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祝沧澜同意拍广告,最高兴的莫过于田蓉儿了。

她坐在祝翰平为祝沧澜配的保姆车厘,拿着笔在纸上圈圈画画,嘴里念念有词道:“星辰娱乐这家公司刚起步,规模太小,划掉,耀莱娱乐这家公司来头挺大的,可以考虑……”

祝沧澜吹着空调,喝着果汁,瞟了眼田蓉儿手上的资料,随口道:“一定要签公司吗?”

“不签也可以,不少大牌明星都开个人工作室了,不过——”

田蓉儿看了眼对事业不怎么上心的祝沧澜,道:“你在圈里没什么根基,开工作室目前不太可能,如果不签大公司,拿不到什么好资源,颜思琦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背靠怀城,短短一年的时间,手里就有多部热播剧,还挤进了四小花旦的行列,不知道有多少明星羡慕她呢。”

想到顾执跟她说的颜思琦可能是贺思妤的事,祝沧澜眸色一闪。

“沧澜,到你了。”

广告导演拿着喇叭喊祝沧澜过去。

祝沧澜应了一声,走过去接过饮料,按照导演的要求,对着镜头开始摆姿势说台词。

她拍的是某牌子的饮料广告,据说这支广告的广告商之前接触过颜思琦,眼看着要签约了,爆出了颜思琦团队买水军的事,广告商就想着接触祝沧澜看看,没想到祝沧澜人爽快要价又低,广告商当即就跟祝沧澜签约。

颜思琦认定是祝沧澜抢了她的广告代言,恨得不行,恨不得祝沧澜永远消失在这个世上。

当然,目前最重要的不是解决祝沧澜,而是先除掉顾沉年。

她不可能亲自下场对付顾沉年,只能求助叶晟铭,而要让叶晟铭出手,她只能自揭疮疤,把自己过往的经历告诉给了叶晟铭。

她说的半真半假,把自己被祝沧澜逼得走投无路,毁容远走他国的事添油加醋地说出来,把祝沧澜塑造成一个为了目的不择手段的心机女,然后又说顾沉年为了祝沧澜抛弃她后,不甘心她跟叶晟铭在一起,逼她跟叶晟铭分手,遭到她的拒绝后,顾沉年威胁她要把她的秘密揭露出来,毁掉她的星途。

“晟敏,我该怎么办?我不要离开你。”

颜思琦依偎在叶晟铭怀里,呜呜哭泣着,眼里满是绝望之色。

叶晟铭猜到颜思琦有着痛苦的过去,但是没想到她的经历这么悲惨,他紧紧抱着颜思琦,将头埋在她的脖际,幽沉的眼底布满了浓浓的阴狠。

他缓缓启唇,声线喑哑,透着狠绝:“思琦,我不会让任何人将我们分开,任何人。”

得到了叶晟铭的承诺,颜思琦心下一安,她知道,叶晟铭不会让她失望的。

这一边,祝沧澜拍完广告后,又收到了好几个片约。

祝沧澜知道自己几斤几两,能凭借《双生》拿下影后桂冠,除了运气之外,还要多亏导演跟指导老师的帮忙,哦,还有谭斐的提点,真让她自己拍戏,演技短板肯定会暴露。

就在她举棋不定的时候,谭斐给她打了电话。

“李启导演最近在筹拍一部电影,里面有个冷酷女杀手,我觉得挺适合你的,要不要来试镜看看。”

祝沧澜有些犹豫。

“怎么,在地下拳击场上没有败绩的祝沧澜,也会害怕?只是试个镜而已。”

激将法?

祝沧澜道:“行,什么时候。”

“后天下午两点,在——”

想到那个地方她不一定认识,谭斐改口道:“到时候我来接你好了。”

祝沧澜奇道:“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还给我介绍戏拍。”

之前拍《双生》,谭斐给她指导演技可以算是看在男主角关博的面子上,那这次呢?

“别误会,我是真觉得你很合适。”

谭斐顿了顿,笑着补充:“你是个很有趣的人,多少女孩梦想一夜成名,而你却不屑一顾,我很好奇,你到底对什么感兴趣。”

祝沧澜想了想,认真道:“打仗吧,我对战争感兴趣。”

谭斐:“……”

真是个奇怪的女生。

——

接到顾沉年打来的电话,顾执并不意外。

他接起电话,就听到顾沉年在电话里道:“你想知道颜思琦的身份吗?想知道的话,就过来找我。”

“时间地点。”

顾执记下了顾沉年报的时间跟地址。

挂断电话后,耳边传来祝沧澜漫不经心的声音:“谁的电话啊?”

“顾沉年。”

“他?”

祝沧澜将头从《一个演员的自我修养》这本书里抬起。

“他约我谈颜思琦的事。”

顾执眼里带着歉疚,“抱歉,我明天不能陪你去试镜了。”

祝沧澜想了想,道:“我陪你一起去吧。”

“你不是要去试镜吗?”

“我对拍戏本来就兴趣不大,去不去都可以。”

祝沧澜跟顾执说出自己的顾虑:“我觉得顾沉年这个人什么事都做得出来,我担心……”

顾执笑着道:“担心他会杀了我?”

祝沧澜点头。

书里顾执不就被撞成植物人了么。

顾执缓缓收起笑,转头定定地凝视着祝沧澜,看的祝沧澜以为自己脸上有什么东西,正要询问,却听顾执轻声道:“如果我死了,你会难过吗?”

祝沧澜一怔。

会难过吗?

应该……会吧。

祝沧澜轻轻点头,道:“你不会死,我不会让你死。”

她承诺会保护他的。

顾执垂眸,嘴角漾开一丝浅笑,“嗯,我不会死。”

为了她,他绝不会让自己死。

到了约定的时间,顾执准时前往了顾沉年说的咖啡厅,到的时候,顾沉年已经在咖啡厅的一角等着了。

顾执迈开步子来到顾沉年的对面坐下。

“要喝点什么吗?”

