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听说了吗?杨倩倩摔断了腿,前两天她爸来学校给她办理了退学手续。”

“她不退学能干嘛?祝沧澜扒光她衣服的事情都传遍整个学校了,她还能在学校待得下去?”

“穆淮然在学校够出名了吧,好歹讲义气有原则,不随便欺负女生,这祝沧澜横的男生女生都欺负,以后咱们路上看到祝沧澜避着她点,得罪谁也别得罪她。”

301宿舍,几个女生坐在各自的床上,你一句我一句地聊着最近学校发生八卦。

刘萌瞄了眼靠里那张空床铺,道:“这样看,贺思妤也挺可怜的,贺思妤抢了属于祝沧澜的前十六年人生,还不知道祝沧澜会怎么报复她呢。”

“贺思妤还可怜?人家好命的很,听说攀上了顾家的顾沉年。”

话音刚落,只听吱嘎一声,301宿舍的门开了。

众人循声望去,却是有半个多月没来学校上课贺思妤,拖着行李站在了门口。

几人对视一眼,朝门口的贺思妤尴尬一笑,刘萌带头,帮贺思妤提行李,其他女生也纷纷迎了上来,亲切地关心问候了贺思妤几句,那热情劲儿,跟之前得知贺思妤是假千金时的状态判若两人。

刘萌以前跟贺思妤关系最好,经常一起去食堂吃饭,恰好这时也快到饭点了,就邀请贺思妤跟大家伙儿一块去吃饭。

贺思妤脸上漾开淡淡的笑,轻轻点头,回了声好。

301号宿舍住的女生,关系又跟以前一样友好,仿佛前些日子的对贺思妤的冷落跟忽视都不存在一样。

贺思妤知道她们为什么会对自己的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变,到底人没有背景没有靠山就是不行,她下了一步险棋,以生活拮据为代价,可她已经没有退路了。

祝沧澜能把杨倩倩逼退学,如果她不抵抗,她就是下一个杨倩倩,祝翰平已经接纳了祝沧澜,祝向麒对祝沧澜也不像以前那样排斥了。

还有沈知行,跟她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沈知行,又是给祝沧澜补课,又是教祝沧澜跳舞,完全把她忘了,从来没有主动联系过她。

她还以为,沈知行至少会向着她的。

躺在宿舍的床上,贺思妤翻过身面朝着墙,一双眼在黑暗中闪烁着幽暗的光芒。

——

叮咚。

“谁呀。”

听到门铃声,秦佳华放下手中的浇水壶,捞过一旁的毛巾擦了擦手,走到门口,透过电子猫眼看了眼门外,看到来人,她眉头微蹙,缓缓开了门。

门外,贺思妤提着果篮,脸上盛开温和得体的笑,“秦姨,我来看你们来了。”

“来就来了,怎么还买水果啊,让你破费了吧。”

“没有啦。”

贺思妤柔柔一笑,有些拘谨地道:“那个,知行哥哥在吗?”

“在的在的,知行这孩子一直跟我念叨你呢。”秦佳华敛去眉心的褶皱,客气了两句,亲切和蔼地把贺思妤迎了进来,转头冲屋里喊道:“知行,你看看谁来了。”

听到秦佳华的声音,沈知行从书房里走出,看到贺思妤,他微微一愣,随即笑着跟贺思妤点了点头。

“思妤,你怎么来了。”

贺思妤冲沈知行不好意思地笑笑,吞吞吐吐地道:“我前不久生病,有一阵子没去学校,落下了好多功课……”

一听这意思,秦佳华就明白了,是来找知行辅导功课来了。

秦佳华是个a大的医学系教授,大眼睛、高颧骨、嘴角微微下垂,相貌清瘦,气质很好,她跟沈知行道:“知行啊,你一会儿给思妤补补课啊,思妤成绩一向很好的,可不能耽误了学习。”

沈知行顿了顿,微笑道:“好啊。”

“我去给你们倒杯水。”

