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刘守光VS刘守文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刘守光的囚爹自立虽然惊呆了众人,可其实对于众人来说,并不算什么大事,毕竟无论是刘仁恭当节度使,还是刘守光当节度使,其实对大家差别不大,甚至连门庭都不用换,大家自然也就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只是对于有一个人,却如同晴天霹雳,那就是刘守光的大哥——刘守文。

刘守文一听到刘守光居然囚爹自立,立刻把所有手下召集起来,然后对着众人大哭道:

“哀哀父母,生我劬劳。自古哪有儿子仇视父亲的道理,我家居然生出这样畜生不如的家伙,我真是生不如死啊……”

刘守文哭的很是凄惨,众人也不得不纷纷跟着刘守文一起谴责他不孝的弟弟。

看着众人和自己一样的“忠孝”,刘守文大手一挥,顺势提出要出兵讨伐自己不孝的弟弟。

沧州众人:……

幽州

刘守光听到自己大哥居然带兵要来讨伐自己,不屑一顾。

比读书,他肯定比不上假仁假义的大哥,可比打仗,他闭着眼都能揍的刘守文找不着北。

于是刘守光当即点起幽州的精兵,准备亲自领兵朝沧州开去。

不过在出兵之前,刘守光八百里加急给冯道去了一封信。

冯道,别管你的平州了,快来幽州帮本公子转运粮草!

平州

冯道和刘雁郎翻来覆去把信看了好几遍,又亲自问了问送信的亲卫,终于明白了前因后果。

两人大喜,想不到他们的二公子竟然咸鱼翻身了。

冯道立刻把手中的事物交接给刘雁郎,然后朝幽州赶去,刘雁郎也忙把冯道在平州城攒下所有家当,那些粮草和六千匹马收拾了一下,准备派人送到幽州,去讨好新上任的使君。

冯道到了幽州,和刘守光会合,接手了大军的粮草转运。

在冯道迅速调集够三万大军的粮草后,刘守光带着元行钦、李小喜、冯道和三万大军直扑沧州。

刘守文是带着大军从沧州往幽州赶,刘守光是带着大军从幽州往沧州扑,所以在半路上,两只大军就撞上了。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刘守光和刘守文甚至没时间骂阵,两支军队就狠狠撞在一起。

一时间,杀声顿起,尘土飞扬。

当时刘守光是带了三万大军,刘守文尽起沧州之兵,人数也差不多,按理说两方应该打的差不多。

可两方大军一撞,刘守光这方顿时士气大涨,节节推进,而刘守文这方,却瞬间被打散,溃败而逃。

刘守光立马带着大军痛打落水狗。

而刘守文,一看吃了败仗,当年被李思安打时练出的逃跑技能瞬间发挥了作用,带着大军一溜烟逃回了沧州。

其速度之快,令刘守光瞠目结舌!

刘守光:……难怪当初带着五万,所有人甚至连副将都死了,就你刘守文能逃出来!

刘守文带着大军逃回沧州,除了紧守沧州外,就是想着如何击退刘守光。

可自知其短的刘守文明白,光凭自己压根不可能打过刘守光,于是刘守文开始想办法找援军,只是这援军该找谁,刘守文有些拿不定主意。

就在刘守文纠结不定时,旁边魏博的罗绍威却高兴了,因为他看到一个讨好亲家却不用花钱的好法子。

魏博节度使罗绍威立刻修书一封,送往沧州,大意是:

既然你弟弟如此大逆不道,囚爹自立,你不如向梁王朱温投降,梁王一高兴,肯定会封你做卢龙节度使,甚至帮你出兵灭了你弟。

这真是瞌睡遇到枕头,刘守文当即决定,举沧州向朱温投降。

刘守光让手下写了一封降书,想着朱温正在洛阳称帝呢,又准备了一份贺礼,让人一起送向了洛阳。

朱温刚称完帝,当上皇帝,突然收到沧州的降书和贺礼,大为惊喜,想不到当初自己出兵都没拿下的沧州,现在居然送上门来,不由对周围人夸道:“绍威一封信,胜我十万兵啊!”并派使者去沧州抚慰刘守文,加封刘守文为中书令。

刘守文:……

说好的卢龙节度使呢?

