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穆淮然被祝沧澜此时的模样惊到了。

以往少女总是神色懒散,嚣张肆意,仿佛对什么都不在意,又仿佛不把任何事务放在眼里。

即便是跟人打架,她也没怎么认真过,轻轻松松就把敌人干趴下了。

他还是第一次看到她真正动怒的样子。

她的脸张扬艳丽,神情却冷到彻骨,漆黑的双眸里燃烧起了两团熊熊的火焰,嗜血的戾气铺天盖地地压了下来,逼得他有些喘不过气,身上的毛孔都张开了。

少女整个人就像是一团火,要将一切都焚烧殆尽。

原本在路上走的行人,察觉到了危险,不由自主地停下了脚步,一时有些踟蹰不前。

穆淮然隔着的头盔吞咽了口口水,张了张嘴,轻轻喊着少女的名字,“祝沧澜。”

祝沧澜没回应他,攥紧了手机。

因为太过用力,她的手背浮起了一根根的青筋,指尖隐隐透白。

嘟嘟嘟。

在她说出那句威胁意味十足的话后,电话就被挂断了。

祝沧澜放下手机,红唇轻启,吐出两字。

“下车。”

听到这话,穆淮然不由一愣。

眼前拥堵的路况,只有穆淮然的重型机车才能勉强突围。

祝沧澜看到穆淮然正在发呆,直接上手把穆淮然拉下了车,“车子借我。”

“喂,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话还没完整到处,头盔就被祝沧澜摘下了。

祝沧澜迅速戴上头盔,跨上机车,两手紧握着机车的手柄,转头跟穆淮然道:“一会儿还你。”

这是祝沧澜跟他说的最后一句话。

穆淮然甚至来不及跟她说什么,重型机车,如一头怒吼的狮子,咆哮着飞驰而过。

“喂。”

“到底出什么事了啊。”

穆淮然站在原地,眼睁睁地看着少女的身影缩成了一个黑点,直至消失在了他的视野里。

冰凉的雪花,纷纷扬扬地落在了他的发梢跟衣服上,他缓缓眨了眨眼,声音低的如同在自言自语:“祝沧澜,我好像……喜欢上你了。”

顾执扫过车外神色愣怔的穆淮然,随即盯着前面龟速移动的车辆。

在拥堵了差不多五分钟后,车子终于开始龟速移动。

“你知道沈氏医药集团的沈家,住哪里吗?”

司机一愣,随即恭敬道:“知道。”

也是巧了,他跟沈家的司机是好哥们,自然知道沈家的具体位置。

顾执眸色转深,“去沈家。”

“是,二少爷。”

啪啪啪。

这时,耳边响起车窗被拍动的响声。

顾执转头,面无表情地看着落了一身雪的穆淮然。

穆淮然:“把车门打开,让我上车。”

顾执摇上车窗,隔绝了穆淮然愤怒的话语,两眼平视前方,“开车。”

车子缓缓向前移动。

通过顾执一系列的行为,穆淮然明白了他的意思,忍不住骂了句:“靠!”随即眼睁睁地看着顾执的车离他越来越远。

这厢,贺思妤挂断电话后,有些心绪不宁。

她被祝沧澜电话里那充斥着杀意的话所震慑到了。

转而一想,祝沧澜估计是在吓她,在这个法治社会杀人,可是要坐牢,并且背上一辈子的案底,没有人会那么傻,放弃大好的前程的不要,当个杀人犯。

贺思妤这样告诉自己,只是心头惴惴的,不安跟恐惧将她笼罩。

她看了眼专心开车的沈知行,故作轻松地道:“秦姨在催我们快点回去吃饭。”

“嗯。”

沈知行眼里蒙上了一层灰色的雾,两眼直视着前方,整个人呈现一种诡异的平静。

贺思妤微微转头,凝视着沈知行平静的侧脸。

她能感觉到今天的沈知行跟以往很不一样,气质更冷了,待在他的身边,她感受不到丝毫的温暖,心底不禁泛起一丝凉意。

她猜测沈知行的反常跟秦佳华有关,张了张嘴,试图说些什么,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知行哥,这次期末考试,我考了班级第三,年级第二十名,多亏了你给我的那些复习资料,真的谢谢你啊。”

沈知行没有说话。

贺思妤笑容一僵,不想让气氛冷场,就开始没话找话。

“寒假打算做什么?”

