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顾执?

听到这个陌生的名字,陈隽垂眸,顿了顿,微微摇头,“不认识。”

“哦,这样啊。”

少女的声音里听不出失望的语气,轻淡随意,顾执应该……不是什么重要的人吧。

陈隽告诉自己,要走开的,他跟女孩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不应该有所交集,可双腿却违背了他的意志,牢牢生根在原地,没有挪动一步,安静片刻,他动了动唇,声音很轻,不仔细听如同呓语:“刚才,谢谢你了。”

祝沧澜随口道:“没什么。”

这个叫陈隽的不知道顾家有个私生子叫顾执,只有两种可能,一种是陈隽对顾家不熟,不知道私生子的存在,一种是顾执还没被接回顾家。

书里顾执出场时已经成年了,据说很有商业天赋,顾成雄不肯放权,奈何病情不允许,就一直在观望,故意让两个儿子斗得你死我活,谁赢谁就是顾氏集团的下一任继承人。

本来顾执是占上风的,后来一场车祸,顾执成了植物人,一躺就是一年,醒来后外面已经变天了。虽然书里没有提及车祸原因,不过从最终受益者来看,很有可能是男主顾沉年干的。

如果能招安反派,绊倒顾沉年的胜算率,绝对比她转型当霸道女总裁来得高,没办法,她目前还没点亮学习技能,一直把时间耗在学习上肯定不行。

祝沧澜不禁陷入沉思之中。

陈隽没有离开,静静站在祝沧澜身边,马路上车来车往,学生络绎不绝,路过祝沧澜身边时,纷纷用好奇地目光看向他们,猜测站在祝沧澜身边的人是谁。

陈隽似无所觉,静默的姿态,像一棵树。

“欸,你怎么还没走?”

祝沧澜回过神,发现少年还在,想了一想,了然道:“你是担心那些人会回来?”

陈隽默了默,“……嗯。”

祝沧澜:怎么一个两个都这么怂,之前她遇到过一个男生被人围攻,对方也跟这陈隽一样不知道反抗。

她忍不出摇了摇头,道:“任何生物都是欺软怕硬的,你越是软弱,他们就越是欺负你,下次被打,请拿出点你身为雄性的血性出来,反正都是被打,你就瞄准一个人狠狠打回来。”

少女之前跟他说过相似的话,可她明显已经不记得他了。

陈隽垂下眼,轻轻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祝沧澜淡淡“嗯”了声。

“大小姐,这里。”

听到司机的声音,祝沧澜扶了扶书包的肩带,“我先走了。”

不等陈隽说什么,她就迈开轻快的步子,背着那只厚重的米老鼠书包,慢悠悠地坐上了车。

陈隽在原地站了几秒,随后朝最近的公交车站点的方向走去,一阵微风迎面吹过,将他身上的白T恤吹得鼓鼓的,风中隐约响起学生的议论声。

“那是高一实验班的陈隽吧,九月刚转来的。”

“不知道他家里是什么背景,据说是以全年级第一的成绩的破格录取的,不过看他全身上下一件名牌都没有,估计家里不怎么样,也难怪老被人排挤,长得好学习好,性格安静不会来事,男生看不惯揍他很正常。”

“别,这小子邪门的很,谁沾上他谁倒霉,那些欺负过他的人,没一个有好下场的,我觉得是这小子把霉运传给了那些人。”

“你别迷信好不好?”

“你不信你大可以试试。”

……

陈隽回去后,跟顾成雄一起用晚餐。

饭毕,顾成雄把陈隽叫去了书房,照例问了他在学校的学习情况,末了,顾成雄忽然抬起稍显憔悴的病容,一双眼漆黑有神,看不出丝毫疲态。

他深深地看了眼面前这个安静的儿子,叹息了一声,道:“人老了,总是会不断回想以前的事,我跟你妈认识的时候,她才十八岁,正是人生中最美好的年纪……”

那年,他还很年轻,意气风发,跟几个朋友突发奇想,决定骑行,到离a市很远的d市某著名景点看雪山,中途他出了意外,右脚骨折,不得不中断了这次骑行,在附近某个民风淳朴的小村庄歇下,而他的朋友则继续前行。

