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不知道该怎么办的贺思妤,提着购物袋,心事重重地离开了地下停车场。

出了商场,她下意识地伸手拦来了辆出租车,当出租车在她面前停下,她忽然想起仅剩的生活费,讪讪道:“师傅,不好意思,我不坐了。”

“神经病,不坐瞎拦什么车。”

出租车司机骂骂咧咧,踩下油门开着出租车扬长而去。

贺思妤轻咬了咬下唇。

没了祝翰平的接济,她手里的钱只够她撑到下个月,这些钱还是以前祝翰平给她的,早知道会这样,她当初就不应该大手大脚,把生活费花得七七八八。

现在后悔已经没用,贺思妤只好朝附近的公交车站走去。

一辆黑色的车子缓缓在购物商场门口停下,秦佳华拎着包包,姿态优雅地下了车。

不经意看到一道有些眼熟的身影在她面前走过,秦佳华迟疑了一瞬,试探性地开口:“思妤?”

贺思妤脚步一顿,回身看去,看到是秦佳华,她脸上闪过惊喜的神色。

“秦姨,你怎么在这儿。”

秦佳华的目光在贺思妤手里的购物袋上掠过,淡笑着回:“给知行买两身衣服。”

“知行哥呢?”

“给祝家那女孩补课呢。”

贺思妤佯装惊讶,“是吗?可是我刚刚还在停车场看到苍蓝姐呢,不知道知行哥是不是也来了。”

秦佳华闻言,眉心微蹙。

难道知行那孩子又瞒着她跟祝家女儿出来玩了?

想到这里,秦佳华下意识地从包里掏出手机,正要给沈知行打去电话确认一下,一道强劲的力道骤然从侧方袭来,撞得她差点就摔倒在地。

“啊,小心。”

贺思妤捂住嘴巴惊呼了一声。

谁也没有想到变故就发生在一瞬间,一个形容猥.琐的男子突然窜了过来,目标就是秦佳华手里的名牌包包。

秦佳华死死攥住包包,就是不肯松开。

歹徒急了,一巴掌朝秦佳华扇了过来。

啪!

秦佳华被扇得眼冒金星,依旧不肯松手,“救命啊,抢劫了。”

购物商场门口人来人往,有人发现了这一幕,碍于歹徒手里有刀,一时不敢接近。

歹徒哪里想到秦佳华要包不要命,直接用刀把秦佳华最喜欢的包包的带子割断,然后一脚踹向了秦佳华的肚子。

秦佳华肚子上挨了一脚,抱着肚子弯下了腰,痛的面色发白。

看到刚才停车场的那一幕,再次发生在她面前,贺思妤惊惧的眸色里充斥着一抹坚定,这是能取得秦佳华好感的绝佳机会,她不能像刚才那样退缩。

这么想着,她鼓足勇气,在歹徒抢了包想跑时,将手里的装着衣服的购物袋用力砸向了歹徒的后脑勺。

歹徒被打,迅速转过身,猩红的眼底划过一道凶狠的神色,眼看着就要朝贺思妤扑来。

危急之中,有见义勇为的壮汉,奋力扑向了歹徒,直接将其扑到在地。

砰。

两具身体同时倒在了地上。

其余路人见歹徒倒下,纷纷过来帮忙,从歹徒手里夺下了刀。

贺思妤被吓出了一身冷汗,站在原地不知道该干什么,眼角余光看到秦佳华已经站起,她咽了口口水,走到秦佳华身边,“秦姨,你没事吧?”

秦佳华同样神色惊惶,右脸还有一道红痕,想到贺思妤刚才能够第一个挺身而出,顿时对这个女孩子有了新的认识。

“我没事。”

秦佳华摇了摇头,真诚道:“刚才,真的谢谢你了。”

“我也没帮上什么大忙。”

贺思妤故作赧然地低下头,轻声道:“秦姨没事就好。”

接下来报警,贺思妤陪秦佳华一起去警察局做笔录,然后又陪秦佳华去了医院,检查身体有没有内伤。

这一通折腾下来,时间已经来到了下午五点。

秦佳华去商场重新买了个包,跟贺思妤道:“思妤啊,我没有想到你能这么勇敢,阿姨真要好好谢谢你,你晚上有没有空,来阿姨家吃饭吧,阿姨给你做最拿手的糖醋鱼,我记得你以前最喜欢吃了。”

贺思妤假意客气道:“会不会太麻烦秦姨了。”

“不麻烦不麻烦。”秦佳华拉过贺思妤的手,轻拍了拍贺思妤的手背,“你就别跟我这么客气了,以前你不是常来我家玩的么,对了,你上次不是说前些日子请假,落了一些功课么,我一会儿让知行好好给你辅导辅导。”

本来她就对贺思妤印象不错,只是之前贺思妤出席晚宴那事儿,让她觉得贺思妤这孩子没有分寸,现在想来,是她想太多了,这孩子能这么见义勇为,光这一点,就能看出她的人品。

是个好孩子。

“谢谢秦姨。”

