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刘守光发威,大摆牛酒会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外有契丹,内无援军,何解?

刘守光、元行钦、李小喜、冯道和刘雁郎蹲在平州城内,瞪着眼。

最简单的当然是跑,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可不甘心啊!

他们辛辛苦苦干了一年,凭什么像丧家犬一样被赶走,还要把城中粮食都给契丹!

而且刘守光现在也不敢逃回幽州,他爹都能绝情的见死不救,万一他逃回去,他爹气还没消,直接以逃兵把他处置了怎么办?

他可是被他爹刘仁恭发配到平州驻守边关的!

可若是不逃,拿什么抵御马上来的契丹兵?

靠城中的五百骑兵?

省省吧,人家一来是好几万人,要是有五千骑兵,还能去拼一把,五百?

人家一人一口唾沫都能淹死你!

刘守光、元行钦、李小喜、刘雁郎四人大眼瞪小眼,头一次明白: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而冯道,则瞪着大眼看着四人,等着四人拿主意。

搞生产他行,转运粮草他也行,可打仗,他没学过啊!

冯良建是明经出身,可不是武状元!

所以五人,接着瞪眼。

就在五人一筹莫展时,刘守光突然灵光一闪,想出了一个主意。

“什么?骗?”四人看着刘守光。

“对,等契丹来了,在还没打之前,我在平州城外摆一桌酒席,请对方主将喝酒,然后等他一来,咱们就扣下他,以他为人质,逼契丹签订城下之盟!”刘守光兴奋的说出自己的主意。

“可是,万一对方要不在意咱扣的这个主将怎么办?”冯道问道。

“契丹和咱中原不同,契丹的主将就是每个部的首领,他们在部落的权势很大,而且他们打仗有个规矩,不敢丢了首领,要不哪怕活着逃了,被抓住也是死路一条。”刘守光解释说。

冯道四人想了想,这主意虽然无耻了些,还是可行的。

至于无耻不无耻,两国交战,各使手段,这时候要再做什么道德君子,那真是活腻歪了。

五人拍板,干!

刘守光、元行钦和李小喜带着兵马出关去探查来的契丹兵数和主将,刘雁郎准备酒席,而冯道,则拿了一份绢开始写请帖。

考虑到对方是契丹人,冯道特地写的通俗易懂,并且把对方使劲夸了一顿,夸的如天神下凡一般。

而等刘守光回来,又带来一个好消息,这次领头的主将是契丹的一位王子,也是八大部落的其中一部落的族长,名叫阿钵,这位阿钵王子有点“实诚”!

于是,刘守光当即派李小喜带着冯道新鲜出炉的请帖去见这位阿钵王子。

九月初六 晴 万里无云

平州城外,一个巨大的帐篷被支起,里面摆满好酒好菜,甚至还放了烹制的牛。

刘守光一身盛装的站在帐篷前,看着山口,静静的等待。

身后,元行钦和李小喜两人随侍。

过了一会,山口处传来一阵马蹄声,紧着着,百十多个虎背熊腰的契丹人骑着马从外走来。

刘守光微松了一口气,他真怕这位阿钵王子太“机灵”不来,或者带的人太多。

契丹王子带着随从到了帐篷前,刘守光忙迎上去,热络的说:

“阿钵王子能来,守光真是面上有光,牛酒之会已经备下,还请王子入席。”

牛酒之会是契丹的最高礼仪,契丹王子眼睛顿时亮了几分,大笑着拍拍刘守光,和刘守光一起进了帐篷。

进了帐篷后,刘守光极为谦逊,特地请阿钵王子坐了主位,阿钵王子还以为这是中原待客之道,不疑有他,大大方方坐了主位。

刘守光在阿钵下首坐下,元行钦和李小喜站在刘守光身后侍卫。

而其他契丹人,则被安排在下面稍远一点的位置。

众人坐下后,刘守光直接拍开一坛酒,倒了一大碗,举起碗对阿钵王子敬道:“素闻王子勇武过人,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守光敬王子!”

阿钵王子也很给面子,“闻刘使君二公子素来豪爽,今日见了,也知名不虚传!”

两人干了一碗。

下面的契丹随从不用招呼,早就抱着酒坛喝起来。

刘守光虽然脾气性子都不好,可是捧人还是会的,尤其捧的五大三粗脑子不好的契丹人,不一会,就给这位阿钵王子灌下了大半坛。

看着帐篷里醉意朦胧的契丹人,刘守光和元行钦李小喜对视了一眼,刘守光举起碗,对契丹王子笑着说:“你我两家也算为邻,更早有盟约,突然举兵来犯,不地道吧?”

契丹王子一噎,随及愤愤的说,“你爹每年派人到我们这边烧牧草,把我们的牛羊都饿死了,然后逼我们签盟约,让我们每年给你们送马,难道地道?”

