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祝沧澜跟田蓉儿被关在了某废弃工厂的仓库里。

仓库周围蜘蛛网遍布,角落堆着一些发霉的木材,稍微挪动一下身体,就掀起无数灰尘。

田蓉儿吓得面无人色,眼泪在眼眶里打转,“怎……怎么办,他们为什么要抓我们?我们会死吗?”

“不会。”

祝沧澜淡淡扫了眼门口的方向,声音笃定地道。

她精神有些不济,嘴唇干涩破皮,整个人透着难得的虚弱,不过这突来的变故,让她警醒,一双眼里散发着幽沉而危险的光芒。

“手机被收走了,你说顾执哥能找到我们吗?”田蓉儿害怕道。

祝沧澜:“不知道。”

田蓉儿脑海里闪过各种被分.尸以及被丢海里喂鱼的画面,浑身一抖,绷不住了,压抑地哭道:“呜呜呜,我不想死啊,谁来救救我……”

啪。

刚哭到一半,空气中突然麻绳被挣断的声音,田蓉儿哭声一顿,回头朝祝沧澜看去,就看到她身上的绳子断了一根,她泪眼婆娑,有些傻眼:“沧澜姐……”

“嘘,别说话。”

祝沧澜受药力影响,力气流失了大半,不然把绳子全部弄断也没问题。

门口响起一阵脚步声,伴随着脚步的临近,几个男人的说话声也传了过来。

“老大,买主说好交易时间了吗?”

“说是明天,一手交钱一手交人。”

“这娘们长得这么美,肯定能卖个好价钱,到时候我们就发财了,不过就这么把她卖掉是不是太可惜了,咱们兄弟几个好久都没有开荤了,要不我们……”

“别生事端,钱到手还愁没有女人么。”

吱嘎。

钥匙插进锁孔,往右转动了一下,大门开了。

三人前后踏出了仓库,为首的男人身形高大,满脸戾气,另外两个一个文质彬彬带着细框眼镜,一个颧骨微突,面颊凹陷,眼里冒着精光。

高个男来到祝沧澜面前,居高临下地打量了祝沧澜一会儿,不得不说他们这次抓到的这个女人真是人间绝色,长相、皮肤跟身材都是一等一的好,她生的那样美,性格却凶狠果断,要是他们来晚一步,就要被这女人逃了。

高个男想了想,扭头问眼镜男:“要不要再给她补一针肌肉松弛剂。”

眼镜男推了推眼镜,问:“确定吗?”

“她刚才差点把黑子脖子勒断,踢黑子下车的那一脚,把黑子的胫骨踢伤了,中了迷药还有这么大的力气——”高个男顿了顿,回头看了眼神色虚弱的祝沧澜,道:“我怕被她逃了。”

“行,那我现在就过去准备。”

眼镜男点头,转身走出了这里。

祝沧澜将头靠在墙上,缓缓阖上眼,她就说身体不对劲,原来是被下了迷药。

那副弱不禁风病美人的模样,落入精瘦男的眼里,让他眼中的欲.火大盛,他心里蠢蠢欲动,再次提议:“老大,我好久没碰女人了,能不能——”

高个男冷冷看他,“猴子,别动她,要是影响了接下来的交易,我饶不了你。”

猴子舔了舔牙齿,有些可惜地道:“知道了。”

目光扫到田蓉儿时,他眼里闪过一抹淫.光,不能碰祝沧澜,拿她助理泻.火也不错,让祝沧澜在一旁看着,那画面光是想想就让他激动不已。

“老大,我能不能……”

高个男哪里不知道猴子打的什么主意,“行吧。”

“谢谢老大。”

察觉到猴子猥.琐的眼神,田蓉儿紧紧挨着祝沧澜,瑟瑟发抖。

差不多过了十分钟,眼镜男拎着一个医药箱走了进来。

祝沧澜睁开眼,冷眼看着对方把针头插.进了她的胳膊,等到歹徒离开,田蓉儿看着祝沧澜无力倒在地上,哭的一抽一抽:“呜呜呜沧澜姐,你怎么样了。”

