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祝沧澜哪里知道,顾执等这一天等了很久。

五年前,他还是个没有被承认的私生子,只能躲在暗处,看着穆淮然跟她并肩而立,看着沈知行同她跳舞,看着顾沉年毫不掩饰着对她的企图,他从没想过,有一天,自己能够站在她身边,像这样牵住她的手。

当她携裹着强大而隐秘的气息,出现在他面前,说会帮他改变命运时,他的世界就开始微微摇晃起来。

顾执永远忘不了那一天,那是他们真正有交集的开始。

皮鞋上印着无数个脚印,脚背微微有些钝痛,顾执却犹然不觉,在众人行云流水的优美舞姿中,他温柔而耐心地引领着祝沧澜跳舞,只觉得自己宛如身在梦中。

顾沉年倚靠在沙发上,一手撑着沙发椅背,一手端着红酒,他将盛有红酒的高脚杯移到眼前,透过透明的杯子,在舞池里逡巡了一圈,找到了跟众人格格不入却自得其乐的两人。

一向淡定从容的女生脸上难得流露出懊恼的神色,动作愈发的小心翼翼,而跟他跳舞的男生神色温柔,笑意清浅,不知道他跟女生说了什么,女生噗嗤一声笑了。

画面看起来刺眼极了。

顾沉年神情冷峻,眸色晦涩不明,微微摇晃了杯中的红酒,仰头将红酒一饮而尽。

颜思琦当然看到了祝沧澜跟顾执跳舞的这一幕,再看顾沉年独自一人喝酒,她心里庆幸之余不禁有些幸灾乐祸。

作为全场除了祝沧澜外,第二美丽耀眼的女生,颜思琦自然收获了无数人投来的惊艳的目光,众人纷纷猜测她的身份,有家世显赫的公子哥跃跃欲试,想要过来跟她搭讪。

颜思琦端着红酒,姿态优雅地来到顾沉年的身旁坐下。

她微微侧眸,声音温柔如水:“怎么不去跳舞啊?”

顾沉年薄唇轻启,吐出三个字:“没兴趣。”

他早不是五年前那个,会因为祝沧澜拒绝跟他跳舞,而故意让贺思妤在舞池上大出风头的顾成年了。

他最想跟祝沧澜跳舞,既然祝沧澜拒绝了,他也没必要跟别的女人跳舞了。

听到这话,颜思琦眸色微闪,笑着说:“那我可找别人跳舞了。”

顾沉年嗤了声,懒洋洋地道:“随便。”

颜思琦没有选择继续陪着顾沉年,她知道顾沉年此刻不需要她,今天这样重要的场合,不少上流人士都来了,她还看到了好几个圈内知名的导演跟制作人,这才是她出席这场宴会的真正目的。

想到这里,颜思琦毫不犹豫,转身朝他们走去。

她没有注意到,一个做工精巧的拐杖,斜斜伸出,挡住了她的去路。

直到——

啪。

突然的声音让颜思琦回过神,她蹙了蹙眉,低头瞧了眼被她踢倒的拐杖,再看身旁,一个穿着唐装的男子,斜靠在墙上,神色淡漠地盯着地上的拐杖。

男子模样并不出众,皮肤苍白,身材削瘦,要不是穿着一身唐装,颜思琦根本不会注意到他。

颜思琦很清楚,能够出席这样宴会的人,绝对不会是普通人。

于是她提起礼服的裙摆,小心翼翼地弯下腰,将那根拐杖捡起,为了不被祝沧澜的身高比下去,她今天穿了一双十二公分的高跟鞋。

拐杖通体乌黑,周身有着料峭的纹路,质地温润,拿在手里沉甸甸的,一看就不是一跟普通的拐杖。

颜思琦手拿拐杖,礼貌地跟男子询问道:“请问这根拐杖,是你的吗?”

男人跟没听到一样,一双略显阴沉的三角眼,目不转睛地看着舞池里翩翩起舞的男男女女,神情莫测。

颜思琦身边除了这个男人没有别人,她用温柔的语气道歉:“真的很对不起,不小心把你的拐杖踢倒了,我把它放在这里了。”

说着,颜思琦上前一步,把拐杖靠在男人手边的墙上。

男人这才收回视线,冷冷地看着颜思琦,他的目光很冷,像冷血动物的眼神,没有一丝温度,在这样冰冷的目光的注视下,颜思琦有些紧张地咽了口口水,脸上的笑容有些发僵。

她暗暗后悔自己走路不看路,招惹到了这个危险的男人,也不知道对方是什么身份。

就在颜思琦思考该怎么解决时,一直沉默的男人,终于出声:“你是今晚第一个跟我说话的女人。”

他的嗓音很特别,如有石子刮过声带,异常的沙哑。

颜思琦心里微微一颤,“是……吗?那真是我的荣幸。”

“你真的这么认为吗?”

男人掀开眼皮,仔细地打量着颜思琦,声线低哑地问。

颜思琦:“……嗯。”

“我姓叶。”

男人淡色的唇角掀开一丝弧度,“很高兴认识你。”

叶?

难道是a市四大家族之一的叶家?