陈隽母亲陈秀容,是村里大夫的女儿,长得很漂亮,不过因为小时候发烧烧坏了脑子,智商不高,陈秀容的父亲陈德顺对此一直很自责,怪自己外出出诊,没能及时赶回来耽误了女儿的病情,对陈秀容非常疼爱,养成了陈秀容开朗乐天的性格。

养伤期间,顾成雄被陈秀容的性格所吸引,在那两个月里,他跟陈秀容私定终身,承诺回去跟父母说了,就来她家提亲,陈秀容信了,这一等就是三年。

其实顾成雄回去第二年,就听从长辈的安排,跟顾沉年的母亲郭佩芬结婚,把那个小村庄的傻姑娘抛到了脑后,他不知道陈秀容一直在等他。后来他顺利继承顾氏集团,将顾氏规模进一步扩大。有一次,他梦到了那个笑容淳朴的姑娘,醒来后突然有些怅然若失,就想去看看她这些年过的怎么样。

陈秀容还是他记忆里的模样,笑起来的时候又甜又憨,褪去婴儿肥的她,出落的更水灵了,这些年上门提亲的人数不胜数,她都拒绝了。顾成雄发现自己对陈秀容还是有心动的感觉,就谎称被家里人关着,不能来找她,她也信了。

为了能骗过陈德顺,他花钱请了假父母,跟陈秀容在村里办了场简单的婚礼,顺利把陈秀容接了出来,之后那两年,他事业春风得意,感情幸福甜蜜,本以为能一直这么继续下去,直到陈秀容怀孕,直到郭佩芬发现了陈秀容的存在。

陈秀容虽然智商不高,但性子执拗,知道事情真相后,毅然决然离开了他,回了老家,再也不肯见他,哪怕后来病重,她也不肯接受他的接济。

一转眼,十几年过去了。

也许是报应,他不到五十就检查出了肝癌,在他生病期间,他的大儿子顾沉年动作频频,野心就差没写在脸上了,他当然不会坐以待毙,就把乡下的陈隽接了过来。

顾成雄叹息道:“我本来以为,你不会同意跟我回来。”

陈隽沉默两秒,轻声道:“你是我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了。”

顾成雄很清楚这一点。

自从陈秀容病重去世,陈德顺白发人送黑发人,悲伤过度,身体每况愈下,没两年也走了。

顾成雄来找陈隽时,陈隽正捧着陈德顺的骨灰,在一众热心村民的协助下,把骨灰盒安置在了挖好的墓里。顾成雄问他愿不愿意跟走,少年没多做犹豫就答应了。

为什么不同意呢?

顾成雄心想,为了所谓的骨气,拒绝荣华富贵,只有傻子才会做出这样的选择。

通过这些天的考察,他发现陈隽很沉得住气,在学校受欺负受排挤,都能挺过来,还能不动声色制造意外报复回去,不亏是他顾成雄的儿子。他不怕陈隽有心机有城府,只有这样,才能在豪门争斗中生存下来。

这么想着,顾成雄缓缓道:“你是我的儿子,总是要认祖归宗的,你还在你妈肚子里的时候,我跟她就给你想好了名字,叫顾执,执是执着的执。。”

“……”

“等我找个时机对外公布,你看怎么样。”

陈隽:“……嗯。”

——你认识顾执吗?

——不认识。

他还记得少女问起这个问题时,慵懒而散漫的神色,当时他还在猜测顾执是谁,担心他说不认识会不会让她失望。

原来,她问的那个人,竟是自己。

***

因为沈知行给她辅导功课,让她打赌赢了穆淮然,祝沧澜就用人类中常用的感谢方式,请沈知行吃饭。

祝沧澜对附近好吃的餐厅没有研究,沈知行就带她去了一家口碑不错粤菜馆。

吃饱喝足,祝沧澜擦擦嘴,随即朝沈知行扬了扬唇,“你教我的。”

沈知行先是一愣,随即意识到她指得是什么,不禁莞尔,原来她还记得他教她吃完饭要擦嘴的习惯。

眼前的少女皮肤白皙,乌黑的眉眼间氤氲着浅淡的笑意,头发也长长了一些,相信再过两个月,头发的长度应该能到肩上吧,想到少女留长头发的原因,沈知行唇畔笑意略微加深。

虽然少女经常语出惊人,冒出在他看来极为中二的话,行为处事也是不按常理出牌,但跟她待在一起,他觉得很轻松,前所未有的轻松自在。

突然就想让时光慢一点,再慢一点。

哪怕就此静止。

沈知行怔怔地想着,忽然轻声道:“沧澜,我请你看电影吧。”

祝沧澜:“啊?”

