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章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祝沧澜在会议室待了一下午。

傍晚时分,木森敲响了会议室的门,道:“王,顾执来了。”他还是不愿承认顾执是他们未来的僵尸王后,本就面瘫的脸显得更加面瘫了。

“哦。”

祝沧澜回过神,起身走到门外。

透过高高的城墙往下望,她看到僵尸之地停了数十辆没有见过的大型武器,因为机身太过庞大,目之所及黑压压一片,气势磅礴,坚若磐石的金属外壳,在夕阳余晖的照耀下,散发着璀璨瑰丽的光芒。

顾执站在最前面,穿着一身笔挺的军装,缓缓摘下头上的军帽,仰头看她,乌黑的眉眼里萦绕着清浅的笑意。

祝沧澜怔了怔,问:“你这是?”

“聘礼啊。”

顾执微笑回答。

祝沧澜眺望着远处那些亮闪闪先进武器,顾执真是大方,一出手就是十几辆,各种类型的都有,不用她率领部下去战场跟人类厮杀抢掠,顾执就把她想要的拱手送上。

他还真是不怕她反过来用他送的武器攻打人类啊。

祝沧澜缓缓眨了眨眼,一手撑在围栏上,凭空一跃,如同一头巨鸟一般直直坠落,只听咚的一声,她的身体稳稳地站在了顾执的面前。

突来的举动,让顾执身后的士兵们面色一变,就差没有冲祝沧澜拔枪了。

顾执脸上笑意不减,抬眸望向祝沧澜,声音低柔:“三天后,就是我们婚礼的日子。”

祝沧澜“嗯”了声。

她跟顾执说好,婚礼头天在人类之城举行,届时顾执会当众宣布她是人类新一任统帅,翌日,她会开着红色的飞船带顾执去僵尸之地,算是正式迎娶王后了。

因为仍沉浸在得知自己身世的震惊中,祝沧澜显得有些心不在焉,面对这样一份丰厚的聘礼,她脸上既没有开心也没有不开心,难得有些恍神。

顾执嘴角笑意隐去,轻声问:“沧澜,你怎么了,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没有。”

祝沧澜摇了摇头。

她眯着眼,看向天边渐渐西沉的夕阳,晚霞在云层中一层层晕染开来,往远处蔓延,绚烂无比,仿佛要在生命的尾声努力地绽放一回。

活了快三百年了,她好像从未认真地看过一次日出日落吧。

祝沧澜望着夕阳,忽然道:“顾执,我们去看日落吧。”

没料到她会说这么一句话,顾执先是一愣,随即轻轻点头,“好啊。”

祝沧澜揽上顾执的腰,足尖轻点,几个纵跃,最后稳稳地落在僵尸之地最高建筑的房顶上,她松开手,斜躺在房顶的绿瓦上,两手交叠置于脑后,眯着眼望向天边的落日。

顾执便学着她的样子躺在她的身旁,跟她一样看着那渐渐西沉的夕阳。

“你在想什么?”

刚才他就察觉她过于沉默,似乎藏有心事。

祝沧澜摇了摇头,“没什么,就是想起了一些旧人旧事。”

旧人旧事啊……

他还以为她是不是知道了什么?

顾执眉目松弛,唇角挂着一丝淡笑,打趣道:“原来咱们战无不胜的僵尸王也会回忆往事啊,能告诉我,你想起了什么往事吗?”

祝沧澜静默两秒,淡淡道:“都是过去的事了,不说了。”

“嗯,都过去了,我们要朝前看。”

修长白皙的手指摸索着握上了干枯粗粝的爪子,顾执微微用力握着祝沧澜的手,将手抬到半空中,借着夕阳的余晖,他认真而仔细地观摩着祝沧澜的手,那只手绝对不属于人类的手,细长的利爪跟覆盖着鳞片的手浑然一体,是祝沧澜最锋利的一把武器。

他用柔软的指腹轻柔地摩挲着她的手指,声音低柔不失坚定:“以后整个世界都是我们的了,过去的那些人或事,不值得想起。”

听到这话,祝沧澜指尖微蜷,缓缓将手从顾执掌心抽出。

顾执一怔,不由侧眸朝祝沧澜看去。

她没有看他,依旧眯着眼,看着那沉入地平线只剩下半边的落日,耳边响起她不急不缓的声音道:“那我呢?”

