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警告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谢谢你的款待了。”

从餐厅吃饱喝足出来,祝沧澜顺手从杨倩倩的私家车里捞出她的书包,冲身旁的杨倩倩跟许新月点了点头。

夜幕降临。

昏暗的光线也遮不住杨倩倩黑着脸跟僵硬的笑。

她扯动嘴角僵住的肌肉,笑的很用力,声音里有种咬牙切齿的意味:“不用这么客气。”

一旁的许新月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没跟祝沧澜假意寒暄。

因为刚享用过美食,祝沧澜心情不错,浓艳深刻的眉眼间萦绕着一丝悠然的笑意,她下巴微抬,对着马路对面停着的黑色卡宴示意了一下,“家里司机来接我了,那我就先回去了。”

杨倩倩顺着祝沧澜的目光望了眼对面,干笑两声:“好,那星期一学校见了。”

祝沧澜淡淡“嗯”了声,迈开比例优越的长腿,径自朝马路对面走去。

夜色中,少女走路的步伐不急不缓,懒洋洋的,有种什么都不放在心上的随性,等到少女上了车,黑色的轿车如离弦的箭一般顺入车流中,杨倩倩深深吸了口气,才不至于让胸腔沸腾的怒火燃烧她的神智。

这顿饭,是她吃过最憋屈的一顿饭了。

更憋屈的,是祝沧澜的不在意。

杨倩倩有种感觉,祝沧澜什么都知道,知道她设了鸿门宴,却毫不在意,欣然赴约,并且当着她的面揭穿贺思妤冒牌千金的身份,直接破坏了她的计划,可气的是,祝沧澜事后完全把这事儿抛到脑后,专心享用美食,搞得自己跟个跳梁小丑似的。

杨倩倩迁怒于贺思妤:“这件事都怪贺思妤。”

许新月回过神,道:“这趟算是没白来,贺思妤不是祝家千金,我要阻止我哥跟她来往才是。”

“还有,我们要把贺思妤的身世公布出去,不是祝家千金,却跟没事人一样,上贵族学校,背名牌包包,这种人无非是舍不得祝家带给她的荣华富贵,一个低贱的穷人家庭的女儿,不配跟我平起平坐。”

对于这个提议,许新月当然是双手赞成。

两人在门口聊了几句,然后各自坐车回去了。

等她们一走,穆淮然从阴暗的角落里走出,脸上闪过若有所思的表情。

——

这一厢,贺思妤哭着从餐厅跑出去没多久,就被许书阳追了上来。

贺思妤脸上犹带泪痕,神色间透着一丝迷茫跟脆弱,机械地拖动着僵硬的两腿,缓缓向前走着。

她不知道自己该去那里,祝家回不去,贺家又是那个情况,那一刻,她觉得自己被全世界抛弃了。

“思妤,时间太晚了,你该回去了。”

许书阳看贺思妤精神状况不好,一脸的忧色,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

贺思妤惨然一笑:“我不是祝家女儿了,许新月不是让你离我远点么,你走吧,我只想自己一个人走走。”

“不行,你一个女生在外面走太不安全了。”许书阳一手拎着贺思妤的包,一手拉住贺思妤的胳膊,成功逼停贺思妤后,他缓缓道:“我为我妹妹刚才说的话跟你道歉,思妤,你别跟她一般见识,我送你回学校宿舍吧。”

自从知道贺思妤曲折的身世后,许书阳心里对贺思妤有着满到快溢出来的心疼跟怜惜。

他还记得第一次在文艺晚会的后台看到她时,她穿着一袭高贵优雅的公主裙,乌黑柔顺的长发披散在后背,笑容温柔恬淡,落落大方地朝他伸出了手,跟他说了一句:“学长你好,我是跟你搭档的主持人,我叫祝思妤。”

那时她的笑容灿烂无双,瞬间就击中了他的心灵。

此后他满心满眼都是她。

可现在,他心里天使般善良纯洁的女孩,被折掉了翅膀,从天堂坠入地狱,他绝对不能放任不管,哪怕要与全世界为敌,他也要护着她。

想到这里,许书阳鼓足勇气,将一颗真心捧到贺思妤面前,“思妤,不管你姓祝还是姓贺,你在我眼里,一直是那个在舞台上发光发热的女孩,有一句话我憋了很久,一直想找机会告诉你。”

贺思妤睁着拢着雾气的双眸,静静地看着他。

许书阳深吸了口气,缓缓道:“思妤,我喜——”

“学长,谢谢你这个时候能陪在我身边。”

贺思妤轻声打断道:“你一直都是我最亲近跟信赖的学长。”

许书阳一怔。

只是学长么?