沈知行含笑回:“你请我吃饭,礼尚往来,我回请你看电影吧。”

可是说好她请他吃饭的,他请她看电影,那不是相互抵消了吗?难不成她下次再请回来?那请来请去多麻烦。

祝沧澜皱了皱眉,想要拒绝,在男生温柔目光的注视下,鬼使神差地把拒绝的话咽了回去,她穿来这么久,还没去电影院看过电影呢,她记得那次在商场遇到沈知行,沈知行就是跟他同伴一起去看电影吧。

于是她点点头,“好啊。”

得到同意,沈知行不由松了口气,随即又疑惑为什么会松口气。

可能是,怕被拒绝吧。

沈知行熟门熟路地领着祝沧澜上了扶梯,往五楼的电影院方向走去,最近有部刚上映的科幻片,口碑不错,相信她会喜欢的。心里怀着未知的期待,沈知行跟祝沧澜并肩而行,俊男靓女的组合,很快吸引了很多人围观,他并没有注意到,有一道目光,一直黏在了他的身后。

“咦,佳华,那是知行吗?他身边的女孩子是谁啊?“

秦佳华收回视线,道:“你看错了,知行在给我朋友家的女儿补课呢,怎么会出来玩。”

“是吗?那估计是我看错了。”

秦佳华:“嗯。”

跟同事离开之前,秦佳华转身,再次将目光投向原先的方向,那里已经没有少年少女的背影了。

电影院。

沈知行买好票,又买了爆米花跟可乐,离电影开场还有二十分钟,闲着无聊,沈知行就拉祝沧澜玩起了影院旁边的娃娃机。沈知行身边没有零钱,就去跟工作人员换硬币,祝沧澜吸着可乐,百无聊赖地看了眼娃娃机里琳琅满目的小玩偶。

当然是没什么兴趣。

看身边男生给女生夹了个粉色的小猪玩偶,女生开心雀跃的样子,祝沧澜疑惑地蹙了蹙眉,这时一道高挑颀长的身影来到了她的身旁,祝沧澜以为是沈知行,随口道:“你喜欢哪个玩偶?我给你夹一个。”

“谁要你夹啊。”

熟悉的粗哑嗓音在耳畔响起。

祝沧澜回头,看到来人,挑眉道:“是你啊。”

穆淮然嗤道:“不是我还能是谁。”

真是巧了,他跟赵让他们约好一起看科幻系列电影,还能碰上祝沧澜,他瞄了眼娃娃机,撸撸袖子,扭头跟赵让张强强道:“有硬币吗?”

赵让张强强掏啊掏,从兜里掏出三个硬币塞给穆淮然,“老大,加油。”

穆淮然嗯了声,径自走到娃娃机前,“喜欢哪个?”

祝沧澜奇怪道:“问我干嘛?不是你要夹娃娃吗?”

“……”

穆淮然把差点脱口而出的“我送你”三个字吞进去,将硬币摁进指定的地方,开始操作娃娃机的操作杆,不知道是不是差点运气,三个硬币花完也没夹到一个。

这时沈知行回来了,看到穆淮然,便跟他点了点头。

穆淮然:“……”

敢情祝沧澜刚才说的那句话,不是对他说的啊。

祝沧澜把可乐塞沈知行手里,接过他手中的硬币,开始夹娃娃了,她刚才在旁边看了这么久,大概知道怎么操作,也不知道是不是她运气太好,不一会儿工夫就夹了七八个。

惹得其他夹娃娃的男生纷纷朝她看去,当视线落到少女漂亮的外貌时,纷纷被惊艳到了,碍于女朋友虎视眈眈的眼神,又纷纷收回了目光。

想起刚才身旁女生收到男生送的娃娃时高兴的样子,祝沧澜没做多想,把怀里的娃娃捧到沈知行面前,“喜欢吗?”

