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顾执微微笑着,眸底划过一道几不可察的暗色。

祝沧澜并没有察觉。

虽然还是有很多疑惑很没解开,但现在重点不是这个,她凝视着对面微笑的青年,声线沙哑地道:“你刚才说你要应征王后?你不觉得这个想法太荒谬了么?”

顾执伸出食指,轻抚摸着唇瓣,“也许是吧。”

身为人类的最高统治者,竟妄图求娶人类深恶痛疾的僵尸王,要是传到百姓耳里,肯定会掀起轩然大波,严重的话,说不定还会威胁他的地位,毕竟有不少贵族,虎视眈眈地盯着他的位置。

可是怎么办呢?

哪怕过了百年,他想要娶她的心愿依旧如此强烈。

清越的男声,仿佛从天外传来,传入了祝沧澜的耳里:“我知道你想成为末世唯一的王,如果你愿意嫁我,我可以帮你实现这个心愿。”

祝沧澜不得不承认,顾执的提议很让她心动。

不过——

祝沧澜顿了顿,神色间萦绕着睥睨一切的气势,道:“不需要你帮我,我照样可以称王。”

顾执:“我知道。”

怎么说也打了几百年的仗了,他清楚祝沧澜的实力跟魄力,“半兽人战力强大了不少,不是那么好对付的,我可以跟你联手,把半兽人灭了。”

半兽在两百年前横空出世,打破了末世的局面,没人知道半人半兽的怪物是怎么出现的。

祝沧澜跟半兽人交手次数不多,但确实难缠,半兽人将人类跟兽类的基因完美地融合在一起,并且基因一直在不断优化,照此以往下去,不出意外的话,将来半兽人绝对是人类跟僵尸最强大的劲敌。

半兽人近来小动作频频,祝沧澜有想过要不要先攻打半兽人,又担心让人类坐收渔翁之利,一时有些束手束脚,如果能跟人类结盟的话,确实方便很多。

可要以联姻的方式结盟……

祝沧澜道:“抱歉,我不需要。”

顾执脸上并没有露出意外的神色,似乎早就猜到了祝沧澜的答案,他叹息了一声,神情中多了一丝别的意味,“你就不想知道,沈知行在哪里吗?”

听到那个熟悉的名字,祝沧澜怔了怔。

她垂下眸,听到自己平静的声音:“我不想知道。”

书里的一切,她都不想知道,她只需要知道,她是祝沧澜就够了。

听到这个回答,顾执笑了笑,从座位上起身。

皮制的军靴,擦过地面,发出哒哒的脚步声,声音在祝沧澜的身旁停下。

由于祝沧澜是坐着,顾执是站的,他终于不用再像以前那样仰视她,他低头看着祝沧澜,眼前这具躯体,坚硬而强悍,完全找不到跟以往相似的地方,只有那头乱糟糟的短发,依稀还有曾经的影子。

祝沧澜仍旧坐在座位上,黑青色的眼眸无机质地盯着顾执。

顾执嘴角勾起一丝轻笑,薄唇微启,道:“你曾经说过,你未来的丈夫必须要打败你,那我们只能战场上见了。”

“当然。”

祝沧澜缓缓起身。

一人一僵尸一前一后地踏出了会议厅。

等候在外的僵尸军团跟人类士兵,看到他们出来,纷纷严阵以待,离得最近的诺德跟凯已经摆出攻击的姿态,人类士兵见状,马上掏出家伙对准了祝沧澜。

气氛一时有些剑拔弩张。

浓重的杀气在每一个人类跟僵尸的眼中汇聚,只要祝沧澜跟顾执一声令下,战争一触即发。

顾执转身看向祝沧澜,“这就是你们的待客之道?”

这其实是一次绝佳的机会。

人类元帅出现在了僵尸的地盘,区区三十多个人类士兵,即便他们拥有最先进的武器,只要祝沧澜的部下硬刚,不怕拿不下顾执。

祝沧澜缓缓抬手,示意部下不要轻举妄动,然后跟顾执道:“你可以走了。”

顾执压了压帽檐,朝祝沧澜轻点了点头,迈开长腿,往停靠的飞船的方向走了几步,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他微微侧过脸,双眸被帽檐所笼罩,眼神有些看不分明。

“如果你想知道沈知行的下落。”

顾执顿了顿,接着道:“我想半兽王可以告诉你答案。”

说完这话,顾执没再回头,一步步踏上台阶,身影隐没在了飞船中。

等到顾执带着他的人马离开了这里,诺德忍不住问:“王,刚才为什么不杀了他?”

祝沧澜回过神,淡淡地扫了眼沉不住气的诺德,“杀了他还有下一个人类统帅,而且我要在战场上光明正大地战胜他。”

诺德满眼崇拜地看着她,“是,王。”

一旁的木森八卦兮兮地问:“王,刚才人类元帅跟你说了什么?”