“什么?”

“我是不是也不值得你想起?“

“当然不是。”

顾执失笑,“你是我唯一在乎的——”

他一时不知道该怎么称呼祝沧澜,唯一在乎的什么?爱人?不,不合适,她现在已经不是人类了。

他想了想,重说了一遍:“沧澜,我最在乎的就是你了。”

祝沧澜嘴角浮起稀松平常的笑,语气散漫:“那你这么想跟我结婚,不惜拿你的江山当筹码,我很好奇,你喜欢的是现在的我呢,还是过去那个还是人类的我?”

顾执想也不想地道:“不管你变成什么样,我都爱你。”

祝沧澜语速很快,也不管接下来的话会不会让顾执受伤,“可我至今不知道什么是爱。”

顾执沉默片刻,重新握上祝沧澜的手,“没关系,我爱你就够了。”他已经分不清什么是真话什么是假话。

这一次,祝沧澜没有将手抽出,她笑了笑,迎着微风缓缓阖上眼。

就这样吧,过去的一切就让它随风而去。

她不需要什么亲情友情爱情,她只要坚定地往既定的道路走就行了,而且这个世界,还有顾执这个故人不是么?他会陪着她,一起登上唯一的王座。

——

婚礼的前一晚,顾执派出飞船接祝沧澜前往人类之城,将她安顿在那栋一比一建造的“祝宅”,跟她一起住下的还有她的几个亲信,木森、诺德跟凯分别住在其他客卧。

顾执这次打算办中式婚礼,祝沧澜之前在电视上看过古装剧,剧里的新娘结婚时要穿凤冠霞帔,这会儿她房里的衣架上就挂着一套喜服,红色的喜服上绣着繁复精美的图案,看上去极其华美。

祝沧澜躺在床上,出神地望着喜服上绣的图腾,脑海里不知怎么的,想起了顾执之前带她去婚纱馆挑选婚纱的场景,那时顾执跟婚纱设计师认真地讨论着婚纱的各种细节,而她则在一旁昏昏欲睡。

半睡半醒间,她听到顾执在她耳边用失落的语气道:“沧澜,我知道你对这些不感兴趣,只是婚礼一生只有一次,你稍稍参与一下好不好,不然我会觉得只有我在一头热。”

她的瞌睡虫被吓跑了,揉了揉眼,迷迷糊糊地说了声好,然后就看到顾执笑弯了眼。

那时顾执工作再忙也要抽出时间置办婚礼,小到喜帖材质大到宴客酒店都要一一比对,选出最合适的,祝沧澜再迟钝,也知道顾执很期待他们的婚礼。

没想到,真等到举办婚礼,竟已过了这么久。

叩叩叩。

突来的敲门声将祝沧澜的思绪从回忆里拉回,她从床上坐起,“进来。”

吱嘎。

凯把门打开,站在了门口。

祝沧澜问:“什么事?”

凯摇了摇头,迟疑了一下,又点了点头,慢吞吞地道:“王,我有话要跟你说。”

祝沧澜“嗯”了声,静等着凯往下说,却见凯把门关上,闭上眼,豁出去一般跟她道:“能不能不要跟顾执结婚。”

呃……

“为什么?”