本想亲自夹娃娃给她的沈知行,怔了怔,“喜欢。”

赵让趁机道:“沧澜,可以送我一个吗?”

张强强:“我也要。”

祝沧澜看向沈知行,沈知行笑着点头:“当然可以。”说着,让他们两人挑了喜欢的。

接着,沈知行看向穆淮然,问:“你要吗?”

“这么幼稚的玩意儿,谁稀罕啊。”

穆淮然沉着脸站在一旁,早在女生第一时间把娃娃捧到沈知行面前时,他的心情就不好了,他可没有忘记,在那次宴会上,同桌只跟沈知行跳舞。

感觉到穆淮然身上散发的敌意,沈知行不由一愣。

祝沧澜冷下脸,道:“本来也没想送你,这些都是给沈知行的。”

穆淮然:“……”

等到电影开场,祝沧澜跟着沈知行找到了对应的座位坐下,好巧不巧,穆淮然他们居然跟他们坐同一排,就是当中隔了几个座位。穆淮然跟别人商量了下,交换了座位,堂而皇之地坐在了祝沧澜的旁边。

祝沧澜直接无视穆淮然,专心看电影。

这是她第一次来电影院看电影,确实比在电视上看效果好多了,电影里很多未来感十足的设备,在末世都有了,当然,电影里只做到了形似,她粗粗看了眼用特效制成的那些机器的内部组装构造,就知道是闹着玩的。

察觉到手机在震动,沈知行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是秦佳华打来的。

他提前将手机设置成了震动,此时盯着发亮的屏幕,他没有接听,等到手机屏幕暗了下来,他怔怔地盯着黑了的手机屏幕发呆。

“怎么了?”

身边传来少女轻声的问询声。

沈知行温和道:“没什么。”

祝沧澜疑惑地蹙蹙眉,吃了半桶爆米花,可乐被她喝完了,这会儿渴的狠,她无意识地舔了舔嘴唇,下一秒,一杯可乐就送到了她的手边。

沈知行微笑道:“我不喜欢喝可乐,这杯是为你准备的。”

祝沧澜一怔。

沈知行取出事先买的矿泉水,冲女生示意了一下,“我喝这个就可以了。”

“谢谢啊。”

祝沧澜缓缓眨了眨眼。

她的部下真的是个温柔细心的人啊。

沈知行笑笑,拧开矿泉水的瓶盖,仰头喝了几口水。

这时,放在膝盖上的手机又震动了一下,这次不是电话,而是一条信息。

沈知行盯着那条未打开的短信,大屏幕闪烁的灯光在他脸上投下明灭交错的暗影,他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神色平静地将手机踹回了兜里。

推荐萌萌哒基友很好看的幻言哦~

《大佬们也跟着穿回来了[娱乐圈]》by吃青梅酱呀

文案:

穿进书里,受尽皇兄们宠爱的林静染,又穿回来了。自此,不得不做回她的十八线小明星。

直到某天发现,自己在古代的那些哥哥们居然也穿了过来,一起回来的还有那个求她而不得的反派大BOSS。

.

大哥:世界富豪榜前十的霸道总裁。

二哥:电影节口碑最佳大牌制片人。

三哥:一流IP原著者超级大神作家。

四哥:超人气的顶级流量实力偶像。

至于某人,则是圈内最具影响力的华人影帝。

.

自此,毫无存在感的林静染忽然自带热搜体质,资源更是不断,一路晋升顶流小花。

唯一头疼的是,上辈子因权斗而黑化的大反派,依旧想方设法想把她娶回家。

.

她不得不使出最后的杀手锏:搞定我的哥哥们,我就嫁给你!

男主:……

.

#问:以前往死里玩的对家们变成了大舅子怎么办?急,在线等!#

#答:请跪下来唱《征服》。(然并卵#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太宰我的爱5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太宰我的爱5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