刘守文这方虽然没有得到卢龙节度使之位,可却把另一边的刘守光吓个半死,要是刘守文真和朱温弄成一伙,那还怎么了得!

刘守光当即也写了一份降书,为了表示客气,刘守光甚至还把自己降了半级,自称卢龙节度使留后(唐朝节度使留后就是节度使预备者),送往洛阳。

朱温收到刘守光的降表,更是惊喜,也派使者去抚慰刘守光,并加封刘守光为卢龙节度使。

刘守光自此正式转正,成为真正的卢龙节度使!

沧州的刘守文:……

于是,事情转了一圈,又回到起点。

刘守文气的大骂罗绍威、朱温不守承诺,只是到底惹不起两人,只能接着想办法找援兵。

罗绍威、朱温是靠不上,李克用不认识,李茂贞正被刘知俊揍的连凤翔都快保不住了,刘守文瞅了瞅,把目光放在了更远的吐蕃和契丹上。

其实刘守文和吐蕃、契丹也不熟,不过好在这两族是出了名的爱财,而且信用也还不错。

刘守文当即把自己府里的金银财宝都收拾了一下,派人送往吐蕃和契丹,并扬言事后还有“重谢”。

吐蕃在大唐是出了名的拿钱办事,一收到刘守文的钱财,立刻派了五千精兵来支援刘守文。

刘守文大喜,忙欢天喜地的把吐蕃军插到自己沧州大军中。

沧州军实力立刻增加了不少。

更让刘守文惊喜的还在后头,契丹一收到刘守文的钱财,居然马上派了一万骑兵来,而且八大部落首领之一的阿钵王子亲自送来的。

刘守文感动的差点落了泪,头一次发现,比起中原这帮狡猾的家伙,外族实在太实诚了。

实力大增的刘守文,立刻带着沧州、吐蕃、契丹联军杀向刘守光。

刘守光在看到吐蕃军时就暗觉不妙,在看到契丹军后,二话不说,带着大军就跑。

刘守文不知道契丹为什么帮他,可做过亏心事的刘守光心里明白的很。

刘守光一边带着大军逃跑,一边派人去晋阳李克用那借兵。

李克用对刘守光印象还不错,直接派了七千骑兵过来。

刘守光看着七千骑兵却傻眼了,这要平时,七千骑兵肯定不少,可现在对面有吐蕃的五千骑兵和契丹的一万骑兵啊!

刘守光一边收下七千骑兵,一边接着向李克用借兵。

可这次,李克用直接回了俩字:没了!

李克用这次还真不是推脱,他是真送不来兵,要说原因,这还得怪刘仁恭,当初朱温打刘仁恭时,李克用为了围魏救赵让李嗣昭攻打潞州,结果李嗣昭真打下了潞州,李克用一高兴,就把李嗣源任命为昭义军节度使,然后让他驻守潞州。

结果这一下可捅了朱温的肺了,潞州离洛阳不过四五百里,李克用在这驻军,朱温怎么可能睡的着觉。

于是朱温立刻派手下大将康怀贞去收复潞州。

康怀贞带大军到了潞州,攻了几次城后,发现潞州城的城墙实在太坚固了,强攻根本不行,就变换战术,用人把潞州城围了一圈,打算困死潞州城。

同样是被困,李嗣昭可不是刘守文,李嗣昭当即点起城中的骑兵,开始了昼伏夜出趁着康怀贞的士兵不注意,偷偷开城门搞偷袭。

于是几天过去,李嗣昭虽然被围困,却精神抖擞,而康怀贞是围的一方,反而疲惫不堪。

康怀贞也是名将,一怒之下,二话不说拉着军队开始在潞州城外挖坑。

三天,康怀贞的军队在潞州城外挖了一个一丈深的大圈。

潞州城和城里的骑兵,都被困在圈里了。

康怀贞站在圈外,得意的看着城墙上的李嗣昭。

李嗣昭无语的看着城下的大圈,默默拿出信鸽给他义父李克用求援。

李克用知道养子被困在了潞州城,立刻派手下大将周德威率大军去援李嗣昭。

周德威打仗素以稳著称,早年和朱温手下名将揍仗时,哪怕再艰难,都从未大败过。

所以等周德威一去,看到士气正盛的康怀贞大军,立刻扎营,然后派轻骑去骚扰康怀贞将士。

又来这招……

康怀贞登时气结。

只是招不在老,管用就行。

李克用手下是轻骑,朱温手下是重骑,康怀贞拿着朱温给的重骑,压根追不上周德威的轻骑。

于是康怀贞一咬牙,又在大圈外面再挖了个圈。

如果此时在潞州城上往下看,就会发现,潞州城被两个大圈围着,潞州城在中间圈里,康怀贞带着兵在第一个圈和第二个圈之间,周德威在圈外面。

周德威:……

这家伙挖圈挖上瘾了么?

