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顾氏晚宴那天,a市各界的社会名流基本都到场了,除了集团总裁跟名媛千金外,不乏国际大导跟当红明星,都来为顾成雄举办晚宴捧场,宴会星光熠熠,热闹非凡。

唐香兰很看重这次宴会,尽心尽力帮祝沧澜装扮,上到礼服鞋子,下到珠宝首饰,都由她一手包办。

为了让祝沧澜在众多名媛千金中脱颖而出,唐香兰没有选用常见的礼服色调,而是采用了嫩绿色的露肩上衣,下身拼接了条白色开叉长裙,腰间别着一条精致的花色腰带。

这样大胆的搭配,要是换个人穿绝对是灾难现场,祝沧澜个高肤白,身上的这件礼服不但没有拖她后腿,反而衬得她肤白如雪,娇艳大气。

祝沧澜甫一出现在宴会大厅,就迅速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就连见惯了各种美人的导演制片人,都被祝沧澜的艳丽贵气的相貌所吸引。

众人不禁议论纷纷。

“她是谁啊?以前怎么从来没有见过?”

“她啊,是祝家刚认回的女儿,才十六岁,漂亮吧。”

“确实漂亮,这身段这姿色,都可以跟娱乐圈的顶级美人相媲美了。”

顾沉年本来正跟几个老总应酬交际,看到祝沧澜来了,跟他们说了声“失陪”,然后端着红酒,朝祝沧澜的方向走去。

这会儿祝翰平正跟生意上的朋友交谈,唐香兰则同认识的豪门阔太闲聊,两人让祝沧澜多认识新朋友,祝沧澜没兴趣,想着先找点东西吃,顾沉年就挡在了她的面前。

祝沧澜掀开眼皮,懒懒地看向一身西装的顾沉年。

顾沉年同样也在看她,幽沉深邃的眼底满是欣赏之色。

他道:“你今天真美。”

祝沧澜:“谢谢。”

不知道想到了什么,顾沉年半开玩笑半认真地道:“我这次邀你跳舞,你不会还像上次那样拒绝我吧?”

祝沧澜漫不经心地反问了一句:“如果我说会呢?”

“你还真是不给面子啊。”

顾沉年沉沉笑出了声,也不生气。

祝沧澜不知道顾沉年在笑什么,也没兴趣知道,“借过。”

顾沉年很配合,微微侧过了身。

祝沧澜就从他身旁走过,径自走去了酒店的餐饮区。

顾沉年回身盯着少女窈窕的背影,久久,低头将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尽。

很快把刚才那个小插曲抛到脑后的祝沧澜,端着瓷白的盘子,低头专心挑选着自己喜欢吃的食物。

等到把瓷盘装满了,她用叉子叉了块蛋糕放进嘴里,挑选了个能将宴会场景一览无遗的位置坐下。

视野中,身穿华服的男男女女聚在一起,碰杯交谈,每人脸上都挂着优雅得体的笑容,偶尔有人朝祝沧澜这个位置看来,她也不在意,眸色淡淡地扫了周围一圈。

当目光触及到一道熟悉的身影时,祝沧澜眼睛一亮。

那个容貌清俊气质温雅的男生,不是沈知行是谁。

沈知行显然也看到了她,跟身边的人说了两句,迈开长腿来到了祝沧澜的跟前。

此时距离他们最后一次见面,已经过了半个月。

眼前这个女生,又戴上了假发,假发高高盘起,露出饱满光洁的额头跟纤细的天鹅颈,平时她通常穿比较宽松休闲的衣服,今晚她经过精心的打扮,手执餐盘坐在沙发上,宛如画里走出来的少女,灵气逼人。

少女双眸清澈明亮,仿佛有星辰蕴藏其中,在她笑望着自己时,沈知行只觉得心底多日以来的阴霾一扫而空。

如果时光能就此停驻就好了。

心里这么想时,耳畔响起了女生清澈甜美的声音:“你没跟我说你也要来。”

沈知行在众人艳羡的目光中,坐在了祝沧澜的身边,笑容和煦地解释道:“顾家没给沈家请帖,我是从导师那里拿到的,导师跟顾学长认识,顾学长给我导师拿了些请帖,让他发给一些优秀的学弟。”

祝沧澜了解地点点头,能在这里遇到沈知行,是一件值得开心的事。

沈知行轻声问:“我听说祝叔给你请了新的家教老师,还适应吗?”

祝沧澜:“还可以。”

新的家教老师是直接从师范学院找来的老师,教书水平跟自身修养都不错。

沈知行:“那就好。”

祝沧澜“嗯”了声,目光直勾勾地盯着沈知行,半月不见,她觉得沈知行好像瘦了一些,脸色也有些苍白,不过脸上洋溢着温柔的笑,还是她认识的那个沈知行。

察觉到了她的目光,沈知行垂下眼角,嘴角弯起好看的弧度,“为什么这么看我?”