贺思妤微笑道。

看来老天都在帮她,没坐上唐香兰的车,却阴差阳错碰到了秦佳华,还获得了秦佳华的好感,她一定要好好利用好这次机会,断了知行哥跟祝沧澜的来往。

——

祝沧澜买了一大桶爆米花跟两大杯冰可乐,独自一人看了场电影。

据说是部口碑不错的喜剧电影。

电影里时不时传来观众的哄笑声,她不懂观众的笑点,只觉得无聊,早知道她就不听工作人员的推荐了。

爆米花一如既往的好吃,可乐也是一如既往的冰爽解渴,要是沈知行能一起来,就更好了,沈知行是人类,应该知道电影台词的笑点在哪里,就能跟她讲讲了。

看完电影,祝沧澜百无聊赖地逛着商场,没什么想买的,就准备打道回府。

“你说刚才商场门口有人抢劫,那抢劫犯抓到了吗?”

“当场就抓到了。”

“有人受伤吗?”

“没有没有,听说是有个小姑娘挺身而出,其他路人纷纷见义勇为,一起把抢劫犯抓住了,之后警察就把人带走了。”

抢劫犯?

她看电影看的想打瞌睡,要是知道有抢劫犯,就可以正大光明揍人了。

祝沧澜略为有些遗憾,好久没打架,手痒啊。

回到祝家刚好是晚上六点,晚饭时间。

祝向麒坐在餐椅上,拿着筷子把空碗敲得叮咚作响,看到祝沧澜,他眼睛一亮,脆生生地道:“姐,你回来了。”

“嗯。”

祝沧澜鼻翼微微耸动,嗅着香味来到餐桌旁,看到摆满了一桌子的美味佳肴,她好奇道:“家里有客人要来吗?怎么今天晚饭这么丰盛啊。”

祝向麒:“没有啊。”

这时,唐香兰端着她亲自炖的山药排骨汤,一瘸一拐地从厨房走了出来。

唐香兰的衣服重新换过了,脸上的定妆粉也已经擦干净了,恢复了白净优雅的妆容,脖子上系着一块米色的丝巾,看到祝沧澜回来了,她略带不自然地道:“回来啦。”

这是唐香兰第一次主动跟祝沧澜打招呼,以往她不是无视就是悄悄讽刺两句,从没有像今天这样心平气和过。

祝沧澜淡淡“嗯”了声。

刘妈担心唐香兰的腿伤,一直在旁边道:“太太,我来弄就好了。”

“我只是崴到脚,过几天就好了。”

唐香兰把山药排骨汤小心翼翼地端上了桌,随后把筷子从祝向麒手里拿出,“向麒,吃饭时不许拿筷子敲碗,不礼貌。”

祝向麒不由撇撇嘴。

唐香兰看向祝沧澜,舔了舔唇,语气有些生疏,“那个,苍蓝,去洗洗手吃饭吧,看时间,你爸也要回来了。”

“嗯,行啊。”

祝沧澜知道人类吃饭前洗手是习惯,便起身去洗手。

祝向麒跟刘妈都发现了唐香兰的异常,一脸疑惑地看向唐香兰。

唐香兰:“你们看我干嘛。”

祝向麒纳闷道:“妈,你今天好奇怪,居然对姐客气起来了,不会是摔倒时磕到了头吧。”

唐香兰含糊道:“什么奇怪不奇怪的。”

她不想把事闹大,回来只说是不小心崴到脚,没提唐铭,还故意用丝巾挡住了她脖子上的勒痕,但不可否认,如果不是她这女儿及时出现,她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样的后果。

因而她特意吩咐刘妈多做点菜,还在左脚踝崴伤的情况下,亲自下厨做菜,就是为了用这种方式作为感谢。

祝翰平回来的时候,敏感地察觉到今天家里的气氛不太对。

自从他冻结唐香兰的银行卡后,唐香兰每次面对他都是一脸的哀怨,今天却坐的端端正正,表情似乎还有点紧张,看到他回来了,唐香兰似乎松了口气,脸上露出一丝柔柔的笑。

“翰平,快来吃饭。”

“嗯。”

这会儿祝沧澜跟祝向麒等不及,早就开始狼吞虎咽起来。

姐弟俩同款吃相,腮帮子鼓鼓的,嘴巴油亮亮的,眯着眼吃的一脸满足。

祝翰平脱下外套交给管家,看了眼没什么异常的姐弟,又扫了眼有点殷勤的唐香兰。

难道香兰是刻意讨好好,想让他解冻她的银行卡?

带着这样的疑问,祝翰平在餐桌主位坐下,余光看到唐香兰脖子上的米白色丝巾,随口问:“吃饭系什么丝巾啊。”

“你……不觉得这样很好看吗?”说这句话时,唐香兰目光心虚地朝祝沧澜看去,见祝沧澜专心吃饭,脸上没有任何异样,她悄然吁了口气,转移话题道:“我给你盛饭。”

起身时,不小心扭到伤处,她脸色一白,拿着碗的手抖了一抖。

祝翰平察觉到唐香兰脸色不对,不禁问:“你怎么了?”

“今天逛街时不小心崴到脚了。”

“没事吧?”

