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沈知行闻言,有些沉默。

他知道祝苍蓝喜欢他,但他清楚自己喜欢的到底是谁,不可能给她回应,每天对着那同一张脸,他不敢面对,因为是他害沧澜离开的,于是他选择出国,寻找能把沧澜找回来的办法。

想到这里,沈知行缓缓开口:“你我都知道,那不是沧澜。”

顾执冷冷地看着沈知行,“你知道我为什么明知道她不是沧澜,还是要跟她订婚吗?”

沈知行:“为什么?”

“因为我相信,她总有一天会回来的。”

顾执重新转身,将目光投向祝沧澜离开的方向,“为什么要回来呢,你知不知道,我以前有多羡慕你。”

“羡慕我?”

“更准确地说,应该是嫉妒吧,嫉妒你可以离她那么近,可以跟她一起跳舞,可能沧澜自己都不知道,她看你的眼神那么明亮,跟看其他人是不同的。”

沈知行怔了怔。

顾执继续道:“不过我刚才发现,她看你时,眼里没有光了。”

“……”

“我要谢谢你,至少我现在有机会了。”

“……”

祝沧澜并不知道两人聊了什么,她跟祝向麒在花园里绕了一圈,重新碰到了他们。

祝沧澜道:“时间不早了,我们回去吧。”

“好。”

顾执笑着点头。

“阿嚏。”

祝沧澜打了个喷嚏,伸手揉了揉鼻子。

顾执第一时间把身上的外套脱了,上前两步,把衣服披在了祝沧澜的肩上。

祝沧澜瞄了眼身上披的外套,问:“你不冷吗?”

“不冷。”

顾执摇了摇头。

祝沧澜“嗯”了声,视线落到顾执身旁的沈知行时,她平淡地冲他点了点头。

沈知行本来也想把外套脱下来,就是慢了一步,他放下手,敛去眼里的苦涩,跟祝沧澜笑了笑。

一旁摇来摇去跟有多动症似的祝向麒,察觉到气氛不对,安静下来,暗中瞅了瞅在场的几人,随即摇了摇头,他姐这桃花还真是旺啊。

四人一同回了祝家别墅。

唐香兰已经将祝翰平扶去房里休息了,这会儿就站在秦佳华旁边,看有什么需要帮忙的,沈洪仁倒在沙发上,嘴里胡言乱语着什么,秦佳华就从刘妈那儿要了杯醒酒汤,哄着沈洪仁喝。

两个女人之间的气氛有些尴尬。

看到祝沧澜跟祝向麒回来,唐香兰松了口气,迎了上来,视线触及到祝沧澜身上的外套,她对顾执是越来越满意了。

至于刚才秦佳华提的那事儿,她压根就没考虑,且不说祝顾两家订婚的事,秦佳华根本就不是个好相与的,虽然现在性子收敛了不少,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她怎么可能真把女儿嫁进沈家,受秦佳华的气呢。

“冷不冷,我给你拿件披肩。”

说着,唐香兰转身去给祝沧澜拿。

祝沧澜这意识到身上还挂着顾执的外套,就脱下来还给他,“谢谢。”

顾执笑道:“不客气。”

祝向麒夸张地打了声哈欠,“不行,好困啊,我要回房间睡了。”

离去之前,他还不忘冲祝沧澜挤眉弄眼。

祝沧澜一脸莫名。

这时唐香兰把披肩拿了过来,贴心地给祝沧澜披上,随即跟秦佳华客气了一句:“都这么晚了,要不留下住一晚吧。”

秦佳华不爱麻烦人,当下就要拒绝,余光瞥到一旁的沈知行,拒绝的话就咽进了肚里,道:“真是不好意思,那就麻烦你们了。”

唐香兰:“……不麻烦。”

她本意是觉得天色太晚,秦佳华他们应该走了,谁能想到秦佳华这么不客气还真住下了。

好在别墅空房多得是,一人一间房也没问题。

要去收拾房间时,唐香兰客气地问了顾执一句:“顾执你呢?”

顾执礼貌地道:“那就谢谢伯母了。”

唐香兰诧异于顾执的回答,要知道订婚了三年,顾执可从来没有留在祝家过夜过。

“这么客气干嘛,以后都是一家人。”

这句话,唐香兰既是说给顾执听,也是说给秦佳华听的。

果然,秦佳华听到这话,表情一僵,下意识地朝沈知行看去,沈知行倒是神色平静,只是眸色深了些。

秦佳华跟沈洪仁住一间,顾执和沈知行分别住一间,就是要收拾出三间客房,唐香兰招来佣人,一起去客房拿出干净的被单被套换上。

等房间收拾干净了,沈知行跟秦佳华一起将喝醉的沈洪仁扶进了房,秦佳华留在房里照顾沈洪仁,没有出来。

沈知行从房间出来的时候,看到祝沧澜跟顾执坐在沙发上,顾执拿着一本书,正耐心地跟祝沧澜讲解着什么。

“你们在聊什么呢?”

