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出使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幽州通往成德的官道上,一大队车马不紧不慢的走着。

“巡官,前面就是成德的地界了!”一个领头的亲卫指着前面的界碑,对旁边的冯道说。

“终于到了!”冯道在马上活动活动身子,舒了一口气,对身边的亲卫吩咐道:“先去前边的驿站,把咱们的文书和祭文送上,然后等着成德这边的礼官来,咱们再跟着去,咱们是来吊唁的,不能失了咱幽州的气度!”

“是,”众亲卫应声,拥着冯道朝面前的驿站赶去。

当初刘守光知道冯道回来后,可能也觉得自己之前做的有点不地道,没过几个月,就正式任命冯道做了巡官,并顺手送了他一个肥差。

去给成德节度使王镕刚死去的亲娘吊唁!

众所周知,各种出使中,成亲观礼和出殡吊唁是最稳妥的差事,不像做说客,一旦耍嘴皮子失败,就可能小命不保。而且观礼和吊唁后,主家觉得使者来一趟很是辛苦,一般都会私下赠一些财物给出使的使者,做为辛苦钱。

所以这两种差事向来很是抢手。

冯道接了这差事后,就带着刘守光准备好的祭品和亲卫,一路悠哉悠哉的朝承德赶去。

经过大半个月,终于赶到了成德地界。

一众人到了驿站,冯道把事先准备好的文书和祭文给驿站的驿长,驿站的驿长不敢耽搁,忙把文书和祭文送到成德节度使府,过了一会,果然来了几个礼官礼数周全的把冯道一行人迎进了节度使府旁边的驿馆,并安排了一个上好的别院让众人住下。

冯道于是带着一众亲卫在别院好吃好喝的住下。

大约又过了半个月,成德节度使府的一个主事前来通知明日可以吊唁,冯道这才带着人准备了一下,准备明日去吊唁。

第二日上午

冯道身着白色儒服,捧着他昨晚刚做的几篇祭文,跟着礼官进了成德使君府,而其他亲卫,也身着白衣,扛起带来的祭礼,跟着使君府来接应的亲卫走了。

“咚咚,卢龙节度使座下冯巡官,代主前来吊唁!”

冯道刚一踏进成德节度使的大门,旁边的礼官就拿起门口的鼓槌,敲了两下“报丧鼓”。

大门内,立刻迎出一位“嚎哭”的成德节度使座下的巡官。

冯道一看,用浸了姜汁的袖子一抹眼,也“嚎哭”的迎上去。

两个人对着“哭”了一盏茶,冯道用另一个袖子擦擦眼,拱手客气的说:“闻赵王殿下慈母仙逝,我家王爷不胜悲痛,特遣下官前来吊唁,还请这位巡官前为引荐。”

朱温篡唐称帝后,曾大封几位节度使,成德节度使王镕被封赵王,卢龙节度使刘守光被封燕王,是以冯道如此称呼。

“这是应该的,这位使者请!”这位巡官也哭的差不多了,自然不会给自己找罪受,忙引着冯道往灵堂走去。

冯道跟着这位巡官一路从大门走到正院,看着节度使府虽然都挂着白幡,却雕栏画栋,奇珍异草无数,不由暗暗称奇,王家不愧是盘踞成德百年的家族,虽然成德地盘小兵力弱,但底蕴远非卢龙刘仁恭刘守光父子这样的半路上位的可比。

难怪这位赵王平素散起财来毫不手软,有散财童子的美誉!

冯道一边想一边跟着这位巡官往里走,两人走了半个时辰,终于走到正院。

这位巡官先去里面禀报,而冯道,又用袖子擦了擦眼睛。

“传燕王使者吊唁!”

冯道立刻用袖子掩面,“嚎哭”着进了正院,一路“哭”到灵堂。

等到进了灵堂,冯道先捂着脸“嚎”了三声,然后上前跪在蒲团上,旁边礼官点了三支香,冯道接过,插在前面香炉里,旁边礼官又递过来一碗水,冯道接过,倒在地上,旁边礼官又递过来一碗水,冯道接过再倒在地上,旁边礼官……如此倒完三碗,冯道对着灵堂磕了四个头,然后把随身带的祭文一边往火盆烧,一边“哭”着背。

背完几篇祭文,冯道起身,对着旁边披麻戴孝的王镕行了个大礼。

可能由于他写的祭文文采不错,背的语气自然,哭的也感情真挚,孝子王镕居然让儿子给冯道回了个礼。

冯道看着给他一板一眼回礼的小王爷,忙微微侧身,受了半礼,这才跟着礼官下去。

出来后,礼官带着冯道去偏院吃豆腐宴。

豆腐宴,丧宴的婉称,因丧宴大多以豆腐为主而得名。

成德节度使家的豆腐宴自然不会穷的只有豆腐,所以冯道也没推辞,而是跟着礼官欣然前往。

礼官将冯道带到一处上席后,就行礼下去了。

席上已经坐了几个人,看到冯道过来,纷纷起身,和冯道一起见礼。

和几位见礼通过姓名后,冯道就知道这几位也是其他几位节度使派来的使者,甚至在主位上的那位,还是朱温派来了。

冯道丝毫不觉得奇怪,成德节度使赵王王镕虽然在成德算是土皇帝,可名义上却是朱温大梁下属国,如今王镕的母亲死了,朱温自然要派使者给王镕的母亲好好追封追封,来“安慰”一下手下。

几人见礼后,重新落座,接着一边聊天一边吃宴席。

虽然几人来自不同的势力,可大家是来吊唁的,自然不会不知道分寸,所以一顿饭吃下来,倒也其乐融融。

就在众人快吃完事,外面居然又来了一群人,并且直接朝这边走来。

几人忙放下碗筷,心道这又是哪个节度使手下的使臣,纷纷起身。

礼官像刚才那样把人送到,然后行礼退下。

“不知这位使臣是哪位使君座下的?”冯道笑着问。

来人一看也是位青年才俊,对冯道回礼,“在下晋王座下巡官张宪,见过各位使臣!”

冯道脸上笑顿时僵住了,其他几位使者也纷纷失态,而最严重的是主位上朱温的使臣,脸噌的一下涨的通红。

晋王李存勖,居然派人来给朱温的属下王镕吊唁!

而王镕,居然脑子不清楚的真把人请进来了!

除了朱温和李存勖的使臣,其他几人对视一眼,这事不妙啊!

*

冯道一顿豆腐宴吃的七上八下的。

等一散席,冯道回到驿馆,立刻吩咐亲卫收拾东西,准备启程回幽州。

众亲卫虽然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不过冯道在亲卫中威信不错,所以众人草草收拾一下,就跟着冯道出发了。

冯道以最快的速度离开成德境内,打算从成德旁边王处直的封地定州往幽州赶。

结果就在他快到达定州时,一个消息传来,让正在骑马的冯道差点一头栽到地上。

燕王刘守光突然出兵,想要攻打定州。

冯道:……

使君,您打仗不一定天下第一,可这惹事的本事,真是举世无敌啊!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