秦佳华笑着走向厨房,转身的时候,脸上的笑容慢慢消失。

她之前很喜欢贺思妤这个乖巧的女孩子,知书达理,教养很好,哪怕知道她是假千金,她也不会说势力看不起贺思妤什么的,只是那次晚宴,贺思妤出格的举动,给她留下了不好的印象。

真正的淑女,要懂分寸,要知道什么场合能去什么场合不能去。

沈家是书香门第,别墅装修不追求奢华,家具大多用红木制成,处处透着古色古香的韵味。

沈知行将贺思妤迎到沙发上坐下,言行举止一如既往的温和妥帖,看似跟以前没什么不同,但贺思妤知道,沈知行变了。

“我没有提前打声招呼就过来,会不会打扰到你了。”

她知道沈知行每周末下午,要去祝家给祝沧澜补习,故意挑了这个时候。

沈知行默了默,照理应该回说没有,可他还是道:“我一会儿要去给沧澜补课。”

“这……这样啊。”

贺思妤笑的有些勉强。

沈知行“嗯”了声,道:“这样吧,你有哪里不会的,都列出来,我抽时间帮你一一解答,你看怎么样?”

她能怎么样呢?

以前无论她提什么要求,沈知行都会说好,从来不会拒绝她,可现在他会以另一种方式委婉地拒绝她,这是不是祝沧澜的“功劳”呢?

贺思妤在心底自嘲了一声,嘴上却道:“那就谢谢知行哥哥了。”

沈知行低头看了看时间,“不用这么客气。”

从他家到祝家,开车要半个小时,现在时间已经差不多了。

贺思妤当然察觉到了沈知行的这个动作,她暗下眼,忽然道:“知行哥哥,你给苍蓝姐补课的时候,能不能多劝劝她,让她做事不要太冲动了。”

听贺思妤提起祝沧澜,沈知行一怔,眉心微微皱起,“发生什么事了吗?”

贺思妤故作犹豫,慢慢吞吞地道:“苍蓝姐……差点把学校一个女生的衣服扒光了,那女生被逼得已经退学了,这件事在学校已经传开了,不少人都说苍蓝姐霸凌同学。”

沈知行眸色一沉,扫了眼面带忧色的贺思妤,声音冷了下来,“不可能,沧澜不是那样的人。”

贺思妤心里发涩,那股酸涩最终化为实质的恶意,道:“我也不相信苍蓝姐会做出这种事,可学校传得沸沸扬扬的,我也不知道该相信谁的。”

“好了。”

沈知行阻止,随后起身,道:“时间不早了,我该出发了。”

“哦,那我也先回去了。”

贺思妤跟着站起,余光瞥到端着水杯站在一边秦佳华,她不好意思地笑笑:“秦姨,我来的不是时候,知行哥哥有事要忙,那我就先走了。”

见她的目的已经达到,她不再多说,礼貌地冲神色不明的秦佳华鞠了个躬,然后离开了屋里。

等到贺思妤离开,秦佳华把水杯往茶几上重重一放,“祝家女儿,在学校真的这么无法无天,还霸凌同学?”

沈知行安抚道:“妈,这其中肯定有什么误会,沧澜不是这样的人。”

秦佳华的脸色还是不好看,忧心忡忡地道:“你呀,当初你祝叔拖你帮他女儿找个大学生当补课老师,你就不应该把活儿揽到自己身上,你平时功课那么忙,还要抽时间给人家补课,不累呀。”

“你别担心,我有分寸,如果真的很累,我会跟祝叔提的。”

秦佳华还是不放心,“那女孩子教养怎么样?学习上不上心?怎么贺思妤说她霸凌同学呢。”

“沧澜人挺好的,学习也很认真,霸凌这事,咱们不能听思妤一面之词。”

沈知行极有条理地回答着秦佳华的问题,末了,他提了一句:“沧澜把思妤赶出了祝家,思妤又在沧澜的主场上,挽着顾家长子的手在宴会上大出风头,两人关系不见得那么好,您觉得思妤的话可信吗?”