祝沧澜不假思索地道:“这次见了,也不知道下次什么时候见面,就多看看喽。”

听到这话,沈知行心里微微一动。

想起秦佳华,他的笑容里添了抹苦涩,掩饰性地侧过头,喝了口红酒,再转身时,他唇角轻扬,忽然道:“等宴会过半,我们先离开吧。”

祝沧澜一怔。

“先离开?”

“你上次不是说想去新开的游乐园玩吗?”

祝沧澜眨了眨眼。

她来参加这个宴会,是为了认识顾执的,然而在沈知行微笑的目光的注视下,她只考虑了一秒,便点头:“好啊。”

两人放松地聊着天。

看着少女脸上放松的笑容,顾沉年的眸色转浓,目光在她旁边的沈知行身上轻轻扫过,如果他没记错的话,上次祝家举办的宴会上,祝沧澜就是跟他跳舞的吧,好像叫沈知行,是沈氏总裁的独子。

祝沧澜对这个沈知行的态度,似乎很不同呢。

不过顾沉年无暇顾及他们,因为顾成雄已经领着陈隽走到了台前。

因为生病的原因,顾成雄削瘦了不少,鬓角的白发多了一些,面颊都凹陷了下去,整个人看上去苍老了十岁,不过他精神不错,黑眸炯炯有神。

顾成雄一手搭在了陈隽的肩膀上,一手拿着话筒,嗓音苍老而沙哑:“很高兴诸位能够给顾某面子,参加这次的宴会,我今天举办这个晚宴,是想跟大家宣布一件事。”

祝沧澜从沙发上起身,徐徐走到了人群中,透过人群的缝隙,她看到站在顾成雄身边的那个眼熟的少年。

少年今天穿了身白衬衫配黑马甲,打着领结,身形依旧瘦削,站得笔直,头顶灯光洒下,衬得他白皙的面孔愈发的清隽俊秀。

顾成雄的声音还在继续:“我身边这位,是我失散了十五年的小儿子顾执,不久前刚刚找回来……”

陈隽安静地站在顾成雄身旁,当目光跟人群中的少女的目光四目相对时,他怔了怔,唇角微抿,静默无声地朝她看去。

这一次他的眼神没有闪躲,眸色沉静地迎视着少女投来的目光。

不经意看到沈知行走到她的身侧,陈隽眸色微微暗了下来。

祝沧澜轻声低喃:“原来,他就是顾执。”

沈知行问:“你认识他?”

祝沧澜淡淡地道:“见过,不熟。”

听到这话,沈知行认真打量了陈隽片刻,确实有些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仔细一想,沈知行知道为什么会有熟悉感了,那次祝家举办的宴会上,这个少年也有出席。

同一时刻,宋妙妙站在角落,眼睛大睁,不敢置信地瞪着台上的那一幕。

宋氏集团,作为a市有名的汽车销售公司,也在受邀之列,为了参加今晚的宴会,她不顾脸上还未好的伤势,执意用遮瑕液遮盖了脸上的伤疤。

此时伤口开始发痒,宋妙妙抑制住伸手挠的冲动,雪白的贝齿死死咬住了下唇,借由疼痛来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她出席宴会,本意是想大出风头,顺便结识比宋家厉害的权贵,为家族助益的,结果她没想到祝沧澜也来了,像上次校运动会那样,夺走了她的所有光芒。

这也就罢了,为什么害她破相的陈隽,居然是顾氏集团总裁顾成雄的小儿子?

宋妙妙越想越不甘心,等顾成雄宣布晚宴继续,陈隽跟顾成雄一起走下台,转身往洗手间的方向走去时,她悄无声息地跟了上去。

陈隽走到洗手间的盥洗池边,用水洗了把脸,抬头盯着镜子里的自己时,看到镜子里的少年,正用幽暗的目光盯着自己。

透明的水珠,顺着他的额头缓缓滑落,挂在了他的眼睫,长长的睫毛轻轻一眨,冰凉的水珠就滴进了他的眸底。

从现在起,他不再是陈隽,而是顾执。

是首富顾家的二少爷。

这时,镜子里出现了另一张脸,顾执神色冷淡地瞟了眼镜子里的宋妙妙,抽了张纸巾,轻轻擦拭着手上的水珠。

宋妙妙站在他的身后,精致的脸上充斥着无尽的仇恨跟怒火,又碍于顾执的身份,不能对他做什么,只能用力攥紧两手,指甲嵌进肉里,带来一阵刺痛。

她似无所觉,盯着镜子里顾执的眼,“原来你是顾家人。”

顾执随手将湿了的纸巾扔进了手边的垃圾桶内,转身看向宋妙妙。

“嗯。”

“所以你才有恃无恐,敢设计我,对吗?”

