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秦佳华为了骗他回来,曾屡次三番骗他说祝沧澜恢复记忆了,前两天,秦佳华又故技重施,跟他说这次是真的,当时他没有相信,但听到女生用他熟悉的口吻叫出他的名字时,他仍是想再试探一次。

此时,沈知行捏紧手机,掌心微微有些潮湿。

经历过无数次的希望破灭之后,他仍心怀期待,等待着未知的答案。

祝沧澜静默片刻,缓声道:“是我。”

即使得到了肯定的答复,沈知行心里并没有多少喜悦,失望太久,他已经不敢相信了。

这五年来,他被强烈的负疚感所淹没,曾不只一次想,如果当年他坚定地站在沧澜这一边,没有抛下她,她是不是就不会变成他不认识的那个人。

他甚至想过,她是不是还在生他的气,所以回到了她原本的世界不回来了。

也许是太想倾诉了,沈知行把电话那边的女生,想象成了心里的那个人,低低地如同呓语般地道:“沧澜,对不起,是我错了,我只是想用我自己的方式保护你,没想到会把你推开,我应该听你的,如果我不上那辆车,车祸就不会发生,你是不是就还在我身边……”

说这番话时,沈知行不需要对方回应,他只是想以这种方式倾诉出来,幻想祝沧澜没有离开。

祝沧澜安静地听着。

那天,她在盛怒之下,做出了失去理智的事情,那时她心里只有一个念头,不管付出任何代价,她都要让贺思妤死,因为她不能容忍有人差点害死沈知行。

如今她早就冷静下来,知道沈知行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她好,即使这并不是她想要的。

“你不用说对不起。”

等到沈知行说完,停顿的间隙,祝沧澜缓缓开口:“我听郑卫强说了,你找过他,拜托他解决监控视频的事,谢谢你。”

电话那头迟迟没有声音,祝沧澜顿了顿,继续道:“今天秦佳华来求我,让我劝你回来,你说她是不是很奇怪,凭什么就认定我能让你回来,她跟我说了很多,我才知道,原来你是在那样的环境下长大的,你一直都没有告诉我。”

“以前我就在想,为什么你那么温柔,从来都不懂得拒绝别人,我想我知道原因了。”

“沈知行,你现在觉得自由吗?”

沈知行静默良久,在他以为这一次又是一场骗局后,她真的回来了。

五年啊。

最初两年,他一直抱有希望,以为这是上天跟他开的一个玩笑,她总有一天会醒来,后来希望渐渐变成绝望,另一个“她”跟他表白了,可这不是他要的,他喜欢的那个人,从头到尾都是祝沧澜。

于是他义无反顾地出国了,只希望有一天能找到治好她的方法。

而现在,住在他心底的那个人终于回来了,还问他觉得自由吗?

“自由啊,我以前一直觉得自己这辈子都逃不开我妈的管束,要一直戴着面具生活,当一个优秀的没有任何缺点的人,没想到原来反抗的后果,并没有想象中那么严重,只要意志坚定,走自己认定的那条路,没人能改变我的想法,替我做决定。”

祝沧澜“嗯”了声,道:“那就好。”

“可是没有你,自由对我来说又有什么用呢。”

沈知行苦笑了一声,声音低不可闻:“沧澜,你希望我回来吗?”

希望他回来吗?

祝沧澜沉默两秒,一字一顿地道:“如果你觉得待在那边更自由,能做你喜欢的事,不会再受到秦佳华的管束,你可以不回来。”

“不,我想回来。”

沈知行语速很慢却不失坚定地道。

祝沧澜没说话。

沈知行道:“等我处理完手边的事情,我就回国。”

“嗯。”

“你……能等我吗?”

沈知行低低道:“有一句话,虽然迟了五年,我还是想跟你说。”

沈知行总说要她等,可她已经不想等了。

她可以理解沈知行当初的选择,但是要她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继续把他当成她的部下来守护,她做不到。

祝沧澜语气淡淡地问:“有什么话不能在电话里说吗?”

“我想当面告诉你。”

“行吧。”

祝沧澜道:“时间太晚了,我要睡了。”

“好。”

沈知行轻轻将手机贴在胸.口,长长舒了口气。

——

接到穆淮然打来的电话时,祝沧澜正在祝氏集团的员工餐厅吃饭。

一个上午都在熟悉公司事务,她只觉得脑袋都要爆炸了,打架都没这么累,她往嘴里塞了几口米饭,有气无力地道:“什么事?”

“找你单挑啊。”

穆淮然的声音听上去很兴奋,“我觉得我今天状态不错,刚撂下了好几个拳击教练。”

祝沧澜被成堆的文件搞得一个头两个大,确实要纾解纾解压力,于是她问:“你在哪儿?我晚上下班了找你。”

穆淮然报出了地址,道:“到时候不见不散。”

“不见不散。”

晚上六点。

某知名的拳击馆。

当穆淮然又一次被祝沧澜四两拨千斤地撂倒后,他被摔得没脾气了,躺在拳击台上,大口大口地喘息,汗水顺着额头滑入了他眼里,他也没力气擦。

“你……呼呼……到底是不是女人啊?”

