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两族结盟发动战争,战争持续了两个多月。

半兽之地被攻陷的那天,顾沉年面色惨淡,愤怒、仇恨、不甘等各种复杂的情绪汇聚在了他的眼底,末了,他忽地扯了扯嘴角,猩红的兽瞳在顾执跟祝沧澜脸上一一扫过。

跟顾执斗了这么久,他最终还是输了。

顾沉年脸上挂着一丝诡笑,跟祝沧澜道:“我有东西要交给你。”

祝沧澜问:“什么东西?”

“我想单独把它交给你。”

顾沉年说这话时,看了眼祝沧澜身边的顾执。

顾执一身军装,军帽帽檐压得很低,脸上的表情极为平静,听到这话,他不过挑了挑眉,淡淡道:“事到如今,你还有什么花招?”他看向顾沉年伤痕累累的肩胛骨,那里本该是翅膀的地方,被两个窟窿所取代,深色的液体不断从洞。口涌出来。

失血过多的缘故,顾沉年眼前开始发黑,脑海里一阵晕眩,脸上却挂着虚弱的笑。

他没有回答顾执的问题,而是看向祝沧澜,“我现在都成这样了,对你构不成威胁,我只是受人之托,想把那样东西物归原主而已。”

听到这话,顾执眸底的星火闪烁了一下,正要说什么,一旁的祝沧澜往顾沉年的方向走了两步,回头跟顾执以及其余士兵道;“你们先出去吧,没我的吩咐,不要进来。”

“沧澜……”

“放心,我不会有事的。”

顾执定定地直视着祝沧澜片刻,目光一扫,看向笑容古怪的顾沉年,他的眼里蕴藏着淡淡的警告,顾沉年似无所觉,浑不在意地笑着。

“我在外面等你。”

顾执终是听从了祝沧澜的话,转身踏出了大厅。

顾执一走,伫立在宫殿里的其他士兵也陆陆续续地离开了,祝沧澜的几个心腹走在最后,离开前,军师木森回头,跟祝沧澜叮嘱道:“王,注意安全。”

祝沧澜:“知道。”

等到半兽之地的王宫里只剩下她跟苦苦支撑的顾沉年,她绕过顾沉年,踏上阶梯,坐上了原本属于顾沉年的王座——一只金碧辉煌的用黄金铸造的镶嵌着无数名贵宝石的椅子。

她懒洋洋地半靠在能容纳三人的黄金椅上,撩开眼皮,斜斜地睨了眼顾沉年。

顾沉年的翅膀,在他战败成为阶下囚的那一刻,被顾执命人硬生生掰断的,源源不断的血从他的伤口里冒出,顷刻间就在地上蜿蜒成了一条河。

身体的虚弱让顾沉年再也坚持不住,只听扑通一声,他的右膝重重砸在了地上,形成一个半跪的姿势。

顾沉年挣扎着想起身,却没有力气,只好跪在地上,仰头望向祝沧澜,望着祝沧澜那双冷漠讥嘲的青黑色的眼。

还记得第一次见到她,她也是用这样的眼神,看着跟她对峙的那帮黑社会混混的,当时他惊艳于这世上竟然有她这样美丽特别的女生,一心想要征服她得到她,百年过去,她美丽的皮囊不再,可她骨子里那骄傲的灵魂,依旧让他沉迷向往。

短短数十个台阶,就是他跟祝沧澜此刻的距离,可他却没有力气去触碰她。

“你有什么东西要给我?”

短暂的静默过后,祝沧澜低沉嘶哑的嗓音缓缓在空荡的大殿里飘荡。

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答应顾沉年,给他跟自己单独相处的机会,也许是因为,她的故人不多了吧。

沈知行、穆淮然、祝翰平……

那些熟悉或不熟悉的人,全部湮灭在了漫长的岁月里,如今想来,在这个世上,她的故人竟只剩下顾执跟顾沉年了。

顾沉年低低咳嗽着,一边咳嗽一边笑,他弯曲的身体,从怀里掏出了一个透明的芯片——那是一段全息录像带。

他用尽最大的力气,把芯片朝祝沧澜的方向掷去。

祝沧澜轻而易举接过了那片薄薄的东西,眼里闪过一抹疑惑,“这是?”

“你不是想知道沈知行在哪儿吗?你看了就知道了。”

沈知行?

