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跟记忆里的那个少年相比,眼前这个穆淮然褪去了年少时的稚气,五官英俊分明,眼神锐利逼人,他本来就长得成熟,轮廓没什么大变化,所以祝沧澜才能一眼认出他来。

就在祝沧澜盯着穆淮然看的时候,穆淮然显然也认出了她。

穆淮然拧了拧眉,冷冷地扫了她一眼,把指尖夹着的烟放回了铝制烟盒内,转身离开时,身后不意外传来女孩的声音:“穆淮然。”

“我不是跟你说过,以后就当我俩不认识,当初我跟你说的那句话,你就当是放屁。”

穆淮然身形一顿,没有回头,略带不耐烦地道。

祝沧澜不知道穆淮然跟原主之间发生了什么事,绕到穆淮然身前,“你等一下,我有话要问你。”

“我没什么跟你说的,让开。”

见祝沧澜没有让道的意思,穆淮然眉心的褶皱更深了。

他才没有怜香惜玉的想法,长臂一伸,试图将祝沧澜扫开,没想到对方轻而易举抓住了他的手臂,反折过来,膝盖一顶,击中了他的腿弯。

穆淮然吃痛,闷哼了一声,脚下踉跄。

等到回过神来,他人已经被女生压在了墙上,右脸颊贴在墙面,都快被压得变形了。

冰凉的温度刺激着穆淮然脸上的毛孔,肩膀处袭来钝钝的压迫感,他忽然停止了挣扎。

祝沧澜道:“我没想跟你打架,我是真的有事问你。”

“郑卫强?”

“嗯。”

走廊的灯光昏暗迷离,映照着两人稍显暧.昧的姿势,只不过被逼到墙角的那个人是穆淮然,这幅场景,落入谭斐眼中,忽然产生了一种性别倒置的错觉。

谭斐右手虚拢,放在唇边,轻轻咳嗽两下。

“咳咳。”

突来的声音,让祝沧澜跟穆淮然齐齐扭头,看向声源处。

祝沧澜眯着眼看向来人,看清对方的脸,她一愣,“是你。”

谭斐笑眯眯地道:“沧澜,好久不见啊。”

他的目光在祝沧澜跟穆淮然身上来回游弋,眼神里夹杂着浓浓的兴味。

谭斐道:“你们在干什么?”

不等祝沧澜开口,穆淮然就抢白道:“我们闹着玩呢。”

穆淮然仍保持着脸贴墙的尴尬姿势,他挤出一个稍显扭曲的笑,黑眸如刀子般嗖嗖嗖地射向祝沧澜,压低声音道:“祝沧澜,给我松手。”

祝沧澜便松了手,后退一步,抬眸看着谭斐,不知道谭斐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谭斐捕捉到了她眼里一闪而逝的疑惑,主动解释道:“刚跟朋友在附近聚餐,知道你们在这里k歌,觉得离得挺近的,就过来看看。”

祝沧澜瞧了眼那扇关上的门,道:“他们就在里面,你进去吧。”

谭斐笑着点了点头,随即问:“你呢?”

祝沧澜想说什么,原本面色阴沉不吭声的穆淮然,突然伸手扯过祝沧澜的胳膊,跟谭斐道:“我跟她有话要说,你请便。”说罢,穆淮然直接把祝沧澜往外拽。

谭斐除了是年少成名的影帝外,还是谭氏集团的三少爷,在一些名流汇聚的酒会上见过穆淮然,穆淮然性格嚣张霸道我行我素,脾气是出了名的暴躁,但跟那些流连花丛的二世祖比,又是一道清流。

没想到祝沧澜居然跟穆淮然认识,看两人的关系,似乎交情不浅。

谭斐不由勾了勾唇,推门而入。

这一厢,穆淮然杀气腾腾地拉着祝沧澜的胳膊,穿过长长的走廊,无视ktv里众人投来的异样目光,直接把祝沧澜拉到了车里,砰地一声关上了车门。

司机本来在抽烟,看到穆淮然突然出来了,愣了一愣,赶紧掐了烟走了过来,拉开驾驶座的门,正要上车,穆淮然冰冷的没有一丝温度的声音从车内响起:“出去。”

“是。”

司机只好退了出去,把车门关上。

车上没有开灯,只有闪烁的霓虹灯跟路灯,透过车窗流泻进来,在两人的脸上投射下明暗交错的光影。

两人谁也没有先开口。

祝沧澜不习惯此刻静默的气氛,想说些什么打破沉默。

一旁的穆淮然先出了声,没头没尾地来了一句:“是你吗?”

祝沧澜没有直接回答,而是道:“还记得我们之间的那个赌约吗?输的人要为赢的人做一件事,你还欠我一件事呢。”

穆淮然安静了两秒,“是啊。”

在ktv祝沧澜用怪力压制住他时,他隐约就有了预感,现在听她提起只有他们两人知道的赌约后,他就知道,五年前的那个祝沧澜,回来了。

在他早就不对此抱任何希望,怀疑当初那半年的记忆都是他的幻觉后,她终于回来了。

祝沧澜还记挂着车祸发生时,穆淮然借她的那辆机车,她开走时,承诺过穆淮然会把机车还他的。

“你的那辆机车,开回去了吗?”

