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章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郭佩芬只觉得手腕快被拧断了,痛的满头冷汗,她胡乱点头,艰难道:“我答应你,放……放开。”

话音未落,手腕上如铁钳一般牢牢收紧的力道蓦地一松。

郭佩芬捂着手腕后退一步,一脸后怕地瞪着祝沧澜,嘴唇微动,想说什么最终没有出声,她看了看急症室紧闭的大门,悲从中来,忽然放声大哭。

“呜呜呜,沉年啊,你快点醒过来吧。”

有医生听到了哭声,走了过来,示意郭佩芬不要在医院大声说话,郭佩芬只能捂着嘴巴,任由眼泪从眼眶滚滚滑落,身边的人都围在她身边,小声安慰着。

祝沧澜眸色淡漠地扫了众人一眼,转过头,瞥见顾执凌乱的领口,她想也没想,伸手帮他把翘起的衣领抚平。

这一过程中,顾执静静瞅她,眼里依稀浮现着淡淡的笑意。

之后又过了一个小时,急症室的门终于开了,主治医生一脸倦色地走了过来。

郭佩芬忙迎了上去,“医生,我儿子怎么样了?”

医生摘下口罩,表情极为凝重,“情况不太乐观……”

医生简短说了顾沉年的伤势,叹了口气,跟郭佩芬道:“醒不醒的过来,就看病人的造化了。”

听到这里郭佩芬表情空白,身体摇晃了一下,郭家人纷纷过来扶住她,郭佩芬脸色煞白,“如果……醒不过来呢?”

医生:“最坏的结果,是成为植物人。”

接受不了这么大的打击,郭佩芬眼前一黑,当场昏了过去。

……

祝沧澜跟顾执从医院走出,顾执去开车,祝沧澜就站在原地,抬眼看了眼即将下沉的落日。

晚霞一层层晕染着向远处的天际蔓延,夕阳的余晖洒下,照在她纤长浓密的眼睫上,睫毛微微一眨,阳光就落入了她的眼底。

这时,顾执把车开了过来,在祝沧澜面前停下。

祝沧澜上了车。

“顾沉年很有可能成植物人。”

祝沧澜道:“这真是一个好消息。”

顾执不由笑了。

她说话还是那么直接而不加掩饰。

不过这确实是一个好消息,不管顾沉年能不能醒来,在顾沉年住院的这段时间,足够他彻底接管顾氏集团了。

“对了,你试镜怎么样?”

“通过了。”

“以后决定走这条路了吗?”

祝沧澜想了想,道:“算是过渡期吧。”

没办法,祝翰平不让她去公司做事,她总不能混吃等死吧。

“过渡期?”

顾执语气里透着疑惑。

“是啊。”

祝沧澜缓缓闭上眼,无意识地咕哝了一句:“毕竟,快要打仗了啊。”

顾执一愣,分神瞧了她一眼,见她长睫微阖,呼吸均匀,像是睡着了,就默默把疑问放在了心底。

打仗吗?

顾执两眼目视前方,双手握紧方向盘,神情有些凝重。

顾执把祝沧澜送回祝家后,唐香兰留他吃饭,顾执还有事要处理,便拒绝了。唐香兰也是刚刚得知顾沉年出车祸的事,知道顾执这段时间有的忙了,没有留他。

等顾执走了,唐香兰推了推靠在沙发上闭目养神的祝沧澜,“苍蓝,你不是去医院看顾沉年了吗?顾沉年情况怎么样?”

祝沧澜:“医生说他可能成植物人了。”

“这么严重啊。”

想到顾沉年年纪轻轻的就遭遇这样的横祸,唐香兰一方面为顾沉年惋惜,一方面又想到了顾执,“如果顾沉年成了植物人,那顾执的机会来了,顾成雄总共就俩儿子,顾沉年出事,继承人不就只有顾执了嘛。”

祝沧澜打了个哈欠,“唔”了一声。

她今天经历了太多事了,先是误以为顾执出了车祸,结果阴阳差错把顾沉年从车里救了出来,然后顾执又告诉她,颜思琦就是贺思妤,她知道后面还有很多事需要她去应对,不过目前还是先睡一觉吧。

“我先回房里睡一觉。”

说着,祝沧澜从沙发起身,趿拉着拖鞋往房间方向走去。

唐香兰:“马上就要开饭了,一会儿吃饭要不要叫你?”

