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听到这话,祝沧澜无所谓地“嗯”了声。

她这月底就能亲自会一会反派了,就道:“我很快就能见到他了。”

陈隽想问她为什么会提前知道顾执的名字,也想问她为什么要找他,嘴唇微微蠕动,在少女抬脚离开的刹那,将那些话都咽进了肚里。

他怔怔地盯着祝沧澜的背影,直到她彻底消失在他的视野里。

确实,他们很快就能见面了。

这一厢,贺思妤眼看着三日之期快到,却怎么也联系不到唐香兰的人,找生母方秀雯要,方秀雯全身上下总共就一万多块钱,根本填补不了那么大的窟窿。

走投无路之下,贺思妤只好跟许书阳求助。

“学长,我也是没办法了。”

她死死咬住下唇,眼泪如断了线的珍珠一般,吧嗒吧嗒从眼里滚落。

许书阳看到她哭,心都碎了,手忙脚乱地帮她擦眼泪,“思妤,别哭,那三十万,我来替你想办法。”

“谢谢学长。”

贺思妤扑到许书阳怀里,泪如雨下。

许书阳不知道该怎么安慰怀里崩溃大哭的贺思妤,把手抬到半空中,顿了顿,缓缓放在了她的头顶,一边摩.挲着她柔软的发丝,一边轻声道:“有我在,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

“呜呜呜,学长,你对我真好。”

贺思妤把脸埋在许书阳的肩上,任由眼泪渗透了他的衣服。

这两天惶惑无依的心,总算是回到了原处。

许家每个月给俩孩子各二十万的零用钱,许书阳平时花钱不算大手大脚,加上之前花剩下的,零零总总加起来有二十五万块。

他故意编了借口,说看中了块表,跟许新月借十万块钱,说下个月还她。

许新月心下狐疑,以她对她哥的了解,不会心血来潮买男表,她藏起心底的疑惑,表面上没说什么,爽快地掏了十万。

许书阳把凑来的三十五万全给了贺思妤,“这些钱你拿着,先把三十万还了,剩下的五万你自己留着,我知道你最近日子困难,以后缺钱了尽管找我。”

“学长……”

贺思妤感动不已。

在她走投无路的时候,只有许书阳愿意给她帮助,她真不知道该怎么报答许书阳才好。

许书阳摸了摸贺思妤的头,脸上洋溢着温暖的笑容:“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我们之间不用说谢谢,这样吧,我陪你一起去吧。”

他担心那家人会为难贺思妤。

贺思妤破涕为笑,“好。“

两人找到张家人,把三十万还他们时,并且签下了字据,防止这户人家说贺思妤没还钱,进而赖上她。

张家人也不是胡搅蛮缠的人,收回了三十万的彩礼,没有继续为难贺思妤。

上午第四节课下课,祝沧澜跟穆淮然他们一同去食堂吃饭。

德英的餐厅饭菜味道很好,不输于外面的高级餐厅,每天的菜品都不重样的,据说餐厅的厨师,都是从世界各地高薪聘请来的,中餐、法餐、意大利餐等等,应有尽有。

祝沧澜偏好中餐,不挑食,每次都能把打的饭菜全部吃光。

穆淮然很喜欢跟祝沧澜一起吃饭,看她吃的一脸满足的样子,他的心情跟胃口都会变好。

不过他习惯跟少女唱反调,故意道:“能不能少吃点,胖了不好找男朋友。”

他这同桌胃口确实忒大,都能比得上他的饭量了。

祝沧澜懒懒地瞥了眼对面的穆淮然,“我只想学习。”

穆淮然道:“我记得你上个月月考,考了年级倒数多少名来着?”

祝沧澜:“咱俩彼此彼此。”

穆淮然:“……”

他那是不想学习好不好?

在学校呼风唤雨不可一世的穆校霸,只有在祝沧澜面前才会吃瘪。

赵让跟张强强都见怪不怪了。

“咦,那不是贺思妤吗?”

