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遗憾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搞明白暑假作业是啥玩意儿的祝沧澜,从原主的那个破书包里翻出了几本崭新的作业本,作业本上一字没写,不对,不能说一字没写,好歹封面上签了祝沧澜的大名——那是之前沈知行给贺思妤辅导功课时,祝沧澜闲来无事签上的。

两天时间,要把这么多的暑假作业做完显然不现实。

祝沧澜无所谓。

不会做就是不会做。

倒是祝翰平皇帝不急太监急,想了个办法,小心翼翼地提议道:“思妤跟你同一年级,要不抄她的作业吧?”新生第一天报到,可不能让孩子给老师留下不好的印象。

祝翰平说出这句话时,没指望对方会点头,然而让他意外的是,祝沧澜支着下巴思忖了片刻,居然很爽快地就同意了。

“行吧。”

谁让她要弃武从文呢。

祝翰平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不由再三确认道:“那我马上打个电话给思妤,让她带着她的暑假作业本过来一趟?”

祝沧澜闻言,奇怪地扫了眼祝翰平。

照理说贺思妤能来,祝翰平应该很高兴才对,怎么一脸的不敢置信?难道是她之前的表现太咄咄逼人,给了祝翰平一种她跟贺思妤势同水火的感觉?

那祝翰平可真想错了。

她根本没有把贺思妤放在心上,她的目标从来都是书里喜欢贺思妤的那些男主跟男配们,她要做的是在那些男人为了贺思妤来对付她之前,先下手为强。

傻子才会站在原地乖乖挨打。

这么想着,祝沧澜微微一笑,缓缓道:“好,让她来一趟吧。”

客厅里,唐香兰忙着安慰祝向麒那颗受到严重创伤的幼小心灵,不知道祝沧澜跟祝翰平父女俩在书房说了什么,等两人出来,唐香兰想继续说祝沧澜打祝向麒的事儿,就听祝翰平道:“香兰,你收拾一下,一会儿思妤要来。”

唐香兰又惊又喜,“真……真的吗?”

祝翰平:“真的。”

唐香兰激动不已,从沙发上起身,握着拳头在原地来回踱步,末了,她脚步一顿,转而往厨房方向走去,嘴边微微提高嗓音,道:“刘妈,冰箱里还有排骨嘛,思妤最喜欢我做的糖醋排骨了……”

声音很快消失在了厨房。

祝向麒缩在沙发里,眼睛哭肿了,右眼肿成了单眼皮,眼睛一单一双看着有些滑稽,他一脸畏惧地盯着祝沧澜,弱弱地跟祝翰平告状:“爸爸,她刚才打我。”稚嫩清脆的童音里是满满的委屈。

祝翰平:“我看你就是欠打。”

祝向麒更委屈了。

等祝翰平想起还有一些文件没有处理,重新回了书房,祝沧澜笑眯眯地坐到了祝向麒身边,不顾祝向麒身体的僵硬,亲密地揽上了他的肩,唇角牵起一丝笑,声音一如既往的轻柔绵软:“小向麒,我什么时候打你了?”

“没……你没打我。”

祝向麒立马怂了,抿紧嘴角用力摇头,身体不禁开始瑟瑟发抖。

从小霸王退化成小怂蛋的祝向麒,突然发现,这个恶姐姐笑起来的样子比不笑时更可怕。

呜呜呜,好吓人啊。

差不多过了四十分钟后,别墅的门铃响了。

听到声音,唐香兰第一时间冲出了厨房,一阵风似的跑到了门口。大门离客厅有一段距离,祝沧澜懒得动弹,窝在沙发里,用牙签戳着佣人切好的水果,一口一口地往嘴里塞,腮帮子被塞得鼓鼓的。

“呀,知行也来了,快进来,快进来。”

祝沧澜隐约听到了沈知行的名字,随着轻微的一声关门声,三人有说有笑地往客厅里走,看到祝沧澜,沈知行俊秀的脸上漾开淡淡的笑,跟她打了声招呼:“沧澜,又见面了。”

祝沧澜微微点头。

贺思妤躲在沈知行身后,两手无意识地揪着沈知行身上那件白衬衫的下摆,当她接到祝翰平打来的电话时,她高兴不已,恨不得插上翅膀飞过来,然而冷静下来后,想起祝沧澜那张艳丽冷漠的脸,她心里就有些犹豫,思来想去,还是给她熟悉的沈知行打了电话,让他陪她一起来。

察觉到祝沧澜的目光落到了她的手上,贺思妤指尖微蜷,慢慢松开了沈知行的衣摆,脸上挤出僵硬的笑:“苍蓝姐,我……我把我的暑假作业带来了。”

祝沧澜道:“麻烦你了。”

贺思妤:“不,不麻烦的。”

“姐,你终于回来了。”祝向麒看到贺思妤回来了,忙从沙发上蹦下来,跌跌撞撞地扑进了贺思妤的怀里,“呜呜呜,姐,我好想你,你不要走好不好?”