“不吃了。”

祝沧澜懒洋洋地挥了挥手,开门进屋。

“这孩子。”

唐香兰不禁摇摇头。

脑海里不经意闪过一张白皙纤柔的脸,唐香兰幽幽叹了口气,也不知道思妤现在在哪儿,过的好不好。

——

某高档公寓。

叶晟铭站在落地窗前,眉目阴沉,安静地听着手下人的汇报。

颜思琦从厨房出来,一脸忐忑地看着叶晟铭的背影,她不知道电话那头说什么,只听叶晟铭嘶哑如同被人掐着声带的嗓音在空阔的客厅的响起:“我知道了。”

挂断电话,一转身,看到面露担忧的颜思琦,叶晟铭收起眼里的阴郁,嘴角泛开一丝笑,朝颜思琦张开了手。

颜思琦来到叶晟铭身边,柔弱无骨地靠在了他的怀里,纤白的手指把玩着叶晟铭的衣角,“怎么样了?”

“顾沉年命大,救回来了。”

叶晟铭轻抚着颜思琦的长发,“不过你放心,我跟你保证,顾沉年永远不会醒来。”

颜思琦倒不关心顾沉年死没死,她最关心的还是顾沉年手里的东西,“那些照片呢?”

“我的人把顾沉年住的房子都搜遍了,没找到。”

“怎么会没找到呢?”

颜思琦心下着急,“要不再让他们找找?”

叶晟铭摸摸她的头,“别怕,有我在。”

颜思琦整个人陷入了恐惧中,语无伦次地道:“会不会被顾执拿走了,顾执曾经说过要问顾沉年拿的,难道顾沉年把照片给了顾执?怎么办,顾执向着祝沧澜,一定会把那些照片公开的……”

在颜思琦发心落下一个吻,叶晟铭哑声道:“那些照片不会有被公开的机会,我一定会把它们销毁的。”

“晟铭,你一定要帮我。”

颜思琦无助地靠在叶晟铭怀里。

事到如今,她只能指望叶晟铭了。

另一边。

顾执从祝家出来后,直接驱车前往了顾成雄所在的医院。

到vip病房时,顾成雄已经醒了,经过这么一顿折腾,他的身体已经濒临极限,随时都有可能去了。

看到顾执,顾成雄疲惫地眨了眨眼,让管家把他扶起来,后背靠在床头。

“你来了。”

“嗯。”

“你哥车祸的事,听说了吧。”

“嗯。”

顾成雄喘了口气,吃力地盯着顾执,语调颤抖地问:“是……你干的吗?”

顾执道:“不是。”

“医生说……咳咳……你哥很有可能成植物人,就算醒了,身体也垮了,我现在只能把公司交给你来管理了,你跟我说实话,到底……是不是你?”

顾执眼里没有丝毫的躲闪,声线清冷,又重复了一遍:“不是。”

顾成雄喃喃:“真的只是……意外吗?”

“是不是意外,查了就知道。”

虽然顾执否定了他的猜测,顾成雄还是不信顾执,听到他说要调查车祸的事,顾成雄嘴角翕动,缓缓道:“我会派人去调查这件事的。”

一直以来,他迟迟不公布下一任继承人,一来是不舍得放权,二来也是为了考验他们,他从来没想过要让两个儿子自相残杀,临死之前,他一定要知道车祸的真相。

对于顾成雄的决定,顾执并不诧异。

“好。”

“你不怕……我查出什么?”

顾成雄还在试探。

顾执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道:“不管你相不相信,这件事不是我做的。”

他跟顾成雄鞠了个躬,“你先休息吧,我出去了。”

说完这句,顾执转身离开了病房。

顾成雄死死盯着门口的方向,等到看不到顾执的身影了,他神情痛苦,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管家忙伸手帮他平顺呼吸,“老爷,你没事吧。”

顾成雄缓缓摇头,像是在跟管家说,又像是在自言自语地道:“真的不是他吗?”

——

试镜成功没多久,祝沧澜就收拾行李进了组。

进组那天,穆淮然不知道从哪儿听说的消息,特地赶了过来送送她。

“要在剧组待多久?”

