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祝沧澜回到ktv时,谭斐正拿着话筒唱歌,他的嗓音清润悦耳,一首情歌被他唱的深情婉转,水平不输专业歌手。

坐在沙发上的众人捧场地叫好。

田蓉儿看到祝沧澜回来,往旁边坐过去一点,给她让出个座位,“苍蓝姐,这边。”

祝沧澜便坐到了田蓉儿身旁。

田蓉儿问:“苍蓝姐,你刚才去哪儿了?”

祝沧澜淡淡道:“碰到了个熟人,跟他聊了几句。”

不经意抬眸,对上颜思琦投来的目光,祝沧澜淡定地看了过去,就见颜思琦对她笑笑,随后移开了目光。

祝沧澜见状,眉头微蹙。

她对新女主颜思琦没什么看法,书里原主因为嫉妒颜思琦,处处针对她,导致遭到了颜思琦的那些护花使者们的报复,真要论对错,也是原主先去招惹的颜思琦。

她跟颜思琦在片场没什么矛盾,颜思琦对她非常友善,偶尔对戏时颜思琦还会跟她说一些演戏方面的技巧。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她莫名不喜欢颜思琦这个人。

一行人在ktv玩到了晚上了十一点。

大多数人都喝了不少酒,一个个面红耳赤步伐虚浮,陈睿跟其他没喝醉的人,就负责将那些醉了的人送上车。

谭斐扶着喝醉的关博,眼睛明亮地跟祝沧澜道:“你酒量不错啊,我看到你刚才喝了不少。”

因为在包厢没事做,又不会唱歌,祝沧澜只能喝酒了,还学会了玩骰子。

祝沧澜道:“还行。”

“你之前答应当我的模特的,别忘了啊。”谭斐心心念念着要画她。

祝沧澜道:“我没忘。”

谭斐勾了勾唇,这才跟助理合力把关博扶上了车,跟司机报了地址后,谭斐转而上了自己的车,离开前,他摇下车窗,祝沧澜微笑道:“很高兴认识你。”

祝沧澜笑了笑,“嗯。”

谭斐跟关博相继离开后,其他人都陆陆续续走了。

陈睿看了眼留在原地的祝沧澜跟颜思琦,问:“这么晚了,你们怎么回去啊,要不要我送你们。“

祝沧澜道:“不用了。”

她已经联系了家里的司机,让司机来接,因为不知道几点结束,不想让司机多等,就在快要结束时才打的电话。

陈睿点点头,随即看向颜思琦。

颜思琦笑着看向前方:“我男朋友来接我了。”

陈睿一愣,下意识地顺着颜思琦的视线朝前看去,等到看清来人的脸,他惊讶地张大了嘴。

原来颜思琦说的男朋友,是顾沉年。

顾氏集团有投资这部电影,投资商点名让颜思琦出演,陈睿有猜测过颜思琦的金.主,是不是顾沉年,现在得到确定,他还是很吃惊,这颜思琦到底有什么本事,居然能拿下顾沉年。

祝沧澜神色平静,看着顾沉年踏月而来,在颜思琦的面前站定。

顾沉年抬手,亲昵地揉了揉颜思琦的长发,然后弯下腰,凑近颜思琦嗅了嗅,闻到淡淡的酒味,他声线低哑地轻喃:“喝酒了?”

“一点点。”

颜思琦一副犯错的表情。

顾沉年轻笑着刮了刮她的鼻子,“骗人。”

他搂过颜思琦,右手掌心贴在颜思琦的右肩下方,微笑着看向祝沧澜,“苍蓝也在啊。”

祝沧澜态度冷淡:“嗯。”

察觉到女孩跟平常迥异的表现,顾沉年嘴角的笑容微微收起,仔细地打量了祝沧澜一眼,要知道以往她见到他,总会摆出亲近的姿态,主动跟他套近乎,她的行为太过反常,顾沉年黝黑的眼里划过一抹深思。

与其说是她的态度变了,不如说,她的神态更像五年前的她。

难道……

想到了某种可能,顾沉年眸色微暗,刚想说什么,刹车声骤然从身后响起。

众人循声看去,只见一辆火红色的法拉利,嚣张地停在了路旁,车门打开,一个穿着黑色皮衣的青年下了车。

祝沧澜定睛一看,来人不是别人,正是刚刚见过的穆淮然。

穆淮然径直走到祝沧澜身边,看到顾沉年也在,他挑了挑眉,无视顾沉年的存在,跟祝沧澜道:“上车。”

祝沧澜看了眼路边那辆炫目的跑车,道:“我司机马上就到了。”

“到了让他送你助理回去。”

穆淮然把手里的车钥匙扔给祝沧澜,道:“要不要试试我新买的跑车?”

祝沧澜看向田蓉儿。

田蓉儿识趣地道:“苍蓝姐,我们不顺路,真坐一辆车,到家都要天亮了。”

“好。”

祝沧澜略作思忖,同意了穆淮然的提议。

一旁的陈睿早就惊掉了下巴。

他知道祝沧澜跟顾家二公子有婚约,没想到跟穆家小公子交情也那么好,一想到他原先还想潜.规.则祝沧澜,他顿时有些后怕。他在娱乐圈是个颇负盛名的导演,但跟这些资.本家比,就是个小虾米,真得罪了他们,他的导演生涯就完了。

陈睿舔着脸,道:“真没想到,今天能在这里遇到顾少跟穆少,真是三生有幸。”