“我没事。”

祝沧澜轻声道。

人类的药剂,确实会影响到这具身体的行动,但她穿进这具身体,将这具身体的潜力开发到最大,普通的药剂只能控制她一时。她躺在布满灰尘的地上,歇了一会儿,等到力气会来了一些,她调整姿势,重新将背后靠在墙上。

就在这时,猴子去而复返,重新回到了仓库,他刚才去拿了一个套子,做这种事还是要注意卫生安全,要是一个不小心得病了就得不偿失了。

他脸上挂着淫.猥的笑,搓了搓手,目光肆无忌惮的落在祝沧澜的身上,恨不得立马剥了祝沧澜的衣服,但是不行,他略带遗憾地摇头,转移目标,看向祝沧澜身边的田蓉儿。

“你别过来。”

田蓉儿意识到了什么,眼泪瞬间从眼里迸出,想要往后退,却退无可退。

“小美人,我来了。”

猴子看到田蓉儿那么害怕,兴奋极了,直接朝田蓉儿扑了过去。

“沧澜姐救我。”

田蓉儿被猴子拖到了地上,挣扎间,她满脸泪水地看向祝沧澜。

祝沧澜目光一凝,眼里浮现杀意,她本想先恢复力气,这不知死活的家伙,居然把主意动到她助理身上了,强烈的怒火促使她握紧双拳,原本流失的体力迅速得到暴涨。

为了方便办事,猴子带了把刀过来,把绑住田蓉儿的绳子割断了,田蓉儿的挣扎对他来说就如同隔靴搔痒,反而激起了他的施.暴欲。

布料撕碎的声音,伴随着田蓉儿的哭喊声时不时在仓库里响起。

就在猴子准备一逞兽.欲之时,他听到身后传来了绳子断裂的声响,他心下一惊,刚想回头,手铐中间的铁链抵上了他的脖子。

“唔……”

祝沧澜收紧手铐,用力往后拉,不让猴子有丝毫喘息的机会,田蓉儿坐在地上,呆呆看着,一时忘了哭,她跟了祝沧澜这么久,还是第一次看到她这么冷酷的一面,猴子在祝沧澜的攻势下,完全没有反抗的能力,涨红着脸,开始翻白眼。

担心祝沧澜真把猴子杀了,田蓉儿回过神,忙阻止道:“他快要死了。”

祝沧澜这才停手,目光扫视了周围一圈,找来不知道谁扔在这里的旧衣服,直接塞到猴子嘴里,随后捡起地上的绳子,把猴子的手脚绑住。

做完这一切后,她回头看了眼田蓉儿,此时田蓉儿脸上犹带泪痕,衣服被撕扯的破烂不堪,一条条挂在她身上,透过衣服的缝隙,隐约能看到田蓉儿里面穿的白色吊带。

祝沧澜把身上的西装脱下,西装是顾执的,她把外套披在田蓉儿身上,然后转身对着猴子的脸狠踹了两脚。

田蓉儿吓得不轻,“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祝沧澜弯腰捡起地上的刀,低头沉思,她的身体还没恢复,体力只有原先的三成,如果硬拼,她胜算还是很高的,问题是对方手里有枪。

祝沧澜思索片刻,跟田蓉儿道:“接下来就靠你了。”

……

仓库有四人把守,高个男跟眼镜男来到外面抽烟,以保持清醒。

他们干这一行有好几个年头了,前不久接到一个大单,有人表示愿意花五百万美金买下祝沧澜,他们决定做完这最后一单就金盆洗手了。

“那买主出手真是阔绰,这么大手笔买下一个女人。”

“想买她的人不少,那买主出价最高,据说人在国外,祝沧澜被卖过去,这辈子都别想回来了。”

“祝翰平在a市好歹也是个人物,你说他女儿失踪了,他能善罢甘休吗?”

