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抢亲、抢媳妇!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所谓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冯道虽然止住了吐,可要想完全恢复,也得养几个月。

而在养病中,一件非常重要的事被冯父提上了日程,那就是成亲!

看着他爹提起时的幽怨眼神,想起孙县令来探病时的欲言又止,冯道羞愧的捂脸。

他的未婚妻,已经被放在老丈人家三年了!

人家一个二八的姑娘,被他拖到快二十了!

罪孽深重啊!

冯道赶忙请他爹去孙家商量婚期,把等了他三年的媳妇娶进门。

*

开平三年(909年) 二月初八 易嫁娶

日头刚西斜,冯父就指挥着本家的子侄把石臼用三升米填上,把井口用席盖上,又在窗户上塞上麻,新房门上挂上箭,然后就去卧房叫冯道。

“嘎——吱”

卧房门打开,冯道一身轻纱红袍走出来。

“哎,我儿果然还是穿红最好看!”冯父看着穿着新服风流倜傥的儿子,喜不胜收。

冯道整了整衣袖,笑着说:“确实好看,只是这天穿着冷了些。”

冯父一巴掌拍儿子背上,大乐,“成亲穿红,做官穿紫,这才吉利,冷点算什么,快跟爹去祠堂拜过祖宗,然后去孙家接亲!”

冯道于是跟着父亲朝祠堂走去。

祠堂中,族长已经穿着盛装坐在旁边,看到冯父带冯道进来,捻了香给冯道,冯道上前给列祖列宗上香。

等上了香,族长在旁边笑着说:“往迎汝妻,承奉宗庙!”

冯道在蒲团跪下,叩首,“唯不敢辞!”

敬告完祖宗,冯道起身,从旁边本家长辈那抱过大雁,然后拉起那帮早在祠堂外嘻嘻哈哈的族兄族弟,骑上高头大马,浩浩荡荡的朝县衙赶去。

……

因着今日是县令嫁女,县衙外一改往日的肃穆,张灯结彩,热闹非凡。

冯道带着冯家村的一众大小伙子吹吹打打来到县衙前,早已在此看热闹的人群就哄笑道:“新郎官来了!”

本来大开的府衙门立刻被孙家的一众女眷关上、顶上门。

“大郎,孙家女眷这是堵门了,哈哈!”冯道的一个族兄笑着对冯道挤眉弄眼道。

“走,去叫门!”冯道大手一挥,带着一帮族兄翻身下马,直接拥向大门。

众人到了门前,冯道清清嗓子,上前拍门,“贼来须打,客来须看,报道姑嫂,出来相看!”

门内的女眷隔着门问道:“如今天色已晚,不知哪家郎君,停至于此,有何贵干?”

这时候就得吹了,冯道咳了一下,对着大门拱手,“本是瀛州子,景城名家,因慕孙家高门,有女温婉端庄。所谓窈窕淑女,君子好逑,特来求娶!”

里面女眷顿时起哄道:“孙家有女初长成,一家女子百家求,冯家郎君有何才,竟敢登门来求娶!作诗!作诗!”

作诗自然难不倒冯道,冯道略微沉吟,当即赋诗三首。

“来篇赋!”门后一女眷吼道。

众人大笑。

冯道又当场做了一篇《求娶赋》。

众女眷心满意足,打开门。

冯道刚要进,就见所有女眷列阵在门内,手提棍棒,笑着说:“姑爷请!”

冯道:……

他说孙家的门怎么这么好开,原来刚才只是文试,还有武试!

这个,好像还不能还手!

“冯家儿郎,跟我冲!”冯道大吼一声,带着一帮大小伙子就往里冲。

孙家女眷虽然不少,可是冯道带的大小伙子也不少,众人一拥而上,孙家女眷没打几下,众人就已经突破战阵,冲进了县衙后院。

县衙后院

孙县令和孙夫人已经在正堂端坐了。

冯道冲进门,先整了整衣冠,然后上前叩首:“小婿拜见岳父、岳母。”

孙县令抚抚胡子,端着架子□□道:“老夫生平虽有两子,却只有一女,平时爱如珠玉,嫁到你家,你可要好好待她,要是让老夫知道你怠慢她,可别怪老夫带着你两个大舅哥打上门。”

冯道大汗,立刻保证:“岳父放心,小婿一定会好好待令千金,断不会让她受一丝委屈。”