秦佳华听到这里,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

沈知行到祝家的时候,祝向麒正得意洋洋地跟祝沧澜炫耀,“说你笨还不承认,这么简单的题都不会,我一个初中生都会了。”

自从祝向麒用功学习后,成绩突飞猛进,在武力上不敌祝沧澜,就在学习上找回面子。

祝沧澜眯了眯眼,在祝向麒炫耀完准备开溜前,飞身扑了过去,毫不留情地把祝向麒的肉脸拍成了柿饼,“臭小子,你敢这么跟我说话。”

“妈,救命。”

祝向麒立马变怂,扯着嗓子叫唐香兰。

唐香兰自从被冻结了银行卡后,整个人都蔫了,能避开祝沧澜就避开祝沧澜,她惹不起难道还躲不起吗?知道两人在打闹,唐香兰懒得吱声,换好一身行头,走出衣帽间,她跟几个相熟的富太太约好一起喝下午茶。

看到沈知行,她才热情了一些:“知行来了。”

“唐姨要出去啊。”

“待在家里闷都要闷死了。”

说这话时,唐香兰下意识地瞥了眼祝沧澜,道:“那我先走了。

“唐姨慢走。”

沈知行礼貌道。

看着唐香兰的身影消失在门口,祝沧澜收回视线,冲沈知行点了点头,随即拍拍身边的祝向麒,道:“回你的房间玩游戏去,别打扰我学习。”

“切。”

祝向麒哼哼,说的好像她学习成绩很好一样。

那这次月考,是谁除了物理很好,其他课偏科严重,考了班级前三,年级倒数五十来着?

等到祝向麒翘起屁.股,趾高气昂地回了房间,祝沧澜勾勾唇,笑着摇了摇头,然后翻出课本,开始新一周的补习。刘妈把点心跟水果端上来后,就自觉回房,把空间让给祝沧澜跟沈知行。

“沈知行,这次真要好好谢谢你。”

祝沧澜咬着笔,道:“要不是你教我物理,我这次物理成绩还真赢不了我同桌。”

这次还真是挺悬的,要不是郑卫强在加分题上给她打了满分,她就要输给穆淮然这厮了。她最不喜欢输,尤其是输给胆敢对她指手画脚的穆淮然。

“考了多少分?”

“91分。”

沈知行意外地扬了扬眉,“不错啊。”

想到穆淮然输给她后那吃瘪样,祝沧澜心情很不错,唇角微扬,笑意萦绕在她的眼角眉梢,使得她整个人的气质柔和不少。

“作为感谢,我请你吃饭吧。”

在众人眼中那个零缺点,优秀的不真实的沈知行,应该要拒绝的,但跟少女待在一起,他不想做平时的那个自己,于是笑着开玩笑道:“好啊,我可是要点很贵的菜的。”

祝沧澜豪气地一挥手,“随便点。”

她现在资产将近有八百多万,在这个世界,对普通人而言,一辈子都赚不了这么多,而她以后还会积累更多的财富。

沈知行听了,眼里的笑意加深。

想到贺思妤刚才说的那番话,他笑意慢慢收起,安静了两秒,问:“我听说,你在学校欺负同学了,把人家的衣服剥了,还逼对方退学了?”

“你消息这么灵通的么。”

祝沧澜眼里划过一丝诧异,随即道:“是啊,找到了弄坏我礼服的人了,我就用你们人类讲的那种方式,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喽。”

沈知行自动忽略少女说的“人类”二字,迟疑了两秒,问:“你就不担心别人会误会你,以为你恃强凌弱,霸凌同学吗?”

祝沧澜喝了口刘妈泡的花茶,说是对身体好,听到沈知行的这句话,她随口道:“我才不在乎别人怎么看我。”脑海里不经意划过穆淮然多管闲事时不赞同的目光,她顿了顿,抬头看向沈知行,“你也觉得我做的不对?”

“我所接受的教育告诉我,不应该这么做。”

沉默片刻,沈知行嗓音温淡地开了口。

祝沧澜可以不在乎任何人类的眼光,但沈知行,被她认可为她的部下,她承诺会保护他不被任何人欺负,但与此同时,她也需要绝对的忠诚。

她皱了皱眉,原来的好心情一扫而光,“你也是来告诉我,我是错的吗?”

