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努力活命的刘仁恭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刘仁恭不想救刘守光么?

当然不是!

哪怕儿子睡了自己爱妾,那也是亲生的!

父子哪有隔夜仇!

再说平州是自己的地盘,又是北方门户,若是放契丹进来,岂不是要威胁到幽州,所以哪怕刘仁恭不管儿子,也一定会派兵来。

可刘仁恭为什么没来?

因为他实在没空啊!

刘守光远在边关,不知道的是,自从今年开春,整个中原已经打起来,而他老爹刘仁恭,已经被人家打到了家门口了。

他爹都自顾不暇了,哪有空来救他!

而他爹刘仁恭人在大安山中抱着美人,为什么还会被人打上门,这就不得不说他有个坑人的邻居魏博节度使罗绍威。

话说自唐朝末年,宦官专权,皇帝无能,藩镇坐大,又逢黄巢起义,攻入京师,宦官携皇帝弃臣民逃入蜀中,一时间,天下大乱,群雄并起。

其后二十年,藩镇割据,相互吞并,及至天复四年,朱温北拒李克用,南抗杨行密,东平王师范,西败李茂贞,弑昭宗而立新帝,改元天佑。

中原还存藩镇者:梁王朱温、河东节度使晋王李克用、凤翔节度使岐王李茂贞和名义上依附朱温实际墙头草的义武节度使王处直、成德节度使王镕、魏博节度使罗绍威、卢龙节度使刘仁恭。

朱温自从成为中原霸主后,和历代霸主一样,自然想着一统天下,所以一直秣马厉兵,打算找个合适的借口,就一举灭掉北方残存的几个节度使,趁机一统北方,再顺势得到天下。

可身为朱温眼中钉的几个节度使也不傻,岐王李茂贞一改往日的嚣张,伏低做小,和朱温打起温情牌,晋王李克用不会伏低做小,于是大修晋阳城,龟缩在晋江城闭城不出,其他几个墙头草则是随风狂摇,朱温老大你说什么都对。

一年多朱温愣是没找到理由出兵。

就在朱温着急上火时,他出嫁的大闺女病死了,他女婿来报丧,还送来一封信,朱温一拍桌子,理由来了!

朱温的长女儿叫安阳公主,女婿叫罗延规,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罗延规他爹,是魏博节度使罗绍威!

而这封信,是罗绍威请亲家出兵,帮自己诛杀自己手下的牙兵!

牙兵,节度使亲兵也。

请别的节度使诛杀自己的亲兵,这罗绍威是老糊涂了么?

当然没有!

在大唐,有一句家喻户晓的歌谣。

“长安的天子,魏博的牙兵,天子不一定管用,魏博的牙兵却一定管用!”

魏博的牙兵,最喜欢就是宰了自己不顺眼的节度使,重立一个顺眼的!

魏博牙兵自立自废了数任魏博节度使,使得每个魏博节度使活的都心惊胆战的,而恰在此时,魏博牙兵又看自己顶头上司魏博节度使罗绍威不顺眼了。

罗绍威:……

罗绍威在灭掉其中反叛牙将李公佺后,越想越恐惧,于是趁着儿媳妇的死,去给亲家朱温报丧时,写了一封信,求朱温派兵密谋杀掉自己的牙将。

甚至为了让朱温来的光明正大,罗绍威还特地派正使告诉朱温,刘仁恭和刘守文据有幽、沧两地,桀骜不驯,如今正积蓄兵力,准备攻打魏博,请朱温看在死去女儿的份上,出兵来援,并将这个消息在魏博治下六州魏州、博州、相州、贝州、卫州、澶州广为传播。

一时间,魏博六州牙兵都以为刘仁恭将要出兵魏博。

于是,朱温发兵十万,来救他“可怜”的亲家魏博节度使罗绍威。

(刘仁恭、刘守文:啊??)

朱温先是派遣自己的客将马嗣勋带了一千人,甚至还有工匠和一大批东西,全都身穿孝服,说要替女儿搭灵堂和祭棚。

岳父疼惜女儿早逝想把女儿葬礼办隆重些本就是人之常情,何况死的还是梁王朱温的女儿,再加上来的只有一千人,魏博牙将不疑有他,就恭恭敬敬迎了进来。

而客将马嗣勋进来后,果然带着一千人大修祭棚,魏博牙兵一看放心了,都回去了,等着祭棚修好,想着来哭哭灵就行了。

结果等到半夜,罗绍威突然关闭城门,然后带着亲信和马嗣勋合成一军,马嗣勋拿出藏在建祭棚材料中的刀箭,突然攻向睡梦中毫无防备的魏州牙兵。

及至天明,魏州城内七千牙兵,包括其家属中老弱妇孺悉数被杀。

天明,朱温闻事成,即刻率骑兵进驻魏州。

当时魏博有六州魏州、博州、相州、贝州、卫州、澶州,其他五州包括一部分魏州牙兵正在最靠近沧州的魏博境内小心预防刘守文进攻(刘守文:啊?),闻魏州之变,心神俱丧,六州俱反,魏州在外牙兵当即回师,直扑魏州,其他五州也立刻回军,死守城池,并且遥相呼应。

如果魏博牙兵对的是罗绍威,那一百个罗绍威也不够死的,可惜他们对的是朱温。

朱温可是带着十万大军来的!