孙夫人则温婉的多,抹抹眼泪,叮嘱道:“两人平时要和和气气的,有事慢慢说,千万莫急躁,夫妻之间,当以和为贵。”

冯道应道:“多谢岳母教诲,小婿一定谨记。”

孙县令和孙夫人看时候不早了,就带着冯道去了女儿的绣楼。

冯道到了绣楼,就看到一个绿衣少女端坐在门里,手持团扇遮着面。

知道这就是自己要娶的媳妇,冯道整整衣冠,上前施礼,“冯道见过娘子。”

绿衣少女手持团扇轻轻起身,微微回礼,“奴乃孙家女,未曾踏出阁楼,不敢以冯家媳自称。”

冯道闻弦歌而知雅意,立马做了一首《出阁赋》。

绿衣少女大概觉得冯道做的还不错,提起衣裙迈出绣楼。

孙家把院中的花轿抬出来。

冯道再接再厉,又做了三首《上轿诗》。

孙家大郎走到门前,背起妹妹送上了花轿。

新娘子一坐上花轿,刚才在旁边早已等候多时的冯家大小伙子一拥而上。

而冯道,二话不说,带着冯家儿郎和花轿就往外跑。

历经半个时辰,六首诗、两篇赋,在冯家大小伙子鼎力帮助下,冯道终于成功抢到了自己的媳妇!

带着抢来的媳妇,冯道一行人兴高采烈吹吹打打的回去了。

*

“新媳妇来了!”

冯道一行人带着花轿刚进冯家村,两旁早已等着吃喜糖看新娘子的孩子们就拍着手欢呼起来。

冯道把事先准备好的喜钱喜糖撒向两边,孩子们顿时开心的跑去捡,冯道带着队伍朝家门口走去。

冯父一看到新妇进了村,立刻让人把鞭炮挑出来,噼里啪啦放起来。

冯道踏着鞭声进了巷子,在门前下马。

花轿中,孙茹也被侍女扶着,下了轿子。

旁边一个长的非常喜庆富态的孩子拿来红绸,一端放到孙茹手里,另一端塞给冯道。

冯道带着孙茹慢慢朝里走。

“过门槛!”

“过火盆!”

“拜灶台!”

两人一路走到院中早已搭好的青庐中,冯父已经乐呵呵的坐在里面等着了。

冯道和孙茹上前。

旁边主管礼仪的老者大声吆喝道:“拜!”

冯道跪下给他爹磕了个头,而孙茹,双手合十躬身行礼。(唐朝男跪女不跪)

“好好好!”冯父高兴的看着一对新人,勉励道:“好好相处,争取让我今年抱个大孙子!”

众人顿时哄堂大笑。

冯道笑着瞅了一眼旁边的孙茹,孙茹用团扇遮住脸,隐约可见微红。

众人起哄了一会,就一起出去,把青庐留给了新人。

等人都走了,冯道和孙茹两人坐到床上。

冯道看着还在持扇的孙茹,打趣道:“要不要为夫再念一首《却扇诗》?”

扇后的孙茹轻声说:“既然夫君有意,请!”

冯道摸摸鼻子,只好又做了一首《却扇诗》。

孙茹轻轻把扇子拿开。

“嘶——”冯道倒抽一口冷气。

孙茹眉目低垂,轻声问:“妾可还和郎君眼缘?”

“合!”冯道立刻点点头,实诚的说:“娘子比三年前更加动人,果然女大十八变,越变越好看,古人诚不欺我!”

孙茹扑哧一下笑了。

“三年不见,郎君倒是变的更会说了。”

冯道摇摇头,“我没变,只是以前你和我没关,我不会注意你,自然不会赞你,如今你是我妻,我仔细看你,自然觉得你美!”

孙茹顿时红了脸,轻摇团扇。

冯道拿起旁边的合卺酒,递了一半给孙茹。

孙茹接过时,两人目光无意间碰到一起,冯道突然脸也红了。

两人红着脸喝完合卺酒。

喝完合卺酒后,冯道故意看了看外面,咳了一下,“如今天色已晚,娘子,**一刻值千金,咱们……”

孙茹默默把手中除了团扇,一直攥着的一对瓷娃娃塞到冯道手里,用团扇掩面羞怯的说:“娘说给你的。”

冯道疑惑的低头,只一眼,脸蹭的一下通红。

两个鱼水之欢的瓷娃娃静静躺在冯道手里。

孙夫人,真乃天下第一好岳母!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