“知道还有一个人在关心我,我真的很开心。”

贺思妤弯了弯眼,笑中带泪:“真的很谢谢你,如果没有你,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许书阳愣怔过后,忍不住抬手摸了摸她的头,“傻瓜,我们之间不用那么见外,你现在应该回宿舍,洗个热水澡,然后好好睡一觉,等明天天一亮,太阳照常升起。”

贺思妤吸吸鼻子,破涕为笑,随即想到了什么,问:“对了,学长刚才想说什么?”

“没……没什么。”

好不容易鼓足的勇气,如同气球漏了气,在一点点流逝。

许书阳尴尬地挠了挠头,然后温声道:“我送你回宿舍吧。”

“好。”

贺思妤努力扬起唇角,朝他露出一个苍白的笑容。

然而到了第二天,太阳虽然照常升起,贺思妤的世界却天翻地覆。

贺思妤是学校许多人心中的女神,容貌清纯秀丽、品学兼优、多才多艺,暗恋她的男生多不胜数,有关她是祝家假千金的消息,不出半天就传遍了整个年级。

因为是周六,学校没什么人,对贺思妤指指点点的人不多,但这个消息已经散布出去了,不少跟她平日交好的朋友都打电话来问她消息是真是假,贺思妤承受着很大的心理压力,不想面对众人各种各样的目光。

她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害怕周一的到来。

那意味着会有更多人对她指指点点。

一切都是因为祝沧澜。

强烈的恨意在贺思妤的胸腔激荡,贺思妤不想被祝沧澜打倒,绝望之下,她奋力反扑,拨通了唐香兰的电话,电话一接通,她泣不成声地呜咽道:“妈……”

声音里带着哭腔,眼角却是干涩的。

这让贺思妤整个人充满着矛盾。

——

“祝苍蓝,你到底对思妤做了什么?”

当唐香兰攥着手机,怒气冲冲地冲到祝沧澜面前时,祝沧澜正在跟数学题较劲,她就不信她解不出来,面对唐香兰的提问,祝沧澜都懒得掀开眼皮,她还以为贺思妤有多少能耐呢,也只能跟唐香兰告状了。

祝沧澜嗤了声:“我能做什么。”

“你把思妤赶出去还不够么?只是要你多等一会儿,找个合适的机会公布而已,你就这么等不及,满世界宣扬思妤不是祝家女儿,你让思妤一个人在学校怎么办!”

祝沧澜听了,略带意外地扬了扬眉。

昨天在场的就那么几人,应该是杨倩倩她们把消息宣扬出去的。

不过那跟她有什么关系。

祝沧澜淡定道:“待不下去就退学呗,不过贺思妤都能厚着脸皮吃祝家的用祝家的,房租学费生活费都由祝家出,她厚着脸皮继续待学校也没什么不可以。”

唐香兰气得浑身颤抖,指着祝苍蓝的鼻子,口不择言道:“祝苍蓝!贺家到底是怎么教育你的,你心肠怎么能这么坏,早知道是这个结果,当初我就不应该同意你爸把你带回来!!!”

啪——

唐香兰瞪大眼睛,用见鬼一样的眼神看着祝沧澜活生生把书桌的一角掰了下来。

这哪是一个十六岁女孩该有的力气。

唐香兰后退两步。

“你……”

祝沧澜随手把手里那块厚实的木块扔到唐香兰脚边,砰的一声,唐香兰吓得花容失色,忙往后跳开,祝沧澜欣赏够了对方惊惧的神色,才慢悠悠地扯开一道笑:“你都说我心肠坏了,还这样跟我说话,就不怕我——”

顿了顿,祝沧澜朝唐香兰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

唐香兰用力咽了口口水,连连后退。

她这什么意思?

难道她要杀了她不成?

唐香兰一个养尊处优的富太太,哪里受过这样的惊吓,联想起祝沧澜来这个家后一系列嚣张行径,还真有可能什么事都做得出来,原本怒火冲天的她,瞬间怂了,灰溜溜地往门外走。

走到门口,屋内传来祝沧澜漫不经心的声音:“书桌质量太差了,下次换张质量过硬的桌子。”

“……”

“还有,以后跟我讲话,请注意你的语气,我的脾气很不好。”

“……”

“行了,我做作业呢,帮我把门带上。”

“……好。”

唐香兰颤颤巍巍把门阖上,瞬间泪崩,眼泪吧嗒吧嗒顺着保养得宜的脸颊往下流淌。

家里来了这么个嚣张跋扈目无尊长的祖宗,这日子没法儿过了。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