“a市冬天挺冷的,你会不会跟沈叔还有秦姨去个温暖的城市过冬啊?”

“过年可不可以找你玩啊,我不想一个人待在屋里。”

……

沈知行沉默地开车,除了最开始说了声“嗯”,之后都没有给她回应。

贺思妤说着说着,觉得一个人自说自话挺没意思的,就闭上了嘴,转头将目光投向了车窗外。

这场雪,是a市近些年来下的最大的一场雪。

不过片刻的工夫,世界就白茫茫一片。

为了看得更清晰,贺思妤伸出手指,擦去了车窗上布满的水汽。

余光不经意瞥到后视镜,看到一人骑着重型机车跟在他们车后,她当场愣住。

虽然对方全副武装,看不到正脸,但贺思妤认出了对方身上穿的鹅黄色羽绒服,她曾在学校看到祝沧澜穿过。

贺思妤面色发白,两眼紧紧盯着后视镜。

祝沧澜她想干什么?

在超过一辆又一辆车后,祝沧澜终于看到了熟悉的车牌号,她跟贺思妤应该是差不多时间放学的,听到贺思妤在电话里说有些堵车,她就猜测沈知行应该刚离开没多久,奋力追可能追的上。

刺骨的寒气携裹着冰雪迎面而来,被厚重的头盔挡住了,但车速过快,即便穿着厚厚的羽绒服,还是有丝丝的寒气侵袭进来。

她忘了戴手套,手冻得已经没有知觉,深深吸了口气,奋力加速,试图将机车开到沈知行的车旁。

看到祝沧澜玩命地追赶,贺思妤怕了,“知行哥,你看后面……”

沈知行没来得及看。

因为前方突然出现了辆卡车,正失控般朝他这里撞来。

那一瞬,他突然就想到了祝沧澜跟他说的话,她说他如果避不开这场劫难,会英年早逝。

如果他死了,是不是就解脱了。

脑海里猝不及防窜出这么可怕的念头,沈知行猛然回过神,迅速转动方向盘。

不,他不能死。

在摩天轮上,沧澜承诺会等他的。

那时他没把话说的太明白,他想摆脱秦佳华的控制,等自己变强大了,可以为少女遮挡风雨后,把藏在心里的那句话告诉她。

他不甘心就这么死了。

吱——

刺耳的刹车声撕裂了苍穹。

车子紧急刹车,贺思妤的身体失去平衡,脑门重重地撞到了挡风玻璃上,又被身上系着的安全带给拉了回来。

车子是顺利停下了,卡车却并没有停下的迹象。

眼看着两车就要相撞,贺思妤神色惊恐地闭上眼,尖叫出声。

“啊!!!”

就在千钧一发之际,一道身影以令人震惊的弹跳速度,一跃跃上了沈知行的车顶。

砰!

车顶微微下陷。

祝沧澜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跳上车顶,然后三步并作两步滑下了车盖,直接朝疾驰而来的卡车冲去。

她就像一头凶猛强悍的怪兽,从天而降,挡在了沈知行的车前。

“沧澜,快闪开!”