“我不想王为了我们而牺牲您一生的幸福,顾执那个人类那么弱小,哪里配得上您,您应该找个强壮而英俊的王后,顾执不是给我们送来了最先进的军用装备吗?我们大可以用这些武器跟他们拼……”

祝沧澜皱了皱眉,打断道:“不用说了。”

“王……”

“你出去吧。”

凯张了张嘴,想说什么,见祝沧澜眉心皱起,眸色微沉,他只能把到嘴的话咽下去,他跟祝沧澜说这些话,是出于自己的私心,可他也很清楚,就算僵尸王后不是顾执,也不会是他自己。

他跟在王身边那么久,王眼里从未有他。

“是。”

最终,凯只能眸色黯然地来开。

祝沧澜坐在床上,再次将目光投向那件精美绝伦的喜服上,喜服是按照她的体格定做的,据说上面的一针一线都是手工缝制的,相信这件成品制出需要花费不少时间。

顾执想跟她结婚,应该是出自真心,她从不怀疑这一点,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

那么,她也会信守承诺。

就在这时,门口又传来了敲门声,祝沧澜只当是凯去而复返,“又有什么事?”

没有人回答她。

只听咔嚓一声,房门被人迅速推开,祝沧澜警觉,目光一凝,在一道人影闪进房内的刹那,行如鬼魅地靠近对方,利爪抵上了来人脆弱的脖颈。

“谁?”

穆楷只觉脖子一痛,应该是被祝沧澜的利爪刺破了,他伸手抓住祝沧澜的胳膊,当然他的阻拦对祝沧澜来说无异于以卵击石,“别动手,我叫穆楷,我来这里是有话想跟你说。”

好不容易躲过门口驻守的士兵混进来,如果在这里死翘翘,那他怎么去地下跟穆家的祖宗交代。

借着屋内稍显昏暗的光线,祝沧澜眯着眼仔细打量着穆楷的脸,五官立体分明,气质温和干净,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她若有所思地看着穆楷,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她缓缓道:“你姓穆?”

穆楷点头如捣蒜,迫不及待地道:“对,我姓穆名楷,穆淮然是我的曾叔伯,你应该认识他吧,你们以前是同学来着。”

听到穆淮然的名字,祝沧澜收回利爪,找了张椅子坐下,“你想跟我说什么?”

见祝沧澜神情平静,穆楷脸上闪过一丝犹疑,“我听我爷爷说,你跟我曾叔伯以前关系很好,你听到他的名字,怎么不吃惊啊?”

不是不吃惊,是早有这个有心理准备,百年过去,物是人非。

不过看着穆楷那跟穆淮然有几分相似的眉眼,祝沧澜心里生出几分亲切,她把手肘撑在膝盖上,身体微微前倾,眼里透着玩味:“穆淮然跟你爷爷怎么介绍我的?”

穆楷私自闯进这里,跟祝沧澜单独相处,其实是有些发怵的。

虽然祝沧澜收起了周身的戾气,但那强大的气场扑面而来,还是让他有点喘不过气,他偷偷吸了口气,捡着好听的话道:“他说你长得非常漂亮,是当时娱乐圈最红的女星,拍的杂志一秒就售罄,身边有无数男人爱慕你,他还说你善良热情,在学生时期就经常帮助弱小,拥有无数迷弟,他还说……”

“行了,到底什么事。”

祝沧澜唇角微勾,她记忆里的穆淮然可不会说这么好听的话。

穆楷当然是把话给美化了,不过看祝沧澜似乎很高兴的样子,他悄然松了口气。

他还记得他爷爷说:“我听我叔说,祝沧澜就是个男人婆,除了长得好看打架厉害就没别的优点了,我知道他说这些是口不对心,他书桌最底下的抽屉里藏着一张照片,是他跟祝沧澜还有她的粉丝的合照,祝沧澜不喜欢拍照,他们只有那一张合照,更糟心的是照片里还有祝沧澜的未婚夫顾执,我叔啊总是说祝沧澜没有女人味性格不讨喜,可他还不是念了她一辈子,终身未娶。”

穆楷回过神,跟她说明了来意:“我有办法送你回到过去,你愿意吗?”

还差个结局就完结啦~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橘子诶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