听到张强强的话,祝沧澜顺着张强强的目光看去,就看到贺思妤跟许书阳坐在了他们斜对面的位置。

贺思妤显然也看到了祝沧澜,脸上有些尴尬。

她是随便找个靠窗的位置的,坐下后,才发现,祝沧澜就坐在她附近,想要换位置,又觉得太突兀,索性就不换了,边吃饭边跟许书阳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

张强强道:“今天就是第三天了吧,也不知道贺思妤那三十万有没有凑齐了。”

赵让:“你管那么多干嘛。”

张强强看了眼祝沧澜,“贺思妤跟沧澜之间的纠葛,你又不是不知道。”

祝沧澜倒无所谓,她没兴趣管贺思妤的闲事。

那三十万是贺万发欠下的,贺思妤作为贺万发的亲生女儿,本就有责任对那家人有所交代。

她才没那个闲工夫对贺思妤落井下石。

正专心用餐,耳畔忽然传来一阵惊呼声,伴随着“啪”的一声清脆的巴掌声,原本哄闹的餐厅陡然安静下来。

原来是许书阳的妹妹许新月,径直走到了贺思妤的面前,将手里打的饭倒扣在了贺思妤的头上。

饭菜的汤汁顺着贺思妤的头发淋了下来,滴滴答答地弄脏了她的衣服。

不等贺思妤有所反应,许新月一巴掌抽了过来,直接将贺思妤打蒙了。

“新月,你干什么!”

许书阳第一时间将满身狼狈的贺思妤护在身后,斯文的脸上充斥着愤怒的神色。

许新月没看他,而是看向躲在他身后的贺思妤,嘴角勾起一丝轻蔑的笑,掷地有声地骂道:“贱.货。”

众人神色各异,扭头看着这突如其来的一幕,暗自猜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许书阳脾气向来很好,此刻被许新月的行为彻底激怒,“新月,你发什么疯!”

许新月恨恨地瞪了眼低头不许的贺思妤,她这还是手下留情了,早知道应该打滚烫的饭菜,把贺思妤这张脸烫伤才好。

“哥,你是被这个狐狸精迷住了吧,居然帮她还了三十万,她现在已经不是祝家千金了,她故意勾.引你,是为了你的钱,你千万不要被她骗了!”

许书阳双目赤红,“我不允许你这样说思妤,思妤的为人我最清楚,她绝不是你说的那种人,那三十万我是心甘情愿替她还的,不关她的事。”

“哥,你太让我失望了!”

“不管怎么样,我绝对不会让你伤害思妤。”

兄妹二人,第一次为了个外人而展开激烈的争吵。

贺思妤在大庭广众下,遭到这样的羞辱跟难堪,心理防线彻底崩塌,推开挡在她面前的许书阳,呜呜哭着离开了餐饮。

“思妤,思妤。”

许书阳神色慌张地追了出去。

许新月看到许书阳去追贺思妤,用力跺了跺脚,也跟着追了出去:“哥。”

这场闹剧,从开始到结束,只持续了五分钟。

众人议论纷纷,这贺思妤不是跟顾家长子顾陈年交往甚密,怎么又跟许家公子纠缠不清了?

祝沧澜收回视线,脸上没有多余的反应,夹了个红烧狮子头,津津有味地吃着。

赵让跟张强强互看一眼。

赵让小声道:“这许新月真是彪,我都有点可怜贺思妤了。”

张强强点头表示赞同,“以后找女朋友,千万不能找许新月这样的。”

穆淮然瞧了眼不受影响的祝沧澜,道:“许书阳替贺思妤还了三十万,这件事上,贺思妤已经占便宜了。”

末了,他问唯一没有发表意见的祝沧澜:“你觉得呢?”

祝沧澜咽下最后一颗红烧狮子头,嗓音带着她一贯的漫不经心,“我没什么想法。”

穆淮然迟疑,“你……不觉得失望吗?”

失望?

祝沧澜掏出手帕擦擦嘴,反问:“我为什么要失望?”

“我以为……”

穆淮然没有把话完整说完。

他以为她恨贺思妤,所以在张家人找到学校里来后,故意把贺思妤推出来。

对上少女黑白分明的澄澈目光,他知道没有必要问下去了。

他同桌的肚量不至于那么狭小,这三十万的彩礼钱,本就不该她来还。

想到这里,他嘴角不由勾起一丝几不可察的笑着,柔和了他稍显冷肃的面部线条。

祝沧澜本来正等着穆淮然说下去,结果穆淮然说到一半不说了,嘴角还勾起莫名的笑意。

她疑惑道:“你笑什么?”

