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上了车,贺思妤低着头,局促地缩在一边,生怕身上的油渍会弄脏顾沉年的衣服。

眼眶蓄满了眼泪,鼻子有些泛酸,她轻眨了眨眼皮,泪水不堪重负,一滴一滴地溅到了她搭在膝盖的手背上。

贺思妤吸了吸鼻子,声如蚊蚁地道:“对不起,弄脏你的车了。”

话音刚落,一条干净雪白的毛巾出现在了她的眼底。

顾沉年拿着毛巾,温柔道:“擦擦吧。”

贺思妤抬起充斥着泪雾的眸子,怔怔地看着顾沉年,她之前给顾沉年打了好几通电话都没有接通,还以为顾沉年把她给忘了,没想到他刚才精准地叫出了她的名字,还让她上了车。

“谢谢。”

她伸手接过毛巾。

顾沉年微微侧眸,看着贺思妤用毛巾擦拭着头发上的油渍。

鼻息间萦绕着从贺思妤身上传来的饭菜胃,顾沉年在贺思妤看不到的角度,轻皱了皱眉,转瞬即逝,在贺思妤看过来时,他脸上恢复了温和沉静的神色。

“我家就在附近,一会儿先去我家吧,你需要洗个澡换身衣服。”

“顾少爷,会不会太麻烦你了。”

“不麻烦。”

顾沉年道:“能为思妤小姐效劳,是我的荣幸。”

贺思妤听了,嘴角勉强挤出一丝笑。

顾沉年丝毫不提为什么不接贺思妤的电话,只道:“之前公司有点忙,一直抽不出时间约你出来,你不会介意吧?”

“当然不介意。”

贺思妤怎么敢介意。

顾沉年听了,唇畔笑意加深,“如果你信任我的话,能不能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说不定我可以帮你。”

贺思妤怔了怔,“可以吗?”

顾沉年:“当然可以。”

贺思妤现在的处境已经不能再坏了,虽然说出来会很丢脸,她还是把刚才发生的事告诉了顾沉年,当然她有意隐瞒了一些事,只说是问许书阳借了三十万。

顾沉年低头沉吟了片刻,道:“这样吧,这三十万我替你还,一会儿你换好干净的衣服,我亲自送你去学校,把这件事跟许家小姐说清楚。”

“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贺思妤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如果有顾沉年出面,许新月肯定不敢拿她怎么样,只是顾沉年为什么愿意帮她呢?

“一个男人愿意帮女生忙,还会是什么理由呢?”

顾沉年目光沉沉地盯着眼神闪躲的贺思妤,声音低沉而沙哑。

难道他……

想到了什么,贺思妤苍白的脸颊浮现两团红晕,她身上狼狈不堪,眼里犹带泪痕,整个人看上去娇柔又脆弱,她脸上羞怯的神态,给她周身平添了一抹动人的风情。

要不是今天跟贺思妤巧遇,他都快忘了她这个人了。

不过,贺思妤虽然不能跟那个如同玫瑰一样骄傲灿烂的祝沧澜相比,但当个玩物,还是绰绰有余的。

思及此,顾沉年幽沉如暗礁的眸底,飞快地闪过一道暗芒。

贺思妤并不知道顾沉年的心思。

因为顾沉年这句暗藏深意的话,她的心底不免荡起一丝丝的涟漪,顾沉年英俊、多金、背景强大,即便她喜欢的人是沈知行,对顾沉年还是有些许的好感的。

但她没有因此昏了头。

顾家高门大户,以她今时今日的身份,高攀不上,所以她一开始就只想跟顾沉年成为朋友,没想做他的女朋友。

她垂眸看着手里的毛巾,低低地道:“我……有喜欢的人了。”

顾沉年眸光一闪,道:“我不介意。”

她心有所属更好,这样的话,这个游戏才有挑战性啊。

——

“咦,那是顾沉年吗?顾沉年居然送贺思妤回学校,我没看错吧?”