祝沧澜怔了怔,将芯片半举在空中,仔细地瞧着。

枯树般粗糙的爪子,跟透明的宛如水晶的芯片形成鲜明的对比,她的目光落在芯片上,一眼都没有看跪在地上的顾沉年。

顾沉年见状,眼里弥漫着铺天盖地的墨色,衬得他那双诡异的兽瞳,越发的幽深暗沉。

他知道,他此生都没有机会拥有她,得到她垂青的目光。

他不知道自己到底爱不爱祝沧澜,但却知道,他比谁都想拥有她。

祝沧澜从来都是骄傲狂妄,目中无人的,不管是作为人类还是僵尸王,只有折断她的羽翼,踩碎她的自尊,将她困在他为她造的监牢,她才会真真正正地看到他的存在吧。

只可惜,他已经没有这个机会了。

既然如此——

顾沉年眼里闪过一丝决绝,语气却轻柔地如同情人的呢喃:“祝沧澜。”

听到自己的名字,祝沧澜终于将目光从芯片上移开,落到顾沉年的脸上,她看到顾沉年眼睛里重新有了焦距,忽略他布满图腾的可怖的脸,他的眼神称得上温柔,泛着水波一般清浅的柔光。

她听到顾沉年用跟他目光如出一辙的温柔语调道:“我还有一样东西给你。”

“什么呢?”

“你过来,我把它亲自交到你手上。”

祝沧澜闻言,眸色转浓。

她不担心顾沉年耍什么花招,即使顾沉年没有受伤也不一定是她的对手,因此她将芯片收起,缓缓起身,循着阶梯拾级而下,一步步来到了顾沉年的跟前。

金碧辉煌的宫殿里,水晶灯直射而下,尽数落在了祝沧澜的身上,在祝沧澜周身镀上了一层光晕,也在被祝沧澜高大身影所笼罩的顾沉年身上投下了一片阴影。

顾沉年喘了口气,示意道:“你低下来点。”

祝沧澜不怕顾沉年耍花招,便蹲在了顾沉年身旁。

她淡淡问:“你说的东西呢?”

“别急。”

顾沉年慢悠悠地扯开一道笑,闲聊似地道:“你喜欢顾执什么呢?”

“聪明。”

“还有呢?”

“可靠。”

“还有呢?”

祝沧澜沉下眼,“你到底想说什么?”

顾沉年咳嗽了声,伸手捂上了心口的方向,缓缓道:“你那样的性格,竟然能允许顾执待在你身边,真是不可思议,我以为……男人之于你只是个附属品。”

“你不需要什么亲情、友情跟爱情,你追寻的是至高无上的权力,就跟我一样,我以为我们是同类,最合适跟你并肩合作的人,应该是我,你选择跟顾执合作,联手除掉实力相对较弱的半兽人,大错特错。”

“聪明温柔可靠,这就是你认为的顾执吗?你觉得他像一条小狼狗一样,永远对你忠诚,不会背叛你吗?呵,那只是因为利益不够大而已,从本质上来说,顾执跟我没什么不同,他甚至比我更狠更有野心。”

“那又如何?”

祝沧澜语气冰冷。

顾沉年道:“人是会变的,你以为顾执还是当初那个对你死心塌地的顾执吗?虽然我不知道这个顾执为什么能活这么久,但我知道,这其中一定有原因。”

祝沧澜嗤了声,道:“看来你并没有什么东西要给我。”

“不。”

顾沉年摇头。

他用一种复杂的充满眷恋的目光,仔细地扫过祝沧澜的脸,不放过她脸上的每一寸。

祝沧澜见状,眉心缓缓皱起。

“你……”

——哧。

利器刺穿血肉的声音猛然响起。

祝沧澜瞳孔放大,极为震惊地看着顾沉年变异了的右手没入胸膛,深色的液体顺着顾沉年的手背缓缓流出,脏器搅动的声音持续传来。

顾沉年脸上带笑,右手在身体里微微旋转,尽是活生生地把自己的心脏掏了出来。

那颗心,鲜活的跟人类的心脏无异。

随着他的手的撤离,鲜血争先恐后地从硕.大的洞.口涌出,强悍的半兽之王,如今跟破败的机器一样停止了运转,他的生命在慢慢流逝,眼里没有了焦距。

他用没有焦距的眼看着祝沧澜,把心捧到她面前,困难地开口:“这就是……我要给你的。”

祝沧澜没有去接。

见惯了各种狰狞血腥的场面,看到活生生的心脏,她也不觉得恶心,只是用一种困惑的语气轻声问道:“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为什么啊。