“确实不地道,”刘守光居然不但不恼,反而点点头,“刘仁恭就是个王八蛋!”

契丹王子愣了一下,没想到天底下有儿子这么骂爹的,一时居然都不知道该怎么接了。

刘守光一口将碗里酒喝了,然后对着契丹翻转碗示意干了。

契丹王子一脸懵逼的端起酒,也打算干了,却见刘守光眼中一狠,突然一把把手中的碗摔的粉碎。

“啪——”

元行钦和李小喜猛地窜出来,一个箭步冲到契丹王子两侧,对着契丹王子肚子就是狠狠一下。

契丹王子看着冲上来的两人刚要呼叫,猛地被一顶,顿时疼的弓了腰。

元行钦李小喜一人一边,夹着契丹王子就跑。

底下的契丹随从一看两人劫持了王子,顿时大惊,拔出佩刀,就往前冲,想要抢回王子,却不想刘守光一脚踹翻身前桌子,顿时慢了一步。

然后就听到四周突然马蹄声响起,帐篷猛的掀翻,刘雁郎带着一众骑兵冲了进来。

“杀!”刘雁郎直接提着枪一声怒吼。

一众骑兵登时对着百来个杀起来。

很快,百来个契丹随从不是被杀,就是往山口处逃了。

“不用追了,正好让那几个随从回去报信。”刘守光叫住刘雁郎。

刘雁郎于是收兵,拥着刘守光和被逮住阿钵王子一起回城。

“成了?”正在城墙上手持弓箭严以待阵守城的冯道,看到元行钦手中提着的契丹王子,眼中顿时露出惊喜。

刘雁郎过来接过冯道的活,刚才他在城外埋伏,只能把守城的人手交给冯道。

冯道把手中的弓箭给刘雁郎,然后去看逮住的阿钵王子。

元行钦拿了一条绳子,把阿钵王子捆了个结实,然后和李小喜一人一边,看着他。

刘守光和冯道找了几个胡床,几人一起坐在城墙上。

刘雁郎则开始把城中所有兵士和犯人都叫上城墙,每人发了武器,然后一起守城。

五人知道,最关键的时候来了。

抓人质不是重点,对方肯救人质才最重要,要是对方真不顾这个所谓阿钵王子的死活,那他们迎来的不是盟约,而是契丹滔天的怒火。

五个人坐在城墙上,紧张的看着城墙外。

一炷香过去……

两炷香过去……

三柱香过去……

一个时辰过去……

突然,山口处传来一阵杂乱的脚步声。

刘守光蹭的一下站起来。

刘雁郎大喊一声“弓箭准备!”

元行钦李小喜同时把刀架契丹王子脖子上。

冯道虽然没动,袖子中的手却开始冒汗。

就在城墙上紧张到一触即发时,那契丹人连滚带爬的跑到城墙下,对着城墙就开始死命的磕头,而且是一边哭一边磕头。

就像刘守光抓的不是他们首领,而是他们亲爹一样!

整个城墙氛围顿时一松。

刘守光坐了回去。

刘雁郎手中的弓箭松下来。

元行钦李小喜也放下刀。

冯道顿时长长舒了一口气。

刘守光看着下面哭的契丹兵,对着元行钦李小喜两人使了个眼色。

元行钦李小喜立刻拿起刀,架着契丹王子到城墙边,元行钦用刀抵着他脖子,李小喜则对着下面大声喊道:

“下面的人听着,你们阿钵王子在我们手中,快叫你们可汗来,要不我们就宰了你们王子,把你们王子剁成十八节,然后把你们王子喂狗……”

可能是李小喜骂的太狠了,也可能是两方语言交流有点障碍,底下的契丹听了居然吓得面无人色,立刻一边磕头一边用不甚熟练的汉族哭求道:

“求你们千万别杀我们王子,我们愿意以五千匹马赎回我们王子!”

正在喊话的的李小喜突然忘词了。

元行钦一激动,手中的刀不小心在阿钵王子脖子上开了个口子。

刘雁郎手中的弓箭“啪”的一下掉了。

刘守光蹭的一下站起来。

冯道手一抖,也忙起来。

五千匹马???

五人猛地转头看着契丹王子,就像看一块神仙肉。

这真是神仙肉啊!

五千匹马!!!!

五千匹马是什么概念?

李克用那么好骗为啥还能称霸一方,早年还能揍的朱温抬不是头,不就是因为他有骑兵么?

当年李克用的轻骑,可是打遍天下无敌手,后来这些节度使认识到骑兵的重要性,才死命的弄骑兵,尤其是朱温,这才把李克用压下去。

而李克用起家,骑兵是多少?

七千啊!

虽然现在各节度使手下怎么都有不下一万骑兵,可五千匹马,那也是不敢想象啊!

五人呼吸都重了几分,相互对视一眼。

立刻决定由签盟约,改为勒索加签盟约!

这样的肥羊,不勒索简直天理难容啊!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