“这世上失踪人口还少么?等他真查到我们头上,那时候我们已经偷.渡出国了。”

高个男弹了弹烟蒂,继续道:“不过说起来,这叶少还真是个狠角色,让人消失的方法千万种,他偏选了对自己有利的一种,咱们能拿五百万美金,信不信,叶少得到的只多不少。”

想到那个阴冷的男人,眼镜男身上顿时起了一阵鸡皮疙瘩,“我觉得叶晟铭这人太邪性了,咱们给他办事,你说他会不会……”

眼镜男话还没说完,高个男忽然一脸警惕地回头,声音紧绷:“谁?”

“我。”

顾沉年面色沉静,缓缓从阴暗的角落走出。

眼镜男看到顾沉年,不由一愣,这人什么时候出现在这里的?又听到了多少?

“你跟踪我们?”

高个男薄唇紧抿,当即掏出枪对准了顾沉年。

顾沉年没有否认,视线扫过对方手里的枪,声线低沉地道:“我不是你们的敌人。”

“老大,他是顾沉年,首富顾成雄的儿子。”

眼镜男认出了顾沉年的身份,在高个男耳边提醒道。

高个男闻言,挑了挑眉,缓缓道:“你知道了我们的秘密,我们不可能放你离开。”

顾沉年:“我来这里,是跟你们谈生意的。”

对面两人面面相觑,高个男皱眉,“什么意思?”

顾沉年瞟了眼仓库的方向,淡淡道:“开个价吧,祝沧澜我要了。”

听到这话,两人眼里划过一抹惊讶,彼此互看一眼,说实话,虽然已经跟买主说好明天交易,但一切都有变数,如果顾沉年能出更高的价,顾沉年在他们手上,不怕他会毁约。

“我们先商量一下。”高个男道。

“可以。”

顾沉年微微颔首,眼里闪过势在必得的光芒。

与此同时,祝沧澜让田蓉儿喊救命,故意闹出不小的动静,好吸引对方的人过来查探情况。

“我说猴子,你行不行啊,一个女人都对付不了,要不要兄弟我帮你啊。”

有人骂骂咧咧地走了过来。

祝沧澜早就在门口候着,等人进来,她一个利落的手刀把人劈晕了,从对方腰间摸了把抢。

“沧澜姐,你好厉害。”

田蓉儿一脸崇拜,小声道。

祝沧澜扯了扯嘴角,“还没完呢。”

绑匪看同伴去了迟迟不出来,起了疑心,两人掏出家伙,放轻脚步,缓缓朝仓库的方向逼近,一左一右埋伏在门两侧,其中一人紧张地咽了口口水,抬手敲了敲门,“猴子,方哥,里面什么情况?”

没有人应声。

两人心下一紧,转念一想,他们手里有枪,有什么好怕的,便鼓足勇气,彭迪一声把门踹开。

正要一探究竟,一道黑影突然撞了过来,两人来不及看清对方是谁,就被黑影压倒在地,其中一人后脑勺着地,当场晕了过去,另一人发现黑影是昏死过去的猴子,又惊又怒,想要开枪,祝沧澜先他一步用刀扎进了他拿枪的手臂,那人只来得及闷哼一声,就被祝沧澜捏着后颈朝墙壁撞去。

解决两人后,祝沧澜脑海里闪过一丝晕眩,她将身体靠在墙上,微微喘了口气,用眼神示意田蓉儿把抢捡起来。

田蓉儿犹豫了一下,小心翼翼把两人的枪捡起。

祝沧澜手里已经有一把枪,又拿了一把,剩下一把让田蓉儿收着。

“会开枪吗?”

祝沧澜随口问。

田蓉儿把头摇成拨浪鼓状,“不会。”

祝沧澜想了想,这会儿教田蓉儿开枪显然不现实,于是她叮嘱道:“你先找个地方躲起来吧。”

“那你呢?”

“放心,我没那么容易死。”

“那你小心。”

田蓉儿不想成为祝沧澜的拖累,乖乖找个地方躲好。

等田蓉儿躲好后,祝沧澜熟练地给枪上膛,轻手轻脚地绕到有灯的房间,看到假冒司机的那人在睡觉,她无声欺近,在对方睁开的瞬间,枪口对准他的太阳穴,“你们老大呢?”