沈知行主动开口问。

祝沧澜没看沈知行,注意力都在书本上,道:“哦,我有问题向顾执请教。”

她最近去祝氏集团上班,祝翰平把她调到了市场部,从普通职员做起,公司同事不知道她的身份,听说她是b大毕业的,对她崇拜不已,奈何她空有高学历,其实是个学渣,很多最基本的知识都不懂,只能买了相关书籍从头学起。

她刚才无意中跟顾执提了一嘴,顾执就让她把书拿来,不懂的问他,顾执从上学时就是学霸,还是a市理科状元,现在还没毕业就有了自己的公司团队,问他准没错。

沈知行闻言,不免有些恍惚,想起了五年前他给女生补课的那些时光。

当时女生也是像这样,坐在他身边,认认真真地看书做题。

然而,现在给她讲解的人,变成了顾执。

顾执抬眸看了眼沈知行,文质彬彬地问:“还有事吗?”

沈知行回过神,对上投来的暗沉目光,沈知行顿了顿,摇摇头,“没事,我倒杯水喝。”

祝家别墅这么多年装修布局都没怎么变,只是家具换了新的,沈知行倒了杯水,犹豫了一会儿,又另外倒了两杯水。

这会儿佣人都忙着整理房间,客厅没什么人。

沈知行端着两杯水回到客厅,小心翼翼地放在两人面前的茶几上。

咯。

听到声音,祝沧澜看了眼茶几,视线往上,落到沈知行身上。

“谢谢。”

沈知行是客人,这些事本应该她来做的。

沈知行笑笑,转身去拿自己的水,他一边喝一边回到客厅,在祝沧澜对面的沙发坐下,想说些什么,又插不上话,只能默默看着祝沧澜跟顾执讨论。

唐香兰整理好房间出来,看到这一幕,也只能摇头叹息。

沈知行很好,顾执也很好,她这个做母亲的,只能尊重女儿的选择。

差不多到十一点,众人陆陆续续回房睡觉。

祝沧澜回了自己的房间,简单冲了澡,将自己埋在床上,不一会儿就睡着了。

这一睡就睡到了凌晨三点。

她起来上了趟厕所,觉得有些渴,便推门而出,想喝杯水。

路过客厅时,祝沧澜隐约察觉沙发上有团黑影,拿着水杯凑近细看,冷不丁听到一道略带沙哑的男声:“是我。”

原来是沈知行。

祝沧澜开了灯,昏黄的灯光驱散了一室的黑暗。

沈知行头发略微有些凌乱,靠坐在沙发上,漆黑的瞳仁里不见丝毫倦意。

“怎么不睡啊?”

祝沧澜捧着水杯,低头喝了一口,随口问。

沈知行看着她,缓缓道:“睡不着。”

“要看电视吗?”

祝沧澜捞起电视遥控器。

沈知行摇头,“不用了。”

祝沧澜便把遥控器放回原位,打算回房时,身后响起沈知行的声音:“沧澜,我有话要跟你说。”

祝沧澜回身看他。

刚才吃饭的时候,她没有仔细看他,沈知行的长相跟过去相差不大,相貌清俊,气质温润,只是眉眼间多了一抹忧郁。

祝沧澜在原地站在一会儿,走到沈知行身旁坐下。

“想说什么?”

沈知行知道自己其实没资格再跟女生说那些话,她已经跟顾执订婚了,不出意外的话,将来他们会结婚,会有自己的家庭,可是如果不把那些心里话说出来,终归是有些不甘心。

从小到大,他一直是众人眼中听话的孩子,他谦逊懂事,从来不会去做出格的事,可从另一个角度来看,他不够勇敢,不敢随着自己心意去做自己真正想做的事。

今天他想勇敢一次。

朦胧的光线流淌下来,照出沈知行温柔专注的眸色,他侧头看向女生,好看的嘴唇微启,将埋藏在心底的那句话说出:“沧澜,我喜欢你。”

祝沧澜静静看着沈知行。

秦佳华哀求她时,曾说过沈知行喜欢她,当时她并没有放在心上。

当一个女生面对男生的告白,会有什么反应呢?开心?害羞?难为情?

这些情绪祝沧澜通通没有,她仰头将透明玻璃杯里的水喝完,“嗯。”

沈知行也没有奢望祝沧澜会回应什么,他温润的脸上露出一个虚幻的笑,轻声道:“我从来没有遇到过像你这样的女孩子,随性洒脱,想做什么就做什么,那时候我很羡慕你,想活成你。”

“因为不知道对你的喜欢是哪种喜欢,我没有直接告诉你,后来我明白了自己的心,想等我摆脱家里的控制,然后再告诉你,我喜欢你。”

“没想到——”

沈知行苦笑了一声,摇头道:“我妈现在不像过去那样干涉我了,我可以做我想做的事,喜欢我想喜欢的人。”

祝沧澜没有说话。

她也是最近才知道,秦佳华过去对沈知行的控制欲那么强,沈知行那些年,应该活的很累吧。

沈知行看着祝沧澜,低低地问:“沧澜,你喜欢顾执吗?”