贺思妤温柔地摸了摸祝向麒的后脑勺,轻声哄道:“向麒不哭,都那么大的人了还哭鼻子。”

“呜呜呜。”祝向麒把脸埋在贺思妤怀里。

唐香兰摇摇头,道:“晚饭快做好了,我去叫翰平,你们洗个手,准备准备就吃饭吧。”

沈知行道:“好的唐姨。”

因为贺思妤的到来,唐香兰一扫之前的愁眉苦脸,脸上露出了久违的笑容,吃晚饭的时候,不断用筷子给贺思妤夹菜,让她多吃点,祝翰平不想祝沧澜受冷落,也不停给她夹菜。

这顿饭,在一种诡异的热闹的气氛中结束了。

饭毕,祝翰平不顾唐香兰的意愿,拉着唐香兰跟祝向麒去小区散步,美其名曰吃的太撑要好好消化消化。

等门口传来雕花铁门开启又关上的声响,确定祝翰平他们出去了,祝沧澜收回落到门口的目光,也不知道客气两句,直接开口道:“我暑假作业没写,帮我抄一下吧。”

贺思妤:“……”

她深吸了口气,支支吾吾道:“爸在电话里没说要……要帮你抄写……”

祝沧澜奇怪地看了她一眼,“你不乐意吗?早知道你不乐意,我就让司机去你家一趟,省的你亲自把作业送过来了。”

也怪她,刚才跟祝翰平沟通有误,如果贺思妤来了不帮她抄作业,那她要贺思妤来干嘛,难道要让她看他们一家三口团聚吗?

贺思妤艰难道:“我没有不乐意……”

一旁的沈知行见贺思妤脸色发白,眼里划过一丝脆弱隐忍的神色,及时解围道:“沧澜,要不我帮你抄吧。”

祝沧澜斜斜睨了他一眼,稍作停顿,“好啊。”

她的眼型偏向妩媚,眼尾狭长并微微上扬,琥珀色的瞳孔里好似藏有漩涡,让人情不自禁沉迷其中;嘴唇是花瓣唇,嘴角天生上翘,不笑都似带着三分情意;高挺精巧的琼鼻,如同上帝最完美的作品,让她整张脸都鲜活立体起来。

即便五官组合在一起略显稚气,那让人不可逼视的美貌,已经足够惊艳四座。

眼前的少女,似乎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魅力,眼睛波光流转间,不见丝毫媚态。

沈知行记得,他们第一次见面时,少女也是用这样充满探究跟玩味的眼神看他的。

沈知行垂下眼,避开了祝沧澜的眸色,温和笑道:“那开始吧。”

“两天时间来得及吗?”

“足够了。”

“这么快?”

“不是还有你吗?”

“呃,嗯。”

祝沧澜虽然决定弃武从文,但人类学习的领域对她而言还是比较陌生,她也就只会照着抄抄文字而已。

两人决定不要浪费时间,直接开始抄写。

落单的贺思妤想加入他们,又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心里懊恼自己刚才矫情的行为,不就是帮祝苍蓝抄作业么,暑假作业都借给她了,帮她抄一下又怎么了,那么好的跟祝苍蓝示好的机会居然被她这么白白错过了。

贺思妤知道自己刚才为什么会迟疑,因为祝苍蓝的话刺中了她敏感的神经,让她觉得自己就是祝苍蓝的一个佣人,任祝苍蓝呼之即来挥之即去。

可明明,这里也曾经是她的家啊。

她也曾是祝家的掌上明珠啊。

祝苍蓝凭什么拿方秀雯来威胁她,把她赶出祝家,将她的自尊踩得粉碎。

祝苍蓝她凭什么凭什么凭什么!!!

强烈的屈辱跟愤怒,迫使贺思妤死死地咬住嘴唇,口腔里已经弥漫着一股淡淡的铁锈味,尖利的指甲嵌进掌心也不觉得痛。

祝沧澜分神扫了她一眼,却见贺思妤跟一抹幽魂似的站在她的一侧,两眼没有焦距地盯着大理石地板,面色苍白,嘴唇疑似干涩而破皮流血,祝沧澜不由皱眉,道:“口渴的话,厨房有水果。”

贺思妤回过神来,“啊,好。”

祝沧澜道:“别在这儿站着了,你的房间唐香兰经常打扫,你今晚就睡你那屋吧。”主要是她除了自己名字写得好,其他字都写得不咋样,不想有人在一旁围观。

贺思妤不知道祝沧澜心里所想,低低应了声,下意识地看向替她给祝苍蓝抄写的沈知行,对上沈知行如春风拂过一般温柔的笑容,她心下一暖。

沈知行关心道:“思妤,你脸色看上去不太好,身体不舒服的话,早点回房休息吧。”

贺思妤道:“那……我先去睡了。”

等贺思妤离开了客厅,祝沧澜瞥到沈知行眼里来不及收回的关心,淡淡问:“你很关心贺思妤?”

“我从小跟她一起长大,她对我来说就像是一个小妹妹一样。”

沈知行低头笑笑,拿笔把贺思妤本子上的某道题的错误答案划掉,一笔一划地填上正确答案,略长的刘海遮住了一边的眼角,清隽的五官在客厅水晶吊灯明亮的光线的照耀下,散发着温润而动人的光芒。

祝沧澜不由停下笔,认认真真地端详着沈知行的侧脸。

她今天从祝翰平的书房里找到一本书,书上写着:君子端方、温润如玉。

说的应该就是沈知行这样的男生吧,可一想到这样一个温柔的男生,最终会为了救贺思妤而碎在车轮下,祝沧澜心里突然就有些遗憾。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