“一个月。”

电影拍摄周期总共三个月,她扮演的女杀手戏份不算多,一个月就能搞定。

“那就表示要有一个月看不到你了。”

穆淮然摸着下巴思考了片刻,拍拍祝沧澜的肩,道:“我会去看你的。”

说完,他扫了眼四周,没有看到顾执那家伙,“顾执人呢?”

祝沧澜:“哦,他在学校忙毕业的事,走不开。”

穆淮然撇撇嘴,掀开眼皮瞅了瞅眼前淡定从容的女生,没忍住,又起了撬墙脚的心思,“顾执对你好吗?我还是单身哦。”

“我跟你不可能。”祝沧澜听明白了他话里的意思,直接道。

穆淮然嘴角抽搐:“……”

还是这么的不给他面子。

好在穆淮然被祝沧澜打击次数多了,都习惯了,要是搁别人那里,他可能会暴怒,但在祝沧澜这里,他完全生不起气,就是有些自信心受挫。

穆淮然不死心地问:“为什么是顾执呢?我不觉得我比不上他。”

祝沧澜眨眨眼。

为什么是顾执呢啊。

其实本来她跟顾执也不可能,是顾执把不可能变成了可能。

祝沧澜耸耸肩,道:“没办法,愿赌服输。”

穆淮然:“如果我打架赢了你,现在跟你在一起的人,是不是就是我了?”

对于这个问题,祝沧澜认真思考了一会儿,道:“严格意义上来说,是这样没错。”

穆淮然:“……”

他知道输在哪里了,他输在没有顾执狠,那家伙为了赢祝沧澜,可是在医院躺了好几个月。

“那你喜欢他吗?”

穆淮然问了最后一个问题,担心祝沧澜又想岔了,他补充一句:“男女之间的那种喜欢。”

祝沧澜诚实道:“这个问题,我也不知道。”

在一起就在一起了,看着顺眼,相处舒服,喜欢不喜欢又有什么好纠结的。

“我知道了。”

穆淮然笑容发苦。

他本以为只要祝沧澜一天没喜欢上顾执,他就还有机会,却没想到,当祝沧澜答应跟顾执在一起的那一刻,他就永远没有机会了。

离开前,穆淮然不忘维持他的骄傲,跟祝沧澜甩出狠话,“你以后千万不要后悔,我可不会在原地等你,我这么优秀的男人,可遇不可求,不知道有多少女人暗恋我。”

看着穆淮然的车顺入车流中,田蓉儿收回目光,跟祝沧澜小声道:“其实穆淮然也挺不错的。”

祝沧澜“嗯”了声。

“如果可以两个都选就好了。”

田蓉儿两手托腮,一脸梦幻地道。

祝沧澜:“……”

到了影视拍摄基地,祝沧澜先去了剧组下榻的酒店,把行李放好,之后按照李启发的短信的地址,来到了酒店一楼的会议厅,到达会议厅时,主要演员都已经到了。

李启让他们先做自我介绍,相互认识一下,随后开会讨论剧本。

差不多一小时后,李启宣布今天就讨论到这里。

电影男女主都是成名已久的影帝影后,其他演员也都有成名作,专业素养都很高,要是换成别人,肯定心理压力很大,怕表现不好,不过祝沧澜向来自信,不畏缩不忸怩,表情从容淡定,众人不由多看了她两眼。

祝沧澜是个很有争议的女明星,陈女郎,出道一年,有且只有一部作品,并且那部电影让她拿下了金猴影后的桂冠,她得到巨大的荣耀的同时,也承受了无数舆论,不少营销号都嘲讽她这个影后名不副实。

面对铺天盖地的谩骂跟诋毁,祝沧澜不辩解不卖惨,粉丝被撕的毫无还手之力,要不是最后有人贴出了水军下场的证据,估计没有投资商敢用她。

而现在,当他们亲眼看到祝沧澜,这个出道一年就在娱乐圈掀起腥风血雨的女明星,不得不感叹,有些人真的天生就应该生活在镁光灯下。

她得天独厚的美貌,一出场就能夺人眼球。

她身上自带的气场,是他们在圈里浮沉多年才能拥有的。

“早就听圈里人说祝沧澜很美,没想到她真人这么美。”

“像她这样的美人,就是一副绝世名画,应该被人收藏在家里,不知道为什么要来趟娱乐圈这滩浑水。”