喜欢顾执吗?

祝沧澜怔了怔,摇了摇头。

她不喜欢说谎,过去的顾执沉默寡言,是个乖巧的弟弟,而现在的顾执,成熟稳重,是个可靠的合作伙伴。

见她否认,沈知行眼里浮现希望的光,急急道:“你既然不喜欢他,那可以跟他解除婚约。”

在沈知行看来,跟顾执订婚的是祝苍蓝,不是祝沧澜,沧澜现在回来了,那婚约就可以作废了。

听到这话,祝沧澜不置可否地笑笑。

顾执跟顾沉年的继承人争夺战正进入白热化,顾执创立了自己的团队,能力有目共睹,又有祝家助力,相信顾成雄在选择顾家继承人上,会多考虑顾执,祝沧澜当然不可能在这个时间点跟顾执解除婚约。

只要她能确保顾执安全,顾沉年对祝家就不具威胁性。

想到这里,祝沧澜道:“我不会跟顾执解除婚约。”

“沧澜……”

“谢谢你的喜欢。”

祝沧澜道:“我们之间是不可能的。”

说完这话,祝沧澜从沙发上起身,打算回房继续睡,现在才三点多,她还能再睡三个小时。

没走两步,她听到沈知行的声音在身后响起:“沧澜,你有没有一点喜欢我?”

祝沧澜身形一顿,没有回头。

沈知行上前两步,然后停下,再次问道:“你曾告诉我要懂得拒绝,不要对所有人都好,你也说过你会一直保护我,那你喜欢我吗?哪怕只有一点点。”

“没有。”

这一次祝沧澜没有沉默。

她说完这句话,重新迈开步子,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当门阖上,将一室的灯光关上,沈知行直直地站在原地,目光仍然盯着那紧闭的房门。

没有吗?

一点点没有吗?

他还以为……

沈知行自嘲一笑,原来一切只是他的自作多情。

顾执站在走廊的拐角处,将沈知行颓唐的神色收入眼底,随后移开视线,看向祝沧澜的房间。

他当然听到了两人刚才的对话,沈知行问沧澜喜欢他吗,沧澜摇头了,不过还好,沧澜也拒绝了沈知行的告白,本来他一直担心沈知行这次回来,会带来变数,现在他可以放心了。

——

唐香兰起了个大早,跟刘妈一起准备了丰盛的早餐。

众人陆陆续续起床。

祝翰平跟沈洪仁起的最晚,两人出来时头还晕着,走路也有点不稳。

餐桌上,唐香兰神经紧绷,就怕秦佳华又提起昨天的事,秦佳华也意识到自己说的那番话的唐突,没有再提,只是看着一旁神色落寞的沈知行,她心里难受极了。

吃完早餐,沈家人起身告辞,祝翰平准备去上班。

祝沧澜本想打车去公司,顾执说他送她,祝沧澜没有拒绝,不过想到去了公司又要处理一堆麻烦事,就有些头疼。

顾执开车时,透过后视镜,看到祝沧澜眉头紧蹙的样子,不由问:“怎么了?”

祝沧澜道:“没什么。”

虽然她没说,顾执能猜到原因,昨天他给她讲解市场经济学的相关知识时,她也是这样的表情。

他想了一想,问:“你现在在祝氏集团工作,算是职场新人,还适应吗?”

祝沧澜摇摇头,道:“我以前觉得上学就够麻烦了,没想到上班更麻烦。”

顾执闻言,轻笑了下,“如果觉得工作不开心,就找喜欢的事情做,那样才不会有压力。”

说到这里,顾执顿了顿,好奇问:“你在你那个世界,每天都做些什么啊?”

“睡觉、打仗。”

“还有呢?”

“玩.枪。”

以往每次人类新研究出什么新型武器,她都要想办法搞来,然后把武器拆开,查看内部构造,等把所有武器零件都熟悉了才罢休。

顾执很有耐心,问:“除了这些还有什么?”

祝沧澜想了想,道:“没有了,哦,有时候为了庆祝胜利会跟部下喝酒。”说着说着,祝沧澜想到了什么,叹了一声,道:“说起来,我这次回去,军师打算给我选个王后呢。”

顾执:“……”

“王后?”

