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人类跟僵尸结盟,即将攻打半兽人的消息,不出半天就传到了顾沉年耳里。

顾沉年万万没想到,祝沧澜居然会跟顾执合作,本来三方抗衡,谁都不敢轻举妄动,得以维持相对的平衡,现在这个平衡被打破了,人类一旦跟僵尸族联盟,那他的半兽之地将很快被攻陷。

他不想坐以待毙。

为此,顾沉年朝祝沧澜弹去了好几个全息视频通话,想说服祝沧澜改变主意。

当时,祝沧澜正跟顾执还有其余部下商议作战计划,看到桌上那个银色联络器的屏幕不断亮起,祝沧澜点开一看,通过屏幕上显示的经纬度坐标判断,这通电话是从半兽之地打来的。

祝沧澜侧眸看了眼顾执。

不用多说一句,顾执就明白了她的意思。

顾执道:“散会。”

参与作战会议的人类跟僵尸陆陆续续离开。

祝沧澜随手划了下屏幕,一道光幕垂直于空中,展现在她跟顾执的面前,光幕类似于电视信号被.干扰一般发出滋滋的声音,差不多过了半分钟,画面变得清晰,顾沉年收拢翅膀端坐在沙发上,正面色沉沉地盯着他们。

看到祝沧澜身边的顾执,顾沉年兽瞳一眯,扯了扯嘴角,“看来我出现的不是时候啊。”

祝沧澜不意外顾沉年能联系到她,“有什么事么?”

顾沉年紧盯着顾执,话却是跟祝沧澜说的:“我有事要单独跟你说。”

“顾执不是外人。”

祝沧澜淡淡道:“有什么话就直说吧。”

顾沉年:“……”

顾执微笑:“哥,好久不见。”

这一声“哥”传入顾沉年耳里,让他眉心狠狠跳了一跳,他太自负了,从来没有将顾执这个同父异母的弟弟放在眼里,正因为这样,他才会输得一败涂地。

还记得他在医院醒来,发现自己躺在病床上动弹不得,长久的沉睡,让他的身体肌肉萎缩,跟个废人无疑。

他不是顾氏集团的继承人,不是众人口中的商界天才,众人称呼他为顾执的哥哥,而顾执,成了人类的统治者,末世里奋勇杀敌的英雄,后来,顾沉年才知道,他当了三年的植物人,一觉醒来,外面变天了。

他不甘心低顾执一头,就在这时,老天把一个改变命运的机会送到了他手里。

想到这里,顾沉年脸上闪过一丝诡笑,道:“祝沧澜,你不是想知道沈知行在哪里吗?如果你肯跟我联手,我就把我知道的一切都告诉你。”

顾执闻言,目光森寒,正要说什么,却听身边响起祝沧澜粗哑低沉的嗓音:“我现在不想知道了。”

顾执一怔,侧眸看她,祝沧澜脸上表情很少,只嘴角勾起了一丝略带僵硬的散漫笑意。

于是,他跟着勾起一丝微笑,语气温和地跟顾沉年道:“如果我是你,现在应该想如何备战,而不是做这些无意义的事。”

顾沉年:“……”

不相信祝沧澜对过去完全不在意,顾沉年不死心地追问:“你不想知道你为什么会成为僵尸吗?沈知行在这其中扮演着什么角色吗?”

祝沧澜眸色不变,道:“追究过去的事情毫无意义。”

“那你的家人朋友们呢?你也不想知道?”

“嗯。”

一连问了好几个问题,都不能让祝沧澜改变主意,顾沉年意识到了自己的结局,笑的惨然,“祝沧澜,你真冷血。”

祝沧澜不置可否地撇了撇唇,问:“你还有什么想说的吗?”

事到如今,他还能说什么呢?

要比狠,谁能狠得过祝沧澜?

为了踏上这条充满荆棘的王者之路,谁都可以舍弃,什么都能牺牲,当初他第一眼看到祝沧澜,看到她残忍嗜血地折断对手的手臂时,就应该知道的不是吗?

他一直把祝沧澜当成他的猎物,殊不知,他才是祝沧澜的猎物。

顾沉年自嘲一笑,余光瞥到祝沧澜身边顾执时,他顿了顿,用一种诡异的沙哑语气道:“你以为除掉我,你就能高枕无忧了吗?问问你身边的顾执,问问他区区一个人类,为什么能活到现在。”

听到这话,祝沧澜怔了怔,下意识地看向顾执。

顾执对她安抚一笑,语调轻柔:“我不是顾执还能是谁?”

顾沉年冷冷道:“你到底是谁,只有你自己知道。”

顾执无视顾沉年的话语,目含柔情地望着祝沧澜,“沧澜,我说过,我会把王座亲手奉上,你信我吗?”

眼前的青年,早就褪去了昔日的青涩,周身散发着强大而成熟的气场,可他看她时的目光,依稀有着当初的影子,祝沧澜想起了年少时,那个一直默默追随在她身后的顾执,又想起为了她的一个承诺,断手断脚也不肯放手的顾执,眼前的顾执,跟记忆里那个青年的身影渐渐重合在了一起。

祝沧澜垂眸俯瞰着顾执,片刻后,她微微颔首,“嗯。”

顾执松了口气,嘴角牵起一丝清浅的笑,伸手将祝沧澜粗糙坚硬的手拢在了手心。

祝沧澜的手就是天然的武器,爪子锋利如刀,手背覆盖着厚厚的鳞片,坚不可摧,稍显冰冷的温度袭上掌心,顾执也不觉得冷,反而更紧地握着她的手。

他听到自己笃定的嗓音在会议室回响:“沧澜,谢谢你信我。”

顿了顿,他又道:“我绝不会背叛你。”

祝沧澜低头看了看被顾执握住的手,有些不太自在,可要直接把手抽回来,她那削铁如泥的利爪,随时可能把顾执的皮肤割破,于是她悄悄缩起略长的指甲,然后重新把目光移到了全息视频上,跟顾沉年道:“没什么事的话,我挂了。”

顾沉年冷笑一声,道:“半兽之地被毁,下一个就轮到你的僵尸之地了,你就等着你心爱的顾执倒戈相向吧——”

嘟。

祝沧澜直接把全息视频关了,会议室终于清静了。

祝沧澜道:“他很烦。”

顾执赞同地点了点头,随即想到了什么,他垂眸看向光可鉴人的地面,故作不经意地问:“顾沉年的担心也不是没有道理,半兽人被灭,就只剩下你我两个阵营,我们人类的武力值虽然不及你们强悍,但我们有最先进的武器,真要一战,输赢未可知。”

祝沧澜不以为意,“你不是承诺不会背叛我么?”

顾执愣了愣,低头笑笑,“我是说如果。”

顾沉年刚才的怀疑,跟祝沧澜对顾执的怀疑不谋而合,顾执之前对寿命的解释,不足以让祝沧澜信服,可那又如何,顾执把王座双手奉上固然好,不愿意也不强求,她想要的会堂堂正正去拿。

不过,若是顾执违背承诺——

“那你大可以试一试。”

祝沧澜淡淡道:“我是不会对背叛者手下留情的。”

顾执低声道:“我知道。”

她的性格非黑即白,痛恨背叛,如果他真这样做的话,他就会失去她吧。

可怎么办呢,不管是江山还是她,他都想要。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