“之前都在传贺思妤跟顾沉年有交情,我还不信,看来传闻是真的。”

“贺思妤也太好命了吧。”

在众人的窃窃私语中,贺思妤跟顾沉年站在一起,也许是心里有了底气,她一改之前的慌乱无措,背脊挺直,找回了当祝家千金时的自信淡然。

顾沉年是在傍晚送贺思妤回来的。

彼时正值放学时间,校园人来人往,在经过顾沉年身边时,众人不自觉地放慢脚步,偷偷看他。

英俊挺拔的青年,在一群稚气未脱的高中生中,鹤立鸡群。

许新月听说顾沉年找她,拉着许书阳一起下了楼,看到顾沉年身边的贺思妤,她不由蹙眉,碍于顾沉年在场,她只能按捺住自己的脾气,没有上前再补一巴掌。

许书阳看到贺思妤哭着上了公交车,都快急疯了,给她打了无数个电话,都没人接,他担心她做傻事,坐车找了她一下午,想着她可能回学校了也说不定,才回的学校。

没想到她是回来了,却不是自己回来的。

许书阳心下一沉,目光在贺思妤跟顾沉年的身上来回逡巡,想起之前有关贺思妤跟顾沉年的种种传闻,他不得不多想。

“许小姐,你好。”

顾沉年跟许新月微点了点头。

许新月迟疑,“你好。”

顾沉年将事先准备的支票递给她,“谢谢你们替思妤还了债务,这里是一百万的支票,多出来的部分就当是还你们的利息了。”

“这……”

许新月愣愣地接过。

顾沉年沉声道:“好了,现在思妤不欠你们什么了,许小姐是不是该为自己中午的行为负责了呢?”

“怎么负责?”

“跟思妤道歉。”

一听说要跟贺思妤道歉,许新月脸上的表情十分难看,她不觉得自己做错了,贺思妤就是仗着她哥喜欢她,才让她哥帮忙还钱的,可现在让她道歉的人,是她得罪不了的顾沉年。

就在许新月陷入僵持的时候,许书阳出了声:“思妤,对不起,我替我妹妹刚才冒失的行为,跟你道歉。”

“哥!”

许新月忍不住拉了拉许书阳的手。

许书阳没理她,藏起眼里的黯然神色,定定地直视着贺思妤,又重复了一遍,“真的很对不起。”

“没关系,都是误会,现在误会解除就好了。”

贺思妤故作轻松地道。

她知道如果没有顾沉年替她出头,她是没资格要求许新月道歉的,与其咄咄逼人逼许新月道歉,还不如顺着台阶下,以显示她的大度。

顾沉年却不满意,嗓音轻慢中透着冷意,“许小姐,这三个字就这么难说出口吗?”

许新月低着头,用力抿紧嘴唇,眼圈微微有些发红。

许书阳:“顾少爷……”

顾沉年打断道:“我没有跟你说话。”

许书阳:“……”

浓重的屈辱感袭上心头,许新月用力闭了闭眼,朝贺思妤鞠躬,从牙关里勉强挤出一句:“对不起。”

贺思妤没想到顾沉年这么帮她,心底浮现一丝丝喜悦,看到许新月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样子,她顿时解恨不少。

“没关系。”

许书阳深深地看了眼贺思妤。

他还记得自己跟贺思妤表白时,她说要跟他考同一所大学,当时他以为这是她也喜欢他的讯号,现在看来,是他自作多情了。

他苦涩一笑,跟许新月道:“新月,我们走吧。”

许新月眨去眼底的泪水,“嗯。”

两人转身离开时,看到祝沧澜就站在不远处,神色淡漠地朝他们望来,许新月跟许书阳都是一愣,许新月伸出手背抹去眼泪,拖着许书阳离开了这里。

祝沧澜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从顾沉年跟贺思妤身边擦过时,顾沉年突然叫住了她。

“祝沧澜。”