沈知行认出了她的身份,眼里弥漫着失去控制的恐惧,嘶声喊道。

一旁的贺思妤早就吓傻了。

此时祝沧澜离他们只有一步之遥,如果卡车把祝沧澜撞飞,下一刻,卡车就会撞上他们。

卡车司机满脸绝望,拼命踩刹车。

当卡车撞上祝沧澜的那一刻,不可思议的一幕发生了。

戴着黑色头盔的少女,凭借一己之力,硬生生地挡住了那辆极速行驶的卡车。

少女神情暴戾扭曲,两手用力推着卡车头,她的脚下,地面裂开数道缝隙,如同蜘蛛网盘踞在了路面。

成功阻止卡车前进后,祝沧澜脚下施力,硬是将卡车往后推了几米。

卡车司机几乎快要晕厥。

不敢相信世界上居然有人拥有这样强大而恐怖的力量。

祝沧澜收回手,身体几不可察地摇晃了一下,喉间涌上一股腥咸,被她咽了回去。

她没看惊魂未定的卡车司机,转身向沈知行走去。

被入骨的恐惧惊慌支配,失去了思考能力,早就下车,路都走不稳的沈知行看着走过来的祝沧澜,像是抓住最后救命稻草的溺水者似的抓着祝沧澜的肩膀,嘴唇微微轻颤着说:“沧澜,你没事吧?有没有伤到哪里,哪里……”

“没事。”

祝沧澜打断他的话,推开他,摘下头盔,把头盔扔给他,直接上了车。

沈知行一怔。

下一秒,车内陡然响起了贺思妤痛苦的惨叫声。

以及车玻璃碎裂的刺耳声。

“知行哥,救我。”

“好痛啊。”

声音渐渐低了下去。

幸好这会儿路上没什么车,除了卡车司机,没人看到刚才发生的那一幕。

“还不快走!”

上车之前,沈知行想到了什么,盯着卡车司机。

卡车司机回过神,不敢在原地多待,小心翼翼地把车开走,刚才卡车会失控,是下了雪地上太滑。

沈知行打开后座车门,弯腰上车,看到祝沧澜正扯着贺思妤的头发,一下一下将贺思妤的头撞上玻璃,而贺思妤原先还能惨叫,几秒后就没声音了。

鲜血染红了碎裂的玻璃,也溅在了行凶少女的脸上。

少女面无表情,眼底闪烁着猩红的光,宛如从地狱爬出来的修罗,周身弥漫着浓重的嗜血跟杀戮的气息。

沈知行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祝沧澜,除了外表是人类的皮囊,不管是神情还是动作,像极了没有感情的野兽。

他不怕她成为野兽,但是在这个时候成为野兽不行。

“沧澜,住手。”

沈知行没有任何犹豫地前倾身体,伸手抓住了少女的手腕,“再这样下去,她会死的。”

他不能让她继续下去,在这个法制社会,杀人偿命,沧澜没有成年,进少管所是免不了的。

祝沧澜停下攻击,看着满脸鲜血昏死过去的贺思妤,一字一顿道:“她该死。”

“沧澜,放了她吧。是我的错,我应该听你的,待在家里不出来,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了。”

明明心中焦急的不行,担心她徒手阻挡卡车,已经超出人类的认知会通过监控视频引起她承受不住的动荡,使她成为一些人眼中的怪物,不为这个世界所接受——沈知行却还是放轻声音,努力用温柔的语气安抚她。

祝沧澜头发凌乱,手上抓紧了贺思妤的头发,往日黑白分明的眼里布满了血丝。

她红着眼,转头看着安抚她的沈知行,又重复了一遍:“她差点害死你,我要杀了她。”

沈知行缓缓移动右手,顺着少女的胳膊往下,轻轻握住了她的手,把她的手从贺思妤的头发上拿开。

“这是场意外,谁也不想的,而且我现在不是没事么,你救了我。”

少女身上充斥着让人压抑的暴烈气息,沈知行不得不喘口气,继续劝道:“她现在受了很重的伤,我要把她送医院。”

听到这话,祝沧澜眸底的血色渐渐消退,伴随着血色的退却,眼里的光芒也一并消失。

她嘴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弥漫着一股浓重的铁锈味,身体的力气在急剧流失。

沈知行看了眼生死不知的贺思妤,不能再耽搁下去了,贺思妤不能死,否则沧澜就要去坐牢,他要赶紧把贺思妤送到自家的医院,还要托各种关系处理监控视频的事情!

想到这里,沈知行道:“我先送贺思妤去医院。”

眼下,多耽误一秒,沧澜就会多一分危险,他不能让她有任何危险!