祝翰平顿时有些担心,碍于他跟唐香兰目前的关系,硬是不让心疼浮在脸上,故意用平淡的语气开口。

唐香兰心里顿时有点酸楚,摇头道:“没事。”

她刚才差点被情绪激动的唐铭掐死,正是需要安慰的时候,她只能依靠自己的丈夫,但是祝翰平对她的态度不冷不热,她心里很是难受。

唐香兰帮祝翰平盛好饭,缓缓坐下,转头看了眼正埋头啃排骨的少女,再看看少女动尝都没尝一口的那盘蒜蓉炒虾,不由问:“怎么不吃虾啊?”这盘虾是她的拿手菜。

祝沧澜头也没抬地道:“懒得剥。”

吃个虾还要剥壳,多麻烦。

唐香兰看到祝向麒的盘子里堆了不少虾壳,在祝向麒还要拿筷子夹时,眼明手快地把整盘虾拿到了自己这里。

祝向麒噘着嘴,“妈,你干嘛。”

唐香兰无视小儿子不满的眼神,找来塑料手套套上,开始剥虾。

祝翰平见状,不禁摇了摇头,香兰实在是太宠向麒了,吃个虾都要给他剥,真是不知道说什么好。

祝翰平低头,看到唐香兰穿着拖鞋的左脚踝贴着药膏,顿时心疼不已。

可香兰实在是太偏心了,那样重要的场合,她居然把思妤带了过去,真的做得太过分了。

想到这里,祝翰平只得硬起心肠,在内心一遍遍告诉自己不能心软。

祝向麒就喜欢吃虾,眼睛恨不得黏在碗里,“妈,好了没?”

唐香兰:“快好了。”

祝沧澜瞟了眼唐香兰面前的那只空碗里装的一只只虾肉,又瞅瞅祝向麒馋的不行的表情。

真的那么好吃吗?

算了,还是继续啃排骨吧。

祝沧澜继续啃糖醋排骨,刘妈的手艺没的说,她很喜欢这种酸酸甜甜的味道。

就在她专心致志啃排骨的时候,一只白皙光滑的手伸了过来,手里还拿着那只装着晶莹剔透的虾肉的瓷碗,祝沧澜吃饭的动作一顿,目光顺着那只手向上看去,最后对上了唐香兰略显不自然的目光。

唐香兰避开了祝沧澜探究的神色,“吃吧,现在没壳了。”

祝沧澜若有所思地看了眼举止反常的唐香兰,挑了挑眉,用筷子夹了一只虾肉塞到嘴里。

虾肉很嫩、很鲜、咬在嘴里弹弹的,是另一种滋味。

“好吃吗?”

唐香兰重新看向祝沧澜,眼里蕴藏着一丝丝的期待。

祝沧澜缓缓点头,又夹了一个放在嘴里。

“嗯,好吃。”

唐香兰喜笑颜开,“你喜欢吃就好。”

一旁的祝翰平跟祝向麒,都被唐香兰罕见的举动惊到了,尤其是祝向麒,意见最大,“妈,你不是给我剥的吗?”

唐香兰:“你吃了那么多了,也得给你姐留点。”

祝翰平也觉得唐香兰今天很不对劲,不过她能亲自给女儿剥虾,总归是一件好事。

于是跟着附和道:“你妈说的对,你想吃虾,这里不是还有一点么,自己剥吧。”

祝向麒:“……”

饭毕,祝翰平去书房处理公司的文件,祝向麒窝在家里的游戏机房打游戏,管家跟佣人忙完了工作都各自回房了,偌大的客厅只剩下祝沧澜跟唐香兰两人。

唐香兰无意识地捏着手里的电视遥控器,嘴巴数次蠕动着,想说什么又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祝沧澜懒洋洋的躺在另一个沙发上,脑袋枕着个小熊抱枕,两手摸了摸吃饱的肚子,道:“我知道你今天为什么给我剥虾,放心吧,我才懒得把今天的事告诉祝翰平。”

唐香兰闻言,轻轻抿了抿唇。

“我是想……谢谢你。”

谢她?

祝沧澜:“不需要。”说完这三个字,她缓缓阖上眼,嗓音轻软柔和,浑不在意地道:“我都说了,我没想帮你,你真要感谢,就感谢祝翰平吧。”

虽说她不可能真的把祝翰平当成她爸,但她能感受到,祝翰平是真心对她好的,唐香兰真出了事,祝翰平不知道会多难过。

人类啊,就是一群脆弱又感性的生物。

唐香兰神色复杂地看着这个她从来没有正眼看过的女儿,她以为她人品不好恶毒自私,可就是这个她不喜欢的女儿,在危急关头救了她。

而她宠爱的养女,却吓得面色发白袖手旁观。

唐香兰叹了口气,这时,手机铃声响了,低头一看,好巧不巧,贺思妤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她盯着手机屏幕看了一会儿,直接挂断了电话。

于此同时,贺思妤坐在沈家客厅的沙发上,拿着手机,心里有些不安。

唐香兰从来没有挂过她的电话,这是第一次,难道她真的不打算原谅她了?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无30瓶;安染10瓶;谁还没吃过包子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