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刘守光急救父、刘守文哭救民、冯道治平州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冯道四人看刘守光暴怒,忙围过去,问发生了什么事。

原来自李茂贞、李克用围魏救赵出师不利后,刘仁恭虽尽起境内二十万大军扛住了朱温,可也不好受,毕竟朱温的十万是精锐,而他的二十万却是百姓凑的。

当然朱温也不好受,十万对二十万,哪怕是精锐对百姓,人数差距也有些大。

所以两方打了一阵,朱温突然一改行军策略,挖了一个大沟,开始只守不攻。

按理说朱温是远道而来、刘仁恭是本地做战,两方相持,应该是刘仁恭占便宜,毕竟行军打仗打的是粮草,打的供应。

可如今,却恰恰相反,朱温虽然是远道而来,可却有罗绍威提供军粮,朱温用着罗绍威的家底是一点也不心疼。

而刘仁恭,他急着救儿子啊!

刘守文已经被困在沧州城快五个月了,沧州城里已经开始卖人肉,他再不救,整个沧州城就成人间惨地了。

所以反而是刘仁恭一次次带大军进攻,拼命想要打通进入沧州。

可朱温是吃素的么?

于是刘仁恭一次次进攻,一次次失败,最终两边只能对着大沟对峙。

刘仁恭看着被朱温困在圈子里的大儿子急跳脚,一发狠,想出一个东边不亮西边亮的主意。

刘仁恭决定分精兵三万,从幽州转道去太原,去帮李克用打潞州。

别人围魏救赵不给力,我自己围魏救赵救我自己!

刘仁恭火速分出一支三万的精锐,而且把自己所有骑兵都塞里面,让自己的掌书记马郁管行军策略,让自己最信任的太监张居翰管行军粮草,至于统帅,刘仁恭可不放心别人统领自家这点家当。

于是,刘仁恭想起在平州的二儿子刘守光。

儿啊,你先别管什么契丹了,契丹就是一群抢匪,抢抢就走了,先统着爹给你的三万大军去帮李克用打潞州吧!

刘仁恭把最近的事详细的写了一封信,然后送到了平州。

接到信的刘守光:!!

好啊,我说你怎么不来救我,原来救你大儿子去了。

感情你大儿子是亲生的,二儿子不是亲生的!

刘守□□疯了!

刘守光在院子里叮叮当当摔了一阵东西,发泄了一通后,决定回幽州救爹。

爹什么的不重要,幽州可是他家的!

刘守光看着旁边的四个人,刘雁郎得留守平州,冯道是文人,于是吩咐道:

“刘雁郎和冯道守平州,行钦、小喜,走,跟着我回幽州!”

四人应声:“是,谨遵二公子令。”

*

刘守光快马加鞭赶回幽州,会合了他老爹的三万精锐,就带着三万精锐火速往晋阳赶去。

李克用看着刘仁恭连自己亲儿子都派来了,知道刘仁恭是真撑不下了,也不敢再耽搁了(再耽搁刘仁恭就真死了,刘仁恭一死,朱温下个打的就是他),直接派了自己麾下首员大将周德威,率轻骑和刘守光一起去支援打潞州的李嗣昭。

打了好几个月还没摸到潞州的李嗣昭看到援军,顿时感动的泪流满面。

谢天谢地,终于来援军了!

朱温那老不死的,居然把和他一起打天下的那些老将都塞这了!

他李嗣昭虽然是晋中名将,可也没本事一次揍这么多啊!

好在如今风水轮流转,是他李嗣昭仗着人多势众欺负人了。

李嗣昭于是和周德威刘守光会师,一起攻向朱温塞在这的这些老将。

李嗣昭憋了一肚子火,自然是冲在最前,周德威虽然不紧不慢,可他兵法娴熟,带兵有道,打那些老将游刃有余。

让人惊奇的是刘守光,这家伙舞文弄墨虽然不行,可自幼弓马娴熟,打仗是好手,再加上他带的人最多,救的又是自己的幽州,最拼命,最后居然是他和李嗣昭一起冲过重重阻碍,两人带兵最先抵达了潞州城下。

姗姗来迟的周德威:一不小心,居然让两小辈落在后面。

三人领兵在潞州城外顺利会师后,就开始朝潞州推进,准备开始攻城,结果刚到城下,还没竖梯子,潞州城守将丁会居然大开城门,投降了。

理由是见朱温威逼大唐皇帝,心中不满,特开门投降。

李嗣昭:……

周德威:……

刘守光:……

丁会老头,你老糊涂了么?

你忘了自己是黄巢军出身,当初就是你把皇帝吓得逃到蜀中去的啊!

您老啥时候忠过大唐啊!

不过不管这理由有多扯,三人还是上前陪着丁会哭一会先帝,哭了一会先先帝,哭了……哭了一会唐太宗,哭了一会唐高祖,哭了唐朝祖宗十八代,又高度赞扬丁会对大唐的忠贞,然后接受丁会弃明投暗……投降。

*

朱温本来正悠哉悠哉和刘仁恭对峙,尤其看到刘仁恭每天在对面急的上蹿下跳,他就心情极好。

可谁想到乐极生悲,后方潞州居然传来失守的消息。

“丁会误我!”