“可能她拍戏是玩票吧,出道一年才接第二部作品,一般艺人可不敢像她这么干,怕被观众遗忘。”

等到看到祝沧澜在片场行云流水的身手,众人又被惊艳到了,圈内女明星拍打戏,要么是找替身,要么就是随便应付,而从小练习舞蹈的女演员,拍的打戏优美是优美,就是缺少了一点力度,可这祝沧澜的一招一式,灵动又飘逸,刚柔并济,一看就是练家子,在圈内一众女明星中很少见。

李启嘴角噙笑,一脸满意地看着监视器。

他这次真是捡到宝了。

晚上回到酒店,祝沧澜接到了顾执打来的电话。

“拍摄顺利吗?”

“还行。”

李启是个负责的导演,会亲自下场指导她。

“我还有点事要处理,等我忙完了手边的事,就去剧组探班。”

“一个月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

祝沧澜道:“你就专心忙你的事好了。”

顾执笑,“我知道,就是——”

他顿了顿,仰头看着雪白的天花板,一句轻的如同呓语的话从唇齿间溢出:“就是有点想你。”

祝沧澜怔了怔。

就听顾执在电话里道:“你明天还要拍戏,早点睡吧。”

“嗯。”

“晚安。”

“晚安。”

挂了电话,祝沧澜慢慢阖上手里的剧本,准备睡觉前,脑海里响起顾执刚才说的那句话,唇角不禁漾开浅浅的笑意。

——

顾执顺利从学校毕业后,就去顾氏帮忙了。

顾沉年一直没有醒来,公司不能没有领导人,就算真的是顾执派人开车撞的顾沉年,顾成雄也没有其他选择,他不能让顾氏集团落入别人的手里。

本来董事会的人对顾执的空降是持反对意见的,这些年来,公司一直都有顾沉年代为管理,而顾沉年也是从基层一步步升上来的,这顾执一来就是代理总裁,难免让人不服。

更何况,顾成雄病危,顾沉年又成了植物人,顾执一个私生子,在公司没有什么根基,有些公司董事难免起了夺权的心思。

顾执清楚集团平静表面下潜藏的暗涌,花了短短几天时间熟悉了公司的事务,又为公司谈下了一个顾沉年一直没有谈下的项目,反对声浪渐渐小了很多,但还有一两个董事贼心不死。

顾执年纪虽小,办事却雷厉风行,把他们叫来办公室谈话。

从总裁办公室出来,几人面色灰败,什么都没说,之后主动请辞,辞去了公司董事的职务。

众人惊奇不已,不知道这个代理总裁是用什么办法让几个董事主动辞职的,但经过这件事后,最后一点反对的声浪也消失了。

这一厢,顾成雄强撑着病体,一直要查出车祸的真相,没想到还真查出了些什么。

跟顾沉年的车相撞的轿车司机当场死亡,查到司机老家,发现他的家人一夜之间都搬走了,顾成雄的人继续查,终于找到了司机家人的落脚点,发现他们一家人从落后的农村搬到了c市的市区,司机儿子也买了新车,平时花钱很是阔绰。

顾成雄躺在病床上,艰难开口:“查……到了吗?到底是……谁主使的?”

黑衣男子道:“是叶家。”

“什……什么?”

顾成雄浑浊的眸底闪过一丝惊愕。

“是叶晟铭派人做的。”

黑衣男子继续道:“我找到了司机的儿子,从他口中打听到了给他们汇钱的人,那个中间联系人……”

男子缓缓说着,调查的过程一笔带过,只说了关键步骤。

不得不说叶晟铭真的是心狠手辣,替他办事的人失踪了,很有可能是被杀了,线索在中间人那里断了,要不是那个人的妻子无意中听到了老公跟别人打电话,听到了叶少二字,他也查不到叶晟铭头上。

“居然是他?”

顾成雄一直以为是顾执干的,就在他的亲信说出幕后主使之前,他还是这么认为的,万万没想到,幕后主使另有其人,竟是叶晟铭。

叶家有三个儿子,前两个儿子都很出色,把家族企业管理的井井有条,唯独这叶晟铭不怎么起眼,听说叶家把最不重视的娱乐行业交给叶晟铭来打理,而叶晟铭性格古怪,接触他的人对他评价都不高。

沉年怎么会跟叶晟铭扯上关系?