沈知行当机立断,推开车门下了车,拉开驾驶座的门,犹豫了一下,略带急切地道:“沧澜,你先回去,其他事都交给我来处理,我回来再跟你解释。”

在目睹了少女的凶狠的攻击力后,他不敢让她跟贺思妤待在同一个空间。

祝沧澜嗤了声,从驾驶位下了车,没什么情绪的道:“没什么好解释的,你这么在意她的死活,你喜欢她?”

“不,我不喜欢她,送她去医院是因为再这样下去她会死,她死的话你会很麻烦,我不想你有事。”沈知行神色焦急地说。

“你以为我会在乎这些麻烦?”祝沧澜漠然地看着他。

她从来不屑对付贺思妤,但是贺思妤的行为,触碰到了她的底线。

不就是坐牢吗?不然就是死?

呵,有什么好怕的。

祝沧澜的漠然让沈知行心急如焚。

他有太多的话想说,可眼下不是解释的时候。

再耽搁下去,贺思妤会没命的。

祝沧澜从他手里抢过头盔。

手里的头盔险些滑到地上,她没力气戴上头盔,背对着沈知行,鞋子深深地陷进了雪里。

她脚步沉重,一深一浅地往前走,背脊挺得笔直,依旧骄傲桀骜,“我不需要背弃我的部下,我们之间的承诺作废了。”

“沧澜……”

沈知行的心揪着疼痛起来,可是现在贺思妤危在旦夕,他还要迅速解决这个路段的视频——

在保护她不受到外来的伤害与追回她向她解释之间,沈知行选择了保护她。

沈知行咬咬牙,语速极快地道:“沧澜,我会跟你解释的,等我。”

说完这话,他不再耽误时间,飞快上了车。

身后很快响起了车子发动的声音,直到沈知行开车离开,祝沧澜始终没有回头。

沈知行总说让她等他,等他什么呢?

她扯动了下唇角,啪的一声,手里的头盔掉在了地上,骨碌碌滚到了前面。

想要去捡,走了两步,身体再也支撑不住,单膝跪在了地上。

这具人类的身体终究是太脆弱,承受不了她短时间爆发的巨大力量。

她跪在地上,小口小口地喘息。

一下比一下的钝痛,顺着四肢百骸席卷了全身。

就在这时,耳边隐约听到了鞋子踩在雪地的沙沙声。

声音越来越近。

最后一双黑色的雪地靴出现在了她的视野。

眼前有些模糊,祝沧澜仰起头,费力睁大眼看着来人,当看到那张熟悉的脸,她“哦”了声,道:“顾执啊。”

顾执在她面前蹲下身,把后背给她,“我背你。”

他能看出少女状态不对,脸上染血,唇色惨白,眼里没什么焦距。

祝沧澜也不逞强,她真的没力气了。

她将身体靠在顾执的背上。

少年的背很单薄,到他走路很稳,两手悬空托起她的大月退,快步往车的方向走去。

顾执心里涌上前所未有的慌张,那个骄傲嚣张像太阳一样明媚灿烂的少女,此时虚弱地靠在他的背上,呼吸微弱,几不可闻。

顾执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她脸上的血哪儿来的,他听到自己的声音,又轻又急:“我马上送你去医院。”

祝沧澜吃力地道:“不用。”

她才没有那么脆弱。

眼皮越来越沉重,最终不堪重负地闭上,“好累啊,我……睡一会儿。”

“……嗯。”

顾执走到车旁,司机帮他打开车门,他小心翼翼地将祝沧澜放到了车后座,然后跟着上了车。

“去市医院。”

吩咐了司机一句,顾执拿过毛领,手指颤抖地帮少女擦去脸上的血迹。

他擦的很小心,很仔细,少女白皙干净的脸显现在了他的眼前。

执起她冻的红肿的手,挡在嘴边哈气,轻柔地将她并不细腻的手拢在掌心,缓缓揉搓。

揉搓了一会儿,手依旧不见暖,顾执顿了顿,伸手拂开少女凌乱的刘海,将手放到了她的鼻下。

还有呼吸。

他松了一口气。

却不知道,等她再次醒来,已经是很久很久以后了。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