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祝沧澜猛地回头,看到顾执完好地站在她身后,怔了怔,重新转身,伸手拂开血人脸上的碎发,仔细地盯着那张脸看。

忽略殷红的鲜血,对方的五官轮廓英挺深邃,熟悉又清晰。

竟然是——

顾沉年!

祝沧澜眼里划过一丝愕然。

这时身后传来了轻微的脚步声,紧接着袭来一股温柔而坚定的力道,将祝沧澜从地上拉起,祝沧澜后退了两步,背部贴在了青年的月匈口,她的目光依旧凝在了浴血昏迷的顾沉年身上,低低道:“我以为……”

她没有继续说下去。

医护人员迅速赶到,小心翼翼把顾沉年抬上了车,等到救护车呜哇哇哇的汽笛声渐渐消失,仍有不少群众站在原地围观,对着满手鲜血的祝沧澜指指点点。

有不少人目睹祝沧澜徒手把变形的车门掰开,惊异于她的怪力,也有人认出,那个略有些狼狈的女生,正是《双生》女主之一祝沧澜。

交警看到祝沧澜刚才这么着急,觉得她应该认识伤者,想让她联系伤者家属,顾执站在祝沧澜身边,道:“我们会帮忙联系伤者家属。”

说完这话,顾执拉着祝沧澜上了车,为了安全起见,他中途换了一辆车,让司机把原来的车停在了路边。

“喝口水吧。”

顾执拧开瓶盖,给她递了瓶水。

祝沧澜伸手接过,仰头喝了几口。

此时祝沧澜已经回过神,短短半个小时,她的心情跟坐过山车一样经历大起大落,本以为是顾执出了车祸,没想到出车祸的人,竟然是顾沉年,而顾执又刚好出现在现场,难道——

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她掀开眼帘,定定地瞧着顾执,似乎要从顾执脸上瞧出什么。

顾执接过剩下的半瓶水,把水倒在毛巾上,然后摊开女生的手,小心翼翼地帮她擦拭手上的血迹。

祝沧澜刚才拖顾沉年出来时,掌心不小心被戳到了几片碎玻璃,顾执擦着擦着发现不对,轻轻摘掉碎玻璃,抬头望了她一眼,“痛吗?”

听到这话,祝沧澜面色平静地摇头,目光仍落在顾执脸上。

顾执却怕她痛,低头对着祝沧澜手上的伤口吹了一吹,擦拭血迹时尽量避开那些细小的伤口。

“你……”

才刚说一个字,顾执跟有读心术一般,温和地说出她的心理想法,“你想问我顾沉年车祸,是不是我做的?”

祝沧澜点头,“嗯。”

“不是我。”

顾执停下手上的动作,认真地看着女生的眼道。

祝沧澜倒无所谓这件事是不是顾执干的,这次车祸顾沉年应该伤的很重,如果就这么死在医院,对他们来说绝对是一件好事。

这么想时,耳边响起顾执的声音:“给你看样东西。”

“嗯?”

祝沧澜朝他看去,却见顾执跟变戏法一样变出了一份档案袋,“打开看看。”

祝沧澜低头扫了眼档案袋空白的封面,伸手接过,打开档案袋,从里面取出资料,当一张张略显血腥的照片呈现在她眼底时,她瞳孔伸出微微收缩了一下,“贺思妤?”

“这是我问顾沉年拿的。”顾执轻声解释道。

祝沧澜低头翻看着照片,疑惑道:“顾沉年为什么会把这份资料给你。”她不相信顾沉年会这么好心。

顾执淡淡道:“可能他以为我会死在路上吧。”

祝沧澜把照片放回档案袋,大概猜到了一些,道:“如果顾沉年就这么死了,也不错。”只是,如果车祸不是顾执安排的,顾沉年为什么会出车祸呢?难道只是一场意外?

“这场车祸是意外吗?”祝沧澜低头沉吟。

顾执:“不是。”

祝沧澜好奇:“你怎么知道?”

顾执微微一笑,“你以后就会知道了。”

祝沧澜还想问什么,手机铃声突然响起,祝沧澜摸出一看,是谭斐打来的。

她接起电话,谭斐在电话里问她在哪儿,提醒她试镜要迟到了,她这才后知后觉地想起她是去试镜的。

顾执把祝沧澜送到了谭斐那里,谭斐扬起笑容,跟顾执打了声招呼,开车带祝沧澜赶往试镜地点时,他打趣道:“桃花挺多的啊,他是你第几个追求者啊?”“

“他不用追。”

“啥?”

祝沧澜轻描淡写地道:“他是我未婚夫。”

谭斐闻言,惊讶地挑起了眉。

这一边,顾执上了车,低头看了眼手里的档案袋,贺思妤如他想的那样,对顾沉年下手了,如果她知道她的档案在他手里,那下一个是不是轮到他了。

思及此,顾执眸色微闪。

——

祝沧澜赶到目的地时,不意外迟到了。

迟到了十分钟。

李启跟副导演以及其他工作人员对迟到者没什么好印象,碍于谭斐的面子,勉强答应给祝沧澜一次机会。

李启是知名商业片导演,少白头,不到五十的年纪头发跟胡子全白了。

他给祝沧澜出题,让她表演一个女杀手杀人的场景,并给她十分钟的准备时间。

李启看过祝沧澜演的《双生》,表现确实让人眼前一亮,但跟往届影后的演技比还有很大的差距,只能说,祝沧澜能拿奖,运气成分很大。因为祝沧澜迟到,他对她存了偏见,一开始就抱着挑剔的心态看待她的表演。