魏博牙兵虽然凶狠,可每州才几千人,又群龙无首,各自为战。

所以朱温仅用不到两个月,就平定了魏博六州,然后带着大军,直奔沧州。

刘守文看着突然兵临城下的朱温,登时傻眼了,慌忙关闭城门死守沧州,然后八百里加急求他爹刘仁恭救命!

刘仁恭接到儿子求救,也不在大安山玩爱妾了,立刻领五万精兵来救,结果还没到沧州,就和朱温的大军遇上了,然后一战而溃。

刘守文见其父援军不来,只能一边加急向他爹求救,一边接着死守沧州。

其实这时朱温正在忙着揍刘仁恭,压根没看上城里的刘守文,刘守文为什么还这么急呢?

刘守文不急不行啊,他城中断粮了!

朱温的女儿是正月死的,朱温出兵是二月,朱温平完魏博六州来围沧州正好是四月初,而每年粮食中最早收的是麦子啊!

麦子是五月收!

沧州上年的粮食一个冬天已经吃的差不多,正等着五月收城外的新麦呢,结果现在被朱温堵在城里了。

所以刘守文急跳脚,派亲卫拼死突围向他爹求救!

刘仁恭接到刘守文的求救,心急如焚,数次想要带粮草冲进沧州,可次次都被朱温大军揍回去。

接应刘守文不成的刘仁恭,心里明白,朱温围刘守文是假,想要灭他们父子俩才是真。

于是,刘仁恭开始不要脸去找恨自己入骨的李克用和几乎没交往的李茂贞求救!

李克用和刘仁恭,那就是农夫和蛇的故事,当初刘仁恭本来在上上任卢龙节度使手下当将军,上任节度使把上上任节度使撵跑了,刘仁恭自然也无家可归,于是跑到了李克用地盘,李克用人比较实诚(好骗,这家伙被朱温骗了一次,被田太监的事骗了一次,又被刘仁恭骗了一次,还被耶律阿保机骗了一次……他本来是所有藩镇中最强的,比朱温实力还强,现在被朱温吊打。),待刘仁恭极好,不仅给了高官厚禄,还赐宅院钱财,不过刘仁恭可不是去李克用手下当将军的,而是想请李克用出兵赶走上任卢龙节度使,让自己当节度使。

本来李克用不想掺合这事,不过刘仁恭多次请求,李克用最终碍于情面出兵赶走上任卢龙节度使,扶持刘仁恭当了卢龙节度使。

而刘仁恭,当了卢龙节度使,等地位稳了后,立马翻脸,把当初李克用留在卢龙的所有人手全部宰了。

李克用大怒,立刻派兵来打刘仁恭,却不想刘仁恭早有准备,反而打败了来的晋军。

当时李克用正和朱温打仗,没办法,只能忍了。

于是李克用恨刘仁恭入骨。

所以当刘仁恭派人去向李克用求救时,李克用直接就打算让朱温弄死刘仁恭算了,可此时,一个人却站了出来。

那就是说李克用的长子,年方二十一岁的李存勖。

李存勖劝他爹,如今朱温已经占下七成,又新得了魏博,整个黄河以北能和朱温对敌的,只有咱家和刘仁恭了,若刘仁恭被灭,朱温越发势大,对咱家不利。

李克用一咬牙,救!

于是李克用派大将养子李嗣昭领精兵直击朱温属地潞州,打算围魏救赵。

哪怕恨,也得拼命救,唇忙齿寒啊!

而另一支求救的到了凤翔后,凤翔节度使李茂贞虽然正月才恭维了朱温一顿,虽然他和刘仁恭都没见过面,可看到使者,立刻派养子领精兵五万,出兵凤翔,直击朱温属地北面。

理由同上。

于是,本来朱温打沧州的,立刻变成朱温和刘仁恭在东面主打,李克用打北面,李茂贞打西面,朱温腹背受敌。

可朱温是谁啊,和李克用李茂贞打了二十年,李克用李茂贞打什么算盘,朱温用脚趾头都能想到,朱温反手让靠近凤翔最近的年轻将领刘知俊去西面堵李茂贞的养子,至于北面李克用,朱温压根没管,他来之前就留了几元大将堵着那。

所以虽然援军救刘仁恭很拼命,刘仁恭仍然被朱温压着打。

刘仁恭也知道这是生死存亡之际,于是尽征治下之民,凡十五岁以上七十岁以下男丁,全部自备干粮,兵器,全部充入军队,为了防止人逃跑,百姓全部在面上纹上“定霸都”,甚至连文人都不放过,不过好歹让了一步,所有文人在胳膊上纹上“一心事主”,幽州所有文人顿时仓皇出逃,一日之间,文人落发成僧的不下百人。(古代做官要看脸,真纹了身,那是一辈子耻辱。)

一时间,刘仁恭居然聚起二十万大军,靠着人数,扛住了朱温。

可是,很快,第一个噩耗传来,朱温手下的年轻将领刘知俊以五千兵马,大败李茂贞养子,并且杀了李茂贞精兵三万,正追着剩下的二万,差点都打到凤翔去了。

刘知俊一战成名!

接着,第二个噩耗传来,李克用养子李嗣昭虽然有勇有谋,可朱温堵在晋阳路上大将太多,李嗣昭打了一个还一个,还没到潞州呢,不过李嗣昭已经派人求他义父李克用增兵了……

然后,第三个噩耗来了,就是刘守光八百里加急。

刘仁恭看完二儿子的求救信,当场眼一黑。

儿啊,爹和你大哥都快玩完了,拿什么去救你!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