没料到女生会突然提起那茬,穆淮然怔了怔,粗声粗气道:“开回去了,现在新出来了不少配置好的顶级机车,那辆破车早就不够看的了,被我卖了。”

他说了谎。

那辆黑色的机车,一直在他的车库里停着,他后来拥有了很多辆顶级跑车,只偶尔会骑那辆老款机车,有时候有烦心事的话,就会跑去车库,拿着抹布把机车从头到尾擦一遍。

其实这些年来,他也谈了几段恋爱,就是不长久,最长不超过三个月。

后来觉得谈恋爱没意思,他就专心搞他的车队,上个月,他率领的车队,刚在国际比赛上拿下了冠军。

穆淮然收回思绪,转头看向祝沧澜,问:“我不是还欠你一件事么?我这人说话算话,说吧,你想让我做什么。”

祝沧澜已经想好了,“将来祝家有难的话,我希望你能帮祝家一把。”

“可以,我答应你。”

穆淮然爽快答应。

“对了,你把郑卫强的电话号码给我。”

祝沧澜查过了,郑卫强早不在德英教书了,只好来问穆淮然了。

这次穆淮然没有拒绝,掏出手机,打开联系人,报出郑卫强的号码,等祝沧澜拿手机记好了,他开始进入正题,正色道:“说吧,你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他顿一顿,又道:“别拿失忆或者人格分裂那套糊弄我。”

祝沧澜:“老实说,我也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

本以为只是穿书,但这次穿回末世,她发现事情没有她想象的那么简单,她只能把自己的知道,简短地说给穆淮然听,末了,她自嘲道:“是不是觉得很不可思议?”

“有点。”

穆淮然神色震惊,定了定神,“那你……还会回去吗?”

祝沧澜耸了耸肩,道:“不知道。”

顶级豪门中的人大多迷.信,穆淮然惊愕过后,选择了相信她说的话,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他问:“这些事,你还跟谁提过?”

祝沧澜:“顾执。”

穆淮然:“……”

“这件事,以后不要跟别人提起。”

穆淮然瞥了她一眼,“除非,你想被抓进实验室解剖。”

祝沧澜:“嗯。”她还没那么傻。

就在这时,手机屏幕突然亮起,屏幕上出现了助理田蓉儿的名字,估计是看她不见,打电话问她在哪里。

她接过电话,跟田蓉儿说出来透透气,马上就回去。

“我先回ktv了。”

“行。”

穆淮然烟瘾犯了,想先抽根烟,吹会儿风再回去。

他看着祝沧澜开门下了车。

夜风吹乱了女孩的长发,似乎是不习惯留这么长的头发,她伸手将挡住视线的头发拨到后面。

眼见着祝沧澜就要朝ktv的大门走去,穆淮然鬼使神差地下了车,在她身后叫她的名字。

“祝沧澜。”

被叫到名字的女生身形一顿,缓缓转身,朝他看来。

穆淮然定定地直视着祝沧澜投来的目光,她的眼神,跟记忆里一样澄澈分明,依稀仍是当初的模样,而他经历了五年的成长,心境跟当初大不一样,早就不是那个青涩莽撞的穆淮然了,五年前那句想说却来不及说的话,现在他可以轻易说出。

他看着面色疑惑的女孩,缓缓道:“祝沧澜,我曾经喜欢过你。”

夜风将他的这句话送进了祝沧澜耳里,她脸上没有流露出丝毫的惊讶,身为末世的王者,她得到太多的喜欢跟仰慕了。

穆淮然喜欢她,那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祝沧澜平静道:“哦,我现在知道了。”

穆淮然一看她的表情,就知道她没听懂,他不介意说的清楚一点,“我说的喜欢,是男人对女人的那种喜欢。”

这话一出,他终于在祝沧澜脸上看到一抹惊讶,但也只是转瞬即逝。

祝沧澜确实没看出来穆淮然喜欢她,不过她有太多谜团没有解开,不会像以前那样,给人类跟僵尸划出明显的界限,穆淮然说喜欢她,她也不会去想跨物种怎么喜欢之类的话题。

她反应平淡,道:“既然是曾经,那都过去了。”

说着,祝沧澜重新转身,背对着穆淮然,懒洋洋地挥了挥手,随后头也不回地踏入了ktv灯火通明的大门。

穆淮然站在原地,目送着祝沧澜的身影消失在他的眼帘,久久,他收回视线,斜靠在车身上,从铝制烟盒内抽出一个烟点上。

穆淮然深吸了口烟,朝着空气吐出一口烟,白色的烟雾很快被夜风吹散,他忽然就想起了那句话:年少时不能遇见太惊艳的人。

祝沧澜就是他遇见的那个人。

他跟祝沧澜说曾经喜欢过她。

可哪怕过了五年,在得知她回来的那一刻,他在面对她时,依旧有心跳加速的感觉。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