顾沉年轻扯了下嘴角。

穆淮然懒得搭理他。

这些年,穆淮然跟祝沧澜的关系早淡了,顾沉年不知道他们是什么时候恢复往来的,再加上祝沧澜气质转变,顾沉年不得不猜测,那个五年前的祝沧澜回来了。

他不知道祝沧澜为什么会性格大变,他之后查过相关资料,这种情况只能用精神病来解释,不过,如果真的是五年前的那个人格回来,他绝对会想尽一切方法得到她。

想到这里,顾沉年的目光如夜色般幽暗。

颜思琦对顾沉年的这种表情再熟悉不过,那是他对某样东西势在必得的神情,她能感觉到祝沧澜的转变,相信顾沉年也能察觉到。

这么多年,她费尽心机,维持着顾沉年对她的兴趣,不让顾沉年对她感到厌倦,而祝沧澜对顾沉年不屑一顾,却能轻而易举吸引顾沉年的所有目光。

不,她不会认输的。

她一定要让祝沧澜尝尝跟她一样的痛苦。

“沉年,我有点累了。”

颜思琦将头靠在了顾沉年的肩上。

本以为顾沉年会说送她回去休息,结果顾沉年“嗯”了一声,没有动作,目光仍落在祝沧澜的身上,似乎要透过祝沧澜的皮囊,看进她的灵魂深处。

颜思琦垂下眼睑,敛去眸里的情绪。

穆淮然见状,皱了皱眉,上前一步,挡住了顾沉年投来的视线。

这时,祝家司机到了,祝沧澜将田蓉儿送上了车,然后跟穆淮然道:“我们走吧。”

穆淮然:“嗯。”

两人并肩朝车子停靠的方向走去,到了车前,祝沧澜拉开驾驶座的门,弯腰上车,熟练地插上车钥匙,穆淮然则绕过车头坐进了副驾驶座。

当车子如离弦的箭一样驶出时,穆淮然转头看向祝沧澜的侧脸。

“刚才忘了跟你说了。”

“嗯?”

穆淮然嘴角扯开一道笑,“祝沧澜,欢迎回来。”

与此同时,颜思琦上了顾沉年的车。

司机在前面专心开车,顾沉年则侧过脸,看着窗外飞速倒退的路灯跟树影。

颜思琦坐在顾沉年身边,静静地看着他英俊的侧脸,她能感觉到顾沉年的心不在焉,是因为祝沧澜吗?

这个念头刚从颜思琦的脑海里闪过,耳边响起顾沉年低沉的嗓音:“你有没有觉得,祝沧澜变了。”

顾沉年没有回头,依旧盯着窗外,语气听上去有些漫不经心。

颜思琦沉默两秒,嘴角漾开一抹淡淡的笑,半开玩笑半认真地道:“你是觉得以前的祝沧澜回来了,又想追人家了?你喜欢她?”她知道否认没用,顾沉年有自己的判断,索性摊开来讲。

顾沉年没有否认。

他转头看向颜思琦,轻捏了捏她的鼻子,玩味道:“怎么,吃醋了?”

“我哪儿敢啊。”

颜思琦嘴上不承认,身体却缓缓依偎在顾沉年的身旁,要让顾沉年一直对她有兴趣,只要不交出心,对他若即若离,掌握分寸,短时间内,他是不会腻这个游戏的。

顾沉年“呵”地笑了,指尖温存地抚.摸着她的长发,像对待一直乖顺的宠物,他的声音里却多了一丝冷意:“收起你的那些小心思,我今天没兴趣陪你玩。”

颜思琦闻言,身体一僵,脸色顿时有些苍白。

顾沉年抽回放在她头发上的手,将她推开,嗓音轻而冷:“贺思妤,你这张脸,是我给你的,记住你的身份。”

“对不起。”

颜思琦,也就是贺思妤慌乱道。

她不该猜测顾沉年的心思的。

顾沉年眸色冷凝地盯着颜思琦惶恐的神情,这些年来,他看着贺思妤从一个软弱的女生,蜕变为聪明心机的颜思琦,当初他会帮她一把,不过是得知了是祝沧澜把她弄成那样的,祝沧澜恨贺思妤,他就偏要帮贺思妤。

本想利用贺思妤对付祝沧澜,迫使祝沧澜低头,没想到祝沧澜醒来性格大变,不再是他迷恋的那个少女了。

贺思妤没了利用价值,顾沉年本想让她自生自灭,没想到贺思妤成长速度惊人,他就把她当个玩物养着,知道贺思妤有进娱乐圈的想法,他就花钱让她带资进组。

只是玩物终究是玩物,总有腻了的一天,贺思妤顶着一张假脸,迎合他的喜好,真心还是假意他并不在意,纯粹当成一个游戏来玩,如果五年前的那个祝沧澜真的回来了,那这贺思妤对他而言就更是索然无味了。

他是个生意人,不可能一直养着个没了兴趣的玩物。

想到这里,顾沉年沉声道:“我捧你当明星,是要有回报的,如果你以后不能给我赚到钱,我不会一直捧你。”

听到这话,贺思妤面如死灰。

她真是天真,以为这么多年,凭借着她的种种撩男手段,顾沉年对她是有一点喜欢的,不然也不会各种明牌珠宝,只要她看上一眼,他就买下送她。

原来,他能把她宠上天,也能让她下地狱。

“我……知道了。”

祝沧澜到祝家时,已经是凌晨一点了。

她打了声哈欠,跟穆淮然点了点头:“谢了。”随即开车下车。

穆淮然忙跟着下了车,“喂。”

祝沧澜把一头乱发往后捋了捋,转身看他,却见穆淮然视线乱瞟就是不看她,声音很轻地说了一句话。

祝沧澜一脸莫名:“什么?”

她听力很好,奈何穆淮然只是嘴巴动动,压根听不清他讲了什么。

穆淮然一咬牙,一闭眼,提高音量道:“我没有女朋友。”

祝沧澜:呃。

“你没有女朋友,跟我有什么关系。”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