祝沧澜:“……”

难不成要说顾执想娶她?

祝沧澜轻咳了一声,道:“哦,他想跟我们结盟,一起对付半兽人,我觉得这其中有诈,就拒绝了。”

木森:“王真是英明。”

祝沧澜“嗯”了声,吩咐道:“我先进去研究一下军事地形图,时间不早了,你们先去休息吧。

众僵尸:“是。”

祝沧澜回了会议厅,对着作战地图看了一会儿,脑海里却想起了顾执临走前跟她说的话。

顾执既然出现在了末世,那书里那些老熟人说不定也存在于末世,莫非半兽王真的知道沈知行在哪儿?

祝沧澜忍不住嗤了一声。

沈知行在哪里,跟她有什么关系。

半夜,凯看会议厅的灯还亮着,一边敬佩王的勤勉,一边又有些心疼,他在门外徘徊了很久,终是忍不住抬手敲了敲。

叩叩叩。

“王,这么晚了还不睡啊?”

凯将耳朵凑到了门上,仔细听了听,里面没有一点动静,它又敲了敲门,“王,我能进来吗?”

如此敲了好几次门,都没有得到回应,凯小心翼翼地推开门,看到里面没有祝沧澜的身影,懵了。

与此同时,祝沧澜驾驶着艾尔法号飞船,往半兽人的领域前进,两小时后,飞船成功在附近降落。

为了不惊动半兽人,祝沧澜选的降落地点,离半兽人大本营有一段距离,下了飞船,她稍稍蓄力,以风一般的速度往目的地前进。

她曾经夜探过几次半兽人的基地,对这边的地形非常熟悉,再加上她在人类防御基地找到了一张有关半兽人基地的地形图,跟她所知道的相差无几。

半兽之地的建筑,跟人类的建筑极为相似,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金碧辉煌、富丽堂皇,怎么奢华怎么来。

顺利通过半兽人为了防御外敌而设下的种种陷阱后,祝沧澜摸进了半兽王的房间。

僵尸的眼睛夜能视物,祝沧澜刚把门关上,就看到屋内红外线纵横交错,而尽头的大床上,躺着一只人形怪物,蜥蜴的纹路布满了对方的整张脸,两扇巨型翅膀从后背探出,以保护的姿态,将主人包裹在其中。

祝沧澜无声地勾起唇角。

她扯动了肩,姿势僵硬而怪异,只一瞬,她的右手就脱离了身体。

咔。

骨头断裂的声音,在寂静的夜里显得清晰而悚然。

听到动静,半兽王瞬间睁开了眼,金色的竖瞳在黑暗中显得尤为明亮。

祝沧澜操控着右手,顺利穿过蜘蛛网一般的激光阵,啪的一声摁下了红色的按钮,等到拦住她去路的红外线消失,她风驰电掣般朝半兽王欺近。

“是你。”

机械似的声音从半兽王的口中传出。

半兽王猛地床上跳下,扬起削铁如泥的翅膀,挡住祝沧澜的进攻,利爪跟翅膀相撞,发出刺啦一声尖锐的刺响。

黑暗中,隐有火光闪过。

这时,警报声响起,祝沧澜眯了眯眼,决定速战速决。

咔嚓。

祝沧澜僵硬而扭曲地转动着脖子,硬生生地将脑袋从脖子上脱离,紧接着是两条手臂从身上分离,最后她操纵着头颅、利爪跟躯体,一起朝半兽王进攻。

半兽王用翅膀扇开祝沧澜的手臂,一脚将她的脑袋踢开,紧接着胸口被踹了一下。

他后退了两步,恶狠狠地盯着眼前这具异形兵器。

他跟祝沧澜交手过三次,期间基因优化了无数次,可每次在祝沧澜手上都讨不到好,原因无他,他的身体还有提升跟优化的空间,但祝沧澜一出世就是巅峰。

没等半兽王调整好状态,祝沧澜又对他发起了新一轮进攻。

半兽王怒吼了一声,凭借着体型优势,将祝沧澜没了脑袋的身体压在身下,随后他用翅膀罩住他的身体,试图阻挡祝沧澜的攻击,而祝沧澜悬空着的那两只锋利的爪子,蠢蠢欲动着想要撕碎他的翅膀。

“祝沧澜,你到底想怎么样?”

“沈知行在哪里?”

两句话几乎是同时响起。

半兽王先是一愣,随即脸上露出一个诡异的笑来,“你都想起来了?”

话音刚落,门口忽然响起砰砰砰的敲门声。

“王,发生什么事了?”

半兽王眯起竖瞳,看了眼门口的方向,道:“你们在门外候着。”

“是。”

门外重新安静下来。

祝沧澜决定以不变应万变,“是的,我都想起来了。”

半兽王用目光示意下了身后企图攻击他的利爪,“我们怎么也算是老熟人了,你就这样对待你的老熟人啊?”