颜思琦心里顿时掀起了惊涛骇浪,脸上却不动声色,故作紧张地道:“我姓颜,叫颜思琦。”

虽然这个男人给她的感觉很不舒服,但是如果他真的家世显赫到这个地步,她说什么也要跟他结交。

在顾沉年警告过她之后,颜思琦认清了自己的身份,她对顾沉年来说就是一个可有可无的玩物,随时有可能被他抛弃,她要在被顾沉年抛弃之前,找到新的靠山。

“颜思琦。”

男人低低地念着她的名字,“很好听的名字。”

——

当歌曲切换成一首欢快热辣的歌曲后,祝沧澜跟顾执穿过人群,走下舞池。

两人找到一个角落坐下。

祝沧澜用吸管吸着果汁,视线在周围逡巡一圈,终于找到了今晚的主人祝向麒。

只见那傻小子一口干掉一杯红酒,放下酒杯,用手背拭去嘴上的酒液,随后松了松领带,一边跟着音乐摆动身体,一边缓缓步入了舞池,竟是打算一个人跳舞了。

祝沧澜唇角勾起一抹笑,饶有兴味地看着。

顾执垂着眼,端起红酒抿了一口,许是刚跳完舞的缘故,他的脸有些发热,心跳还在剧烈的跳动。

他叫来侍应声,问对方要了杯冰镇的啤酒,等到冰凉的啤酒下肚,他的思绪开始回归正轨,想起了刚才在洗手间看到的那一幕。酒会进行到一半,秦佳华就失魂落魄地离开了,顾执不需要担心秦佳华会再找上祝沧澜,可心底却始终有些放心不下。

顾执看了眼祝沧澜,后者脸上没有任何异常,似乎早就把秦佳华求她的事抛到了脑后。

顾执轻声道:“我刚看到秦佳华走了。”

祝沧澜举杯的动作一顿,“嗯。”

顾执见状,眸色微暗,没有再说什么。

很快,这场宴会不知不觉就进入了尾声。

颜思琦利用一个晚宴的时间,成功知道了那个男人的名字,叶晟铭,叶氏集团最神秘的三少,经营着一个庞大娱乐帝国。

因为叶晟铭太过低调,从不出席公开场合,很少有人知道他,就算见过他,也不知道他的身份,今天也不知道叶晟铭是出于什么原因,会来参加祝家举办的这次晚宴。

谁能想到,玩转资本市场的娱乐圈大鳄叶晟铭,竟然是一个跛子。

因为其貌不扬,是个跛子,性格又孤僻,不知道他身份的众人都不愿接近他,反被颜思琦捡了个便宜。

来时颜思琦是坐顾沉年的车来的,走时她却坐上了叶晟铭的车。

对此,顾沉年倒没什么想法,他现在所有精力都用在祝沧澜身上,哪有什么心思去管颜思琦。

临走前,顾沉年似笑非笑地看着祝沧澜,话里有话地道:“总有一天,我一定要跟祝小姐跳一支舞。”

“不会有那么一天的。”

祝沧澜毫不给他面子。

顾沉年也不生气,不置可否地笑笑。

他想要的东西,还从来没有得不到的,等到祝沧澜走投无路,她会来求他的。

看着顾沉年离开的身影,唐香兰有些纳闷,“这顾家大少,怎么那么想跟苍蓝跳舞啊?”

祝翰平没说话。

凭借着男人的直觉,他能感觉到,这顾沉年看他女儿的眼神不对。

祝翰平回头,看了眼神情温和平静的顾执,暗暗叹了口气。

顾沉年能当着顾执的面说出这一句话,显然没有把顾执这个弟弟放在心上,俩兄弟本就是同父异母,没有什么感情,顾沉年一朝得势,能放过顾执?

一时间,祝翰平不禁有些后悔蹚了顾家这趟浑水。

顾执能察觉到祝翰平的欲言又止,他神色淡然,眸里隐有幽光闪过。

他不会让顾沉年活太久的。

——

到家后,祝沧澜先去浴室冲了个澡。

洗完澡,她上了床,靠在床头,捞过手机看了眼时间,还有十分钟就到十二点了。

秦佳华跪在地上求她的那一幕,一遍遍在她脑海里回放,她当然不会因为秦佳华求她而心软,只是想起郑卫强跟她说的,沈知行五年前曾找他帮忙处理监控视频一事——

祝沧澜心下烦乱,指尖无意识地轻点了下屏幕。

等到她回过神来时,电话已经打通了,沈知行在电话那头,用温和而疏离的嗓音道:“苍蓝,你那边现在已经是深夜了吧,怎么还不睡啊?”

明明祝沧澜才回末世两天,可当她再听到沈知行的声音,竟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祝沧澜定了定神,把手机放在耳边,道:“沈知行。”

沈知行没有出声。

只有呼吸声,一声又一声地,透过手机传到祝沧澜耳里。

祝沧澜张了张嘴,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这通电话,是在她不知情的情况下拨过去的,直接挂断,临阵退缩,又不是她的风格。

就在祝沧澜一个迟疑间,沈知行的声音再次响起。

“沧澜,是你吗?”

祝沧澜一怔。

“只有你,会连名带姓地叫我的名字。”

沈知行的声音又轻又缓,似乎在期待着什么,又似乎在害怕着什么。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离忧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