五十五岁的枭雄朱温,看完战报,悲愤地怒吼。

他此次出兵,是打着一仗定天下的念头,事事安排周全,可谁想到,丁会居然不战自降了。

什么看他威逼皇帝不忍?

你丁会逼皇帝逃难时怎么不说不忍!

朱温恨的将丁会咒骂了千万遍,更恨不得把他碎尸万段,只是同时又疑惑,丁会为什么会背叛他?

丁会是从黄巢起义就一直跟着他,是他的心腹,他自认为一直待他不薄,他为什么反而会投了李克用。

朱温一边恨着,一边疑惑着,开始下令撤军。

虽然沧州已经措手可得,可潞州离洛阳却不过几百里,若是轻骑,哪怕有黄河,也阻不了多长时间。

所以从潞州失的那一刻,朱温就只有撤军一条路。

朱温让兵士收拾好东西,然后下令烧毁带不走的粮草。

本来这些粮草是为了和刘仁恭对峙用的,如今用不到了,自然不能留下资敌,再说这些粮草是罗绍威提供的,朱温烧起来也不心疼。

朱温在下面烧的是不心疼,可城墙上的刘守文却心疼死了。

他被朱温困了半年,整个城都快饿死了,现在看到朱温居然在烧粮食。

刘守文顿时在城墙上对着朱温大哭,“城中百姓数万,已经好几个没有吃的了,您的粮食与其被烧为灰,能不能留下点救他们一命!”

朱温见刘守文哭的凄惨,又想起当日劝他投降他哭着说“今日降公,明日何颜见父”,再一对比丁会,顿时对刘守文起了好感,居然真留了一些粮食给他放在城外。

刘守文大喜,等朱温撤走后,忙让人取了分给城中百姓,这才让沧州百姓没全被饿死。

朱温撤军走到魏州,想到来时风光,和此时的失意,想到他今年已经五十五,只怕再没机会一统天下,越想越气,越想越难受,居然一下气的病倒了,只能在魏州停下养病。

朱温这一在魏州养病,可吓坏了魏博节度使罗绍威。

他倒不是担心亲家生病他担责,而是实在担心朱温在这赖着不走。

罗绍威已经被朱温吃穷了。

朱温自从带十万大军来了后,就打着帮罗绍威平沧州的名头要钱要粮,罗绍威势弱,自然不得不给,所以朱温的十万大军的粮草几乎是罗绍威全部承担。

这半年来,为了供应朱温的大军,罗绍威祖上几代积蓄都已经全被掏空,罗绍威甚至懊恼的对亲信说:“合六洲四十三县铁,不能为此错也!”

铸成大错的罗绍威,自然不能让朱温再在魏州住下去。

但罗绍威也不敢撵朱温,于是心生一计,决定祸水东引,开始鼓吹朱温称帝。

在罗绍威的拼命鼓吹下,本来打算等自己定了天下再称帝的朱温,觉得用称帝这个办法抵消此次的出师不利也不错。而此时他的身子也慢慢好起来,于是朱温终于决定回去称帝。

罗绍威知道朱温打算走后,忙送了朱温一笔称帝贺礼,然后欢天喜地送走了朱温和他的十万大军。

得知朱温终于走了,刘守文也放心了,刘仁恭更放心了,和儿子见了一面,勉励了刘守文几句,刘仁恭就将那凑起来的二十万大军解散,然后回大安山,接着玩自己爱妾去了。

*

平州城内

冯道一边把今年所有的收入登记造账,一边思考着平州的规划问题。

如今平州城里不仅有犯人、有俘虏、有男、有女、有粮食、有羊、有马,还有开垦的大片土地……诸事烦杂,如果这么放任下去,只怕会混乱起来。

冯道想了想,打算给平州城立个规矩。

冯道先把所有土地统计出来,打算按人口分给这些人,然后把这些人按五户编成一排,二十排编成一里,每一里,也就是百户,选一能干的人为里长,然后让他收税,这样以后就不用他带着人种地了,这些人想种什么种什么,只要按一定份额交税就行了。

既然要交税,那就需要粮官,冯道决定亲自去看看,选个精于账目又清正廉洁的人来担任。

不过这里都是犯人,只怕这样的人才很难找,不过冯道不在意,他可以找品行好的自己教啊!

既然分田了,那各自生产,只怕就无法避免纠纷,冯道决定再找个性子正直的人,把他培养成管狱讼的官。

有了田地,又有了自由,这些人肯定还会成亲生子,冯道想了想,又添了一个管户籍的官。

成了亲生了孩子,若是生活富裕,只怕会想让孩子读点书,冯道想了想,干脆建个孔庙,看看犯人中以前谁家道中落,读过书,让他来做夫子好了。

………

刘雁郎惊奇的发现,一个冬天过去,他的平州城居然从军营变成真正的城了,城中有衙门、有百姓、有集市、有孔庙,虽然人少,但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而他的将军府,居然也多了一个名,刺史府,只不过刺史不是他,而是冯道。

虽然这些名头都没任书,可是刘雁郎还是想说一句。

乖乖,二十五岁任一州刺史,年轻人,厉害啊!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