祝沧澜皮笑肉不笑地道:“那你压着我,又算什么?”

“那我数一二三,同时收手。”

“可以。”

“一、二、三。”

祝沧澜先收了手。

半兽王见祝沧澜信守承诺,缓缓从祝沧澜的身体上爬起,“把脑袋装上吧,我可不想对着一具无头女尸说话。”

祝沧澜扯扯嘴角,脑袋跟手臂自动归位,咔咔两声,身体就恢复了正常。

她晃了晃僵硬的脖子,瞥了眼半兽王,“现在可以说了吧。”

半兽王闭了闭眼,再睁开时,那双眼变成了人类的眼睛,脸上密密麻麻的纹路,随着他眼睛的正常而渐渐淡去。

等到一张熟悉的人类的脸孔出现在祝沧澜的眼前,饶是祝沧澜再淡定,也不由一愣。

“顾沉年?”

“是我。”

顾沉年点头。

他没有错过祝沧澜眼里一闪而过的惊诧,沉声道:“你别告诉我,你不知道是我?”

祝沧澜确实不知道,半兽王竟然是顾沉年。

忽略怪异的四肢,那张脸,的的确确是顾沉年的脸,不过跟记忆中相比,成熟了不少。

顾沉年似乎是明白了什么,肯定道:“原来你并没有想起来。”

他听她提起沈知行,就以为她什么都知道了,却忽略了,有可能是别人告诉她的。

祝沧澜对此并不否认。

顾沉年问:“谁告诉你的?”

祝沧澜不答反问:“你觉得呢?”

顾沉年声线低缓地问:“是……顾执?”

毕竟知道过去的人,都死得差不多了。

祝沧澜:“是。”

顾沉年不相信顾执,顾执让祝沧澜来找他,绝对是有什么阴谋。

“你相信他说的话?”

祝沧澜神色平静地道:“比起你,我更应该相信他不是吗?”

“哈。”

喉间滚落了怪异的笑声,顾沉年扇动了两下翅膀,咧着嘴,神情古怪而诡谲,“你居然相信他?”

祝沧澜皱眉,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事情都过去了,没有必要再提,你走吧。”

顾沉年不欲多谈,猜到祝沧澜会拿他当人质,他干脆主动来到祝沧澜身边,将祝沧澜的手架在他的脖子上。

祝沧澜:“……”

她挟持着顾沉年,一脚踢开门。

“放开王。”

守在门外的半兽人纷纷摆出攻击的动作。

祝沧澜看了眼顾沉年。

顾沉年沉沉道:“让开。”

众半兽人只能一步步往后退。

等到成功离开半兽人基地,祝沧澜又拖着顾沉年来到了飞船停靠点,回首望了眼身后追上来的半兽人,又看了看手里的顾沉年,这次来一趟半兽人基地,也不算是一无所获。

祝沧澜慢条斯理地道:“你什么都不肯说,要不跟我回一趟僵尸之地,慢慢说。”

“你可以试试看。”顾沉年微笑道。

祝沧澜无趣地撇撇嘴。

顾沉年之前小看了顾执,导致落到了今天这样的下场,不是不恨的,但换一个角度想,他又是赢家,出于好心,他跟祝沧澜道:“我不知道顾执跟你说了什么,别相信他说的话,人类的寿命不过百年,顾执不可能活这么久。”

“我劝你跟我联手,先把人类灭了……”

祝沧澜面无表情地把顾沉年踹下了飞船,随即驾驶飞船离开了这里。

“王,要不要追?”

顾沉年抬了抬手,“不用。”

他目送着飞船成为一个黑点,消失在他的视野,嘴角扯开一抹带着诡异的笑意。

这一厢,祝沧澜开着飞船回僵尸之地的中途,天空突然下起了暴雨,电闪雷鸣。

她开的这艘飞船,是比较落后的飞船,人类都造出第三代艾尔法飞船了,没办法,抢武器还行,抢大型飞船有点难度,出于安全考量,祝沧澜就近找了个空旷的地方降落。

轰隆隆。

这雨一时半会儿估计不会停。

祝沧澜打算先在飞船里睡一觉,结果这一睡,她又穿了。

“苍蓝姐,别睡了,马上就轮到你的戏了。”

祝沧澜是被人轻轻推醒的,她迅速睁开眼,身体进入戒备状态,对上一双圆圆的眼,她先是一愣,下意识地将视线投向四周,等看清了周围的场景,祝沧澜沉默了。

因为穿过一次,她多少有一些心理准备。

“我现在多大了?”

长相圆润的小姑娘被这问题吓了一跳,道:“二十一。”

原来已经过去了五年啊。

祝沧澜若有所思地眨了眨眼。

就在这时,一道纤瘦的身影来到了她的面前,“苍蓝,接下来是我们的对手戏了。”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