以往面对顾执总要冷嘲热讽几句的顾沉年,头一次对顾执和颜悦色道。

顾执摇头,开门见山:“颜思琦就是贺思妤,对吧。”

顾沉年端起咖啡抿了一口,不置可否地道:“你说是,那就是吧。”

“你手里应该有能证明颜思琦身份的资料吧,你那么严谨的一个人,不可能没有留一手。”

顾沉年闻言,扯了扯嘴角,“不愧是我弟弟。”

这句话算是间接承认了。

顾执沉默几秒,道:“开个条件吧。”

如果是以前,顾沉年会反问顾执有什么资格跟他谈条件,自从得知顾执是顾氏集团未来的继承人后,他不得不对顾执另眼相待,他猜不透顾执到底用了什么手段,能让老头子把公司交给他。

思及此,顾沉年缓缓启唇,用一种轻松的口吻道:“如果,我要顾氏集团呢?”

说着这话的顾沉年,双眼一眨不眨地盯着顾执,企图从他脸上看出些什么。

遗憾的是,顾执脸上没有任何多余的情绪,只吐出俩字:“可以。”

顾沉年嘴角浮起讥嘲的笑,“这是你的真心话吗?”

顾执没有丝毫犹豫,“是。”

顾沉年当然不信。

顾执的口头承诺不足以让他改变主意,不过看在顾执马上就要死了的份上,他就满足顾执死前的心愿,想到这里,顾沉年拿起一旁的档案袋,随手扔到顾执怀里,“这是你要的东西。”

顾执看了眼顾沉年,垂眸看向手里的档案袋,迟疑两秒,拉开档案袋上方的绳子,将里面的资料取出。

他看的很仔细,里面装着颜思琦各阶段的整容照片,有这些东西,足以证明颜思琦的身份。

顾执抬眸,问:“你想要什么?”

顾沉年语调懒散:“就是些不值钱的照片,你想要就拿去好了。”

顾执从座位上起身,道:“谢谢。”

顾沉年没有说话,而是重新端起咖啡,悠悠地品了一口,脚步声逐渐远去,等到听不到了,顾沉年放下杯子,透过落地窗看向窗外。

窗外阳光正盛,顾执一手拿着档案袋,一手拉开车门上了车。

顾沉年唇角挑起一丝笑,收回目光,拿起手机打了个电话:“顾执出门了,按原计划行事。”

——

“李启导演脾气很好,你一会儿不用紧张,照常发挥就好。”

“嗯。”

祝沧澜靠着椅背,懒洋洋地闭着眼,听着谭斐的叮嘱。

谭斐虽然平时看着不着调,但其实是个很认真的人,既然跟李启推荐了祝沧澜,就希望祝沧澜能表现好,他一边专心开车,一边跟祝沧澜说了些要注意的事项,余光瞅见祝沧澜神色从容闲适,他不由奇道:“你都不紧张的吗?”

“你不是让我不用紧张吗?”

“……”

“再说,紧张又不能解决问题。”

谭斐不禁莞尔。

“你真是一个奇怪的女生,好像什么事都引不起你的注意,拍戏也好,领奖也好,你都表现的异样镇定,哪里看得出是个新人。”

“你这是在夸奖我么?”

“你觉得呢?”

“我就当你在夸我好了。”

谭斐大笑出声。

正要说什么,不知道看到了什么,他面色一变,猛地踩下刹车。

吱——

接连几道刺耳的刹车声随之响起,划破了苍穹。

祝沧澜一时不察,身体随着惯性往前冲,又被安全带给扯了回来,她揉了揉被勒痛的肩膀,“发生什么事了?”

谭斐一脸严肃,道:“前面好像发生车祸了。”

祝沧澜下意识地转头,透过玻璃看向前方,只见前方瞬间围了不少人,有交警上前查看情况。

谭斐是公众人物,不好露面,看了看被围堵的路况,道:“这条路走不通了,我们要——”

话还没说完,他就看到祝沧澜直接开门下车,谭斐一愣,把头探出窗外,冲着女生的背影喊道:“喂,祝沧澜,你去哪儿。”

祝沧澜没有回答。

她试图拨开人群,碍于围观人数太多,一时挤不到最里面。

空气闷热的让人窒息。

祝沧澜额头沁出了一层薄汗,鬓角的碎发被汗濡湿,黏腻地贴在她的额头。

有人在她耳边小声议论,“好像是顾家的车,那车牌号很特别,没错,就是顾家的车。”

“天呐,车祸这么严重,车头都凹进去了,你说人还能生还吗?”

“谁知道呢。”

……

祝沧澜终于挤到了最前排,看着几个交警拿着工具,努力把凹陷的车门给撬开,只是车体损毁的太严重,一时没能把人从车里救出。祝沧澜用袖子擦去额头的汗,过去把交警推开。

“喂——”

其中一个交警正要阻止,就看到女生徒手把变形的车门掰开。

目睹这一幕的围观群众纷纷瞪大了眼睛。

祝沧澜轻而易举把车门扯开,钻进车子后座,把人从车里拖出,对方浑身是血,血糊满了他整张脸,他脸上身上都扎满了车玻璃,鲜血从伤口里一股股地冒出。

祝沧澜不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多血,却是第一次看到亲近的人流这么多血。

“救护车呢?”

她扭过头,对着一众呆愣的人喊。

几个愣住的交警这才如梦初醒。

“救护车马上就到。”

交警轻声安抚她,忍不住多问了一句:“他是你什么人?”

祝沧澜正要说话,身后突然响起一道熟悉的清冷的男声:“沧澜,你在找我吗?”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