不过周德威丝毫不慌,因为他发现,虽然康怀贞将自己的将士保护的很好,可打仗得运粮草啊,只要运粮草,那康怀贞的人就得出圈。

于是,周德威不管圈里的康怀贞,专找运粮草的士兵下手。

很快,康怀贞就因为粮草不济摇摇欲坠。

康怀贞赶忙向朱温求救。

朱温可不是李克用,康怀贞也不和李嗣昭一样是养子,朱温直接撤了康怀贞,然后换了另一个名将。

朱温派的第二个就是刚从幽州回来的李思安,李思安去一看,唉,康怀贞虽然被撤职,但其实战略兵法没问题,这么耗下去,吃亏的肯定潞州城的李嗣昭。

于是李思安二话不说,接着守,甚至为了防止周德威攻击自己的粮草转运,李思安发挥起康怀贞的挖坑精神,直接从外圈处挖了一个夹道,直通朱温的地盘,让所有的运粮草的士兵直接从夹道回去运粮。

现在,两个圈上,又多了一个尾巴。

周德威:……

这朱温手下怎么一个个都是挖坑高手啊!

周德威无奈,又行一计,让轻骑去骚扰在周围割粮草的李思安士兵,因为他发现,虽然朱温转运了士兵的粮草,但没有给马转运充足的草,所以还是士兵出来给马割草。

这样一来,李思安手下的马顿时遭殃了,许多战马纷纷饿死,疼的李思安直跳脚。

康怀贞李思安和周德威在这名将过招,可苦了潞州城里的李嗣昭,他城里的粮草快没了,于是李嗣昭一天一个鸽子给义父李克用求救。

李克用自然急了,拼命的给周德威增将增兵。

当然朱温也不好受,康怀贞、李思安带着十万大军窝在两个圈中,粮草全靠后方朱温供应,所以朱温也在拼命给增粮草。

所以本来是李克用围魏救赵救刘仁恭,结果救的太卖命,直接和朱温对上了。

此时的李克用,自然没多余的兵借刘守光。

刘守光知道前因后果后,只得做罢,拿着李克用给的七千骑兵和自己的兵合成一处,然后对上了刘守文的联军。

两军一交战,兵力不足的刘守光顿显败迹,刘守光心知这样下去必定大败,立刻高声对着李小喜、冯道、元行钦喊道:“小喜,带着冯道先撤,行钦,和我断后!”

李小喜和冯道听了,转头带着粮草就往幽州跑。

两人明白,刘守光不是让李小喜保护冯道跑,而是让冯道带着粮草快跑,李小喜帮着冯道带着粮草跑。

民以食为天,尤其是打仗时,粮草就是军心,仗可以败,可粮草要是丢了,士兵就慌了,那可就真败了。

于是当时是,冯道李小喜带着粮草跑在最前面,刘守光元行钦带着大军一边抵御后面的追兵,一边逃。

而其后,是紧追不舍的刘守文联军。

刘守文看着如同丧家之犬的刘守光,也不知脑子是怎么想的,居然突然冲到最前面,对着众人大哭道:“大家不要伤害我亲弟弟啊!”

当时刘守光和元行钦正在大军最后断后,元行钦正离刘守文不过几丈的距离,看到刘守文突然出来,立刻一拉缰绳,调转马头,直接向刘守文冲去。

眨眼间,元行钦将刘守文擒在腋下,然后用刀抵在刘守文脖子上,一声怒吼:

“谁都不许动,再动我宰了刘守文!”

刘守文军:……

刘守光:……

吐蕃军:……

契丹军:……

阿钵王子:……

李小喜:……

冯道:……

整个战场突然鸦雀无声!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