男人神色惊惧,“他……在外面抽烟。”

祝沧澜把他拍晕了出来,将目光对准了唯一的出口——锈迹斑斑的铁门。

她现在不能贸然出去,只能等他们回来了。

高个男跟眼镜男商量了有十分钟,最终决定跟顾沉年合作,顾沉年承诺明天汇款,而他现在要先验货。

因为他们手里有枪,顾沉年只有一人,不怕顾沉年会耍什么花招,高个男决定给叶晟铭打个电话通知一声,就让眼镜男领顾沉年过去。

顾沉年跟着眼镜男来到铁门外,眼镜男看了眼顾沉年一眼,伸手推开铁门。

吱嘎。

门一开,扬起灰尘无数,顾沉年皱眉,挥了挥呛鼻的灰尘。

白炽灯散发的灯光有些昏暗,照着破败的房间。

眼镜男解释道:“这个地方我们找了很久才找到的,旧是旧了点,不过够隐蔽。”

顾沉年:“嗯。”

“我们临时决定换买主,你可不能忽悠我们,不然——”

眼镜男呵了声,道:“拿不到钱,我们可是什么事都做得出来的。”

顾沉年冷声道:“放心,八百万美金,一分都不会少你们。”

说话间,身后突然响起易拉罐滚动的声音。

眼镜男戒备地转身,手电筒一照,发现角落里有一只灰色的老鼠一闪而过,他不由松了口气,笑着转身,“吓我一跳,只是一只老鼠。”

顾沉年清楚祝沧澜的本事,简单的迷药对付不了他。

他嗅了嗅,问:“你有没有闻到什么味道?”

“什么味道?”

“血腥味。”

顾沉年的嗅觉十分敏感。

眼镜男倒没有闻到什么味道,不过刚才他几个弟兄还在打牌呢,怎么这会儿一点声音也没有了。

想到这里,眼镜男下意识掏枪,谨慎地观察着四周的动静。

祝沧澜知道自己躲不了多久,这里根本没有可以藏身的地方,她朝反方向扔出一个石头,吸引眼镜男的主意后,以最快的速度逼近,待眼镜男觉察到什么,转过头时,祝沧澜干脆利落地开枪。

砰。

“啊!”

眼镜男胳膊中弹,不禁惨叫一声。

祝沧澜顺势又往他的右腿开了一枪,对方吃痛,倒在地上,抱着膝盖惨叫,祝沧澜无视中弹的男子,走过去将地上的枪捡起,动作极快地卸了子弹。

叮。

子弹从她手里滑落,清脆地落地。

顾沉年没想到祝沧澜居然这么轻易就脱身了,不过这也不奇怪,祝沧澜本来就有这样的本事,只可惜,他本来是真的想买下祝沧澜,把她藏起来的。

他藏起眼里的遗憾,微笑道:“沧澜,你没事就好。”

祝沧澜静静看了顾沉年片刻,唇角微掀,眼里凶光一闪,扬起枪柄,狠狠地砸向顾沉年的脑门,鲜血瞬间从伤口汨汨地流淌下来,顾沉年没料到祝沧澜会给他这么一下,一脸惊愕,身体微微摇晃了一下。

祝沧澜膝盖往上一顶,重重击中顾沉年的肚子。

“唔!!!”

顾沉年闷声一声,抱着肚子,缓缓倒在地上,鲜血缓缓流进了他的眼底,将他的视野染成了红色,他的眼里溢满痛楚,神情依旧有些不敢置信,“祝沧澜,你……”

“真想一枪把你崩了。”

祝沧澜神情冷酷,拿起枪对准了顾沉年的眉心,指尖微微收紧。

顾沉年缓缓启唇:“你……想杀我?我是来救你的。”

救她?

祝沧澜眼里浮现讥嘲的笑意。

真很想扣动扳机,直接把顾沉年杀了,但不是现在,她扯了扯嘴角,扬起枪,往顾沉年的额头又重击了一下,这一下顾沉年没能挺住,两眼一闭昏死了过去。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Taurus 23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