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冯道,你节度使支使的位子让人顶了!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第二日

**苦短……日高起。

冯道被刺眼的日头晃的眼疼,慢慢睁开眼。

谁搭的青庐,怎么也不搭的好点,连个日头都挡不住!

冯道愤愤的想,一摸旁边,呃,空的。

冯道骨碌一下坐起来。

“郎君醒了?”孙茹带着两个婢女走进来。

婢女手中端着的,是铜盆布巾等洗漱的东西。

“我自己来就好!”冯道一看两个婢女要来伺候他,忙摆摆手,从床上直接跳下来,走到盆边,自己洗漱起来。

洗漱完,冯道回去穿外袍和靴子。

“你怎么起的这么早?”冯道一边系衣带,一边问道。

孙茹帮冯道系上腰带,“今儿是妾和郎君成亲的第一日,理应早起拜见公婆。”

冯道穿好外袍,笑着转头,“我当什么事呢,这个你不用担心,咱家人口简单,除了你我,就爹和姨娘,爹如今年纪大了,平时睡到自然醒,昨儿晚上又高兴了大半夜,肯定睡的晚,今儿晌午起来就不错了,姨娘虽然每日早上起来准备早膳,可爹不起,姨娘定然也懒得动,咱今早只怕连早膳都没得用,得等中午一顿凑合了。所以你不用急,咱们午膳前过去就行,正好问完安可以蹭饭。”

孙茹生在世家,自幼晨昏定省都有时辰,本想着出嫁更应谨慎些,却不想冯家如此简单,自然松了一口气,笑着问:“那不知妾应该每日几时去定省?”

“每天早晨吃饭前去就行,问完安正好用早膳,每天晚上用完膳给爹道个别就行,平时出门回来和爹说一声,别让爹他老人家担心。”

孙茹默默记下,低声问:“姨娘那?”

冯道一拍脑袋,补充道:“姨娘那不用问安,不过我自幼被姨娘抚养长大,平时待姨娘如家人,等姨娘老了,咱们得给姨娘养老送终。”

孙茹点点头,把这位姨娘分量提了几分。

等冯道说完,孙茹就把两个陪嫁婢女叫过来,让两个婢女给冯道问安。

“奴侍书/侍画见过郎君!”两个婢女上前叩首道。

冯道从柜子里摸出两匹绢,一人给了一匹。

两个婢女看了看手中的绢,然后看向自己小姐。

孙茹看了一眼,点点头,“虽然有些贵重,不过是郎君赐你们的,收下就是了。”

两个婢女捧着绢叩头,“多谢郎君厚赐!”

“起来吧,你们两个小小年纪来冯家也不容易,送你们些正好攒着当嫁妆,以后嫁人也能找个好婆家,不枉你们来冯家辛苦一场!”冯道随口说道。

两个婢女和孙茹却一愣,脸色有些怪异的看着冯道。

“怎么了?”冯道疑惑的问。

“没什么!”孙茹突然开心起来,对两个婢女说,“既然郎君有心赐你们嫁妆,你们就收下吧,等你们出嫁时,本小姐也送你们一份,断不会委屈你们俩个。”

两个婢女互相看了看,恭谨的说:“是,奴明白了!”

冯道看着孙茹和两个婢女一对一答云里雾里的,正不解,突然一顿,反应过来。

这陪嫁的婢女,好像还有另一个用途,那就是……

呃,他这是还没收就把人嫁出去了吗?

*

快到晌午,冯道和孙茹两人收拾妥当,去正院拜见冯父。

如冯道所料,冯父果然因昨晚太过高兴睡不着,接近晌午才起。

“儿子带孙氏前来给父亲大人问安!”冯道拉着孙茹上前见礼。

“好好好!快起来坐。”冯父盼冯道娶亲已久,如今见两人珠联璧合的一对,自然极为开心。

冯道和孙茹起身,在冯父下首坐下。

丽娘端来茶水,孙茹起身接过茶水,端到冯父面前,“爹请喝茶!”

冯父乐呵呵的接过茶,喝了一口,把一个匣子放到孙茹手里,拍拍孙茹的手,“好儿媳,道儿就交给你了,你们小两口要好好过日子!”

孙茹认真应道:“儿媳谨记爹教诲!”

冯父看着乖巧懂事的儿媳,更是开心,对冯道说:“你如今也不是毛头小子了,孙氏如此懂事,你可要好好待人家,要是亏了人家,爹可不依你!”

“爹放心,儿子的秉性您又不是不知道,儿子一定好好待媳妇。”冯道笑着应道。

冯父这才满意,让丽娘端上饭菜,一家人热热闹闹开始吃饭。

用过膳后,冯父就把身上带的库房钥匙和账簿拿出来,要给孙茹。

孙茹连忙推辞,“儿媳才刚刚进门,上有长辈,岂有掌中馈的道理。”

“没事,你直接拿着就行,以前这些都是我管的,我不在爹才又管起来,不过爹向来不大喜欢这些琐事,你管着,爹也轻松了。”冯道在旁边说道。

孙茹这才接下。

冯父又拉着两人谆谆教诲了一番,一直到有些困了,才放两人离开,回屋睡午觉。

孙茹跟着冯道从正院出来,看着身旁温柔体贴的夫君,想到正院和蔼可亲的公公,和老实本分的姨娘,突然明白父亲为什么宁愿她低嫁也要相中冯家。

有时,简简单单真是一种福气!

*

冯道和孙茹新婚燕尔腻歪了两个月,冯道就不得不收拾行囊准备回幽州。

他如今已经大好,又修养了大半年,虽然刘守光不曾来信催他,可再呆下去终究不妥。

况且现在已经四月,离夏税不过一个月有余,哪怕再让他呆,他也呆不住了。

所以冯道收拾好行囊,告别父亲和孙茹,朝幽州赶去。

十日后

冯道站在使君府外,和使君府的侍卫熟练的打了声招呼,就背着行囊进了使君府。

“可道!你回来了!”元行钦刚和一伙人打完猎回来,看到进门的冯道,从马上跳下来和冯道打招呼。

“行钦,好久不见,还没谢你送我的贺礼呢!”冯道虽然在老家成的亲,刘守光和元行钦、李小喜还是派人送来贺礼。

“谢什么,成亲这样的大事,兄弟虽然没能去,可礼怎么能少!”元行钦很大气的揽过冯道,对冯道挤眉弄眼,“尊夫人可还满意,我那有几个新到手的美姬,咱们弟兄不是外人,要不要送你一个。”

冯道笑着给了元行钦一拳,“叫你弟妹听到不剥了你的皮,”然后得意的说:“我家娘子甚美,你那些姬妾自己留着吧!”

元行钦吧唧吧唧嘴,“你小子好福气,既然这样,那我可就不送你了!”

“看你不舍得的样子,幸亏我没开口!”冯道笑着摇摇头,提着行囊就往里走。

“别走啊,我还没说完呢!”元行钦忙追上冯道。

“我先去放下行囊,再来找你们说话,你急啥,难道你觉得你还能躲的了给我接风。”冯道打趣道。

“唉,我是真有事告诉你!”元行钦拉着冯道。

“什么事?”冯道疑惑的看着元行钦。

“我给你说了你可不要生气,”元行钦把冯道拉到一边低声说。

“生气?怎么回事?”

“你节度使支使的位子让人顶了!”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