黑衣男子看了眼神色愕然的顾成雄,低声道:“我查叶晟铭时,发现叶晟铭包.养的女明星,正是顾少爷之前包.养过的那个,叫颜思琦。”

“……”

顾成雄突然想笑。

难道他这大儿子被人撞成植物人的起因,竟是因为一个女人?

“叶晟铭性格阴郁偏激,因为自己的女人被顾少爷包.养过,对顾少爷出手是有可能的,那种人的想法……不能用常理来推测。”

“我知道了。”

顾成雄疲惫地阖上眼,“你先出去吧。”

“是。”

黑衣男子把调查到的资料放在桌上,转身离开了病房。

顾成雄叫来管家:“老何,帮我穿衣,我……要去叶家。”

何管家一脸担忧:“老爷,您的身体……”

“不用……管我。”

顾成雄用力咳嗽出声,衰败的脸上闪过一丝狠厉,“去叶家。”

……

知道顾沉年成为了植物人,颜思琦大为松了口气,她抱着侥幸的心理,心想,也许那份资料被顾沉年藏在了一个很隐蔽的地方,顾沉年不说,永远不会有人知道她的秘密。

不对,还有顾执。

颜思琦不由沉下了脸,顾执不消失,她一天不能心安。

她之前跟叶晟铭提过,把顾执也解决了,叶晟铭说短时间内顾家两个儿子接连出事,会引起别人的怀疑,所以暂时不能动顾执。

颜思琦虽然不甘心,但叶晟铭的担心不无道理,她也无可奈何。

虽说叶晟铭在某方面是变.态了点,但是平时对她是真好,为了补偿她,送了她一套市值五千万的房子,在市中心最好的地段,只等房子过户,她在a市就有了属于自己的房子。

想到这里,颜思琦心情好了不少。

叮咚。

就在这时,门铃声响了。

“谁呀?”

颜思琦拨了拨头发,来到门口,透过电子猫眼看到外面站着两个身形健壮的大汉,她心下一突。

“开门。”

“我……不认识你们。”

“也叶少让我们来的。”

叶晟铭吗?

颜思琦抿了抿唇,“晟铭人呢?”

“叶三少是不会来的。”

其中一人语气略微不耐,冷声警告道:“我数三声,数完三声后就把门打开,不然别怪我们对你不客气。”

“一,二,三……”

颜思琦只好把门打开。

门一开,两人推开颜思琦进了屋,把属于颜思琦的东西都扔到了地上,颜思琦惊慌不已,企图阻止,“你们干什么呀?”

“把你的东西都带走,马上给我滚出这里。”

“晟铭呢,我要跟晟铭说话……啊……”

不给颜思琦说话的机会,两人毫不怜香惜玉地,把颜思琦连带着她的行李全部扔了出去。颜思琦踉跄几步,没稳住重心,扑通一声坐在了地上,她眼睁睁地看着两人把她的东西全部扔了出来,一直苦苦压抑的泪水,终于从眼眶里夺眶而出。

一个小时后,颜思琦提着一个行李箱,灰头土脸地站在了小区的门口。

此时正值盛夏,酷暑难当,大太阳直接射下来,都能把人晒出一层皮。

颜思琦用头巾抱住脸,戴上墨镜,在树底下站着,即使隔着头巾,她还是能感受到太阳的毒辣,过往行人看到她的打扮,纷纷朝她看去。

她住的这个小区,是a市出了名的高档小区,很多明星都住这里,面对路人异样的目光,颜思琦难堪地背转过身,打电话给了助理,“小兰,我……要搬家了,你来接我吧。”

叶晟铭给她买的车被刚才两个人收走了。

“思琦姐,出事了,你快来公司一趟。”

颜思琦的助理是公司给她分配的,出什么事,助理最先收到风声,何小兰捂着手机,道:“我也想来接你,可是公司把给你配的保姆车收回去了,我又没有车,你……你打车过来吧。”

听到这里,颜思琦心里重重一沉。

她拖着行李箱赶到怀城集团,经纪人把一份解约函递到了她的手边。

“这……是什么?”