祝沧澜脚步一顿,淡淡瞥了他一眼。

她当然目睹了顾沉年帮贺思妤出头的一幕,不过她心底毫无波澜,早就有心理准备了。

原书中,贺思妤每次被人欺负刁难,都有一众护花使者帮她打脸,而顾沉年作为男主,自然会护着贺思妤。

顾沉年目不转睛地看着她,微微一笑,声音低柔微哑:“我们又见面了。”

一旁的贺思妤闻言,面色顿时一僵。

祝沧澜扯扯嘴角,“哦。”

旋即绕过两人走出了校门。

顾沉年回身凝望着祝沧澜的背影,跟贺思妤道:“我先走了。”

贺思妤:“……好。”

脑海里不经意想起那次祝家晚宴上的传闻。

听说祝沧澜先拒绝了顾沉年的跳舞邀请,顾沉年才退而求其次选择的她。

难道真的是这样吗?

眼看着祝沧澜要消失在他的视线范围之内,顾沉年没再看贺思妤一眼,大步离开。

祝沧澜站在路边等车时,黑色的宾利在她身边停下。

“上车吧,我送你。”

祝沧澜瞄了眼向她驶来的私家车,扬了扬眉,“司机来接我了。”

“那真遗憾。”

顾沉年目光紧紧锁定住她。

他从来没有那么想要征服一个人,除了她。

每次看到她,那种想要得到的感觉就越发的强烈。

祝沧澜语气冷淡:“我不觉得。”

她不认为顾沉年是在向她示好。

许新月得罪了贺思妤,顾沉年就逼许新月道歉,那她把贺思妤赶出祝家,顾沉年又会怎么对付她呢?

顾沉年听到这话,也不生气,声线沉沉:“这个月底,顾家的晚宴,你会来吗?”

这时,私家车已经停在路边,司机下车,替祝沧澜打开车门。

祝沧澜扶着车门,眼里没什么情绪地看了眼顾沉年。

顾沉年的这个问题可真奇怪,她去不去,跟他有什么关系。

这么想时,耳边响起顾沉年的声音:“我希望你来。”

他的目光漆黑深沉,眸底倒映着少女高挑纤细的身影。

祝沧澜是肯定要去的,她还打算招安反派对付顾沉年呢。

想到这里,她轻笑了一下,语调轻柔散漫:“那就如你所愿。”

推荐基友好看的小说

《我成了重生大佬们的初恋》作者:酒酿雪

陆瑶,是三本豪门文里的同名同人设女主,却被穿书女主们抢了身份又抢了男友。

豪门文成穿书文,陆瑶从女主变成女配。

第一本书,她小时候救了儿时影帝,自己深陷险境时,穿书女主来了,假装是自己救的人,成了影帝全家的福星,却没回头救她。

第二本书,她高中保护校霸被毁容,穿书女主来了,说自己是整容后的陆瑶,想和校霸恋爱结婚。

第三本书,她无意间治好了瞎子霸总,在霸总睁开眼睛重获光明那天,穿书女主亲切的握住了他的手,说:“我就是治好你眼睛的人,其实我不叫陆瑶,我叫陆媛。之前用我姐姐的名字,是想要做好事不留名。”

脏活累活陆瑶做,穿书女主们倒成了大佬们的白月光和初恋。

而作为垫脚石的陆瑶在文中只有一句‘后来她死了’,就再没提过。

一朝重生,三本书世界融合,陆瑶和三个男主全都带着记忆。

三个大佬们:“……”妈的,以前认错初恋了。

穿书女主们:“……”骚不动了。

-修罗场且爽,女主重生后无心恋爱,只想暴富。

-请搭配以下食用:阳光粉丝过亿影帝/阴郁手段狠辣瞎眼霸总/暴躁二世祖校霸/高冷淡漠导演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