谭斐挺想跟祝沧澜对戏的,主动请缨道:“我来跟她对戏吧。”

李启一惊,道:“随便找个工作人员上去就行了,哪能麻烦你啊。”

谭斐微笑道:“不麻烦。”

李启只得同意:“那好吧。”

得到了李启的同意,谭斐来到祝沧澜面前,跟她讨论了一下一会儿的演戏流程,祝沧澜听得很认真,临到上台前,谭斐半开玩笑半认真地道:“一会儿下手轻点,只是演戏,别太认真。”

他可是见过祝沧澜在拳击场上狠厉的样子。

祝沧澜:“知道。”

两人稍作准备就上了台。

祝沧澜收起散漫的神色,脸上没有一丝表情,按照事先商量好的走位接近谭斐。

谭斐演技很好,很好的演出了被害人从惊愕到惊恐以及最后绝望的一系列神态转变,连死亡时的肢体挣扎跟肌肉抖动都刻画的惟妙惟肖,让人不禁身临其境,误以为真的目睹了一场杀戮。

而在谭斐外放不失细腻的表现下,祝沧澜表现的也毫不逊色,像是真的杀过人一样,她先是以鬼魅般的身形闪到谭斐身后,然后在谭斐猝不及防下,用麻绳从背后勒住了谭斐的脖子。

从她的肢体动作来看,她似乎真的在用力勒紧绳子,眼神异常冷酷,动作干脆利落,等到谭斐不挣扎了,她把绳子缠绕在手上,本就冷酷的眼里掺杂了一丝满足的笑意。

李启直勾勾地盯着台上的祝沧澜。

很少有人能够在跟谭斐对戏时,没有被谭斐的气场压住,这个初出茅庐的祝沧澜,还真是不简单。

等到戏演完,祝沧澜把谭斐从地上拉起,“没事吧?”

谭斐摇摇头,仍在剧烈地喘息着,显然还沉浸在刚才那一幕戏里,这一次,他没有给祝沧澜太多指导,但祝沧澜没有让他失望,堪称完美地演出了一个女杀手的状态。

“演的不错。”

他真诚评价道。

祝沧澜又恢复了之前的漫不经心,让人很难将她跟刚才那个冷酷女杀手联系在一起,不得不说,祝沧澜演的角色,都贴合她本人的性格,她在战场上杀人如麻,有这方面的经验,只要演自己就行了。

李启从震撼中回过神,当即拍案道:“就是你了。”

祝沧澜对此没什么反应,脸上没有流露出欣喜的神色,她依旧对娱乐圈不感兴趣,只是身边人都很支持她,那她就姑且试试。

李启看她不卑不亢,神态平淡,有着这个年纪少有的沉稳冷静,不免对她刮目相看,事后他把谭斐拉到身边,不吝啬地夸赞祝沧澜,李启对此倒很清醒,“祝沧澜外形条件非常好,气场强大,天生就是吃这碗饭的,不过她未来会是一个光彩夺目的大明星,却不一定是一个好演员。”

李启听了一愣,“可是她刚才表现的很好啊,我都被她演的女杀手吓了一跳。”

“你没发现,她演的都是同一种类型的角色吗?”

“啊?”

“她啊,就是在演自己。”

试镜成功后,祝沧澜没有马上回去,而是先去了顾沉年所在的医院。

到的时候,顾沉年还在进行抢救,急症室外面站着不少人,都是祝沧澜不认识的,其中一个打扮雍容的中年女人哭的最是伤心,脸上的妆容都哭花了。

看到顾沉年情况不容乐观,祝沧澜就放心了。

“沧澜。”

顾执坐在医院走廊的长椅上,轻拉了拉祝沧澜的手,他是送祝沧澜去谭斐那里后就来了医院。

祝沧澜看了中年女人一眼,挨着顾执坐下。

祝沧澜:“她是谁啊?”

顾执道:“顾沉年的母亲郭佩芬。”

郭家是依附顾家而生存的,现在顾沉年出事,惊动了郭家的人,顾沉年的舅舅跟表弟之类的亲戚都在急诊室门口焦急等待。顾执把顾沉年车祸重伤的消息告诉了顾成雄,顾成雄受到刺激,病情恶化,目前也在急救。

郭佩芬哭的上气不接下气,拿手不断敲打着抽痛的心口,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她哭声一顿,推开众人来到顾执面前,双目红肿地提起顾执的衣领,“是你对不对?”

“一定是你派人撞的沉年,这样顾氏集团就是你的了,我告诉你,这件事我不会就这么算了,我一定会追查到底,如果真是你干的,你就等着牢底坐穿吧!!!”

见郭佩芬情绪激动,一直拧着顾执的衣领,祝沧澜面色一沉,直接伸手抓住了郭佩芬的手腕。

“啊!”

郭佩芬面色一白,冷汗连连地看向祝沧澜,“放……放手。”好痛!

众人看到这一幕,纷纷过来呵斥祝沧澜放手,有人伸手试图把祝沧澜的手拉开。

祝沧澜轻而易举摆脱了对方的桎梏,牢牢握住郭佩芬的手腕,面色阴沉,一字一顿地警告道:“不要动顾执。”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