沈知行察觉到,少女用了一个“也”字。

他不知道她前面十几年经历了什么,才会养成现在这样的性格,她的性格充满了棱角,桀骜不驯,不把一切放在眼里,但这种性格,如果没有强大的社会背景做依托,她迟早会吃亏的。

“不。”

沈知行轻轻摇头,“没有什么比以暴制暴,更让人痛快的报仇方式了。”

祝沧澜表情一舒,“我也这么觉得。”

“但是——”

祝沧澜:嗯?

“这个社会是人情跟法治的社会,如果那个女孩背景比祝家强大,不肯息事宁人怎么办?那祝家就会跟着遭殃。”

在沈知行说这些话时,他能感觉到少女周身逐渐弥漫上了让人透不过气来的强烈煞气。

他忍住不适,语速很慢,不急不缓地跟她分析:“这次的事情过去了,那下次有人打你,你同样打回去,把人打成重伤,而对方,恰好是祝家惹不起的人,祝叔护不了你,那你只会被送进看守所。”

祝沧澜想说,她已经打伤了不少人,但仔细回想,如果没有穆淮然在背后摆平这些事,单凭一个祝家,她真的能安然无恙吗?

这里不是末世,末世一切凭实力说话,在双方武器装备都差不多的情况下,只能靠硬拼杀出一条血路,但在这个纯粹由人类统治的世界,权力从来都比武力重要。

她现在只是个普通的人类,这具身体强大也弱小,随便一把枪就能制服她,她来的时候就明白这个道理,只是刻在灵魂里的有些东西,不是轻易就能扔掉的。

“你是来说服我的吧?”

祝沧澜收起周身涌动的煞气,撑着额头,淡淡瞥了眼沈知行。

沈知行表情一如既往的温和谦逊,当感觉到少女周身萦绕的气息柔和了下来,他唇角掀起轻和舒缓的笑,语气轻松地道:“我只是把我的观点告诉你,如果你不想,没有人能强迫你接受。”

他没有试图用道德的枷锁捆绑她,告诉她做人要善良,以暴制暴是不对的这类的话,他知道她不会听,他只是跟她分析利弊,而通过少女脸上的表情,他知道他说服了她。

祝沧澜抓抓头发,道:“好吧好吧,以后我不脱女人衣服了,也不动不动就打断人的腿,真忍无可忍,我就下手轻点,不那么血腥了行了吧,他们不来惹我,我才懒得对付他们呢,现在最重要的是学习。”

沈知行问:“你这次月考成绩出来了吧,考的怎么样?”

祝沧澜:“再接再厉吧。”

她一个不喜欢读书的僵尸,能考出物理班级第一,总成绩全年级倒数五十名的成绩,真的很不容易了

顾氏集团。

顾沉年翻阅着文件,随口问:“祝沧澜最近在学校怎么样?”

“她跟一个叫杨倩倩的女生闹了矛盾,打了人两巴掌,还把对方的衣服撕烂了,这件事在学校传的沸沸扬扬的,杨倩倩也因此退学了。”

“哦?”

顾沉年来了兴致,合上文件,“打人原因呢?”

“我打听过了,祝沧澜动手时,说过一句话,说是杨倩倩把她的礼服弄坏了,差点让她在宴会上出丑。”

顾沉年倒没在宴会上发现什么异常,不过直觉告诉他,祝沧澜还不至于为这种事撒谎,如果真如她说的那样,那个叫杨倩倩女生在她的礼服上动了手脚,祝沧澜用同样的方式报复回去,也没什么不可以的。

这性子够野够烈。

这时,手机铃声吸引了他的注意,顾沉年捞过手机看了一眼,是个陌生的号码,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他眸光一闪,把手机放回了桌上,任由铃声响了一遍又一遍,直到最后停止。

顾沉年捕捉到了黑衣男子脸上的疑惑,问:“你是不是在奇怪,我为什么不接电话?”

“是的。”

顾沉年唇角缓缓勾起,慢悠悠地道:“一个勾不起我兴趣,又有点利用价值的玩物,晾着她也没什么不好。”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菁、太宰我的爱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33405817 1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