穆淮然:“没什么。”

余光不经意瞥到了女生手里的帕子,他转移话题道:“借我擦擦。”

随即从祝沧澜手里抽走了手帕。

手帕的右下角,用淡蓝色丝线绣了三个字,他之前一直没能看清,这一次,他终于没有阻隔地看到了。

沈知行。

原来,同桌一直带在身上的这条手帕,绣着沈知行的名字。

脑海里不期然闪过那天宴会上,少女跟沈知行跳舞的情景,穆淮然忽略心底异样的情绪,问:“这条手帕是沈知行送的?”

祝沧澜点头,“嗯。”

“他品味真不咋样。”

穆淮然黝黑的眸里闪过明晃晃的嫌弃,把手帕扔还给她。

随即故作不经意地道:“要不我送你一条新的?”

祝沧澜把手帕收好,“不用。”

穆淮然:“……”

赵让&张强强:老大没救了。

这边,贺思妤冒着小雨,一路跑出了学校。

许书阳本来都快追上了,被许新月拦住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贺思妤上了公交车。

贺思妤无视公交车上乘客好奇嫌恶的目光,一脸呆滞地看着窗外。

她浑浑噩噩坐了几站路,下了公交车,走在雨中。

雨不知不觉下大了。

雨水冲刷着她身上饭菜的汤汁跟油渍,身上的衣服全被打湿了,黏腻不堪地贴在她的身上。

就在这时一辆黑色的宾利停在了她的身旁,她下意识想要避开,车窗摇下,顾沉年俊美宛如天神的脸出现在了窗后。

“思妤小姐?”

贺思妤愣愣地看着顾沉年。

“上车吧。”

“我身上衣服脏了……”

顾沉年声线低沉悦耳,道:“没关系,上车。”

贺思妤眼眶红红,下一秒就要落泪,她忍住即将夺眶而出的泪水,弯腰上了顾沉年的车。

推荐萌萌哒基友的小说~

《带球跑后她成了霸总白月光》by牛皮娇软美人.假作精x暴戾阴暗.真霸总(暴戾也有温情)

书里的豪门阔少凌煜骁性格阴暗,冷漠病态,不近女色。

刚穿进书里又跟凌煜骁滚了床单的宁美渊:“……”

一脸懵逼的看着睡熟的男人。

此时不跑等着被虐啊?

四年后宁美渊带着一个萌软可爱的小包子嫁入豪门,所有人都觉得她是奉子成婚。

等着看笑话的甲:不知道每天被虐多少回?

等着看笑话的已:身上不知道多少伤?

等着看笑话的丙:每天不知道要掉多少眼泪?

可怜啊,估计嫁过去就被打入冷宫了,看她能撑到什么时候?

直到某一天微博热搜爆了:那个把女人按在怀里亲的温柔又霸道的男人是谁?

众人哗然:不是豪门阔少凌煜骁和他奉子成婚的老婆吗?

而在家里已经变成大型忠犬的男人此刻正跟老婆抗议:“亲一下,再亲一下就睡。”

小剧场:

跑回来第一天:

小包子眨巴着乌黑的大眼睛看着凌煜骁:“爸比,你爱我吗?”

面无表情的凌煜骁点了点头。

小包子:“那爸比,爱我你要亲亲我哦!”

凌煜骁稍一犹豫,在她额头上轻轻吻了一下。

小包子眼睛眨了眨,又问:“爸比,那你爱妈咪吗?”

看凌煜骁不说话,小包子又说:“妈咪说,宝宝是爸比和妈咪爱情的结晶哦!”

凌煜骁:“……爱。”

小包子:“那爸比,你爱妈咪就要亲亲她哦!”

在旁边傻掉的宁美渊赶紧闭上眼睛装死。

立誓要做一个好爸爸的男人:犹豫了几秒向旁边装死的女人凑了过去……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