“公司要跟你解约。”

经纪人眼里藏着一丝怜悯,他不知道到底出了什么事,上面指明要把颜思琦赶出公司,并且解约费公司一分都不会出。

颜思琦面如死灰,嘴唇微微蠕动,“我要见叶总。”

“叶总不在。”

经纪人道:“签了吧,上面态度很强硬,你要是不签,以后面临的是永久的封杀,你将接不到任何资源。”

颜思琦:“……”

拖着行李从怀城公司大门走出,颜思琦仰头望着刺眼的太阳,热辣的阳光照在身上,带来灼热的刺痛,汗水将她的头发都打湿了,公司来往的员工经过她时,都对她侧目,让她恍惚觉得自己又回到了当初在校园里被人指指点点的时光。

何小兰跟在颜思琦的身后,保持着三步远的距离,欲言又止地看着颜思琦的背影。

“思琪姐……”

颜思琦转过身,眼里抱着一丝希望,“你要跟我走吗?”

何小兰低头避开颜思琦的目光。

“对不起。”

颜思琦不由嗤了声,既是在嘲笑何小兰,又是在嘲笑自己。

她经历了这么多事,好不容易成为流量小花,怎么会被眼前的困境轻易打倒,她现在有人气有热度,没了怀城这家公司当靠山,她大可以签其他公司。

拦下出租车,上车之前,颜思琦冷冷盯着怀城公司的大门。

等着瞧吧,她是不会被打倒的!

然而,让颜思琦没想到的是,跟怀城解约仅仅只是开始。

她手里还没签约的几个代言的品牌商联系她,以她跟品牌形象不符为由,终止了合作,而她正要出演的某电视剧女一,也被投资商临时换下,这么一来,原本排的满满的通告空缺了大半,手里只有两个代言,还有一部未开播的偶像剧。

反观祝沧澜,接了大导演李启筹备了几年的新电影,几个快销品广告轮番在电视上播出,不少大妈大爷看到广告里的祝沧澜,纷纷问她是谁,怎么这么漂亮。

颜思琦顿时有些慌了。

她决定不能让祝沧澜赶上她。

她试图联系叶晟铭,可叶晟铭的电话迟迟没有打通,没有办法,她只能靠自己之前积累的人脉,联系了另一家公司的金牌经纪人。

对方得知她跟怀城解约,有些诧异,不过颜思琦怎么说也是四小花旦,有过几部热播剧,热度人气都在,对方略作思考,同意见面商量签约的事,颜思琦这才松了口气。

——

顾成雄拖着病体去了叶家一趟,把证据明明白白地摊开,让叶家知道叶晟铭做的事。

叶家人知道后,当着他的面拿鞭子把叶晟铭狠狠抽了一顿,并表示无论顾成雄提出什么条件,只要他们能够办到,一定想办法达成。顾成雄自知活不了几日了,一味坚持把叶晟铭关进监狱,那就把叶家得罪了。

如果他身体还好,无论如何也要让叶晟铭坐牢,但是今时不同往日,等他去了,要是叶家反过来对付顾家,顾执能应付的过来吗?

顾成雄不敢赌。

于是他提出要叶氏集团的一部分产业作为赔偿,叶家人私下商量了一下,同意把叶晟铭的怀城影视,无条件转让给顾家,并且保证会对叶晟铭严加管教。

本来顾成雄还想要叶晟铭一条腿,但是叶晟铭的一条腿已经瘸了,顾成雄退而求其次,接过叶家家主递来的木棍,用了最大的力气,打断了叶晟铭的左臂。

从叶家回来的当晚,顾成雄就不行了,被推进了急症室。

管家打电话给顾执,顾执赶到了医院。

他站在急症室外面的走廊的上,背靠着墙壁,垂下眼盯着地面,心里有种预感,顾成雄应该活不过今晚了。

顾沉年成植物人的消息,给了顾成雄沉痛一击,不然顾成雄还可以撑几个月。

可是还不够。

顾执眸色沉静,站在外面静静等着。

何管家站在他的身侧,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

顾执低低道:“顾成雄要死了。”

“是啊。”

“真可惜,让他这么轻易死了。”

听到这话,何管家不由一愣,抬眉细细看他。

青年一直低着头,走廊昏暗的灯光洒在他的脸上,管家一时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

不知道过了多久,急症室的门终于被推开了。

顾执跟在推车后面,来到了病房,看着护士将顾成雄抬到床上,此时的顾成雄脸上隐隐透着一丝死气,许是回光返照,他浑浊泛黄的眼里有了光。

他让护士离开,叫来管家,缓缓道:“把纸跟笔拿过来吧。”