祝沧澜点头,理所当然地道:“我单身太久了,是该找个王后给我暖.床了。”

顾执:“……”

祝沧澜没察觉顾执的神情有些异样,一心想着等把这里的事情解决了,就回去迎娶王后,就是希望军师的眼光不要太差,她都放低要求了,不需要能打赢她,长得过得去就行了。

这时,手机铃声响起。

祝沧澜从包里掏出手机,看到手机屏幕上显示的名字,愣了一愣。

“喂?”

“沧澜啊,跟你说个好消息,咱们这部电影在十二月份就能上映了,你什么时候有空,差不多十月中旬就要开始去各地宣传电影了,我相信你一亮相,所有摄像机都会对着你,你会是全场的焦点……”

陈睿在电话里滔滔不绝地道。

等陈睿说完,祝沧澜来了句:“我要上班,没空。”

陈睿一噎,道:“这怎么行,哪有电影主角缺席首映会的。”

祝沧澜:“我没兴趣。”

知道祝沧澜家里有矿,演戏纯属爱好,只是陈睿记得最近进组时,她可是很高兴能演这部电影的,之后拍戏,她态度虽然没有一开始那么热情,但是拍戏很敬业,不娇气,跳河淋雨都亲自上阵,也没说要替身什么的。

好在演员拍戏前要签约,签约事项里包括后续的一系列电影宣传活动,简而言之,就是不参加宣传活动等于违约,要赔偿违约金的,只是对方这么有钱,想来也不是付不起这点违约金。

陈睿不抱希望地把违约金的事儿跟祝沧澜一说,没成想对方没做考虑就改变了注意。

“哦,不去还要付违约金啊,那我去吧。”

祝家的钱又不是大风吹来的,违约金当然不能赔。

陈睿喜出望外,“那就这么说定了,你到时候别放我鸽子。”

祝沧澜道:“知道了。”

挂断电话,耳边传来顾执的声音:“谁呀?”

“陈睿。”

顾执对陈睿有印象,《双生》导演,“他打电话给你有什么事吗?”

祝沧澜回:“电影快上映了,让我配合宣传,参加活动。”

“那挺好的,你不是上班无聊么,正好找别的事做。”顾执道。

“嗯,就当打发时间好了。”

祝沧澜对当明星不感兴趣,要不是原主一脚踏进娱乐圈,她也不会阴差阳错演了人生中第一步电影。

到十月份,电影宣传活动紧锣密鼓地展开,祝沧澜跟剧组汇合后,众人先去了a市最大的影院为电影宣传,因为她跟颜思琦都是新人,没有人找她们要签名,其他演员都有作品,倒是有不少粉丝过来合照。

一些路人看到祝沧澜,惊艳于她的美貌,纷纷拿出手机拍照。

祝沧澜站在台上,百无聊赖地看着主持人采访陈睿,她不混娱乐圈,田蓉儿这个助理没有用武之地,只能在家里抠脚,好不容易营业了,她拉拉祝沧澜的袖子,小声问:“沧澜姐,你接下来有什么安排没有?”

“什么?”

看祝沧澜一幅状况外的样子,田蓉儿是皇帝不急太监急,就差跺脚了,“我是问你有想好签什么公司吗?”

祝沧澜:“没有。”

田蓉儿:“……”

田蓉儿瞅了瞅一旁的颜思琦,道:“我听说颜思琦已经签约了怀城影视公司,手里有好几部剧等着她挑,跟她合作的男演员都是当下最红的流量小生。”

似乎是察觉到了什么,颜思琦朝她们看了过来,冲祝沧澜点头微笑。

推荐萌萌哒基友的小说~

《大佬每天都在误入修罗场》恕冬

戚栖胎穿了第一次书,完美地走完剧情,拒绝联姻,勾搭影帝,救赎狼狗,劝风流二世祖浪子回头,最后齐齐渣了他们,作死自己,让位女主。

可刚穿回来就又穿回去了,系统告诉她原世界的她一不小心没了,想活下去只能在书里重生。

为了好好活下去,戚栖决定老老实实嫁给隐形大佬,在有名无实的婚姻中幸福地度过余生。

等等……哪里不对?

卧槽!为什么我渣过的人都重生了!快收起你们如狼似虎的眼神啊!!!

戚栖:嘤嘤嘤,好可怕,老公要抱抱。

唯一土著.绿油油.大佬挑挑眉:有名无实?

戚栖:实!马上实!今天晚上就实!

【大佬视角】

顾大佬对自己的小娇妻很满意,漂亮,可爱,会花钱,但是他渐渐的发现似乎哪里不对。

为什么那个影帝要拽着她的手满含热泪:栖栖,我人生最低谷是你陪我走过的,我不会忘记

为什么那个逞凶斗狠的小屁孩儿满眼通红:栖栖,这次换我来保护你好不好

为什么就连他的弟弟都一脸崩溃绝望不已:栖栖,为什么我回头了,你却成了我嫂嫂?

顾大佬:???我媳妇儿有点不得了啊。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