祝沧澜戴着拳击手套,展开双臂挂在了拳击台边缘的护栏上,漫不经心地扫了眼手下败将,“还来不来?”

穆淮然呼哧呼哧地道:“不来了,打不动了。”

虽然觉得输了有些丢人,但一想祝沧澜又不是普通人,输给她不稀奇,他心底又好受了点,他吃力地咬掉手上的拳套,抬手用衣服擦擦脸上的汗水,“拉我一把。”

祝沧澜便摘下拳套,上前两步,微微弯腰,朝穆淮然伸出了手。

穆淮然握上祝沧澜的手,借力起身,身体微微摇晃了一下,好不容易才站直身体。

为了不让别人看到他丢脸的样子,穆淮然特意清场,偌大的拳击馆里就他们两人,此时两人同时靠在了拳击台的护栏上,一个呼吸粗重面色通红,一个神色平静气息沉稳。

“听说你去你爸公司帮忙了?”

“嗯。”

“怎么样?还适应吗?”

祝沧澜摇摇头,“看不懂。”

穆淮然一脸“我就知道”的表情,“你上学时除了物理,其他学科门门不行,怎么管理公司,我劝你还是趁早放弃吧。”

话音刚落,他就接收到了祝沧澜一记眼刀,穆淮然摸了摸鼻子,哼哼:“我可没有故意打击你的意思,我只是实话实说。”

祝沧澜收回目光,眺望远方,淡淡道:“我知道。”

哟,还挺有自知之明的。

穆淮然往祝沧澜旁边挪了一挪,缩短了两人之间的距离,道:“郑叔不是挺希望你能去国家科学院工作的吗?术业有专攻,我觉得你可以考虑考虑。”

祝沧澜:“没兴趣。”

她之所以选择留在这里,是想保护祝家,等把对手解决了,她就再拦一辆卡车,就能穿回到末世继续做她的王了。

虽然有很多疑惑没有解开,但这都不重要,她只要沿着既定的目标前进就行。

这么想时,耳边传来穆淮然低哑磁性的声音:“那你有没有兴趣做我女朋友?”

祝沧澜瞥了他一眼,“等你赢了我再说吧。”

“……”

妈的,当他不想赢啊,是真的赢不了啊。

祝沧澜没驾照,不方便开车,现在又在祝氏集团上班,让司机接送的话,太过高调,平时出行一般打车。

穆淮然本想送祝沧澜回去,看到顾执,他面色微沉。

祝沧澜有些意外:“你怎么来了?”

顾执温和道:“我跟伯父伯母约好,每周五晚上都会去你家吃饭的,听伯父说你在这里,我顺路来接你。”

祝沧澜“哦”了声。

顾执面露好奇,扫了眼嘴角微微发青的穆淮然,问祝沧澜:“他怎么了?”

“刚才跟他打拳,不小心打到的。”祝沧澜道。

穆淮然面子上有些挂不住。

他输给祝沧澜心服口服,但让顾执知道他输了,还真他妈不舒服。

顾执笑了笑,道:“这算不算欺负他啊。”

穆淮然:“……”

祝沧澜耸耸肩,“他要跟我打,我有什么办法。”

穆淮然:“……”

顾执想起了前些日子祝沧澜跟穆淮然在图书馆的对话,当时他没能听全,看到两人真打,他直觉这两件事之间有什么关联。

开车前往祝家时,顾执故作不经意地问:“穆淮然为什么要跟你打啊?”

“我跟他之间有约定。”

想起穆淮然说过不要告诉别人,祝沧澜没有再说下去。

顾执等了一等,没有听到回答,眸光一闪,道:“他以前不是看过你跟人打架吗?明知道打不过还要跟你打,真是奇怪。”

他隐约猜到,穆淮然为什么那么想赢她,穆淮然看她的目光专注而炽热,那分明是喜欢的眼神。

思及此,顾执眸色微暗。

“沧澜。”

“嗯?”

“赢了你有什么奖励吗?”

祝沧澜一整天都在熟悉公司事务,头昏脑涨,晚上又跟穆淮然打了一架,这会儿正是身体最放松的时候,以为是穆淮然问她,她没有多想,随口道:“你想要什么?”

话一出口,她睁开眼,意识到问她问题的人是顾执。

她揉了揉沉重的眼皮,声音透着鼻音:“我不会输。”

顾执安静片刻,“我知道。”

他知道穆淮然赢不了她,但与之相对的,他自己也赢不了,如果那个约定,真如他所想的那样,那他希望能赢她一次。

于是顾执斟酌着词汇,缓缓道:“我是说如果,如果我能打赢你,你能不能也答应我一件事。”

祝沧澜:“……”

怎么一个两个都这么自不量力呢?

祝沧澜道:“你赢不了我。”

“我想试一试。”

“好吧。”

顾执问:“你不问我想要什么吗?”

祝沧澜笑了。

她打架还没输过,根本没想过顾执会赢,不过也不能太看不起人,她就顺着他的话题问:“那你想要什么?”

“嫁我。”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