管家早有准备,按照顾成雄说的递上了纸跟笔。

顾成雄握着笔,缓缓写下了新一份遗嘱。

顾家早早就分了家,虽然没了来往,但他一死,争遗产时,肯定也想来分一杯羹,而郭家,早就对顾家的产业虎视眈眈,所以另写遗嘱是有必要的。

遗嘱内容跟上一份差不多,只是把顾执跟顾沉年的名字换了一换。

写好遗嘱,顾成雄颤颤巍巍地把新遗嘱交给管家,然后亲手把管家递来的旧遗嘱给撕了。

做完这一切后,顾成雄挥了挥手,让管家先出去,管家听命退下,顾成雄这才看向面前静默的顾执。

“我让人去查了,沉年车祸的事,确实与你无关。”

顾成雄缓缓道:“我之前……错怪你了。”

他想跟这个沉默寡言的儿子说几句话,没想到眉目安静的青年,突然抬头,唇角绽开一丝凉薄的笑,只听他用带笑的嗓音道:“不,你的直觉是对的。”

顾成雄:“什……什么?”

这是顾执第一次在顾成雄面前笑,原本嘴角只是泛开一丝笑弧,渐渐的弧度越来越大,露出了森白的牙齿。

他毫无掩饰地笑着,神色讥讽嘲弄,不介意跟顾成雄解释的清楚点,“我是说,顾沉年车祸这件事,确实跟我有关。”

顾成雄迅速摇头,“不……不可能。”

怎么可能,他明明派他的亲信去查了,这件事就是叶晟铭做的。

顾沉年微笑,笑容不及眼底,慢条斯理地跟顾成雄讲述了他在其中扮演的角色,顾成雄安静听着,等顾执说完,顾成雄显然已经冷静下来。

寂静在空气中蔓延。

啪啪。

最后顾成雄亲自为顾沉年鼓掌,掌声沉闷,“真不愧是我顾成雄的儿子。”

他一直知道顾执是个有心机有城府的人,就是没想到顾执的心机到了这样可怕的地步,算准了人心,把借刀杀人这招运用的出神入化。

顾成雄嘴角重新露出笑意,事已至此,他再去追究对错没什么意思,而且以他对顾沉年的了解,说不定他也想把顾执除去,只是被顾执抢先而已。

“把顾氏集团交给你,我放心了。”

他相信顾执会把顾氏集团经营的很好。

“不,不是顾氏。”

听到这话,笑容顿时僵在了顾成雄的脸上,“你说什么?”

“以后公司,姓陈。”

“你敢!”

顾成雄万万没想到,顾执会说出这样的话,就算知道顾沉年的车祸是顾执一手促使,他也没有这样生气,他面色青白,胸口剧烈地起伏着,一时有些喘不过气。

顾执站在一边,冷眼看着顾成雄在死亡边缘挣扎,薄唇轻启,继续道:“我会把顾氏集团改名成陈氏集团,以后,这个世上没有顾氏集团了。”

顾成雄恍然。

他知道顾执恨他,一直不肯原谅他,但是没想到顾执竟会做的这样绝。

“顾执,你……你不能这样做。”

顾氏集团是他的心血,他不能让顾执这样做。

顾成雄挣扎着下床,伸出枯木一样的手指,死死地攥住了顾执的衣角,手背青筋暴起,目眦欲裂,“顾执……”

他还很多话要跟顾执说,想要阻止顾执这样做,想要把管家叫进来,更改遗嘱,但是已经没有时间了。

顾执脸上始终含笑,任由顾成雄的手抓着他的衣摆,看着顾成雄的眼睛失去焦距,呼吸停止。

叮——

心电图成了一条直线。

顾成雄是睁着眼睛离开的这个世界。

顾执慢慢收起脸上的笑,目光落到了顾成雄的手上,他垂着眸,把衣服从顾成雄僵硬的指尖抽出,然后将顾成雄的手放回床上,对上顾成雄的眼,他顿了顿,伸手把顾成雄死不瞑目的眼阖上。

他站在床头,面容模糊,略长的刘海遮住了他的眼角,他就这么静静地看着顾成雄的尸.体,久久没有动作。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鱼菇凉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