顾沉年忽然就想起了小时候。

那时候他偷偷在地下室养了一条小狗,是从垃圾堆里抱回来的流浪狗,他给它准备了温暖的小窝、狗粮、零食、玩具,定期给它洗澡,陪它玩耍,最后被他妈妈发现了,妈妈毫不犹豫把小狗从三楼摔下,并严厉警告他不要将时间浪费在无意义的事上,让他好好学习,将来继承顾氏,帮衬她的家族。

顾成雄不爱他妈妈,只是需要一个乖巧听话的妻子,他妈妈爱顾成雄但更爱自己的家族,在利益面前爱情又算得了什么,他的出身,对顾成雄来说是有了继承人,对他妈妈来说能巩固她在顾家的地位。

从始至终,他只是一个工具而已。

从那时起,他没有了自己的情感,成为世人眼中的首富之子,他以为权力能带给他一切,就拼了命地追逐权力,原本对他呼来喝去的妈妈开始讨好他,他的舅舅外公等等亲戚都要仰仗他,如果不是因为那场车祸,他就能站在权力的顶端了。

顾执,那个他从来不曾放在眼里的人,夺走了属于他的一切。

胜者为王,败者为寇,这没什么好说的,输了就是输了,但他至少要维持最后的尊严,与其落在顾执手里,被顾执当着所有人的面绞杀,还不如他自己了结他的生命。

而且——

顾沉年冲着祝沧澜模糊地笑着,能以这种方式死在她的面前,相信她会终身难忘吧。

既然得不到她,那就让她忘不了他。

“为什么啊,可……可能是因为,除了权力,我最喜欢的……就是你了吧。”

沉重的眼皮不堪重负地阖上,顾沉年身体前倾,缓缓倒在地上,停止了呼吸,那颗被他攥在手里的心从他掌心脱落,骨碌碌滚到了祝沧澜的脚边,在地上留在一道淡淡的血迹。

祝沧澜怔怔地看着顾沉年残破不堪的身体,顾沉年死了,死在了她的面前。

她心里没什么波动,只是觉得有点空,她跟顾沉年其实没有特别大的恩怨,一直以来的争锋相对,只是立场不同,在没有以前的记忆之前,她认为鲜血跟杀戮是王者之路的必备要素,只要死的不是她的部下就行了。

半兽之王死了,等于说少了一颗绊脚石,离她称王的道路又近了一步,她应该高兴才对。

为什么一点也高兴不起来呢?

祝沧澜低头看向脚边那颗心脏,顿了顿,将那颗残存着余温的心捧到了手里,为了避免锋利爪子划伤心脏,她特意缩回了利爪,将顾沉年的心拿到眼前,细细端详。

她从来没有这么近距离地观察一颗心脏。

顾沉年死了,在这个末世,她只剩下顾执这一个故人了。

当祝沧澜捧着顾沉年的心,走出了半兽之地的宫殿,守在外面的所有人类跟半兽人,齐齐将目光落到了她的手里。

顾执怔了怔,眸色微沉,“这是?”

“顾沉年的心脏。”

祝沧澜看向右手,“他把心挖出来给我了。”

说这话时,她的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眼里却闪过了一丝迷惑,虽然一闪而逝,却被顾执捕捉到了。

顾执眸光一暗,神色镇定地从祝沧澜手里接过那颗心,淡声道:“顾沉年应该是为了维持他最后的尊严,才自杀的吧。”

祝沧澜:“也许吧。”

顾执随手把顾沉年的心脏交给了他的得力士兵,“拿去烧了吧。”随后又命人将顾沉年的尸体拖了出来,倒是没有让人马上把顾沉年葬了,他需要用顾沉年的尸体提士气,好给那些被半兽人残害的百姓一些安慰。

他派一些士兵驻守在半兽之地,然后跟祝沧澜一同坐飞船回程了。

回去的路上,顾执故作不经意地问:“顾沉年不是说他有东西要给你吗?他给你什么了?”

祝沧澜看了顾执一眼,见顾执专心摆弄着她的爪子,像是无意中提起的样子,她张了张嘴,想起顾沉年死前的那些话,把未出口的那些话咽了回去,慢慢阖上眼,道:“他只是把心挖出来给我。”

“这样啊。”

“嗯。”

“他有说什么吗?”

祝沧澜没有把眼睛睁开,整个人懒洋洋的,散漫的声音从她口中吐出:“哦,他说除了权力,最喜欢的就是我。”她顿了顿,问:“你呢?”

顾执手上动作一顿,“嗯?”

“权力跟我,你最喜欢哪个?”

顾执垂下眼,目光落到了祝沧澜布满鳞片的手上,片刻后,他低下头,轻轻将唇印在了那冰冷的泛着银光的鳞片上,“当然是你了,我的女王。”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空山7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