“妈,快来救我!!!”

“向麒别怕,妈妈马上来救你。”

门口已经传来钥匙转动锁孔的响动。

只是别墅的房间没人住的时候都不锁门,备用钥匙根本用不到,突然间要从一大串标记模糊的钥匙里找出正确的钥匙颇有些难度,房门一时半会儿打不开。

就在祝向麒陷入绝望之时,身后传来他那恶姐姐一本正经的轻软嗓音:“以后还敢对我动手吗?”跟她暴力行径相反的是,她的声音极其温软,像夏日里的一根七彩棒.棒.糖,含在嘴里如蜜一般。

祝向麒敏感地察觉到祝沧澜手里的那根灯柱在他火辣辣的地方缓缓摩.擦,威胁意图明显,跟摇拨浪鼓似的不停摇头,“呜呜呜,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知道错了吗?”

“呜呜呜姐,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敢了。”识时务者为俊杰,这个道理他懂。

祝沧澜这才把灯柱扔在一边,随后伸手揉了揉鼻子,她没有欺负小孩的习惯,生平头一次,心里还有那么点不好意思。

当祝翰平火急火燎地闯了好几个红灯赶到家里时,就看到祝向麒扑在唐香兰怀里嚎啕大哭,唐香兰也是红着眼,抱着祝向麒安慰个不停,而始作俑者则抱着半个西瓜,两腿盘坐在另一个沙发上,拿着个小勺子挖西瓜吃。

管家上前接过祝翰平的公文包,并用眼色示意其他几个佣人跟他一起退下。

等他们一走,唐香兰吧嗒吧嗒地流着眼泪,颤声道:“翰平,你总算回来了,你女儿她——”

祝翰平打断道:“我都知道了。”

来的路上,管家都已经事情发生的经过告诉他了。

唐香兰还想说什么,祝翰平把视线转向了祝沧澜,“苍蓝,你跟我来书房一趟。”

祝沧澜把西瓜放下,趿拉着拖鞋跟在祝翰平身后,等两人一前一后进了书房,祝向麒哭饱了,打了声嗝,问:“妈妈,你说爸爸会把那个恶姐姐赶走吗?”

唐香兰摸摸祝向麒的头,有些不确定地道:“应该会吧。”

自从她老公执意把祝苍蓝带回这个家,无论她怎么哭闹,祝翰平除了口头敷衍她之外,压根就没有把思妤接回来的打算,她已经越来越不知道祝翰平的真实想法了。

书房里。

出人意料的是,祝翰平没有对祝沧澜多加批评,而是心平气和地道:“向麒那臭小子被你妈宠坏了,以后他要是不听话,你尽管揍他,我会给你撑腰。”

祝沧澜眨眨眼,“哦。”

祝翰平性格温吞,但不代表他没有辨别是非的能力,祝向麒是该好好管教管教了,现在家里有个能镇得住他的人挺好,当然,他把祝沧澜叫来书房不是为了说这些,而是——

“我已经给你办理好了德英高中的入学手续,那所学院是a市三大贵族学校之一,里面的学生非富即贵,你去了这性子要收敛收敛,在学校多拓展人脉关系,这对你将来会有帮助。”

原书里祝翰平本来就属意让原主当公司继承人,为了给原主铺路,他千方百计搭上了首富顾家,想要两家联姻,结果阴差阳错,顾家长子顾沉年看上了女主贺思妤。

后来,祝翰平对原主的所作所为失望透顶,而祝向麒虽然有经商才能却不务正业,祝翰平不得不把公司交到跟他没有血缘关系但是乖巧听话的贺思妤手上。

然而贺思妤对经商不感兴趣,转手就把公司交给顾沉年代为管理,她自己一心在娱乐圈闯荡。

也许是真有那么点艺术天赋,再加上男主顾沉年给她砸了不少资源,贺思妤还真成了娱乐圈炙手可热的当红小花旦,随着祝顾两家联姻,祝氏集团自然而然地落到顾沉年的手上。

祝翰平为此郁郁而终。

祝沧澜当然不可能让剧情按照原来的轨道进行下去。

她低头沉思了片刻,心里慢慢有了一个决定。

在这个和平年代,她一战争狂人根本无用武之地,看来她要弃武从文,当个在商界呼风唤雨的霸道女总裁了,思及此,她抬头直视着对她有着殷切期望的祝翰平,道:“爸,我知道了。”

祝翰平欣慰地点点头,随即想到了什么,随口问:“对了,你的暑假作业做得怎么样了,再过两天就要开学了。”

祝沧澜:“……”

暑假作业是什么玩意儿?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欧阳墨心我女神3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清明上河图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