顾执之所以在宋妙妙面前暴露自己,坦诚是他做的,确实是因为他知道顾成雄要对外公开他的身份了,不然他大可以将意外设计的更隐蔽些,不至于让宋妙妙怀疑。

现在宋妙妙知道了他的身份,不可能找他报仇,除非她不顾家族利益。

“学姐在说什么呢。”

顾执微微一笑,笑意不及眼底地道:“我怎么听不懂呢。”

宋妙妙恨极了顾执。

她最爱惜她的这张脸,现在这张脸上有了瑕疵,不完美了,而她却无力为自己报仇,让她怎能不恨。

她恨恨地道:“我只恨我当初瞎了眼,以为你没有背景,软弱可欺。”

回应她的不过是顾执清浅无害的笑容。

宋妙妙看着眼前这张极具欺骗性的俊秀脸孔,忽然想起了当初第一次见到他时的情景,那节课是体育课,她怕晒黑,就躲在树荫底下乘凉。

那次少年也上体育课,不同于其他热衷打篮球出风头的男生,他捧了本书静静看着,察觉到她的目光,他抬眸淡淡看了她一眼。

就一眼。

随后他眼里没有任何波澜地收回目光,继续低头看书。

后来她跟他在奥数竞赛班里相遇,他看她的眼神依旧平静冷淡,初见时的惊艳,因为他无视她的态度,而变成了一根刺,深深地扎在了她的心底。

她故意跟爱慕她的那些男生们说,她喜欢他这样的类型,这不全然是谎言。

但凡他对她有一点点特别,她也不至于这么对他。

“我不美吗?还是我不够优秀?还是家世不够好?我从高一入学,就是德英高中的第一校花,到我上高二,校花排行榜上,我始终是第一位,其他男生,为了让我看他们一眼,对我大献殷勤,你为什么不拿正眼看我?”

原来是这个原因么?

所以宋妙妙才会故意挑起其他男生的嫉妒,让他们针对他?

顾执眸底浮现了几许讥哨跟嘲讽,正要开口,目光触及到宋妙妙身后,神色有些怔忪。

宋妙妙看到他一脸怔然盯着自己的身后,不由转身,看到祝沧澜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她的身后,宋妙妙暗下了眼,有些嫉妒地看着祝沧澜清艳不可方物的美丽脸庞。

顾执只因为祝沧澜,才对自己不屑一顾的吗?

尽管不想承认,祝沧澜的美貌确实胜过她,她也因此出手想把祝沧澜赶出德英,不过没有成功。

宋妙妙看了看祝沧澜,又回头看了眼看似无害的少年,冷笑了一声,离开了这里。

等到宋妙妙走了,在少女略带探究的玩味目光下,顾执垂着眸,薄唇轻启,有些忐忑地解释道:“你第一次问我认不认时顾执,我说不认识,是真的。”

祝沧澜:“嗯。”

顾执没有抬头,轻声道:“后来我主动跟你提起顾执,是想告诉你,我就是他,没来得及说,你就走了。”

祝沧澜又“嗯”了声。

两次回答语调都很平静,听不出任何的情绪。

顾执张了张嘴,“我……”

祝沧澜打断道:“你就不想知道,我为什么要找你吗?”

这个武力强悍逆天,有预知能力的少女,说出任何的话,顾执都不会觉得奇怪,他甚至有种错觉,她不属于这个世界。

听着这个问题,顾执嘴唇上下动了动,轻问:“为什么?”

祝沧澜道:“我知道你想复仇,想毁掉整个顾家,我可以帮你。”

最隐秘的秘密,被她一语道破,顾执并不意外。

在见识到她恐怖的力量,听到她念出“顾执”这个名字时,他就知道,她是特别的。

也许他的感觉是对的,她不是这个世界的人。

顾执安静片刻,问:“有什么条件吗?”

书里顾执这个反派很有能力,头脑聪明,前期借着顾家的势力,创办互联网科技公司,就算不继承顾氏集团,假以时日也能靠自己的本事成为人上人。

顾执是男主顾沉年最大的威胁,要不是他出了车祸,当了一年的植物人,鹿死谁手还未可知。

而她要做的,就是阻止这场车祸的发生。

祝沧澜上前两步,来到顾执跟前,本想借着身高优势,用气势压制他,结果发现这少年瘦归瘦,一副营养不良的样子,但个子还挺高,像根营养不良的竹竿。

她这具身体在人类女人中不算矮了,身高却只到他的嘴角处。

不过能力高低,不是靠身高来评判的,祝沧澜伸出指尖,提起顾执的下巴,迫使他抬起下巴,黑白分明的眼里,褪去了往日的散漫随意,透着处于上位者才有的倨傲,“很简单,你给我当小弟,我帮你改变命运。”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